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二十三章 记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佩琳把鸡蛋移开到一边,又指着另一盘凉瓜炒牛肉,“偿下这个,你不是要吃肉嘛,这牛肉很新鲜的,而且我保证不咸的。”

    严小开有些害怕,弱弱的问:“我可不可以不偿?”

    郑佩琳秀眉一挑,“你敢!”

    严小开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夹了一块牛肉塞进嘴里,然后就嚼了起来。

    郑佩琳忙问:“咸吗?”

    严小开摇头,“不咸,一点都不咸,不信你试试!”

    郑佩琳夹起一块塞进嘴里,嚼了一下,果然不咸,一点也不咸,甚至是没有一点味道,因为她压根就忘了放盐,嚼了几下,她又忍不住吐了出来,因为这牛肉煮得太韧了,就像橡皮一样。

    接着,严小开被逼着偿试了另外几道菜,结果还是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除了好看之外,压根儿就不能下咽。

    没办法,最后两人只能放弃了桌上的菜肴以及还有些生心的米饭,又泡了四包方便面充饥,严小开三包,郑佩琳一包。

    在严小开呼呼啦啦的吸着面条的时候,郑佩琳有些过意不去的道:“要不,咱们还是出去吃吧?”

    严小开嗯下一口面,摇头道:“算了,怎么着都是一顿,凑合一下就解决了。”

    “要不,再给我一次机会,晚上我一定会做得比这顿好的。人家都说一次生,两次熟……”

    “三次就很舒服?”严小开抽空接口道。

    “你胡说什么,三次就成师父!”郑佩琳白他一眼,“而且人家还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多失败几次……”

    “还是不见它老母!”

    “严小开!”郑佩琳的声音又高了八度,“你是不是诚心找不自在!”

    “好吧!我投降!”严小开赶紧的扬起双手,但还是坚持道:“不过晚上必须得我做饭。”

    郑佩琳还想反驳,可是想到自己糟糕的厨艺,只能作罢。

    正当这个时候,院外响起了一声汽车喇叭声。

    郑佩琳眉眼一挑,欢喜的道:“你的车来了!”

    严小开愕然的道:“这么快?买车不是要预定,还有等车什么的吗?”

    郑佩琳没理他,而是走了出去。

    严小开也赶紧呼啦呼啦的把面给吸完,然后嘴巴一抹就跟了出去。

    门前,已经停了一辆nǎi白sè的大众CC。

    郑佩琳的管家程叔正从车里走下来,把钥匙交给了郑佩琳之后,这就坐进另一旁一同到来的奔驰车离开了。

    郑佩琳手指扣着钥匙圈转了几下,这就将钥匙扔给了严小开。

    严小开赶紧的接过,然后凑上前去,发现这车虽然是全新的,可是已经上好了牌照,不由很是疑惑,就算郑佩琳再有本事和关系,也难在一个上午之间就将牌上好吧。

    郑佩琳见他这样的神sè,淡淡的解释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两个月前我过生rì的时候,一个小姑送给我的。顶级最高配置,用了三十五万,不过我不喜欢这样的车型,所以一次也没开过。”

    严小开喃喃的道:“三十五万的新车,你二十五万就卖给我了?你小姑要是知道了,不会骂你败家吗?”

    郑佩琳习惯xìng的又白他一眼,“你知道什么呀?新车一落地就变二手车,就得严重打折,这车就算放到二手车行,也最多只能卖到三十万,除了车行的手续费后,也就二十七八万,直接给你,我还省了麻烦事呢!”

    严小开嘿嘿的笑道:“那我不是赚了。”

    郑佩琳又一把抢过他的钥匙,打开车门道:“想去哪儿?我带你去溜溜,今天就开始教你开车。”

    “嗯!等我一下!”严小开说着就跑回屋里,拿了那一袋钱出来后就上了副驾驶座,对郑佩琳道:“走,去银行!”

    郑佩琳撇了撇嘴,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嘀咕道:“财迷!”

    …………………………

    从银行出来的时候,郑佩琳看向严小开的时候,一脸的疑惑。

    这女人,明显是个有话憋不住的直肠子,如果有什么话她想说,你不让她说,她真有可能会被憋出什么病来的。

    所以上了车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开口问道:“姓严的,你刚刚给谁存的钱。”

    严小开答非所问的道:“把电话给我打一下!”

    郑佩琳瞪他一眼,但最后还是把手机掏出来递给他,却又jǐng告道:“打电话就打电话,不能看我的相片!”

    严小开微汗,看你的相片?你的**我都看过了,相片难不成还有真人好看?所以也没理她,而是按照记忆中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响了好一阵才终于有一个显得极为苍桑的中年男人声音传来,“喂!”

    严小开犹豫了好一阵,直到电话里传来第三声疑问的时候,他才终于坚难的唤了一声,“爸!”

    电话那头的严泊恩愣了一下问,“小开?”

    严小开道:“对,爸,是我!”

