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三十五章 另眼相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市区兜了大半圈之后,严小开等三人终于找到了郑佩琳登记在学校的那个地址所在。

    站在大门前的时候,三个人都有发呆,因为他们完全想不通,一户人家的大门怎么能够做得像市府一样宏伟大气,人站在门前,仿佛沧海一粟似的。

    眼前的这所别墅庄园,真的大让人感觉离谱,透过巨大的前门,能看到一条直通别墅的大道,两旁种各种花草树木,在道路的尽头,有一个球形的人工喷泉,透过喷泉,才能看到后面耸立而起,如宫殿一般奢华气派的别墅。

    看到这些,严小开也不由的暗吸一口气,因为就算是唐代皇亲国戚的府邸最多也就这个程度,再高级一点,那就只能是皇宫了。而且别墅庄园显然经过风水师jīng心布局,坐背向南,是德在西,福在南的阳宅,东面又有一处流水,是风水学上极为有名的“齐地”,在这种地方居住,五年小富,十二年大福,宜子宜女,福泽三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门前侧边有一个公园,公园中池塘环绕,周周还有柳树倒伏,这就使此宅的风水减半,建筑二十年恐有夫妻不睦,人丁单薄之危!

    不过就算如此,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吉宅,仅仅比现在属于严小开的那栋小洋楼次之。

    严小开猜想,或许那位风水大师在替这所别墅庄园做布局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里的门前会建公园挖池塘吧,否则多半不会在这里选址的。但话又必须说回来,风水风水,乘风顺水,能稳稳当当的维持二十年的吉宅,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守在门前的几个西装男人见严小开等人站在门前鬼头鬼脑的,其中一个就径直打开门走上前来,那样子看起来虽然凶悍,但说话却极为客气,“几位,请问有什么事吗?”

    严小开总归是见过大蛇屙尿的,率先反应过来,张口问道:“这里是郑佩琳的家吗?”

    那男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疑惑地又带着jǐng惕的问:“你们是?”

    严小开道:“我们是jǐng官学校的,是郑佩琳的同学,对了,我还认识你们的管家程叔!”

    严小开这么一说,那男人终于打消了jǐng惕,而且这几人的衣着打扮虽然普通,开的车也一般,但气质和谈吐都不俗,尤其是其中的一个女孩,身上还穿着jǐng官学院的校服,心知这几人多半真是大小姐的同学,所以神态也变得恭敬起来,“几位请稍候,我进去向程叔禀报一下。”

    胡舒宝被吓了一跳,仅仅是站在外面就感觉杀气阵阵了,还进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忙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只是想知道她有没有回家,因为下午没看到她来学校,手机又打不通,有些担心,所以就找来了。”

    那男人点头道:“大小姐下午回了家的,四点多的时候,西门家的少爷过来接她出门去了。”

    严小开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自顾自的上了车。

    毕运涛与胡舒宝互顾一眼,也赶紧的追了上去,不过这一次毕运涛抢到了前排。

    在回卫星路的小洋楼的路上,毕运涛忍不住道:“小开,你还担心她个什么劲儿呀,她都和别人出去风流快乐了。”

    严小开心里苦笑一下,因为他也感觉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

    一路无话,回到了卫星路38号。

    到了小洋楼面前的时候,毕运涛与胡舒宝多少有些吃惊,因为这样的房子在海源市整栋租下来,租金少说都得五六千一个月。

    走进庭院的时候,毕运涛一边好奇的打量四周,一边问:“这是校花给你租的房子?”

    严小开道:“买的!”

    毕运涛与胡舒宝睁大眼睛,“她给你买的?”

    严小开摇头,“我自己买的。”

    两人又吃一惊,面面相觑的足有一会儿出不了声。

    毕运涛道:“小开,这房子虽然旧了点,可是少说也得二三百万,你哪来的钱买?校花给你的?”

    严小开摇头,“不,我自己挣的。”

    胡舒宝忙问:“你怎么挣的!”

    严小开被问得没有了办法,只能把事情告诉了他们。

    两人听完之后,又傻了,因为这事对他们而言简直就像听梦一样,一棵破树就卖了三百万,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毕运涛道:“小开,你什么时候对红木家具那么有研究的,我从前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严小开敷衍的道:“我是瞎猫碰着了死耗子,仅仅就认得那种金星紫檀,恰好就被我遇上了。”

    胡舒宝走到那个只剩下不足一尺高的木桩前,指着它问:“就是这棵吗?”

    严小开点头。

    毕运涛道:“那郑佩琳的那个表叔不知道这是一棵价值千金的红木吗?”

    胡舒宝也道:“对啊,我听别人说紫檀木非千年不能成材,这房子顶多就二三十年,那棵树也应该只有二三十年吧!”

