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二十九章 不依不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付主任!”严小开不紧不慢不冷不热的问道:“你不是将我开除了吗?还让我回去干嘛?我和我的同学道一声别马上就走了,不会占用多少时间的。难道付主任连这个也要管?”

    “不是……”付研杰老脸一窘,又急忙道:“严小开,开除的事情迟一点再说,你赶紧先跟我回去,院领导等着见你呢!”

    “见我?”严小开冷笑起来,“付主任,这就好笑了,既然我已经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付研杰的老脸又一阵发绿,立即就想发作,可是想到还在办公室里等着的一班大佬,忙压住火气,语气缓和的道:“严小开同学,现在学校已经决定不开除你了。”

    严小开再一次冷笑起来,“哟,付主任,你这话就更好笑了,你说开除就开除,不开除就为开除,付主任你当这是小孩子玩过家家吗?想玩就玩,想不玩就不玩,想当爹就当爹,想当妈就当妈吗?”

    “卟哧”一声,郑佩琳实在忍不住了,当场笑出声来,忙转过头不敢再看众人,尤其是不敢看严小开,因为这厮实在是太会演戏,也太会骂人了!

    毕运涛则是睁大了眼睛,因为原来隐忍低调懦弱内向的严小开竟然也学会不依不饶,这实在是太让他意外了!

    付研杰这个时候的脸sè则变得很难看,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终于忍不住道:“严小开,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不跟我回去,你就不用回去了!”

    吓唬我?

    严小开眉头轻皱,老子可是从小被吓大的,三岁半不到就被师父扔进深山老林的山洞里过夜呢!

    你想来吓我?真是可笑!

    严小开鸟也不鸟他,端起自己的箱子就往外走。

    付研杰没成想这厮这么硬气,说走就真的走,当下被衰了,额上冒出了冷汗,小祖宗,你可不敢走,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啊?所以他赶紧的走上前来,拉住他道:“小开同学,小开同学,你别紧张,别紧张,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严小开面无表情的道:“付主任,我现在可没心情和你开玩笑。而且你认为这样的事情是可以拿来开玩笑的吗?”

    毕运涛和郑佩琳互顾一眼,脸上均是古怪的神情,因为这厮等于是直接骂付主任不知所谓了!

    付研杰见这厮软硬不吃,犟得像头驴一样,牵着不走,拉着还倒退,一时间也为难得不行,血压更是节节升高。

    恰好这个时候,严小开和毕运涛的班主任赖月静与郑佩琳的班主任赵尧靖已经追了过来。

    看到赖月静,付研杰仿佛遇到救星一样,赶忙的道:“赖老师,赖老师,你赶紧来劝劝小开同学,让他赶紧跟我回去。”

    赖月静走上前,正要说话却发现严小开竟然端着个箱子,里面装着他的洗具杯具,不由疑惑的问:“小开,你这是干嘛?”

    严小开看看这个眉慈目善的女人,仔细回忆一下,发现这女人之前对他还是挺好的,于是就语气缓和的道:“老师,我被学校开除了!”

    “开除了?”赖月静被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你和林伟科打架的事情不是只说记过吗?怎么变成开除了?”

    严小开腾出一只手指着付研杰道:“付主任说的,我被开除了!”

    赖月静与几人纷纷拿眼去看付研杰,神sè极为古怪。

    付研杰yù哭无泪,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严小开这小子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赖月静原来接到付研杰电话下达的通知的时候,心里也是气得不行,严小开那么懦弱的xìng格,怎么可能主动向林伟科那样的混世魔王发起挑衅,还打断他的手呢?严小开什么xìng格什么能力,她作为班主任难道不清楚吗?这分明就是颠倒黑白,含目喷人,变着法儿欺负老实人嘛!然而付研杰说这是学校的安排,她吵也吵不过,争也争不赢,也只能无奈的替自己的学生心疼。

    这会儿听说自己的学生不是记过,是要开除,而自己这个班主任竟然还不知道,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付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学校把我的学生开除了,我作为班主任竟然不知情?”

    付研杰被问得脸红耳赤,吱吱唔唔的道:“赖老师,这个事,这个事咱们稍后再说!”

    赖月静被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办室里的那些领导,为了顾全大局,她也只好道:“小开,赶紧跟我们回去吧,市里来的领导都还在等着你呢!”

    严小开疑问的道:“市里的领导?他们等我干嘛?”