    严泊恩道:“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是没生活费了是吗?家里现在也困难,你妈这两天身子骨不太利索,你妹妹学校说要交什么费都没给交上,过两天家里的那头老母猪就下仔了,卖了猪仔我就给你寄生活费去……”

    听着听着,严小开的眼眶竟然就忍不住红了!

    电话那头,只是个存在记忆中却素未谋面的陌生男人,但却是自己这副身体的生身父亲!

    老人平实质朴的话语中隐透着急与忧心,不难想像这位可怜的父亲在电话那头是如何的神sè。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天下间哪一个父母不是为儿为女的,纵然是时代超越了一千年,这种天生的本xìng是不会改变的!

    刚刚去存钱的时候,严小开仅仅只是觉得这是一种责任,这辈子的记忆中,他那个家是十分困难的,为了供他和妹妹上学,家中的两个老人起早贪黑,省吃检用,cāo劳不停,基本上就没过过什么舒心悠闲的rì子。所以当郑佩琳拿了大众CC的钥匙问他想去哪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是想来银行,把钱存进家里给他挤巴挤巴的寄生活费的那个账号里。

    自己占用了别人的身体,那就有义务替人家詹养家人不是?

    只是这会儿,他觉得自己这样做并不冤枉。因为自己来到现代后,又有了家,有了亲人,尽管这个家十分困苦,并不像过去那么显赫与富足。可是却让他感觉心里很温暖。

    严父在那头等了一阵,仍不见严小开说话,不由就急道:“小开,你怎么了?说话啊?要实在不行,爸就去你二伯家借点……”

    “不!”严小开忙开了腔,强压下心头酸酸的感觉,“爸,刚刚我给您汇钱给我的那个账号上打了点钱。”

    “你给我打钱?”严泊恩愣了一下,立即问道:“你哪来的钱?”

    “我……”严小开看一眼旁边的郑佩琳,感觉这个事恐怕没办法和老人说清楚,于是就扯了个谎,“我中了一柱福利彩票。”

    “中了福利彩票?”严泊恩又愣了一下,疑惑的问:“你不是饭都吃不上么,怎么还有闲钱买那玩意儿?”

    “呃,是涛哥叫我买的,钱也是他借我的,没想到就那么幸运的中了。”严小开在撒谎的时候,有些心虚的看向一旁的郑佩琳。

    郑佩琳只是看着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却有一种异样的神采。

    “哦,是运涛啊,那小兔宰子打小就这样,老是想这种不切实际的玩意儿……”严泊恩念叨了一阵又问:“对了,你中了多少钱?”

    “没中多少……”

    “没中多少你往家里寄什么寄,留着自己做生活费啊,你现不是正需要用钱吗?你爸和你妈这辈子也没啥盼头,就盼着你们兄妹俩能好好的念书,以后毕业了找个好工作,讨个好媳妇,嫁个好人家……”

    “爸,你听我说!”严小开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打断他道:“虽然没有多少,但也有二十万!”

    “啊?这么多?你个小兔宰子可真敢说,二十万还说没中多少啊。那得中多少才算多?”那头的严泊恩被吓住了,好一阵才沉声问道:“小开,你是真中了奖吗?你该不会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坏事吧?我可告诉你,你要敢在外面乱来,我可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爸,我是真中了奖。没做什么事。而且……”严小开又看一眼旁边的郑佩琳,声音低了一些道:“我也不敢啊!”

    郑佩琳忍俊不禁,差点没“哧”的笑出声来,赶紧的捂着嘴看向窗外。

    严小开道:“爸,我不跟你说了,你一会儿去镇上看看钱到了没,要是到了,你就取出来,带我妈去看看,把咱家欠的债给还了,反正该干嘛干嘛,该买啥买啥好吗?”

    “哎,哎,好,好……你自己呢?”

    “我留着有钱呢,往后您就不用再给我寄钱了。”

    “……”

    挂断了电话后,严小开不由长吁一口气,然后把手机还给了郑佩琳。

    郑佩琳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虽然一肚子坏水,还挺孝顺的嘛!有钱了,第一时间就往家里寄。”

    严小开看她一眼,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道,要不是你拿着我的钱乱花,买车买房什么的,我肯定要把钱全部寄回给他们的!

    三百万,在唐代不过就区区五百两银子,对于别人而言是笔天文数字,但对于出身世家的他却是九牛一毛。

    对以前的他而言,五百两银子买一条命,那是说有多划算就有多划算啊!

    在他有些走神的时候,郑佩琳又问:“现在呢?现在想去哪?”

    严小开道:“我就这个事儿,办完了就没有了,你说去哪就去哪,随便你!”

    郑佩琳道:“随便我?你不怕我把你给卖了!”

    严小开心里笑了一下,这话该我说才对吧!

    郑佩琳道:“好吧,我原本不是个随便的人,可你要随便,我只能随便你,走,带你学车去。”

    严小开笑道:“那敢情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