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五章 嬷嬷传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六皇子的眼神自然没有问题,他早就看出是件男子衣物,必是给自己的,方才不过是故意引开沈秋君思绪罢了。

    再者沈夫人给沈秋君及其腹中胎儿送些衣物也是常情,六皇子实在没想到竟还有自己的份,这心里就极不平静了。

    六皇子自容妃归了东陈以来,极少能得长辈亲做的衣物,齐妃早年倒是为了表现自己对六皇子的疼爱之心,做过一些衣物,六皇子却不耐烦与她在那里上演母子情深的戏码,故从来都是推拒不受,纵使勉强收下,也多是寻个借口锁在那里从不上身。

    沈秋君细细观看裘衣,不由赞叹道:“这还是前几年我父亲无意得了,送给母亲的。当时母亲只道自己年纪不适合这等白色,且因是父亲所送,又不舍得裁剪,我们姐妹穿不起来,只能干瞪眼了。当年倒想给大哥的,母亲又道他五大三粗,配不上这等纯白毛皮,故一直拿他压箱底呢,可怜二哥还眼巴巴盼着,哪里想到母亲竟将它送给了你,一个女婿才半个儿呢,还不知他怎样嫉妒呢。”

    六皇子听了,一边将裘衣往身上穿戴,一边得意说道:“你二哥也配不上,瞧他那黑脸膛子,穿上了还不成了黑白无常。”

    沈秋君听了六皇子的刻薄之言,不由噗嗤笑出声来。

    六皇子又道:“既然你也如此喜欢,不如就寻个好裁缝,把这衣服改了你穿,拿边角余料随意给我做点什么,也算是不辜负岳母大人的心意了。”

    沈秋君看着六皇子言不由衷的模样,也不揭穿他,只轻斥道:“方才还说,我母亲舍不得裁割,你这里就这如此大方,也不怕她心疼。既然给了你。就是你的,长者赐不可辞,我强拿来算什么。你倒是该穿戴好,看可有什么地方不合适的,也好早早改了,免得到时忙起来忘了这事。”

    六皇子心暗松一口气。高兴地走去内室,在镜子前左看右瞧,连声道:“正合适,不必改了。”

    沈秋君站在门前看着六皇上满眼满脸的喜悦,心里一阵发酸。

    六皇子出身高贵。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今日却是如此形态。

    要说母亲也是老于世故的人,她今日送这件白裘。不过是因为自己远离京城,无所依靠,深恐二人天长地久感情淡了,六皇子会让自己受委屈,故想以亲情来打动六皇子,使他看到这丝亲情上,对自己一如往昔罢了。

    可就是这么一件动机不算太纯的衣服,竟让他兴奋地在镜前流连忘返。沈秋君暗叹一口气,调整好情绪,上前笑道:“果然合适。这世间只怕再也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件衣服的了。好了,快脱下来,小心热坏了身子。既然不必改,那就好生收起来,冬日再穿吧。”

    六皇子依依不舍地脱了下来衣服,亲自叠好用包了,又叮嘱道:“务必放好了,今年一下雪,就拿出来穿上,正好对景,免得白白放坏了,倒辜负老人的好意了。”

    沈秋君忙点头答应着,接过收好。

    那边小侧房里,雪柳伺候着李嬷嬷喝了一会茶,见正屋里并没有再叫人进去,料想沈秋君有六皇子在,一时半会是想不起李嬷嬷了,想了想,便自作主张道:“六爷这一回来,估计是用不着咱们上去伺候了。您老一路长途跋涉的,又高兴了说了大半天的话,也够累得,还是先回去歇息一下,明天休息好了,再陪小姐好好说说话吧。”

    李嬷嬷迟疑了一下,说道:“要不要去跟小姐说一声。”

    雪柳笑道:“不用,这事我作主了。”

    二人出了房门,雪柳对站在外面玩笑的丫头嘱咐了几句,又道:“夫人要是问起来,就说我去送李嬷嬷了。”又对李嬷嬷说道:“如今院里人多杂乱,所以安排嬷嬷到旁边小院里休息,等休养过来,再在这院里安排个房间。”

    李嬷嬷叹道:“这才几年不见,你倒是出息了,再不是当年为了几两银子就求出我透露消息的小丫头了。”

    雪柳脸红了一下,笑道:“多少年的事了,您老人家还提它做什么。也是小姐待人宽厚,所以纵得跟前的丫头们也松懈了下来,再则,有六爷在此,端茶倒水竟用不上我们,大家也乐得偷个懒。”

    李嬷嬷笑道:“小姐自小就是个宽和人,看她夫妻如此和睦,夫人也该放心了。如今你雪香姐也有了好归宿,你母亲眼红了,来时求着我好好在小姐面前说说,也给你早早定下来呢。”

