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二十七章 你被开除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离开课室的时候,毕运涛没有跟着去,心里感觉很不踏实,总感觉好像会出什么事似的,魂不守舍的坐在那里,东张西望的不停探头往窗外张望,而讲台上的老师说了什么,自然一句都没听进去。

    任课老师也很早就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不过并没有理会,直到下半节课的时候,他看到坐在那里的毕运涛整个人都斜了,视线一直投向窗外,终于忍不住了,喝道:“毕运涛同学,请你回答一下,我刚刚说到哪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毕运涛竟然已经刷地站了起来道:“老师,对不起,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必须得出去一下。”

    十万火急,拉肚子了?

    任课老师还没答应,班上的同学也正疑惑间,毕运涛已经箭一般窜出了课室,然后飞快的出了教学楼。

    众人追着他的身影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严小开正搬着一个纸箱,被一名保安的押解下经过教学大楼。

    毕运涛气喘呼呼的跑到严小开的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问:“小开,怎么了?”

    严小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道:“我被开除了。”

    毕运涛脸sè一白,“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开除你!因为刚才在停车场的事情吗?”

    严小开摇头,“不是,是因为林伟科。他找学校了,那个付研杰是他的表舅。”

    毕运涛一听就怒了,立即就要冲去办公大楼,“MB,我找他去!”

    严小开赶紧的拽住他,“算了别去了。”

    毕运涛急道:“怎么能不去,这明明是他们先找你的茬,你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充其量也就是个防卫过当!”

    严小开摇头道:“没用的,那付研杰帮亲不帮理,他会听你说吗?”

    毕运涛气得直跺脚,“那怎么办?就这样被开除吗?”

    严小开仿似有些无奈的道:“暂时来看,好像只能这样了!”

    毕运涛眼眶立即就红了,“可要真是这样的话,你回家怎么跟你爸妈交待啊!”

    严小开闷闷的道:“我也不知道。”

    毕运涛想了一下,心中一动,“对,你不是和校花很熟的吗?赶紧找她啊,她郑家在海源市家大业大,关系通天,让她帮忙,那给娘们洗屁股的妇炎洁肯定耐何不了你的!”

    严小开摇头,“涛哥,没必要的,我早上出门的时候给自己算了一卦,卦上说我今天运星程祥,我相信不会有事的!”

    “屁!你算个毛线的卦!”毕运涛喷了他一句,掏出自己的手机急急的一边找号码,一边道:“你今儿个要是出了这个门,就再也回来了!”

    严小开淡然的道:“涛哥,不会的!”

    毕运涛没理他,只是不停的找着号码,然而找了一阵,却颓然无比的放下手机破品大骂道:“麻辣隔壁的,我没有校花的号码。”

    严小开见他急成这样,只好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道:“我这有,说是通讯录第一个就是。”

    “rì了,你都用起苹果了!!!”毕运涛又骂一句,赶紧的一把抢过来,翻开通讯录就要找电话。

    一旁的那个保安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开口道:“喂,我说你们能不能快点?我那边还有事呢!”

    “你说什么?”毕运涛原本就着急上火,这会儿被他一催,顿时就火往上冒,跨前一步,紧紧的逼着他道:“你再催我一下试试!”

    那保安被吓了一跳,“你想干嘛?”

    严小开忙道,“涛哥,你干嘛呢?这又没他的事!”

    被严小开这么一说,毕运涛也清醒过来,伸手忙兜里掏了掏,摸出盒经典双喜扔给那保安,语气缓和的道:“老哥,你到旁边抽根烟,这事关系到我兄弟的前程,我可不敢不管。拜托了。”

    保安只是混口饭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就接过烟走到一边抽去了。

    毕运涛接通了电话,立即就冲那边喊道:“校花……不,郑佩琳,赶紧过来,小开被开除了……怎么回事?唉呀,我也说不清楚,你赶紧过来,我们在教学楼这边的大榕树下面!上课……你还上个毛线的课,你男人要被开除了。快点!”

    过了有几分钟,郑佩琳果然气喘呼呼的跑来了。

    到了两人面前后,看见严小开手里端着的纸箱,她的心里就是一沉,急急的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开除你?”

    严小开就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郑佩琳听了气得不行,立即就掏出手机道:“你别着急,我给我二叔打电话。”

    说着,她就迅速的翻开通讯录,找到他二叔的号码,拨过去后电话很快就通了,只是响了好一阵,却仍是没人接。

    “怎么回事?”郑佩琳急得直跳脚,挂断之后又重新打过去,电话依然是通的,可就是没人接,不由气苦的道:“搞什么啊?干嘛不接电话呢!”

