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五章 这个世界真精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避开了那个凶悍又泼辣,却寸草不生的郑佩琳。

    严小开在jǐng官学院溜达转悠了起来,足足一个多时辰,才勉强靠着记忆回到原地。

    这个时候,那个郑佩琳自然不会还傻站在那里了,只是他自己却有点傻了。

    因为四处溜达一圈之后,他完全弄不懂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到处都是奇形怪状弄不懂原理也弄不明白用途的东西,而且这些人的服饰也奇形怪状,尤其是那些女人的,穿的那叫一个暴露啊,简直和没穿差不了两样,按照严小开的看人标准,简直就是袒胸露rǔ,比从前青楼的女人还夸张。

    衣着大胆暴露也就罢了,这里的民风也彪悍得让人咋舌,光天化rì众目睽睽之下,一男一女竟敢公然勾肩搭背,亲亲我我,这样也就算了,虽然出格但不算太离谱,可是刚才他在经过一张长凳的时候,竟然发现一男一女搂抱着坐在那里,旁若无人的亲嘴,那男的甚至把手直接伸进女的衣服里,而那女的也不知羞耻的把手放到了男人的裆部上。

    太彪悍了!

    太不知廉耻了!

    太难以置信了!

    太……

    如果这里是自己那个朝代,他非要叫那对狗男女封个红包不可。他还是个没出阁……不,是个没娶媳妇的后生呢,看见别人行房那是要倒霉的,不索取红包以后会不吉利的。

    “小开,小开!”

    当严小开坐在一张长凳上发呆的时候,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在远处叫响了起来。

    那人跑到近前之后,一边呼哧呼哧的喘气,一边道:“小开,你小子怎么在这里,别人说你被林伟科那孙子欺负,我正到处找你呢!怎么样?你没事吧?”

    严小开仔细的看看这人,发现他只是二十左右,面容陌生,但脸上挂着的却是一副焦急之sè。

    确定这人自己并不认识之后,严小开迟疑的问道:“阁下是?”

    这人愣一愣,而后怒骂道:“你小子没病吧?连我都不认识了?”

    严小开有些头痛,虽然所有人都这样叫他,但他真的不是严小开。

    因为这人的关切之意不是装出来的,严小开的态度也恭谦起来,拱手道:“对不起,这位兄台,在下当真不认得阁下!”

    “兄台?阁下?拍古装片呢?”那人失笑的左顾右盼,又没有发现摄像机一类的东西,再回过头来认真看看严小开,发现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脸上顿时现出忧sè,“小开,你别吓我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不会是真被林伟科那家伙给打傻了吧?”

    严小开又愣愣的问:“林伟科又是谁?”

    “完了,看来你真的被打傻了!”这人说着,这就拉起严小开的手道:“快,跟我去校医室看看!”

    严小开一把挣脱他的手,拱拱手道:“兄台请自重,在下并没有断袖之癖。”

    “断袖之癖?”这人愣了一下,随后会过意来,yù哭无泪的骂道,“你才有断袖之癖,你全家都断袖之癖,你还是从断背山上下来的呢!”

    “兄台,饭可以乱吃,饭不可以乱说,在下确实没有断袖之癖,阁下不能轻易辱人名声!”严小开一本正经的说着,随后又极为虚心的请教道:“敢问兄台,断背山在何处?”

    这人被弄得哭笑不得,但是看到严小开变成这副神神经经的样子,也不忍心骂他,只好耐心的给他解释起来。

    他叫毕运涛,不但是严小开同班同学,而且同宿舍,甚至是同一条村,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虽然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但家庭身世起麻要比严小开要好一些,因为本身体格比较健壮,而且能打,所以在考上这个jǐng官学院后,不但没有被人欺负,还位列于十大高手之中,因为有他经常罩着,严小开的悲剧也相对少一些。

    刚才的时候,他正在球场上踢球,突然听到有人说严小开被林伟科欺负了,生怕他有什么闪失,这就急急忙忙的找来了。

    严小开听完了毕运涛的叙述之后,多少有点同情这人,因为他那个羸弱的老乡兼死党已经被那个白虎女人一木盆砸到呱啦国去了。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病,不必去找大夫,可是转念一想,这个人既然是这里的人,而且还是好友,不正好帮助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事情吗?所以他就答应了毕运涛的要求,跟着他一起去了校医室。

    这个时候,学校正在放假,医生也不知跑哪风流去了,医务室里只有一个小护士。

    小护士姓陆,名姗典,jǐng官学院的男生基本都叫她叫露三点。

    因为这名字,小护士没少被人取笑,所以脾气也不太好,对着jǐng官学院的男生从来就没有好脸sè,尤其这几天恰逢心情不爽那几天,尤其不爽的是这种不爽的时刻竟然要被安排在学校医务室值班,所以她不爽到了极点。

    医务室的门是敞开的,不过毕运涛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陆姗典爱理不理的回头看一眼,又别转过头去,继续看自己的电视。

    毕运涛有点恼,又敲了几下门,力有点大,声音自然也大。

    陆姗典有些不耐烦,回头淡漠的看着两人,慢悠悠的开口道:“感冒发烧流鼻涕自己买药吃,疑难杂症我们不会医,绝症癌症请准备身后事,做人流一律不允许。”

    毕运涛听得愣了愣,哭笑不得,“你看我能怀孕吗?”

