正文 第一九九章 父女对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提贤王如何懊恼,太子的一席话倒是说到皇上及诸大臣的心坎上了,大家一通商议,于是皇上便命人快马加鞭赶去东边,让那里的总兵将东陈的情况详细报来,至于出兵与否,有待后议。

    这次太子着实露了把脸,不仅诸大臣在心里画了个魂,就是皇上私下也道:“徐戒倒是个有本事的人,太子只要能听进臣言,倒也守得住这天下。”

    贤王听说后,大为气恼,倒是作为苦主的六皇了,似被人忽略掉了,无人理会。

    事情总算是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京城众人心里也很轻松不少,前段时间的紧张一扫而空,就连各皇子府的护卫也都撤去大半,人们终又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沈秋君又等了几日,见事情果然已经过去,便回了趟沈府,以使父母放心。

    这段时间,沈府人倒也发生了几件事。

    其一,便是沈昭英派人来送信:沈大嫂生下一个女孩,取名为珍姐儿,小名珍珠,另外又给两个庶子起了名字,分别为珲和琮。

    沈秋君倒是心里倒有些纳闷儿,前世那个孩子确实是叫珍姐儿,倒没听有什么小名,看来今世大嫂是真认为当时母亲要休了她去,故将珍姐儿视为命中贵人,以掌上明珠相待,估计母亲也是如此认为的,不然不会提起新得的孙女时直撇嘴。

    再一件就是沈丽君不得不面对前世沈秋君所面对的事情了,贤王妾侍王氏怀了有一个月的胎了。

    对这个王氏,沈丽君真是恨得牙痒痒,不过是个商户出来的下贱轻浮女子,也不知怎么就得了丈夫的青眼,除了在自己房中外,其他几个妾侍那里也就是点个卯,大多都是歇在王氏的房里。

    前几日例行给诸人请脉,便查出王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于是她立马就装起柔弱来,哄得贤王日日都要过去她那里探看一回,幸好这几日贤王心情不佳,这才几日未去,但是王氏仍然嚣张不改。

    因为贤王只有一子一女,子嗣单薄。所以当齐妃得知王氏怀了胎后,大喜过望,立刻叫沈丽君到宫里说话,无非就是让她好生照看着,务务要保证孩子安然出世。这期间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必不会善罢甘休的,又怕沈丽君心里不舒服。便道:“我只要孙子平安生下长大,至于生下他的母亲,我就不去操那个闲心了。”

    这就是明着告诉沈丽君,在生下孩子前,不可以动王氏,只要孩子生下,她要如何对王氏都无所谓。

    但是对于沈丽君来说,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王氏。固然让她生忿,但是王氏与庶子,她宁愿王氏好生生蹦跶。却决不能看着庶子出生,就算是丈夫子嗣艰难,也不能在桂哥儿才两三岁时就有了庶子。

    只是现在多少双眼睛正盯着。倒让沈丽君无从下手,只得暗自筹划,反正十月怀胎,时间还是很宽裕的。

    程秀梅叹道:“那个王氏若是个本分的也就罢了,本就没规没距的,这要再生个儿子,怕是敢跟大姐对着干无法无天了。那个王氏我也看见过,一看就是个轻浮不知廉耻的,贤王面上看也算是个正派人,怎么就喜欢那种人呢。”

    沈秋君笑道:“你只管操心二哥和琨哥儿就行了,别人管他们作做什么,大姐可不用你操心,她自有办法,如果连一个这样的妾侍都拿捏不住,真是白白辜负了祖母的教诲了。”

    程秀梅闻言笑了笑,便又说起儿子的事来。

    倒是沈夫人又对女儿说道:“那位巫医前两天已经到了京城,前段时间刺客的事闹得人心惶惶的,永庆侯府的太夫人也没情绪,如今这事已了,约好了后日亲友们一起过去呢,你也要去,不许推辞,你在家里也没事,就当去看个热闹。”

    沈秋君只得点头答应,约好先来沈府,到时一起过去,沈夫人这才笑道:“就这么说定了,你父亲还在小书房等着有话与你说呢,你现在过去吧。”

    沈秋君便来到侧间的小书房,果见父亲正一个人看着书,看到她进来,把书放下,示意她近前坐下。

    沈父说道:“我看东陈之事,十有*被太子言中,只怕齐陈开战在即,到时皇上必派人前去迎战,不知你可有什么看法?”

    沈秋君没想到父亲竟与自己谈论军国之事,颇有点受宠苦惊,正要开口道自己一介内宅妇人不敢妄言此等大事时,沈父又摆手道:“或者说六皇子有没有说些什么?”

