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4章 瑶琴惊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毒妇从良记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不过此时正在筵席上,倒容不得沈秋君把更多心思放在沈昭英这里,她忙代父亲谦逊一番,又将话题转到其他方面,一时主宾言谈意洽,各自尽兴而归。

    沈秋君带着酒兴回到寝宫,庄承荣早就已经回来了,见她如此,忙上前扶住,命宫人去准备醒酒汤。

    此时沈秋君尚在醉意中,说话行动便有些管不住自己,靠在丈夫身上,便没了往日的端庄,说话行动中带了丝骄纵,庄承荣少见她如此醉态可掬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又大感新鲜,少不得细心服侍。

    偏这时沈秋君又两颊飞红面若桃花,眼波更是转盼流光,看到妻子如此的风流姿态,庄承荣哪里禁得住,早就意动,手脚更是不规矩起来。

    沈秋君此时全身酥软,只想卧床休息,便只管叫嚷推搡着庄承荣,欲往卧室而去。

    庄承荣哭笑不得,又不舍这样放过她,便半搂半抱地把妻子放在椅上,这时宫人已经送上醒酒汤,庄承荣端了汤亲自喂给沈秋君喝了,又引着她说话,道:“我听说你赠与长宁一首诗,据说文采斐然,我竟不知你还有这方面的才能呢。什么时候也给我写一首?”

    沈秋君经过庄承荣这一番折腾,倒是略醒了一点酒,闻言不由悻悻道:“快别说了,我哪里能写好什么好诗来,不过是剽窃过来的罢了,还是守着原主人的面,真是丢死人了。”

    庄承荣不由好奇地问道:“还有这样的事情,那诗是谁人所作?”

    沈秋君不悦道:“都说是丢人的事情了,你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诚心让我心里不舒服。”

    庄承荣忙陪笑道:“我才不管是谁写的诗呢,只要是你笔下的写出来的,我就认是你所作。得了空也给我写一首吧,必有重赏的。”

    沈秋君闻言,笑骂道:“皇上做得久了,果然说话也不同以前了。动不动就赏啊赏的,也罢,我就勉为其难为你写一首吧,我看你拿什么赏我。还请夫君笔墨伺候!”

    庄承荣早就让宫人退下,得言忙亲自展开纸张研了墨,沈秋君抓着笔蘸了浓浓的墨,重重写下“泌园春雪”四个大字。

    庄承荣不由暗笑。看来剽窃一说果是真的了,如今尚是初夏,她那里就到了冬日了。

    再说沈秋君醉意未去。手上无力。不能完全掌控纸笔,以至于不过十来个字,已经歪歪斜斜爬满了整张纸。

    沈秋君带着酒意的桃腮上便带了不解,颇为苦恼地看着纸笺,一来为纸笺不够大,才几个字就满了,二来则是年岁太久。她实在想不起下面的诗句来。

    庄承荣见到她这幅可爱样子,心里早就醉了,便一把夺下沈秋君手中的笔,抱起她便往内室而去。

    第二日直到日上三竿,沈秋君才醒来,庄承荣难得下朝后有空闲,便过来陪着她说话用膳。

    沈秋君此时头脑清醒,想到昨日长宁公主对沈昭英的推崇,便忍不住对庄承荣提起,然后说道:“如今看来,倒是我公私不分了。虽然说有私怨,我可以无视甚至报复他,可是如今我身为皇后,他是于国于民有功的功臣,若是再公报私仇,却不好对天下人交代,也易寒了众臣的心。”

    庄承荣却不以为然,他向来公报私仇惯了的,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说什么沈昭英建下不世的功劳,也不过是因为那时他正好在那里罢了,若是别人,未必不能建立此功勋,退一步说,沈昭英身为大齐臣子,做这些也是理所应当的,反倒是如果被北蛮占了便宜,按律他就该被问罪,说到底他如此做,未必是存了忠于大齐护卫大齐疆土的心思,说不得是为了自己的加官进爵才如此用尽心机的。

    沈秋君知道庄承荣的性子,也不指望他能理解自己的想法,就是她本人心里也是极不愿意抬举沈昭英的,不过到底碍着皇后的身份,为了堵天下人的嘴,有时做事便不能只凭个人喜恶,她说道:“对于功臣该有的,我会尽量做到一视同仁,除此之外,我不会多走一步的。卫国公新封,按例我该昭见卫国公夫人对示安抚嘉奖,过几日有了空闲便召她入宫吧。”

    庄承荣此时打的主意是,先借沈大嫂之手收拾沈丽君母子,然后再想法子收拾沈昭英一家,见沈秋君此行于自己的打算不妨碍,便笑道:“这昭见臣子家眷之事,乃是后宫之事,你安排就好,我是不过问的。”