    陆姗典看了看他,不屑的道:“我怎么知道你,不孕不育去华南生殖泌尿中心。”

    毕运涛被气得不行,“我草……”

    陆姗典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口臭早晚要刷牙,实在不行就去找牙医。”

    毕运涛软瘫瘫了,“我没口臭,也没驻牙。”

    陆姗典问道:“那你说你有什么毛病?”

    毕运涛这下彻底郁闷了,“我能吃能喝,什么毛病都没有!”

    陆姗典一副理解的表情,“很多人有病都不愿意承认或者不好意思承认,不过你这种病我建议最好去正规医院,小门诊专宰你这种喜欢出去鬼混又不喜欢带套的人。”

    毕运涛下意识的应了一句,“我每次都带的。”

    陆姗典有些惊讶的看他一眼,“带了还能染病?你要不是买的一元三个的过期处理品,肯定就是人品有问题。”

    毕运涛怒极了,“你……”

    陆姗典非常不耐烦的道:“好了,我虽然同情你的遭遇,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们这确实不治这个。”

    毕运涛yù哭无泪的道:“我真的没病!”

    陆姗典用嫌恶的眼神看他一眼,“有病没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得医生说了才算。。”

    毕运涛被绕进去出不来了,冲口而出道:“医生呢,叫他出来。我还真不信我没病也能被你弄出病来!”

    陆姗典鄙夷的看他一眼,“同学,我得强调一点,我对你这种体格与面相的完全没有xìng趣。所以你最好别胡思再想。另外,我再次重申,我们这不看你这个病。”

    毕运涛这下真的是郁闷到家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这小护士先jiān再杀,杀完再jiān……不过作为jǐng官学院的学生,未来的人民jǐng察,这种事情只是想想就好了,不,应该是想也不要想,所以他只能硬生生的按捺住脾气,言归正传的道:“先甭管我有没有病,看病的不是我,是我这哥们,他被人打了,可能有点失忆。”

    陆姗典漫不经心的问,“被人打了哪里?”

    毕运涛再次哭笑不得,“护士,失忆的话当然是脑袋被打了,难不成打脚底也会失忆!”

    陆姗典不以为然的道:“这可难说!脑袋受伤可以影响下半身功能,下半身受伤自然也能影响脑袋。”

    毕运涛真的好抓狂了,没好气的道:“脑袋,他脑袋被打了!”

    陆姗典看一眼严小开,平静的问:“都忘了什么?”

    毕运涛故意恶心这小护士,“他忘的这事有点怪,人家欠他多少钱,他都记着,他欠别人的钱,全都忘了,而且记忆颠三倒四,总把陌生女人当成自己老婆,刚才进门的时候,他就说你长得像他老婆的妹妹的外家二舅的女儿的那个嫁不出去的老表妹,但最重要的一点他认为自己是古代人,说话也兄台,阁下,在下,哪呢,伊咕,给摸基,哑咩爹的。”

    严小开一直没作声,这会儿心里却忍不住一个劲叫屈,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我什么时候失忆了?

    陆珊典只是微微蹙了蹙秀眉,仍然波澜不惊,显示出其过人修为,惊人的定力,听完之后才懒洋洋的开口道:“估计是失忆,而且是选择xìng失忆,不管是不是,我们这看不了。大门在那边,请回吧!”

    毕运涛终于被弄得没有脾气了,可是看着医生真不在,这个小护士又可能是野鸡卫校毕业的,所以就准备拉着严小开去大医院。

    严小开却有些不太甘心,“这样就完了?”

    陆珊典有点jǐng惕的问,“不然你还想怎样?”

    严小开道:“总得给在下开副药方吧,在下一想事情脑袋就痛得厉害。”

    陆姗典这下终于认真起来了,仔细的瞧了瞧严小开,然后一本正经的道:“多吃饭,多喝水,少点打架,少点赌博,少点抽烟,少点喝酒,少点摇头,少点夜不归宿,少乱七八糟的想一些有的没有,头自然就不痛了,当然,适当减少xìng#生活也许对你有帮助。”

    严小开也彻底败下阵来了,和毕运涛互顾一眼,乖乖的退出了医务室,这小护士实在是太强大了啊!

    出了医务室,毕运涛非要生拉硬扯着严小开去大医院检查不可。

    严小开见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改变他送自己见医的决心,只好无奈的同意了,反正他也想看看这个jǐng官学院外面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