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三十三章 校花吃醋了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顿饭,因为有别人买单,而且这个人还是芶布礼,对这样的人不宰白不宰,宰了也是白宰,所以毕运涛半点也没客气,点菜的时候,只点贵的不点对的,总总共共给上了十几样菜

    胡舒宝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有点傻眼道:“这么多菜,咱们吃得完吗?”

    毕运涛立即接口道:“急什么?吃不完咱们不会兜着走吗?我晚上可是不准备去食堂了。对了,哎,老板,老板,你这有烟没有,先来一包芙蓉王,然后再给我准备两条经典双喜,一会儿我打包!”

    众人:“……”

    酒足饭饱之后,严小开让老板来算账……对,仅仅只是算账,不买单。

    老板拿着计算机敲打一阵,总共五百六十八块。

    “吸!”胡舒宝当场就抽一口凉气,仿佛吃得太饱打嗝似的。

    严小开与毕运涛互顾一眼,很有默契的想,班长大人肯定在计算这么多钱能买多少小绵被吧?

    走出饭馆的时候,胡舒宝弱弱的问:“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毕运涛摇头,“人生在世,得饶人处且饶人,该宰人时就宰人!”

    胡舒宝:“……”

    严小开侧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两人,而且越看就越觉得这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的狗男女……不,金童玉女。有心给两人制造机会的他就道:“吃得这么饱,你们两个去散散步吧,尤其是班长大人你,更要多运动啊,要不然就不苗条了哦!”

    胡舒宝脸红了一下,“用不着你来提醒我,我不但经常做运动,我还练瑜伽呢!”

    听了这话,严小开不由看向毕运涛,心里感叹自己这个兄弟这回终于交了好运,捡了个宝儿,练瑜伽的女人都能让男人很xìng福的哟!

    “那行吧,你们去散步,我也要回去忙了!”

    毕运涛看一眼正把车子开过来的郑佩琳,有点猥琐的冲严小开挤挤眼,低声道:“忙什么?是不是忙着回去做床上运动?兄弟,我说你还是悠着点,我听别人说,刚吃饱就做激烈运动是不好的。”

    严小开无爱的看他一眼,“涛哥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这个时候,郑佩琳已经把车开到近前,严小开就向两人挥了挥手,拉开副驾驶座坐了上去。

    看着车子的尾灯越来越远,胡舒宝忍不住问道:“毕运涛,严小开和校花这是……”

    毕运涛想也不想的道:“他们同居了!”

    胡舒宝被吓了一跳,“啊?”

    毕运涛笑着解释道:“只是住在同一个房子里,不睡一张床上!”

    胡舒宝嗔怪的横他一眼,“被你吓死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这千娇百媚似嗔似怨的眼神,弄得毕运涛心里颤了颤,为了掩饰自己只好挠头嘿嘿的笑起来。

    胡舒宝又问:“那他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我听说校花的眼光很挑剔的啊,一般的男人都入不了她的法眼,她怎么就看上严小开了呢?”

    毕运涛不以为然的道:“是啊,一般的男人是入不了她的法眼,可小开明显不一般啊!”

    胡舒宝嗤之以鼻,“胆小内向得不一般吧!”

    毕运涛道:“你看他现在还有一点胆小内向的样子吗?”

    胡舒宝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现在的他确实和过去有很大的区别,哎,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个假期回来,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现在看他,我都感觉不认识了!”

    毕运涛道:“嗨,这还能是因为什么呢?男人嘛,有了女人之后肯定会改变的。不信你瞧着,我要是有了女人,肯定要变得比现在更强大!”

    “切!”胡舒宝横了他一眼,看看车子消失的方向,最终没再说什么。

    毕运涛紧走两步跟上她,“班长大人,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胡舒宝无所谓的道:“问呗!”

    毕运涛道:“班长大人,在jǐng官学院念了四年书,有人追你不?”

    胡舒宝突然有些不悦的道:“毕运涛同学,你这样问什么意思?在鄙视我吗?难道在你眼里,校花才是花,班花就不是花了?”

    “没,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毕运涛被她这莫名其妙的火气弄得慌了下,心说女人果真就是怪物,心情跟六月的天气一样说风就是雨,停了停才接着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有人追你,为什么这几年都没见你谈过恋爱呢!”

    胡舒宝直接就应他一句,“还能什么,我不喜欢男人呗!”

    毕运涛睁大眼睛,“啊?”

    “卟哧”一声,胡舒宝笑了出来,“笨蛋,这你也信啊!”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毕运涛松了一口气,心说班长大人你可真敢,这种事也开玩笑啊。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找男人谈恋爱呢?”

    “有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什么话?”

    “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上树!”

