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十四章 让我搬出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女人,一旦发起威来,当真就像母老虎一样的。

    何况,这还是一个千真万确,万确千真的虎女。

    郑佩琳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悍,纵然是被毕运涛误会了,她也没有放开严小开,在毕运涛关门退出去后,仍旧那样死死的压着他,摁着他,甚至还恶声恶气的道:“你喊啊,你继续喊啊,我倒是看看现在还有谁能来救你!”

    严小开自然是不甘心就此屈服的,下身不断的挺起,想像昨天一样故计重施,可是这次人家学jīng了,敏感部位并没有压在他的胯间,而是在他的腹部,任凭他怎么拱都没用!

    挣扎了好几分钟后,严小开终于像那些被霸王硬上了弓的少女一样,无可奈何的瘫软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他也不想这样,可这副身体实在是太弱了,仅仅是这样折腾一下,已经没有力气了,一点都没有了!

    看着脸红耳赤,气喘如牛的严小开,郑佩琳的心里竟然升起一种残酷的快感,但同时她又很纳闷,就凭他这怂样,自己昨天竟然吃了大亏,而且就连林伟科那样的高手也栽在他的手里。

    这事回想起来,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郑佩琳首要解决的明显不是这个问题,所以她甩了甩头,喝问道:“严小开,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

    严小开软瘫瘫的道:“不去!”

    郑佩琳喝问道:“你想死吗?”

    严小开恨恨的道:“如果你这样蛮来就想让老子屈服的话,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老子活着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

    郑佩琳:“……”

    严小开大声的喝道:“反正你就别枉费心机了,大爷我是誓死不从的。”

    郑佩琳啧啧的道:“哟嗬,进了一回女生澡堂,还真长出息了哈!”

    “那可不!”严小开得意的一扭头,随即心中一动计上心来,突地惨叫起来,“哎哟,我的头!”

    郑佩琳被吓了一跳,“你的头怎么了?”

    严小开道:“我的头好痛!”

    郑佩琳疑惑的问:“我刚刚已经很将就的了,朝哪打也没敢打你的头的。”

    严小开叫道:“可是你昨天打了!”

    郑佩琳:“……”

    严小开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下,又连声惨声叫:“哎哟,好痛!好痛啊!”

    郑佩琳低声问:“真的很痛?”

    严小开大骂道:“你个臭娘们,还咯嗦个什么劲啊,赶紧放开我。”

    装头痛这招,果然百试百灵,郑佩琳虽然杏眉怒睁,但最后还是无奈的叹一口气放开了他,然后一声不响的坐到床边,低垂着头。

    严小开腾地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双手齐出,就要直捣黄龙攻她的要害挠她的痒,来个以骑还骑以推还推,可是手只伸到一半,却发现她的肩头一耸一耸的!

    这女人……好像竟然是是哭了!

    一时间,严小开的爪子就滞在那里,脸上啼笑皆非的表情,这可真稀奇了,被打的没哭,打人的倒是哭上了。

    严小开用手指轻碰一下她肩膀,弱弱的问:“哎,你怎么了?”

    郑佩琳甩了一下,没有理他。

    严小开又问:“你哭什么呀?”

    郑佩琳仍是不出声,也没转过身来,肩头却仍是一耸一耸的,显然正哭得起劲呢!

    严小开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顿时被弄得手脚无措了,“哎哎,你别哭了行不行,一会儿别人听见了,该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郑佩琳终于吭了声,语带哭腔的嚷嚷道:“从昨天就开始欺负我,不停的欺负我,我都被你欺负死了!”

    严小开哭笑不得,现在到底谁欺负谁啊?

    郑佩琳哭哭啼啼的道:“我让你搬出去住是为了什么啊?你看看这里,又吵又乱又糟又臭,哪适合养病,我从昨晚上开始张罗,几乎是一宿没睡,好容易才给你通通安排好了,不用你付房租也不收你伙食费还有人负责家务,你竟然还不领情,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不是欺负我是什么?”

    严小开张嘴,最终却是无言以对。

    郑佩琳见他沉默,继续像个怨妇一样数落不停,“严小开,你想想这件事由头致尾是谁弄出来的。我自个儿好好的在那洗着澡唱着歌,我招你惹你了吗?你闯进来干嘛?当时的情景,别说是我,换了谁都得揍你。不但得揍你,还得将你扭送派出所,告你猥亵妇女,让你坐牢,让你被学校开除。可是我呢?我这样做了吗?我不但带你去医院……”

    严小开终于吭了声,弱弱的道:“纠正一下,是涛哥带我去的医院。”

    郑佩琳道:“可医生呢?医生不是我带你去看的吗?还有医药费呢?不是我给你出的吗?”

