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二十四章 找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佩琳把车驶到了一个驾校的大训练车里,给严小开讲了基本的cāo作原理后,这就用一块砖叠了油门,然后问严小开要了身份证,这就自个进了驾校办公室,把严小开一个人扔在那里。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还分不清左右,摸不着西北,连档都不会挂,好容易终于发动了,才晃晃悠悠的在训练场里蛇行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仍然还是在五一长假之中。

    两人就住在小洋楼里,没有回学校。

    不过,严小开并没有闲着。

    白天,一大早就起来,拉筋活骨,打拳耍舞,坚苦又缓慢的调理着这副羸弱的身体,到了中午吃过饭,这就去学开车。下午回来,继续早上的功课。晚上入睡时则开始练气。

    至于郑佩琳,也显得很忙,每天一大早就出门,中午之前必定带着市场上买的菜回来,吃过饭领古枫去开车,下午回来就睡下午觉,醒来后要么就跑院子里和严小开切磋,要么就温习功课,晚上基本就呆在家里看电视或看书,十点钟准时睡觉,从不出去过什么夜生活。

    对于一个真真正正的千金大小姐而言,这种良好的生活习xìng是着实难得的。

    几天的相处之中,两人虽然时常像狗咬狗的乱斗一场,但吵过打过之后,两人竟然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仍能和平相处。

    渐渐的,严小开也越来越了解这个郑大小姐了。

    这女人的脾气虽然大,但发过就好,而且也不是随时都那么大脾气的,只要不刺激她,她是不会发作的。这女人对自己说话的时候,虽然经常都粗声粗气的,但她对自己的关心,却是随处可见的。

    不过,随着接触加深,郑佩琳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严小开了。

    这男人看起来有些瘦弱,可是他却有股不服输不怕苦的韧劲,每天都坚持不懈的锻炼身体,而他苍白的脸sè,竟然是一天比一天不同,看得久了,竟然感觉十分的顺眼,尤其让她感觉意外的是,这小子除了脸sè一天比一天好看外,抗击打与反应能力也在一天一天的加强,刚开始两人切磋的时候,自己总能打得他哭爹喊娘,可是渐渐的,自己能打得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另外,这厮还异常的聪明,几乎是什么东西到了他的手上,都是略懂略懂,就像是教他开车一样吧,除了第一天刚上手的时候,把车开得像蛇一样之外,第二天开始她这个师父就靠边站了,那块砖头也被他给扔了,他自己一个人在训练场了把车开得疯快。

    除了这琳琳种种之外,郑佩琳还感觉这厮身上透着一股让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总能给她带来一些意外与新奇。

    不管怎样,rì子,就这样在充实与吵闹之中平淡过去了。

    转眼间,假期就要结束。

    在返回学校上课的前一天,郑佩琳又带严小开去医院给自己的小姨夏双菊复查,把那手臂上的缝线拆了之后,夏双菊就让严小开去做CT检查。

    再一次CT颅脑的结果出来后,夏双菊与一班脑外科专家都傻了眼。

    血肿变大了吗?不。

    血肿变小了?也没有!

    那么……是的,它竟然不大不小,和原来一模一样。

    这种情况,是夏双菊预料的三种可能之中最没可能的可能,因为她觉得严小开的情况,要么就变好,要么就变坏,可现在这样不好也不坏的,真的超出了她的所想。

    那么,还能怎么办,继续吃药观察呗!

    郑佩琳呢?

    她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继续的做护草保镖,继续照顾他,保护他,不让他冻着饿着受刺激受别人欺负呗!

    ………………

    次rì。

    郑佩琳和严小开都早早起来了,因为假期已经全部结束,他们必须返回学校上课了。

    出门的时候,郑佩琳让严小开坐她的那辆路虎车。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严小开会情愿选择走路,因为这里到学校并没有多远,走路顶多二十分钟,跑步的话,十分钟都不用。

    在车上的时候,郑佩琳探手从杂物箱里拿出一样东西。

    严小开接过一看,发现是一个手机,背面有一个不知道被谁咬了一口的苹果标志,有些疑惑的问:“这个?”

    郑佩琳道:“我已经买了5,这个4S就暂时借你用,反正不用也是被我扔在这里,我的号码已经存进去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严小开这才想起来,自己和她虽然同级,也读同一个侦察专业,但并不同班,两人的课室隔着好几栋楼呢!

    尽管他觉得自己应该不可能有什么事要找她,但既然人家一片诚心,那就收下吧,怎么说这也是四千几个大洋,不要不是白不要吗?

