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七章 无欲则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六皇子看着陈安政远去,深叹一口气,带人回了城。

    刚进府中,就看到沈秋君在二门上牵着儿子的手候在那里,六皇子不由笑着迎上前去。

    沈秋君也笑着往前走了几步,迎着六皇子进了院里,又对六皇子笑道:“就这么放过了他们,回京城迎接我们的还不定是怎样的急风骤雨呢,不过不管如何我们一家人会共同面对它的。”

    六皇子紧拥着沈秋君,道:“是啊,不管将来如何,我们都会在一起的。以前的种种,我也该放下了,此后只一心陪着你们好好过活。”

    郑将军等人也很快就知道六皇子放走陈安政的事情,虽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事关重大,他们也不敢隐瞒,据实上奏。

    皇帝闻言不悦,立即命令六皇子火速回京,并命郑将军等人密切关注着容妃母子的动静。

    六皇子与沈秋君心中早有准备,自接到皇上旨意后,便忙忙收拾了行李准备回京,倒是朱夫人等人心中不舍,着实备了几场酒席为沈秋君饯行。

    沈秋君心中也颇为不舍,这几年在这里生活恣意惯了,真不知是否还能适应那个时时须小心谨慎的京城生活,不过想到可以见到父母亲人,这心里又多了几分回京的喜悦向往。

    松哥儿倒是极高兴,京城对他来说,是个极新鲜的地方,且六皇子因为想着为容妃母子的事,回到京城少不得被皇上恼怒,也不差这一时,便也不急着赶路,太阳还没落山就住店,日上三竿才上路,故松哥儿天天兴奋地扒在车窗前看外面不重样的各地景物。

    沈秋君有些担忧。怕这样会更加激怒皇上,六皇子不以为意:“杀人不过头点地,怎么说我也算是功过相抵,他还能杀了我不成?那可是亲者痛仇者快了,顶多也就是骂我一顿,回头在府里思过。我可没有那么傻,日夜兼程就为了赶回去挨骂,他现在又在气头上。倒不如我们一家好好在路上玩乐一番,回去被骂也值了。”

    沈秋君想了一下,也觉得有道理。笑道:“就咱们这个走法,只怕等郑老将军交接善后搬师回朝了,咱们还没到京城呢。或许皇上因此次大捷,心里高兴,不再计较此事,重拿轻放,就过去了。”

    六皇子笑道:“但愿如此。”

    因见松哥儿正扒着窗子往外看景物。沈秋君就在一边轻声细语地逗弄他说话,母子二人一时嘻嘻哈哈的,引得六皇子心里痒痒,便骑马在车旁,隔着帘子和沈秋君说话,又觉得不过瘾。干脆弃马也和她母子一同挤到车里去了。

    沈秋君知道自己这夫君是向来不管别人眼光的,见他天天赖在车上,也不以为奇。乐得和他一起陪儿子玩耍。

    六皇子心情好时,也会逗弄儿子一会,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在一旁看她母子玩耍。

    这天,他在旁看了一会。偶尔说句话,也被一心照顾儿子的沈秋君敷衍。心里便吃起醋来,便酸声酸气地说道:“自他那日出生,我就觉得不像是你我的骨肉,这些日子瞧着,果然是有些问题的,你看他傻里傻气的一点也不机灵,你我都是聪慧的,他却这个样子,不会是真弄错了吧。”

    沈秋君白了他一眼道:“你胡说什么呢,有这么埋汰自己儿子的吗?你当时在外坐阵,有没有换,心里不清楚吗?我看他倒是聪明的很,表面上又憨头憨脑的多可爱,再者说了,他也不用考功名,将来一个王侯是跑不了的,正直憨厚些有什么不好,太聪明了还招人眼呢,岂不知我儿子是大智若愚,比他父亲当年锋芒毕露招人仇恨,要聪明百倍。你要实在不待见,干脆出去,眼不见为净。”

    六皇子讪讪笑了笑,说道:“我当年有他这般大时,大字都认下不少了,你看他现在话都说不利索,这样的儿子领出去,实在是堕了我当年的威名。”

    沈秋君见他如此,倒是放下心来,方才她提起六皇子当年事,其实不过是存心试探的,如今看来,他果如当日所说,把与容妃母子的仇怨放下,心里着实为他高兴,一个人心里背负了太多的恨意和不平,心里会很累的。

