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七章 装傻扮懵(求红票,求收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了郑佩琳的建议。

    毕运涛带着严小开去看急诊外科。

    急诊外科一个四十来岁的四眼大夫听了严小开的情况之后,二话没说,刷刷刷的开了一叠单子递给两人,然后没有什么表情的道:“去交费做检查吧!”

    然而去交费的时候,却把毕运涛吓了一跳,急诊挂号费加上CT检查费竟然要四百大几!

    毕运涛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五百,如今虽然是月初,可是家里的救济粮还没到,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他的口袋里只有可怜的几十块钱。

    把全副身家掏出来后数了数,还差三百五十多,无奈之下他就只好问严小开,“小开,你身上有钱吗?”

    “钱?”严小开依样画葫芦的在口袋里掏了掏,翻遍了所有口袋后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币,“这个吗?”

    毕运涛看了眼后差点没哭出来,因为这厮身上仅有五块钱,有一张还是缺了角的,也不知能不能用出去。

    从交费窗口退下来后,两人大眼对小眼的看着对方。

    毕运涛道:“小开,不够钱检查怎么办?”

    严小开摇摇头,无所谓的道:“那就不检查呗,反正在下也没什么病。”

    毕运涛皱收道:“你都成这样了,还说没病,不行,这病非看不可,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变成傻子。”

    严小开多少有些感动,不再和他争执,只是问:“可现在咱们都没钱,这病怎么看呢?”

    毕运涛想了想道:“要不我打电话给我姐,让她给我们送点钱过来?”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姐?”

    毕运涛道:“毕喻,你忘了吗?比我们大两岁,之前她还在财经学院读会计的时候,咱们还经常找她去蹭饭的。”

    严小开脑海里依稀闪过一个俏美靓丽的身影,可是想仔细捕抓的时候,脑袋却又疼了起来,为了防止疼痛加剧,他没敢再细想,只能敷衍的道:“哦哦!”

    毕运涛以为他记起来了,赶紧的道:“她现在不是在一个公司里做会计吗?也不知道她发工资了吗?不过就算不发工资的话,手上应该也有钱的,只是我管她要钱的话,肯定又要挨骂了!你也知道,我姐那脾气,发作起来可不是人那样的,小时候你可没少挨她的揍!”

    严小开哭笑不得,“为什么挨揍的是在下呢?”

    毕运涛没好气的道:“那还不是你小子不老实,不是想偷看她换衣服,就是偷看她嘘嘘。说实话,要不是你小子是我的死党,我早就揍你了!”

    严小开脸红耳赤,却又无力辩解。

    毕运涛摆手道:“行了行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你还脸红个啥劲儿呢,不过我也奇了怪了,你小子向来胆小心粗脸皮薄,xìng格跟个娘们似的,怎么偏偏对着我姐就胆子那么大呢?”

    严小开倍感冤枉,说多错多,只好再次闭嘴。

    毕运涛正找出他那山寨苹果打电话的时候,严小开看到那只小白虎……就那个郑佩琳正从对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叠单子,显然也是来交费的。

    严小开仔细的端祥了一下这个女人,发现她穿上衣服显然没有不穿衣服的时候好看,不过身上的衣服质却明显要比周围的人好,脖子上还有条细细的帕金项链,纵观全身上下,仿佛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严小开心中一动,这就拿了毕运涛手中的单子,然后道:“毕兄,你在这等一下!”

    说罢,他就径直走向了郑佩琳。

    郑佩琳老远就看到了两人,说实话,她打心眼里不想再看到这两人……确切的说是严小开,对于温文有礼还爱脸红的毕运涛,她还是多少有一点好感的,这会儿发现严小开大步向自己走来,心里不由jǐng惕起来,因为这厮看着老实,其实却滑头得要死,而且还是个不折不扣的sè狼!

    “站住!”看见严小开走到近前,郑佩琳差点没摆出咏chūn起手势,喝了一句后十分jǐng惕的问:“你想干嘛?”

    严小开把单子递到她面前。

    郑佩琳疑惑的接过来,发现上面全写着严小开的名字,不由问道:“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麻烦阁下把这个一起结账。”

    郑佩琳顿时就怒了,冷声喝问:“凭什么啊?”

    严小开淡淡的指着自己的脑袋道:“因为这是你砸的。”

    郑佩琳被气得不行的喝问道:“那我的损失呢?谁来负责?”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有什么损失?”

    郑佩琳脸刷地红了,不过羞只是一部份,更多的还是愤怒,“我……我被你看光了的损失呢?”

    这事说来,严小开确实理亏的,不过他还是振振有词的道:“你应该知道,在下是被逼走进去的,并不是在下愿意的,所以这事怪不了在下,更何况在下已经为此道过歉了。再何况,如果早知道你是那白……什么的话,在下真的会闭上眼睛的。”

    郑佩琳这会儿被气得一颠一颠了,用残存的一点理智死命的控制着自己蠢蠢yù动的拳脚,低声的嘶喝道:“严小开,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被你看光了,还侮辱了你的眼睛。”

    严小开摊摊手,“这是你说的,在下可没说。不过你要真要这样认为,在下也不反对。”

    郑佩琳终于失控了,扬起手上的单子就要朝严小开劈头盖脸的砸下去。

    严小开淡淡的道:“郑小姐,在下劝你还是别动手,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太严重了!”