    路虎车一路向前行驶,很快就到了jǐng官学院。

    进了学院,就径直开往学生停车场。

    在停车场里,几辆涂抹得五颜六sè,贴了很多塞车标志的车头前,正坐着一班学院的男生。

    看见郑佩琳的路虎车驶近,几人均投来了注目礼,并且议论起来。

    “哎,你们瞧,那辆不是校花的车吗?”

    “对,那就是。进口路虎揽胜,5.0排量的顶级配置,四百万大洋啊,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她车里坐的那个男的是谁?”

    “男的?咦,真的,怎么会有个男的!”

    “她不是没有男朋友吗?”

    “会不会是她班上的同学?”

    “不会,也没听谁说哪个男同学能坐上她的车!”

    “……”

    众人正说得热闹的时候,郑佩琳的车停了,她和严小开一起从车上下来。

    两人的课室不同方向,严小开就往东面走去。

    “哎,你等一下!”郑佩琳从后面追上来。

    “还有事?”严小开停下来问道。

    “这是家里和我这辆车的备用钥匙!”郑佩琳打开了随身的包包,掏出一串钥匙递给他,并叮嘱道:“中午你要先放学,就到车里等我。我要先放学我就等你。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严小开接过钥匙答应一声。

    “那我先走了!”郑佩琳说着就急忙的走了。

    那一班还坐在车头前抽烟吹水的男生们看见这一幕,全都傻了眼。

    “哥们,我是不是眼花了。那男的……”

    “那男的不就是08侦察二班的严小开啊!”

    “严小开?谁啊?什么来头?”

    “你不认识他?晕死!全校出了名的废柴啊!”

    “对,穷挫矮中的典范,**丝中的超级**丝!”

    “窝囊废中的窝囊废,垃圾中的垃圾。”

    “林伟科你知道吧?我哥们,他就专以欺负这刁毛为乐!”

    “是他?他怎么和校花在一起了!”

    “是啊,我也奇怪了。”

    “难不成是**丝逆袭,白富美不爱高富帅,偏偏爱上了**丝?”

    “我靠,这也太重口味了吧,这废柴有哪点让人看得上眼啊?”

    “你问我,我又问谁呢?”

    严小开原本是往东面走去的,可是听到了身后的议论,脚步一滞,随后竟然转身朝他们走来。

    “哎哎,礼少,别说了,你看那刁毛过来了。”

    “怕个他毛,他就是个废物,以前我和林伟科不知道欺负过他多少回,每回他都被咱耍得跟猴儿似的!”这叫礼少的男生说着,这就迎着严小开走上去,没走两步还回过头冲几人眨了眨眼,“哥几个,瞧我的。”

    严小开走到近前,看了面前的人一眼,目光又越过他,缓缓的扫过后面那几人,语气平淡的问:“刚刚你们几个是在议论我吗?”

    那叫礼少的男生顿时就怪叫起来,“哟,几天不见,这废物长本事了。竟敢质问起我们来了!草的,我们就是说你怎么了?你不就是个人尽皆知的废物吗?”

    这个礼少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指着他,指头几乎点到严小开的鼻梁上。

    严小开眉目一沉,突地伸起了手,一把握住他伸出来的那个手指,往反方向猛地一扳。

    “喀嚓”一声响,叫礼少的男生的手指竟然被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sè,而且无法回复了,与此同时,他杀猪一样的惨叫也响了起来,一边甩着那根被折弯的手指,一边大叫道:“啊,啊,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啊!”

    “你的手怎么了?我看看!”严小开假惺惺的说着,突地再一伸手,奇快无比的又握住他他那只被折断了的手。

    礼少另一只手已经握成了拳,正准备朝严小开狠狠的面门砸去,可是这只被折断的手握一被握住,顿时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挥出一半的拳头又落了下去,只顾不停的惨叫。

    这一幕的发生就在瞬息之间,旁边的几人完全没反应过来,因为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个学校里出了名的废柴,谁都可以欺负的窝囊废竟然敢玩逆袭。

    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也太让人措手不及了!

    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严小开已经将那个外号叫礼少,大号叫芶布礼的男生的手指给折断了!

    “妈的,敢弄我,哥几个,上来,全都上来,弄死他!”芶布礼在剧痛之余,大声喊叫起来。

    另几人回过神来后,顿时就吼叫着冲严小开扑了过去。

    现在的严小开虽然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人鱼肉与欺负的严小开了,但也没有变成无敌的存在,他至今还打不过那个没毛的娘们呢!

    这么多人一起压上来,而且个个都是jǐng官学院的学生,就算不会武功也会几手摛拿,要真被他们围住了,那肯定只剩下被围殴的份儿……

    --------

    感谢天下绝情刀,liuhuwei,icaosir等书友的慷慨打赏。好吧,真要我再说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让打赏来得更猛烈些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