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十一章 我真不是故意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值班室里的紧张气氛稍为有些缓解的时候,外面伟来了一阵动静。

    一个是年约三十七八岁,姿sè犹存,嘴角长着个美人痣下巴尖尖的女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出现在众人面前。

    小男孩的颜面和毕海极为的相像,显然这女人和孩子就是毕海的家人了,jǐng察将他们找了来,希望能劝住毕海。

    只是,当严小开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却不禁直皱眉头,因为这女人眉尖额窄,蜂目狼头,颧骨奇突,摆明就是个丧夫克子的面相。

    隐隐地,严小开有种预感,这个女人出现,不会是好事,反倒会坏事。

    “爸爸!”小男孩一见毕海,立即就要奔上前来。

    那女人见状,赶紧的死死抓住小男孩,冷冷的看着毕海。

    jǐng官再次向毕海喊话道:“毕海,你看看,你媳妇,还有你儿子。他们都来了,你爸妈也在半路上,你忍心让你的家人看见你这样子吗?赶紧把刀放下,咱们有什么事慢慢商量嘛!”

    见了老婆孩子,毕海的情绪明显缓和,激动的道:“惠兰,儿子!”

    那被叫做惠兰的女人却面无表情的道:“姓毕的,你以为装疯卖傻把人杀了,我就会你和你在一起了吗?我告诉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一定要和你离婚的。而且你要死最好就给我死远点,别在这里害人害己害街妨,让我们也跟着你丢人现眼!你不想做人,我和你儿子还要做人呢!”

    毕海一听这话,顿时又吼了起来,“我丢人现眼?你偷jiān养汉就不丢人了?你TM给老子带绿帽就不丢人?”

    惠兰冷声道:“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不都是你一手一脚造成的!你要有能耐,你要有本事,我至于这样吗?一天到晚的在外面跑运输跑运输,钱没挣几个回来,倒是把自己撞成了神经病。你还好意思骂我!”

    毕海才刚有所缓和的情绪立即又失控了,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臭婊子,我不是神经病,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跟你的那个jiān夫一起见阎王。”

    jǐng官见状,暗暗叫糟,原指望家属来了能安抚一下嫌犯的情绪吧,没想到竟然适得其反,忙一把将女人往后拽,沉声道:“我说你就不能跟他说点好话吗?”

    毕海的女人甩了一把肩膀,冷声道:“jǐng察同志,我和他马上就要离婚了,没有什么和他好说的,他死是他的事,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jǐng官被气得不行,忙摆手示意让手下将他们带下去。

    只是女人的绝情却彻彻底底的激怒了毕海,使他哈哈的狂笑起来。

    “你们听到没有,听到没有,这就是和我相濡以沫十余年的女人,她不但去偷人,她还要和我离婚,弄得我有儿子不能相认,有家回不了,找工作也没人要,哈哈哈哈,我成了一个笑话,变成十足的可怜虫,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思……”毕海说着说着,手中的刀子紧紧的抵着护士的颈脖,一手扯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我TM不活了,你们既然不想我活,我就不活了,但就算我死,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在他大吼大叫的同时,众人抽空往他胸前一看,均是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因为他的胸前绑着一排整齐的土炸药,一根粗短的引线露在外面。

    “嚓!”的一声响,毕海竟然掏出了个一次xìng打火机,擦亮了火苗。

    众人被吓得心惊胆颤,忍不住阵阵的惊呼,远远的围观的那些医生护士还有病人及家属立即撒腿就跑,走廊变得慌乱一片。

    那几个jǐng察也被吓得双腿发软,不知是该扑上来好,还是赶紧撤退,一时间就滞在那里。

    夏双菊忙叫道:“毕海,你别这样。你冷静点!”

    扬着打火机火苗的毕海连连摇头,大吼大叫着道:“我冷静不了,我也不想冷静,夏大夫,我们一起去见阎王吧,说不定下辈子我能做你的男人也不一定呢!”

    夏双菊:“……”

    毕海突然又在叫起来,“不,如果有下辈子,我做猪做狗也不要做人了,做人实在太TM的受罪了!死吧,大家一起死,看看下辈子咱们能变成个啥玩意儿!”

    说着,他就将亮着火苗的打火机凑到了引线上。

    众人见状,无不大惊失sè,尖声大叫起来。

    眼看着引线就要被点然,众人也要葬生在爆炸中了。

    “呼——”

    千钧一发之际,一阵强烈的风声响了起来!

    众人定睛一看,不由目瞪口呆,因为毕海已经凑到了引线上的火苗灭了!

    吹灭火苗的,竟然是一个吹风机!!!

    握着吹风机的就是一直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仿佛jīng神也有问题的严小开。

    毕海一见打火机被吹灭,立即又要把它给划着,可是打火机是一次xìng的,燃了这么久早已奇烫无比,手指一伸上去,立即就烫得他一阵猛甩,那把抵在护士颈脖上的刀也有所松动。

    正是这个瞬间,那个看起来呆呆滞滞的严小开就动了,像是一头出笼的野豹般不顾一切的扑向了毕海。

    猝不及防之下,毕海被扑得脚下一个跄跙,往后退了一步半,虽然没有倒下,但手里的护士却脱离了他的控制。

    毕海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到严小开的身上,手中的尖刀也同时向他划去!