    郑佩琳咬牙切齿的道:“严重?姑nǎinǎi今天就是拼着去派出所也要狠揍你一顿!”

    严小开疑惑的问:“派出所是什么地方?”

    郑佩琳被弄得哭笑不得,连声怒骂道:“你别再姑nǎinǎi面前装傻扮懵,姑nǎinǎi不吃你这一套。”

    严小开点点头,“好吧,那就不管那什么所是什么地方。难道……你真的不怕在下将你的秘密公之于众!”

    郑佩琳愣住了,“我的秘密。”

    严小开凑到了她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郑佩琳听完之后登时脸红耳赤,羞愤交加,咬牙切齿的骂道:“严小开,你敢再卑鄙一些吗?”

    严小开道:“这都是被你逼的。而且你做的事情,你必须得负责任。至于在下做的事情,在下自然也会负责任,但那只能稍后再说!”

    严小开的话是有一点道理的,他是偷看了她洗澡不错,可她砸了他的脑袋也是事实,这事虽然是因果关系,但只能一码归一码的算,眼下必须先算的,那就是他被砸的这一笔。

    郑佩琳真的被眼前这无赖给气得七窍冒烟了,真心不想再跟他胡搅蛮缠下去,可是又害怕这厮真会将她是个……什么的秘密说出去,加上臀部下面还疼着呢,必须赶紧交费了去检查拿药,所以最终她只能悻悻的拿着严小开的检查单子一起去交费。

    待她走到交费窗口的时候,一旁离得不近也不远,却把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听在耳里的毕运涛立即走了过来。

    “小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她,你们?”

    严小开道:“呃,毕兄……你都听到了!”

    毕运涛道:“除了那个秘密之外,别的我都听到了。你赶紧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不说,咱们兄弟都没得做。”

    严小开脸sè一禀,无奈的看向远处的郑佩琳道:“毕兄,那个女人就是她。”

    毕运涛惊呆了,“什么?你是说郑佩琳把你给砸了!”

    严小开点头,“对!”

    毕运涛又问:“那么你看到的那个就是女人……”

    严小开下意识的又点对,“对!就是她!”

    毕运涛悲叹一声,一手拍到自己感觉发绿的额门上,凄声骂道:“严小开,你个混蛋,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这样对你?我怎样对你了?我看的是她,又不是你!

    严小开刚开始还不太理解,可是后来看见毕运涛一副伤心yù绝的表情,多少也明白过来了,于心有所不忍的道:“毕兄,你该知道,在下……也是被逼的!”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兄台,在下劝你还是算了吧,这女子看着好眉好貌,其实是个白虎,剋夫丧子之命,谁沾谁倒霉啊!你要是娶了她,恐怕还没洞房就玩儿完了!

    不过既然答应了替人保守秘密,总不能失信于人吧,所以他最终还是把话给憋了回去。

    毕运涛呆在那里,心里却是天人交战,因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上了……不,是看了自己梦中情人的身体,这事实在是太杯具了,杯具得不能再杯具。

    他想揍严小开,可严小开是无辜。他想骂郑佩琳,可郑佩琳更无辜,思来想去,这事不能怪郑佩琳,也不能怪倒霉的严小开,要怪只能怪那个该死的林伟科!

    林伟科,你个乌龟王八蛋,你竟然让我最好的兄弟给我带绿帽,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郑佩琳交完了钱回来的时候,看见两个男人都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她的脸上也更没有表情,把已经盖了章的收费单据扔到严小开身上后,这就一言不发的要掉头离开。

    不过,这个时候毕运涛却刷地拦到了她的面前。

    郑佩琳冷声道:“毕运涛同学,你这是干嘛?”

    痛定思痛的毕运涛这会儿是脸不红了,心不跳了,说话也利索了,“郑佩琳同学,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砸了严小开的脑袋?”

    郑佩琳是个敢做敢当的人,当即就道:“不错,我是砸了,可是……哼,你问他做了什么好事?”

    毕运涛道:“对不起,郑同学,我知道你也有损失,可是你看看,他已经被你敲傻了,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了。你觉得你的损失有他的严重吗?”

    郑佩琳委屈得不行,“这厮是装的。他才不傻呢!”

    严小开在旁边很配合的道:“对,她说的没错,在下确实不傻!”

    毕运涛白眼一翻,“你见过哪个傻子说自己傻的吗?”

    严小开:“……”

    毕运涛没理他,而是指着他对郑佩琳道:“你瞅瞅,你瞅瞅,都傻到这种程度了,你还说他不傻?”

    郑佩琳:“……”

    ------

    冲榜了,求红票,求收藏,求点击,求打常,来吧,靠你们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