    沈秋君笑道:“你当年小小年纪就那样聪明,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人的天赋也只看天意,我看松儿就很好,就算依你的眼光来看不十分优秀,却也没有你说的那般不堪,将来好好教养,识字习武,便不能出类拔萃,也不会比别的皇孙差。”

    六皇子见她如此护着儿子,只得说道:“慈母多败儿,看来以后我少不得多费些心力教导他,可别和太子似的长于妇人之手,平庸无能。”

    沈秋君便笑道:“平庸无能不算什么,只要他能听进人言,又无暴虐之心,将来未必不能做个好皇帝。不过,儿子将来还真得由你细细教导呢,长在后院到底见识少些,跟着你也学些如何辨别人的好坏,就算是安心做个王侯,太实在了也不行,皇家不是寻常百姓家,龌龊事太多,也得防着着了他人的道,免得被人卖了还帮人倒数钱。”

    六皇子却道:“再聪明的人也会有着了道的时候,要不然就不会有‘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了,若想不被人迷惑,保得家人平安,只有一着最管用:无欲则刚。只是这世上没有人真正能做到这一步,只看欲少欲多欲大欲小了。”

    沈秋君深以为然,她实在没想到六皇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六皇子见沈秋君一脸惊奇的样子,便笑道:“就拿我来说,因为不想贤王为帝,便投了太子,因为一心要报当年之仇,便想要杀了陈王一家,也因为小心眼,在京城得个恶名。如果没有那些糟心事,本本分分地生活,到时一个亲王是跑不了的,哪用得着这样整日算计,还天憎人怨的。”

    沈秋君不由笑道:“这次出来倒是对的,没想到你竟然悟了,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以前的事情不要想了,我们回京城好好过自己的日子,除了贤王的事情,其他竟可以都放下了。”

    六皇子也笑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贤王的事情不能放,陈安政的事情还有待查看,那些得罪我的人,仍是一个也不能放过。你不必担心,我有分寸,你只管跟着我享福就是了。”

    沈秋君气得捶打六皇子道:“方才说了那一通大道理,原来是在耍着我玩呢。”

    六皇子笑着讨饶,搂抱着沈秋君小声赔不是,眼睛却斜睨着被沈秋君晾在一旁的儿子,暗道:话都说不利索,还想和我斗!

    可惜,松哥儿只呆呆看了父母一眼,便拿着眼前的小物件自顾自地玩耍起来,顿时令六皇子的成就感减少很多,心中感叹道:无欲则刚,真是呕死人的法宝。

    虽然六皇子在路上磨磨蹭蹭的,终还是在大军回朝之前到了京城。

    一到京城,六皇子夫妻也不敢回府,直接到了皇宫去见皇上。

    皇上看着跪在下面的六皇子,冷笑道:“这出去几年,翅膀倒是硬了,连我的话都敢当耳旁风,明着抗起旨意来了。”

    六皇子分辩道:“儿子不敢抗旨,只是当时容妃跪倒哭求,儿子虽恨她,但她到底是我的母亲,如今又是那样的落魄,儿子实在狠不下心杀她,又想东陈已经尽数归了大齐,她母子二人也没什么大作为,况且陈王是番人所杀,将来他要报仇也是去寻的番人,所以儿子才斗胆放了她们。父亲如要惩罚,儿子无话可说。”

    皇上指着六皇子斥道:“别以为你是我儿子,抗了旨我就不忍杀你,不过是看在你先前的功劳上,暂且饶你这一次,如果陈安政再与大齐为敌,到时新帐旧帐一时算。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先回府闭门思过,等这阵子事情过去,我再好好和你理论。”

    六皇子忙磕头谢恩,皇上也不看他,又叫人传了沈秋君母子上来。

    等她二人磕了头,皇上已是满面笑容,对松哥儿招手道:“到祖父这里来。”

    松哥儿看了一眼母亲,慢慢走到皇上跟前,皇上看着他笑道:“松哥儿,在外面那么些时日,有没有想祖父啊?”

    沈秋君听了,心中暗道:脸皮也够厚的,怀松儿那会都是在东边,如今祖孙第一次见面,竟问这种问题,松儿想才怪呢。

    松哥儿也被问懵了,回头看看母亲,此时沈秋君哪敢抬头提示,松哥儿只得回过头,看着祖父摇摇头。

    皇上不由笑骂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的名字还是祖父亲自给你起的呢,你母亲没和你提过?祖父可是皇上,是拥有世间至高无上权力的天子,你母亲难道就没有告诉过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