    这个时候,那保安已经把那盒烟给抽完了……盒子里就剩一根,自然一下就抽完了。

    他见下课铃声响了,周围的人多了起来,不由就走过来道:“几位,咱们还是走吧,一会儿付主任要是看到了,非得扣我工资不可,你们别让我为难好吗?”

    郑佩琳道:“大哥,你等一下好吗?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个同学被开除的。”

    那保安想了想道:“要不你们跟我去前门的保安室吧,那边没这么多人,而且领导问起来,我也好交差!”

    几人互顾一眼,也只能无奈的跟着保安往前门走去……

    办公楼,训导主任办公室。

    林伟科见严小开被开除了,脸上装出来的可怜神情立马消失了,又恢愎了趾高气昂的神态,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yīn阳怪气的道:“哼,这种废柴就该开除出去,省得老在这儿丢人现眼,阻碍视线。”

    付研杰yīn沉着脸坐在那里,并不说话。

    林伟杰就凑上前来,原本是想拍拍马屁给端个水继个茶的,奈何两条膀子都给吊着,动也动不得,所以只能腻呼的喊了声,“表舅!”

    付研杰冷声道:“我说了多少次,在学校里不要叫我表舅!”

    林伟杰嬉皮笑脸的道:“表舅,这会儿又没外人,没关系的,我妈这几天还念叨着,说表舅你好些天没到家里来呢!”

    其实,林伟科这是典型的撒谎不打草稿,他妈这几天哪在家,还没到五一就陪领导出差去了,倒时出差之前念叨着她的妇炎洁用完了,改明儿得去买两瓶才是真的。

    不过,这招对付研杰确实是挺管用的,说起这个关系很疏却任副市长秘书的表姐,他的语气就缓和了起来,“放假这些天我带着你婶和你妹出门旅游了一趟,你和你妈说,过些天我会过去的。”

    林伟杰立即道:“好咧,好咧!”

    付研杰看着这表外甥被吊起的两膀子,气又不禁冒了出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海源jǐng官学院十大高手呢,屁的十大高手,一个废柴就能把你打成这样!”

    林伟科脸上一窘,极为尴尬道:“舅,那个废柴玩偷袭,我一不留神才着了他的道儿,你放心,下次我……”

    付研杰顿时就喝道:“还有下次?”

    林伟科神sè一禀,没敢再接腔了。

    付研杰道:“林伟科,我告诉你,下次再整出这样的苏州屎,你自己兜着,别来麻烦我。我虽然是训导主任还兼着副院长,可那却是排名最末的副院长,这个jǐng官学院可不是我说了算的。这次开除那个废柴还是我自作主张,我还得想法儿怎么圆这个场,一会儿你回去后,可得赶紧跟你那几个猪朋狗友窜好词。免得到时候说漏了嘴,让我难堪。”

    林伟科忙乖巧识趣的道:“舅,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舅,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回头我一定给我妈好好说说,让她想办法给你动一动,争取再让舅你上去些。”

    付研杰听着心里欢喜,脸上却不动声sè的道:“算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来cāo心,你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林伟科忙道:“舅,我会吸取教训的,以后再不乱来了!但我妈那里,我还是会给舅说好话的,而且舅你在学校也确实对我很照顾的。”

    付研杰的脸sè终于缓和了下来,这个表外甥虽然各种草蛋,各种不是,但有一点是可取的,那就是会来事,所以他就指了指他的两条膀子,假作关心的问:“你这手怎么样了?”

    林伟科道:“做了手术,得过几天才能拆线。”

    付研杰问:“医生怎么说的,会留下后遗症吗?”

    林伟科摇头道:“医生说我还年轻,应该不会有问题。”

    “不会有问题就好!”付研杰点点头,又有些愤sè的道:“你说那废柴平时窝窝囊囊的,怎么突然间就敢下这么狠的手呢?”

    林伟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就是他刚才自己说的,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呢!”付研杰冷哼一声,随后叹口气道:“伟科啊,不是舅说你,做人还是低调一点好,凡事留一线,rì后好相见啊!”

    “舅教训的是。我改,我以后一定改!”林伟科迭声点头不及,可心里却盘算着一会儿出了这门就马上叫上一班兄弟,去车站把严小开拦下来,先把他的两只手打断狠狠出口恶气再说。

    付研杰阅人无数,而且对自己这个表外甥十分的了解,不夸张的说,他一翘起屁股,他就知道这厮是要拉屎还是拉尿,所以在看到他眼中怨毒之sè时,已经猜到了他想要干什么?

    原本他不想过问的,而且出了学校之外的事情他也管不了,不过他还是想劝林伟科适可而止,随便揍个一两顿就好了,别把人给弄残或弄死了。

    只是他还没开口,外面的走廊上已经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