    毕运涛撇撇嘴,“班长大人,这世上坏男人虽然不少,但好男人也很多的,你不能一概而论,一杆子就打沉一船人啊,而且我听说在非洲,有一种母猪确实可以上树的。”

    胡舒宝一愣,“真的?”

    毕运涛点头,“我在杂志上看到的!”

    胡舒宝摇头,语气平淡又坚决的道:“反正不管怎样,我也情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相信男人的嘴!”

    毕运涛道:“可要是你的xìng取向没问题,总得要找个男人的吧,不然以后依靠什么啊?”

    胡舒宝有些不悦了,“毕运涛,你是不是有xìng别歧视?为什么女人就一定要依靠男人呢?”

    毕运涛道:“我没有什么xìng别歧视,我说的只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胡舒宝摇头,“别人怎么样,我不管,反正我觉得,一个女人,以其依靠着男人才能生存,那不如靠自己!”

    毕运涛愣了一下,然后竖起大拇指,“班长大人果然强大!”

    胡舒宝呵呵的一笑,“要不然我能做你们班长吗?”

    ………………

    路虎车上。

    郑佩琳专心的开着车,她在专注的做着一件事情的时候,总让人感觉很美,尤其是侧脸,优雅端庄,让人感觉赏心悦目。

    郑佩琳知道严小开一直在看她,原本她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回过头来狠瞪他一眼,“姓严的,你看女人的时候,都是这样死死的盯着人家看的吗?”

    严小开老脸微窘一下,别转过头道:“一般我不看女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佩琳听了这话,心里竟然不觉一跳,这个……算是一种表白吗?

    难不成自己把责任负过了头,让他产生了什么误会?

    想了想,郑佩琳只好尽可能婉转的道:“姓严的,我现在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我敲了你的头。”

    “哦!”

    “我做人向来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拖泥带水,也不会推卸责任的。”

    “哦哦!”

    “我自己做的事,我会负责到底。”

    “哦哦哦!”

    “所以在你没好或没死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哦哦哦哦!”

    郑佩琳终于被“哦”得烦了,伸手就想敲他的头,可是想到他脑袋里的血肿,最终还是悻悻的忍了,“哦哦哦,哦你的头啊,除了哦,你就不会说点别的?”

    严小开想了一下,终于道:“如果我脑袋里的血肿一辈子都不能好,你就对我负责一辈子吗?”

    郑佩琳想了想,想了又想,最终只能长叹道:“如果你真的那么倒霉,老子也恐怕只能认命的负责你一辈子了。”

    严小开弱弱的道:“其实有很多次,我都想提醒你。你能不能不用老子,哪怕是用老娘,听起来也没那么碜人。最起麻不会让人认为你的xìng趣向有问题。”

    郑佩琳道:“要你管,老子就喜欢自称老子。”

    严小开无奈的道:“好吧,你喜欢怎样就怎样。”

    郑佩琳冷哼一声,不搭理他。

    只是过了一阵,她自己又忍不住道:“那个护舒宝……呸,起的什么破名字,叫起来那么寒碜人,就那个姓胡的,和你什么关系?”

    严小开茫然的道:“你说班长?那还能什么关系,同班同学呗!”

    郑佩琳目光锐利的逼视他,“除了这个就没有点别的什么猫腻?”

    严小开不解的问:“你以为有什么猫腻?或是你希望我和她有什么猫腻吗?”

    郑佩琳道:“我怎么感觉刚刚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在看你!”

    “是吗?”严小开急忙把垂头看去,“我的裤链拉上了啊!”

    “……”郑佩琳一脸的黑线条,“女人看你就是因为你没拉裤链了吗?在你眼里,女人就是那么sè的?”

    严小开有些无力的道:“可是除了这个原因,我想不出别的啊,而且我也没感觉到她有看我啊!”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你的眼珠子都掉那盘红烧肉里了,怎么可能看得到!”

    “……”严小开脸上窘了下,随后又一脸玩味的道:“哎,郑佩琳,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郑佩琳脚下一紧,路虎车“呼”的一下飙了起来,差点吻上了前面的大卡车,后面也传来一阵喇叭轰鸣,好容易才稳定下来后,这才气急败坏的道:“我吃醋,真是好笑,我吃的哪门子醋!我巴不得有人来捡我的破鞋呢!”

    严小开又被雷了一下,软瘫瘫的问:“我什么时候被你什么了?我还是新的好不好!”

    郑佩琳冷笑一声,正要反唇相击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后,这就把车缓缓的靠边停下,亮了危险jǐng告灯后,这才对严小开道:“你先下车,我接个电话!”

    严小开疑问:“你老公打来的?”

    郑佩琳吼道:“我老爸!”

    ---------

    时间很有限,请恕书评不能一一回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