    严小开的前身虽然文武双全,可现在却是个四肢跟不上反应,脑袋决定不了屁股的废柴,所以虽然勉强的避开了那一脚,但却再无能力躲开那把划向自己的尖刀。

    不过这个时候,毕运涛与郑佩琳已经反应过来了,双双急急扑到。

    海源市jǐng官学院的十大高手之二齐齐出手,自然非同一般,尽管他们扑到之时,毕海的尖刀已经在严小开身上划出一道口子,但最终毕海还是被两人狠狠的袭倒在地,并紧紧的摁住。

    外面的jǐng察见状,赶紧一窝蜂的冲进来,七手八脚的将毕海铐了起来。

    至此,一桩惊心动魄险象环生的劫持案终于在有惊无险之下烟消云散!

    只是,在毕海被押走之后,众人除了感叹唏嘘之外,心里也不免疑问,这个毕海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呢?

    这个问题,恐怕也只有毕海自己才知道了!

    很快,受了伤的严小开被夏双菊领到一旁的诊疗室里包扎伤口,郑佩琳和毕运涛也赶紧跟了过去。

    严小开手臂上的伤口虽然不深,但也缝了四度线,在夏双菊给他包扎的时候,一旁的毕运涛忍不住道:“小开,你刚刚的表现可真爷们,原来我一直叫你不答应,还以为你疯病又犯了……不,我是说你可能没听到,没想到你竟然想着制服他,而且还是用电吹风这么绝的主意,我真的服你了!哈哈,你小子可真是出息了,以前我可真没看出来呢!”

    严小开张嘴,最终却只是苦笑一下什么都没解释,暗里却道:rì的,老子当时也被吓得脚软了,不小心按了那开关一下罢了。

    另一边的郑佩琳却道:“哼,我早就说这小子喜欢扮猪吃老虎,只有你才认为他傻罢了。”

    夏双菊闻言就瞪她一眼,郑佩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赶紧闭上嘴。

    清创缝合之后,jǐng察们给几人分别录了一下口供,那带头的jǐng官还上来向三人道谢,并称一定会将这件事上报到市局,要给他们见义勇为的行为表彰。

    三人自然没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

    在jǐng察与罪犯都走了之后,问题回到了原点,夏双菊要求严小开住院。

    只是严小开却说什么也不同意,因为他得知了刚才那个jīng神病之前也在这里住过院后,害怕自己在这一住的话,也会落得像刚才那位一样的下场。

    夏双菊原本是坚持己见的,可是看到严小开除了有时候会胡言乱语外,其它的一切都正常,住院也只是为了检查与观察方便,并不能给予什么有疗的治疗,所以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不过在他们要走的时候,她还是把弄chéng rén家这样的外甥女叫到了一边,问道:“琳琳,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你要告诉你的父母!”

    “不!”郑佩琳慌忙的摆手道,“不要告诉他们。”

    夏双菊带着责怨的语气道:“这祸是你闯出来的,你难道想要逃避责任。”

    郑佩琳摇头,她压根儿没想过要逃避责任,吃得咸鱼就得抵得住渴,得知严小开脑袋里有一个自己造成的血肿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坚苦的心理准备。

    夏双菊见她摇头,这就道:“既然你不是想逃避责任,那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

    郑佩琳道:“他们现在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掂,哪有功夫理我啊,小姨你放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事我能够处理的,如果实在处理不了,我会告诉他们的!”

    夏双菊微微皱眉,这外侄女从小就xìng格好强,能力也不容置疑,想了想道:“那好吧,实在不行,你一定要跟你父母说,如果你觉得难开口,那就让我来和他们说。”

    郑佩琳忙摇头,“不,不用的。不是难开口,是我觉得自己能处理。”

    夏双菊道:“那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就找小姨。”

    郑佩琳连连点头,然后道:“那小姨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没有,例如必须注意的事项什么的。”

    夏双菊想了想道:“我虽然已经给他开了药,可是他现在这样的情况,说好就好,说坏就坏,所以你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照顾他,帮助他,除了要叮嘱他按时吃药外,更要带他定期来复查,原本他该住下来比较好的,可是他竟然坚决不肯,那也没办法,可是学校宿舍那样的吵杂环境,对他现在这样的情况是有害无益的,如果可以,你就给他找个清静的地方。能够休学的话,最好就休学一段时间。知道吗?”

    郑佩琳垂着头道:“我知道了,谢谢小姨。”

    夏双菊轻拍一下她的肩头,“谢什么,傻孩子。去吧。有事就给小姨打电话。”

    临出门之际,郑佩琳想起一事,忙回过头来问:“小姨,这个严小开的情况不会变成像刚才那个毕海一样吧?”

    夏双菊摇头道:“不会!”

    郑佩琳忧心的道:“可是他满嘴胡言乱语,而且好像有些常识xìng的问题都搞不清楚似的。”

    夏双菊道:“他这个是血肿压迫神经造成的失忆,血肿如果稍为消一点,他的记忆就能恢复,也正因为如此,你要更耐心一些,温和一些,别动不动就呼呼喝喝的发你的大小姐脾气,让他受刺激。”

    郑佩琳点点头,“我知道了!”

    ------------

    发书到现在,看到了好多老面孔一一出现,心里真的很欣慰,感谢成哥,世间还有真情在,辰燃,一元一次断……等等各位书友的热心棒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