    沈秋君这才明白原来父亲是在打探六皇子的想法,忙笑道:“这东陈之事,于他有些尴尬,故我们在府中也并不怎么说这件事,这事自有皇上太子及众臣呢,他一个闲散皇子能有什么看法。”

    沈父冷笑道:“这有什么尴尬的,只怕尴尬的还在后头呢。我估摸着太子身边能用的武将不多,说不定会举荐六皇子前去。而且皇上一直视那年的事情为平生最耻辱之事,如果让容妃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打败甚至杀死陈王父子,对于皇上来说,未必不是一个报复容妃以雪当年耻的办法。所以,我认为这次出战,六皇子随行的可能性极大。”

    沈秋君心头一跳,忙道:“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吗,陈王父子死了,容妃未必苟活在这个世上,到时他岂不是要背上弑母杀兄的罪名,以后还如何存活于世上?”

    沈父看着女儿叹道:“如果皇上真存了那个心的话,可是没办法改变的。不过,你可以请求一同前去,我相信你可以影响到六皇子的决定,让他想法使容妃活下去,到底是亲母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沈秋君知道自己或许能影响六皇子对一个人的生死态度,但是她不能左右战争的发展,而前世六皇子东战时不仅逼死容妃,还拿几万百姓的性命才挽回了败局,那个可就不是她能影响得了的,如果一定要有人为了那场胜利背负上几万血债的话,那么今生那个人定不能是六皇子。

    沈秋君字斟句酌地说道:“只是我到底是一个妇道人家,到时两军交战,发展成什么样子,不是我能控制的,若是真出了什么意外,说什么都晚了。而且以女儿之见,皇上是个要面子的人,定不会亲自指着要六皇子去东边的,至于太子,我相信六皇子也能说服了他,只要六皇子不出面,相信皇上也无可奈何。至于贤王那边,他总不希望六皇子有掌兵权的那一天吧。六皇子不嫡不长,不争权夺利,碍不着太子等人的事,想来做个闲散王爷也能贵富平安一生吧。”

    “闲散王爷?”沈父笑了笑,看着女儿说道:“闲散王爷是那么好当的吗?六皇子在京城可以说无法无天,看谁不顺眼就整治得人家哭爹喊娘的,大家还不敢怎么他,他凭的是什么?只是因为他是皇上的亲生儿子。是,皇上是不待见他,可以当没这个人,可是他决不允许有人敢怠慢于六皇子,因为这关乎着皇上的脸面。”

    看到沈秋君点头,沈父又道:“但是一旦六皇子成了皇上的兄弟,他的优势就消失大半了,皇上极少斩杀儿子的,却不乏整治兄弟致死的例子,现成的例子,六皇子没少整治那些眼高于顶的宗室子弟吧,其中不少是亲近支脉的,可你见有几个皇叔亲王的敢去皇上告他的,大多都忍气吞声了。当然也有几位敢去告的,六皇子也因此被罚过,那几个人你想想他们为什么敢?”

    沈秋君闻言不由低了头,那几位多是当年与皇上并肩做战功勋卓著,却也都如父亲般安分守己,没有多大的野心,所以皇上不能寒了那些人的心,而且将来战事起,说不得还要指望着他们呢,说白了他们之前或者是将来都有些利用价值。

    被人利用不可怕,可怕的从头到尾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这样的人除了老老实实蹲在一边逆来顺受,还能做什么,而六皇子的性格决定他过不了这样的日子。

    沈父看女儿有点想明白了,又道:“他争皇位是没希望的,但是做为一个皇子来说,他得有点自己的势力和威望,当然这得有个度,不能一点没有也不能太高,这样才能让人另眼相看,却又不至于招人猜忌。另外,还有一点,六皇子从小在京城耀武扬威,却不免成了井底之蛙,一个男人成天抠抠索索,只因为一个神情半句话就整治人,太小肚鸡肠了,不是男子汉所为,出去见识一下,尤其是到战场上历练一番,才能成为真正顶天立地的伟岸男子汉。”

    前世六皇子也曾到东边战场上去了,回来还不是老样子,沈秋君腹诽道,却又有些纠结父亲前半句话,不知该不该让六皇子去。

    沈父见状,便拍着女儿的肩说道:“好了,你也不要心急,这事前后也得有几个月的时间呢,你慢慢考虑,这些话我不方便说给六皇子,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成,我这也是为了你今后的生活着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