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章 整死人不偿命(求红票求收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严小开与毕运涛小声的说话之时,诊室里又传出另一个年轻委婉又温和的声音。

    “林少,你别着急,我认得你,我跟庞院长去过你家,你先听我给你解释,你这个腕关节脱位很特别,因为它不但脱位,而且复杂的施转了,这是我从事外伤科工作几年来的仅见,一般情况下,腕关节脱位多由于手腕在背屈时腕部受重压、高处跌落或摔倒时手掌支撑着地,暴力集中于头月关节,致使头月骨周围的掌背侧韧带发生断裂才产生脱位的,可是你这个说是被人掐断,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

    “妈的,你的意思是说我撒谎咯?”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很难有人能把力量集中到头月节这一点之上,卸了位之后还能扭转……”

    “草,你咯哩咯嗦的说那么多干嘛,老子听不明白,现在片子已经拍了,情况你也了解了,你就给句痛快话,到底能治不能治吧?”

    “林少,我只能答应你,我会尽全力,我现在先给你打麻药,然后用力拉开关节腔,用手法进行旋转复位,但是……”

    “但是什么?你TM倒是痛快点。”

    “但是如果复位手法不成功,你恐怕要做好动手术的准备。”

    “动手术?妈的,严小开,这事完了,老子绝饶不了你!”

    “那林少你的意思是……”

    “废什么话啊,赶紧给我打麻药,赶紧复位。”

    “好,好!”

    “……哎哟,你TM倒是给我轻点……”

    “林少你忍一忍。嗯,好了,麻药打进去了,三到五分钟就会起效!”

    “哎?你去哪?”

    “林少你等一下,这个复位得有两个医生才可以,我去把我的助手叫来。”

    “快点,快点!”

    接着,三人便看到前面不远的一个病室里走出了一个穿着白大衣,带着帽子,口罩,还有眼镜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嘴里还叫道:“小张,小张,人跑哪去了?”

    这医生叫着,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了。

    严小开目光左右一撇,看到一旁有个医生更衣室正敞开着门,里面挂着好几件白大衣,心中一动,立即就走了进去。

    郑佩琳见状,立即就道:“哎,你干什么……”

    严小开回过头来,把手指竖到唇上,作了个嘘声的手势。

    没多一会儿,严小开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郑佩琳和毕运涛呆住了!

    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的严小开已经不是严小开了,而是变成一个似模似样的医生。

    白大衣,口罩,帽子,胸前还别了个工作牌,全身上下都被摭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外面!

    这幅模样,要不是郑佩琳与毕运涛事先知道,当真是认不出他来。

    严小开走出来的时候,突地把手探向了郑佩琳的脸上。

    郑佩琳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框方镜已经被他摘了去,戴到了他的眼上。

    两人瞧得一愣一愣的,直接傻在那里,因为这个时候的严小开和刚才从诊室里走出来的医生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们请到外面等一下!”严小开说完,这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那个诊室。

    毕运涛和郑佩琳见状,顿时就心惊肉跳起来,因为严小开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扮成这个样子的,这会儿又走进诊室,难不成他是想……

    看到这里,两人不由的互顾一眼,这真的是他们认识的严小开吗?那个懦弱胆小的严小开什么时候变得睚眦必报了?

    “啊——”果然,严小开进去仅一会儿,诊室里就传来了一声尖锐,凄惨,仿佛杀猪一样的嚎叫,然后严小开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慌里慌张,只是不紧不慢的朝他们走过来,到了两人面前并没停下,而是继续朝前面转角走去。

    两人又一次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的好像并不是严小开,而是电视上的冷面杀手,作案后纵容,淡定的离开。

    这个时候,不少的医生护士已经走出来,涌进那个诊室去查看究竟,然后惊叫声就纷纷响了起来。

    郑佩琳与毕运涛两人脸都吓白了,因为搞不好,严小开可能是把林伟科给杀了!

    两人强装淡定的往严小开的方向走去,转了弯之后,发现严小开正站在洗手间的门前,身上的白大衣,口罩,帽子等作案工具已经被他不知扔哪去了,手上正把玩着郑佩琳那副黑框眼镜。

    两人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到严小开面前。

    毕运涛颤声的低声,“小,小开,你把林伟科怎么了?”