    严小开摇头,“买下房子之后,郑佩琳曾婉转的打听过,这周围的人说这个小洋楼没建之前是个老地主屋,那个时候就有这棵树的了,在房子拆了改建的时候,这棵没砍掉,而且还有人说,这棵树在几十年前就是这么大的,一直都没有再长大过。所以这棵树怎么也有一百几十年,至于千年不能成材这个说法,我没调查,所以没有发言权!”

    毕运涛狠拍一下他的肩膀,“不管怎样,兄弟你是赚到了,这还没毕业呢,在海源已经有车有房了,我真是羡慕死了,对了,你这有锯子没有?”

    严小开疑惑的问:“要锯子干嘛?”

    毕运涛指了指那个木桩,“这树既然这么值钱,现在这儿还剩一尺多高,我用锯子把它据掉拿去买,怎么也能值个十好几万吧!”

    严小开:“……”

    毕运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下,“哎,别发呆了,赶紧说有没有啊?你吃肉,怎么也得给兄弟点汤喝吧!”

    严小开摇头道:“好像没有,那天收拾房子的时候我看过了。”

    毕运涛道:“那我赶紧去买一把。”

    胡舒宝终于忍不住了,骂道:“你个财迷!”

    毕运涛冲她嘿嘿的一笑,心说你知道什么玩意儿呀,我想发财,那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吗?

    “你们自个玩吧,我买锯子去。”

    毕运涛说着,竟然就真的自个出门去了。

    严小开只好把胡舒宝领进了屋,“班长大人,你随便坐吧,别客气,当自个家一样。”

    胡舒宝笑道:“咱们都四年的同学了,我还会和你客气么!”

    严小开也跟着笑了笑,走到冰箱那儿,拿了罐可乐递给她。

    胡舒宝道:“你要是有什么事要忙就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严小开摇头道:“我没什么好忙的,平常这个时候都是练功。”

    胡舒宝疑惑的问:“练功?”

    严小开吱唔着道:“就是做一下运动。”

    胡舒宝道:“哦?是最近才开始的吗?我记得你以前从来都不做运动的,上体育课你都是躲在一旁打磕睡的。”

    严小开汗了下,“五一放假的时候才开始的。”

    胡舒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眨了眨眼道:“难怪我说放了个假,你怎么看起来比从前要壮了一些呢!要去运动就去吧,你这副身子骨确实单薄了一些,该好好锻炼锻炼,让自己变得强大些。”

    严小开单独和她呆在一起,也感觉怪怪的,瓜田李下,应该避避嫌比较好的,所以他就点了点头,自个走了出去,在院子里练起功来。

    只是偶一回头,却发现胡舒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了二楼,正拿着可乐倚在阳台上在那里看他。

    胡舒宝发现他朝自己看来,不由就问道:“你刚刚打的是什么武术,挺好看的啊!”

    “只是瞎打着玩的,没有什么名字!”严小开敷衍的应了一句,目光却不由一滞,因为胡舒宝的上身虽然披着校服外套,可是里面穿的却是一件裙子,从下往上看,正好就窥见了她裙底的一片chūn光,两条白皙修长又结实的美腿,连着里面的內褲也一览无遗。

    让严小开有些意外的是,班长大人的衣着虽然保守含蓄,可是贴身的内衣竟然十分xìng感惹火,那内裤是白sè的,不过却不是保守的款式,而是镂空的,中间部位镶着一个心型的薄纱,薄纱之中若隐若现的透着凄凄芳草,让人心神激荡,浮想联翩。

    发现这一幕的时候,严小开忍不住心惊肉跳,匆匆一眼之后就赶紧的收回了目光,赶紧眼观鼻,鼻观心,收摄心神的专心练武,只是不管怎么努力,刚才的一幕却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毕运涛跑了五条街,累出了一身臭汗,终于买到了一把锯子。

    看见他回来,严小开终于解脱似的大呼一口气,心说哥们你总算回来了,快管管你家娘们吧,她在向我展览呢!

    只是当他回头往上看的时候,却发现胡舒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阳台上空空如也。

    毕运涛拿着锯子来到木桩前的时候,发现严小开竟然也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不由好奇的道:“小开,我是狂奔了五条街,才有点喘,你这又是怎么了?”

    严小开道:“我刚刚活动了一下手脚。”

    毕运涛道:“小开,这个涛哥就不能不说你两句了,男人嘛,出来卖,没有个好身体是不行的!”

    严小开汗了下,“是出来混吧!”

    毕运涛,“一个意思,一个意思!”

    严小开啼笑皆非,“好吧,涛哥,你锯树吧,我进去洗个澡,然后就做饭。”

    毕运涛点点头,叮嘱道:“多做点,跑了几条街,中午吃的全都消化了!”

    严小开这就走了进去,只是经过厨房的时候,却有些惊讶的发现胡舒宝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上了,而且忙中不乱有模有样的,心里不禁感叹,涛哥好福气啊,不但找了个有毛的,而且还会做饭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