    沈秋君便传了内侍去永宁侯府宣了懿旨,因前次听沈夫人等人提及珍姐儿酷似自己,沈秋君心里也有些好奇,便也准其一起随母入宫。

    沈大嫂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新封诰命是该入宫拜谢皇恩,晋见皇后的,况且她又是沈秋君的娘家大嫂,所以不管于公于私,作为皇后的沈秋君都该昭见她入宫的。

    偏这许多日过去了,却不见宫中有动静,这时日长了,难免尴尬,更会让外人猜测出他兄妹二人不和的真相,到那时卫国公府处境怕是艰难了。

    珍姐儿听说自己得昭可以进皇宫,倒是蛮高兴的,皇宫于外面的人来说,实在太过神秘和神圣了,尤其是祖母婶娘甚至姐姐都曾入宫多次,更让她向往着去宫中见识一番。

    母子二人安心准备等待着入宫,却不知这一次入宫,将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这亦是沈秋君所万万想不到的。

    在沈大嫂母子二人准备入宫的这几日里,倒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原来那日沈秋君酒醒后,因记恨前一夜被庄承荣折腾得狠了,便和庄承荣秋后算账,直道自己费了那诸多心神才量身为他写出那般的好诗来,一定要厚赏才行。

    庄承荣看着纸上歪斜着只写了十来字的所谓呕心沥血的神作,只好味着心大大夸了沈秋君的才情,又特将皇家一处封地命名为“沁园”,仿效汉明帝赏赐给尚是稚儿的公主以示宠爱,同时把宫中一处馆阁改名为琼雪轩,令人重修一番,以备冬日赏雪之用。

    这不过是夫妻间的玩笑趣事,无关朝堂,故众人也未把这皇上爱宠皇后的事看在眼中,却不想庄承荣这一举动,着实惊醒了李瑶琴。

    前面提到沈秋君因为当着李瑶琴的面剽窃她的诗作,因着沈秋君到底脸皮不够厚,又因为喝了点酒,脑子有些糊涂,便直接对着李瑶琴展现出她的谦意来。

    而当时李瑶琴亦是喝了不少的酒,沈秋君做为穿越女会写出那首昭君诗来,李瑶琴是一点也不惊讶的,所以对于沈秋君的举动,她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因着醉意,也不曾十分放在心中。

    便是第二日清醒后,她也因过了一夜,倒把这事给忘了个精光,然而当庄承荣大夏日的,又是泌园又是赏雪的,后又听说是因为皇后为皇上写了一首精彩绝伦气势恢宏的诗词,故龙心大悦,才有了这番动作,李瑶琴这时便想起了沈秋君那日的举动来。

    李瑶琴初时还以为沈秋君发现了自己亦是穿越女才会作那奇怪的表情,因不知是福是祸,心是着实忐忑不安起来,不过后来细一想,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自己曾在沈秋君面前试探过一两次,但实际说来,却没有露出太多行藏,在行为上也是中规中距的大家闺秀模样,反倒是沈秋君毫无顾忌地一再表现出她的现代知识,所以说,沈秋君不会知道自己穿越女的身份的,可是她的行为却真的很反常。

    李瑶琴想到这里,心中升起一个大胆的猜测:莫非沈秋君不是穿越而是重生?

    李瑶琴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倒了,回过神来,细细琢磨,她不由丧气地发现,唯有这个理由,才可能解释沈秋君身上的一切反常。

    看沈秋君所有行为,她的言谈中曾有红楼梦里的东西,也涉及到作胭脂水粉的生意,后又制作了新甲衣,如今则写下昭君诗,看样子,她给庄承荣所写的诗怕是那首著名的《泌园春雪》。

    乍一看确实是穿越女所能做出来的,可是当日她对自己歉意的一笑,却又暴露出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李瑶琴现在细想,才发现这些都是自己前世都做过的,可以说沈秋君所有带了现代影子的行为,都没有超出自己前世所做的范围,这就说明了,她一直在剽窃自己。

    李瑶琴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自己早就该想到的。

    沈秋君必是与自己一同重生的,而且沈秋君重生后就一直没有闲着,又是收回小归山,又是开胭脂铺子,断了贤王的财路不说,但凡发生与沈秋君有关的事情,贤王必是处处碰壁,折了人手失了名声,一步步地直到最终把贤王变成了阶下囚。

    这是一个多么有心计的人啊,可笑就因为她没有报复自己,才让自己的思想走入一个误区,其实她那时不过是暂时放过自己,好让自己做一颗最有用的棋子罢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