    严小开淡淡一笑,“毕兄,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在下是不会干的,不过那厮这么可恶,应该得到深刻的教训,所以在下把他另一只手腕也卸了!”

    “吸!”两人闻言均是不免倒抽一口凉气,严小开可真免狠的,不过他们也必须承认,林伟科就该,要不是他的话,有眼前这么多的事儿吗?

    严小开将眼镜还给了郑佩琳后,往前走了一阵,进入电梯上九楼。

    在这个过程中,三人都没说话,不过郑佩琳和毕运涛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在严小开身上打量。

    人,自然还是那个人,可xìng格怎么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呢?

    难不成是因为脑袋受伤的关系?

    是了,肯定是这样的!

    两人均是忍不住这样想,对于严小开的转变,他们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但是他脑袋里的那个血肿却肯定不是好事,当务之急,必须得将他治好。

    严小开则是无知无觉,只是好奇又新鲜的打量着电梯里的那些数字按扭,依次将它们都摁了一遍。

    结果,自然是每层楼都停了一遍。

    好容易,三人上到了九楼的脑外科住院部。

    因为已经入夜的关系,这里显得很安静,周围也没有什么人走动。

    三人来到护士站的时候,两名护士正在药房里忙碌着,一个护士正坐在办公桌前打电话。

    郑佩琳见别人都忙着,只好问那个打电话的护士,“护士,你好,麻烦你我想请问一下……”

    那护士爱理不理的看她一眼,没搭理,又对电话那头腻腻的小声道:“亲爱的,我不跟你说了,有人来了……我知道了,假rì酒店803号房嘛,嗯嗯,我十二点下班了就过去……哎,你记得买那个呀……还能是哪个?套呀,笨死你了!你还想像去年那样中招啊……你不准备好,可别指望我过去啊……呵呵,死样,你准备那么多干嘛,一次戴两个一晚上你也用不完啊?”

    郑佩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又叫一声,“护士!”

    “嗯,嗯,好了!我先挂了!”护士挂上了电话,这才转过头没好气的道:“叫什么叫,哪个病房的,有事不会按铃吗?”

    郑佩琳道:“我们不是家属。我们是来找人的。”

    那护士更没好气的道:“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明天再来吧!”

    郑佩琳忍不住了,声音有点大的道:“我是来找夏双菊医生的!”

    护士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更大声的道:“嚷嚷什么?嚷嚷什么?不知道医院要肃静的吗?打扰了病人休息,影响了病人的病情是不是你负责?医生现在没空。”

    严小开与毕运涛互顾一眼,均是很无语,既然你知道医院要肃静,你干嘛还这么大声呢?你的声音好像比我们还大吧!

    郑佩琳却是被气着了,双拳握得紧紧的,瞧她那模样仿佛立即就要冲上去揍这女人一顿似的。

    毕运涛早就听别人说这校花脾气不好,追求她的人虽然能排几个连,可是胆敢去表白的却没几个,因为旦凡去表白的必定要被她揍得鼻青脸肿,原来以为这只是谣传,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女人的脾气果真十分暴烈,眼看事情要变糟,圆滑的他赶紧凑上前道:“护士,这位是夏医生的外侄女,我们来找医生有事情。”

    那护士愣了一下,随后态度竟然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变,赔着笑道:“哦哦,原来是夏主任的外侄女啊,嗨,怎么不早说呢!她在值班房呢。嚅,就是亮着灯的那间!”

    郑佩琳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朝那边走过去。

    走了几步之后才忍不住低声道:“这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

    一旁的毕运涛也点头道:“就是。”

    严小开却淡淡的道:“两位没必要和她致气,那女人气sè晦暗,印堂发黑,乃大凶之兆,不出两个时辰,必有血光之灾!”

    两人惊讶的回头看向严小开,眼中写满不可思议。

    毕运涛仔细回忆一下,大胸?嗯,不错,刚刚那护士的胸确实很大。

    郑佩琳却很纳闷,这厮除了会扮猪吃老虎,还会装神棍?

    不过,她却必须得承认,这样的诅咒,她超级喜欢。

    ----------------------------------------

    兄弟姐妹们,我们在新书榜的位置可以再上去一些吗?

    如果觉得可以,那就使劲砸票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