    雪柳红了脸,忙转过话题,说道:“楚嬷嬷和雪香姐姐也可恨,小姐身体有孕,只捎点东西,也不一起跟来看看。”

    李嬷嬷忙道:“这可就冤枉她们了。非是她们不愿来,实在是你雪香姐姐刚诊出有了身孕,她二人哪里能来啊。”

    雪柳惊喜道:“这可是真的?小姐听了,必定高兴。”

    这时二人已到了小院,雪柳和李嬷嬷又说了会话,服侍她休息了才回

    第二天,李嬷嬷一早就到沈秋君跟前,正好辛先生正给沈秋君看诊。

    沈秋君笑道:“还没来得及恭喜辛先生呢。”

    辛先生笑不合口,连声道:“同喜,同喜。”

    辛先生实在想不到自己这世还能有看着重孙辈的,自昨天得知孙媳有了身孕,喜得一夜都不曾睡好,今天早上到了正院,看到在一旁相陪的六皇子,不由想到当年正是六皇子的人救了他祖孙二人,心里着实又大大感激了一番。

    六皇子知道沈秋君还有话要同李嬷嬷说,便同着辛先生一同去了外院。

    沈秋君见李嬷嬷精神极好,在表示了一番关心之后,又拉着她讲讲京城里亲人的情况,就连吃饭,二人都在一处。

    如此几天,这种热情才有所下降,李嬷嬷也已经安排在院里,她又详细查看了沈秋君生活中的种种细节,又对朱夫人寻的几个稳婆也细细考察,对这所有的一切,倒是皆很满意。

    尤其是看到六皇子一如既往地对沈秋君的疼爱,更觉放心。

    这日,沈秋君正和李嬷嬷闲谈,李嬷嬷看着沈秋君正色道:“老奴临来时,老爷曾叮嘱老奴几句话,让有机会也好好说与小姐听一听。”

    沈秋君见李嬷嬷郑重其事的样子,便欲起身肃听。

    李嬷嬷忙按着沈秋君,笑道:“不过是几句家常话,小姐不必如此,况且又重着身子,更要小心保养才是。”

    沈秋君便坐稳了身子,问道:“不知我父亲都说了些什么话?”

    李嬷嬷正色道:“老爷说,实在没想到姑爷会得到作新甲衣的法子,他曾在皇上那里细细看了,这甲衣实在是不寻常,尤其更加实用于南边多水战天又热,如今老爷已经替大公子向皇上请求多多生产,好用于南边的作战,说不定会取代铁甲呢。虽然皇上没有过多表示奖赏,可将来每一个受惠的将士,定会在心里感激六皇子。这样一来,六皇子风头出得有点大,在军中的势力影响定小不了,太子心里未必不会忌惮。”

    沈秋君叹道:“当时他得了这个法子,正是郑将军屡屡失利、我大齐士兵伤亡过重之时,哪里顾得上想那么远。”

    李嬷嬷笑道:“小姐也不必担心,凡事福祸相依。老爷说道:这个功劳来得正是时候,姑爷以后也不怕犯些错了,小姐之前担心的事情,便可迎刃而解了。”

    沈秋君抬眼着向李嬷嬷,把手指向上指了一指,说道:“这事情是指?”

    李嬷嬷点头道:“弑母之罪太重了,我大齐又向来重礼孝道,姑爷背不起这个罪名,倒不如全了这个孝名,将来论功行赏,功过相抵,也不过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消了太子的忌惮之心,倒是极周全的法子。”

    沈秋君也点头,这些倒与自己之前所想不谋而合。

    李嬷嬷又道:“容妃性情柔弱,不够刚强,当年**皇上虽是身处无奈,但生下姑爷,心里未必没有些想法,只是京城大乱之时,她选择了陈王,就决无可能再回大齐。这次若只饶了她的性命,她未必能活下去,再则陈王世子怎么说也是姑爷的兄长,又是容妃以后的支柱,所以为了容妃,也务必留下他的性命。”

    沈秋君听这些话正合自己心意,便点了头,正欲说话,李嬷嬷摆手道:“小姐还是听老奴把话说完了。您现在的身子不宜多思多想,但世事难料,谁也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明天就将陈王世子拿了来,所以有些话不能拖太长时间,不过也不需您费心,老奴只是将老爷所思所想,一一摆在您面前,如果您觉得有理就照着办就是了。”

    沈秋君叹道:“女儿明白父亲的苦心。嬷嬷继续说下去吧。”

    李嬷嬷说道:“那陈王倒不必担心,以他的性子,定是宁可战死也决不会被大齐捉了。而容妃如今都是抱孙子的人了,又经历那些事情,未必会殉情,如果她真殉了情,姑爷这里虽面上不好看,但那逼死母亲的罪名却与他无关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