    严小开又识相的闭上了嘴。

    “呜呜~”郑佩琳又间中插了两句哭声,才接着道,“严小开,这个事的发生,谁都不想的,而你也不一定非要对我负责不可的。”

    “什么?”

    “呃……错了,我是说,我不一定真的非要对你负责不可的。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那么大个血肿在脑袋里,我真的不忍心放任你不管。所以,你就听我一回好吗?让我的良心得到一点安宁好吗?”

    “你,这是在求我吗?”

    “我……”郑佩琳纠结了半响,终于道:“好,就当我在求你!”

    严小开沉吟半响后,“好吧,我答应你了!”

    这话一出来,郑佩琳的肩头耸动得更历害了。

    严小开以为她是喜极而泣,可是他又哪能知道,她只有喜,从头至尾都没有泣呢!

    在郑佩琳威胁利诱,撒娇耍蛮装哭几管齐下后,严小开终于中招了。

    打开宿舍门的时候,撑在门上的毕运涛从外面跌了进来。

    严小开赶紧的扶住他,唤了一声:“涛哥!”

    毕运涛微愣一下,惊喜的道:“小开,你记起我了。”

    严小开点头,在这辈子的记忆中,自己一直都管他叫哥的,因为从小到大,他也像一个哥哥似的照顾着自己。

    “涛哥,我……”

    毕运涛忙道:“我刚刚都听到了,你要搬出去住了是吗?”

    严小开看一眼已经提起了他的行李的郑佩琳,然后又回过头来问:“你同意吗?”

    毕运涛连连点头,“同意,当然同意。宿舍的环境确实不理想,这会儿放假了虽然安静了些,可是等那些牲口一回来,肯定又闹得不可收拾。所以还是搬出去比较好,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严小开道:“涛哥,那我就走了。”

    毕运涛拍拍他的肩膀,神情多少有些激动的道,“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像从前一样老是被人欺负了,得空了常回来看我。”

    严小开用力的点头。

    这基情四shè的一幕看得郑佩琳一阵动容,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还真不忍心拆散两人。

    两人握了握手之后,毕运涛就走到郑佩琳面前,“郑同学,我这兄弟就托付给你了,你要好好对他,别让他冻着饿着,更别让人欺负他好吗?”

    郑佩琳也忍不住点头,“放心,我会的。”

    毕运涛这就转过身,伸手拭了拭眼睛。

    严小开疑问:“涛哥,你怎么了?”

    毕运涛吸了吸鼻子转过身来,强颜欢笑道:“呵呵,没什么,我只是感到欣慰,你终于找了户好人家,不,是找到个好归宿!”

    “……”严小开很无语,我这是要出嫁了吗?

    郑佩琳也忍不住白眼连翻,如果可以,她真想冲毕运涛吼一句:你看看清楚,我不是来接新娘的!

    ……

    告别了毕运涛,两人下楼。

    下到一楼的时候,严小开还和宿管员大伯打了个招呼,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宿管员大伯对他还是挺照顾的。

    宿管员大伯见刚才上去的靓丽女孩竟然就是找的严小开,脸上溢出了笑意,“小开,你的福气真好啊,找了个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朋友。”

    严小开尴尬的解释道:“大伯,你别误会,这是我的同学!”

    宿管员大伯点头,脸上的笑意却变得猬琐起来,凑近他悄声道:“同学也是可以变成同床的嘛,只要功夫下得深,铁杆也能磨成针!”

    严小开叹气道:“铁杆虽然可以磨成针,可是木头疙瘩最多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再下功夫也是枉然啊!”

    宿管员大伯摇头,“小开,你这样想就不对了,这世上没有不能切磋的男女,只有封闭身心的自我,只要肯去试,一切皆有可能的!!”

    严小开:“……”

    郑佩琳走在前头,两人交头接耳的声音也不大,可是他们的话还是一字不落的在听在她的耳朵里,脸刷地就一下红了,心里诅骂道,一个老不羞,一个小不要脸,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不过表面上她还是装作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扬起手中的摇控摁了摁。

    “嘟嘟!”停在宿舍大门侧边的一辆车子亮了一下灯,她就径直走过去拉开车门,把严小开的行李放了上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