    赖月静道:“你还不知道吗?前几天你,对,还有运涛和郑佩琳同学不是在医院阻止了一起杀人犯劫持人质,企图炸掉医院大楼的案子吗?今天市里的领导特意下来表彰你们三个呢!不夸张的说,你们三个已经是我们学校的英雄,我们学校因为你们而骄傲呢!”

    听她这么一说,严小开等三人不由互顾了一眼,因为当时案子结束的时候,那个负责案件的jǐng官确实是说了那么一嘴,可是他们谁都没当成一回事,没成想还真是来了,而且不迟不早就在这节骨眼上来了。

    严小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乐了,好嘛,老子翻身作主的机会来了,你这该死的付研杰,非让你变成过期妇炎洁不可!

    尽管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对这种是非不分,青红皂白不论,身在其位不谋其职,只顾帮亲不帮理的人,就得让他颜面尽丧,威风扫地。

    主意打定,他立即就苦着脸对班主任道:“老师,我也想跟你回去,可是学校现在已经把我开除了,这就证明我不是个好孩子好学生,我哪还好意思还有脸面再代表学校回去受市领导的嘉奖呢?老师,我看我还是走吧,我也不给你们丢人了!”

    听了这表面情真意切,实际则是假模假样的话,郑佩琳差点儿又一次控制不住的笑出来,憋得满脸通红,赶紧的又把头扭向一边。

    赖月静却以为严小开真的要走,着急的差点要跺脚,急忙的拉住他,“不,小开,你别走,你这样走了,你的未来怎么办?辛苦供你上学的父母怎么办……”

    严小开却很固执的道:“老师,你让我走吧!我真的是没脸在这呆下去了,整天忍气吞声受别人欺负不说,到头来还被人反诬蔑一把。我真的觉这学上得太没意思了。”

    赖月静见严小开钻了死胡同,好说歹说都没用,只好转身看向付研杰,“付主任,我是劝不动了,还是你来吧!”

    她的意思很明白,这事儿是你付主任弄出来的,你拉了屎凭什么要我替你擦屁股,你还是自个儿搞掂吧!

    付研究急得一头是汗,因为时间拖得越久,领导那边就越不好交差,越不好交差他的罪过就越多,搞得不好,自己真可能因为这事而被处份的,所以就忙道:“小开同学,你放心,你先跟我们回去,关于你和林伟科的事,我一定严肃认真的调查!”

    严小开问:“真的?”

    付研杰拍着胸口道:“真的,难不成付主任的人品你还信不过。”

    严小开撇了撇嘴,嘟哝一句,“你还有人品?”

    “卟!”郑佩琳又失控了,赶紧的捂着嘴走出保安室,因为她怕再呆下去会真的被憋死。

    付研杰的老脸又一阵发胀发红,因为严小开虽然嘟哝得不清不楚,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他也听清楚了,他却听清楚了,终于忍无可忍的发作了,“严小开,你说什么?”

    严小开声音平淡的道:“我有说错吗?这个学校有谁不知道林伟科经常欺负我,我平常见了他都得绕着走,你竟然说是我先向他发起挑恤,我吃错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还有,你说是我把他殴打至重伤,整个学院谁不知道林伟科是十大高手,而我呢?在学校排行第几?别说是他,就连你这种老废柴我都打不过,你还说我把他打成重伤?你这不是开的国际玩笑吗?自从你对我说这些话的那一刻开始,你在我的心里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了人品可言,你现在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你的人品,做什么保证?”

    这番满带刻薄与嘲讽却又不容反驳的话一说出来,了解他的人都傻了,严小开这是……彻底的脱胎换骨了,从一个窝囊废变成了个泼妇?

    付研杰怒得不可收拾,满脸通红的道:“你,你敢骂我!”

    严小开淡漠的道:“骂你还是轻的,我要打得过你,我还揍你呢!”

    付研杰终于崩溃了,一阵怒急攻心,胸口突地痛了起来,满头大汗的捂着胸部跌坐到椅子上,怒不可竭的喝道:“你,你给我滚,你被开除了,你彻底被开除了!”

    严小开竟然也不骂人了,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端起箱子就要往外走。

    恰就是这个时候,一个腆着将军肚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沉声问道:“严小开,你要去哪儿?”

    众人回头一看,不由都吓了一跳……

    ----------------

    jīng华很有限,不能每一条书评都加jīng,希望同学们谅解一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