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四十章 兰桂坊夜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见毕运涛倒下,吓得不轻,赶紧的走上前来,伏下身去问道:“涛哥,你怎样?”

    撕心裂肺的疼疼痛弄得毕运涛弄点没当场昏劂,好容易缓过了一口气,撑强的摆手道:“我没事!”

    西门耀铭嚣张的嘲笑道:“姓严的,你的小弟摆明了不行嘛,这下是不是轮到你了?”

    毕运涛看见严小开盛怒的表情,知道他可能会真的忍不住跳上来的,自己都打不过这厮,严小开肯定会输得更惨,一边撑强的站起来,一边道:“我还没下台,没输,西门庆后代,咱们再来!”

    “哟荷!”西门耀铭这下有点兴趣了,不看毕运涛,反倒看向严小开,“想不到你这个街头算命的神棍养了一条骨头很硬的狗嘛!比我家旺财要强多了,那贱狗可是见了骨头就是爹的。哈哈,有趣,有趣,太有趣了,好,今晚我就把你的狗打残!”

    严小开目光中露出阵阵的杀意,伸手轻轻扯了扯毕运涛,示意他勾过头来,然后低声的说了几句。

    毕运涛听了之后,脸上露出疑惑之sè,低声问:“能行吗?”

    严小开点头,重重的。

    毕运涛脸上撑起笑意,“好,我信你!”

    严小开退下后,毕运涛站起了起来,冲西门耀铭竖起了大拇指,但瞬间收起又弹出了中指!

    西门耀铭怒气上涌,再次疾扑而致,一记低鞭腿扫了过来。

    低鞭腿,顾名思意,就是侧踢的位置很低,取人体脆弱的腿弯部位,用力的方式是抽击,以换取最大程度上的伤害。

    一记狠辣的低鞭腿,可以腿踢别人的小腿,让这人断筋裂骨,从此丧失正常的活动能力,再也无法恢复!

    西门耀铭刚才的话显然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决定要把毕运涛打残了。

    看见西门耀铭的腿扫来,又快又凶又狠又厉,毕运涛下意识的撤步后退,连连闪躲。

    对手凶辣狠毒的逼近,使得毕运涛再次手忙脚乱,跄踉中不停后退,很快就被逼到了长桌的另一头,退无可退了。

    严小开的心一下子被吊到了嗓子眼上,因为毕运涛再不停下,那就要掉下来了,心中一急,顿时就大喝一声,“矮!”

    毕运涛心神一震,瞬间会过意来,身形猛然一矮,避开西门耀铭又一记拦腰侧踢的同时,一个横扫千军扫了出去。

    西门耀铭被迫退了两步,毕运涛已经从地上弹起,斜shè着扑向他。

    西门耀铭冷笑一下,不再闪避,抬起膝盖就想给他来个肘击。

    毕运涛却显然早有所备,双掌交错反压,拼着被顶得发麻发辣的一击,头锤就朝西门耀铭的面门砸去。

    西门耀铭真没想到这厮会突然出这么一怪招,看着他油光瓦亮的额头在眼前越放越大,心中大惊,赶紧抬头退让。

    只是他的反应虽快,动作也不慢,但最终却还是被毕运涛的头锤击中了下巴。

    “嘭!”的一声闷响,西门耀明被撞得满口是血,痛得眼前金星直冒,天旋地转,连娘都叫不出来。

    “啊!!”众人一阵惊呼。

    “快!”严小开适时的又轻喝一声。

    毕运涛瞬即会过意来,在西门耀明的双手去捂下巴的时候,双拳齐出,左右开弓,两个硕大的拳头,几乎是同时擂到了西门耀铭空门大开的胸部上。

    西门耀铭大惊,想回防已经来不及,只能生生的挨了这两拳。

    只是这擂得他血液翻腾得两拳下来,他的先机已失,毕运涛再也不和他拉开距离,而他擅长的远距离盘踢打也施展不出来。

    毕运涛如影随形的紧贴着他,近身揉博,左钩拳右钩拳不停的袭向他的胸腹,打得他慌手乱脚之际,又一记凶狠的头锤向他的面门砸去。

    这一次,疲于应付毕运套双拳的他再也没办法避开了,“嘭!”的一声闷响,西门耀铭的面门被撞了个正着,脸上立即开了花,鼻血四溅的同时,整个人从桌子上摔了下去,跌到地上的时候,差点没当场昏过去。

    众人吃了一惊,赶紧的伸手去扶他。

    毕运涛从桌上跳下来的时候,严小开立即上前给他一个熊抱,“好家伙,我就知道你行的。”

    毕运涛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幸亏听了你的,否则恐怕真就被他打残了。”

    严小开笑笑,“这厮最厉害的是下盘,上面的防守几乎全空,我也是后来才看出他上面这么弱,要是我早知道,就不叫你挨那两脚了。”

    毕运涛笑着,伸手轻擂他一拳。

    严小开也反给他一下,然后弯腰抱起郑佩琳,这就往门外走去。

    “站住!”

    “不许走!”

    “打了人就想走?”

    “草,今晚非要将你们两个王八蛋给大卸八块不可。”

    “对,打断他们的手脚。”

    “……”

    七嘴八舌的震天喝骂声中,门又被人推开了,一班保安冲了进来,一部份人跑去查看西门耀铭,但更多的还是将严小开等三人团团围住。

    毕运涛再次握紧了拳头,准备开始一场苦战。

    严小开则是目光平淡的看向那边正被人围着嘘寒问暖的西门耀铭,目光却不乏鄙视与不屑。

    西门耀铭被看得老大不自在,最后死要脸面的他终于喝道:“全都让开,让他们滚。”

    严小开又看他一眼,指了指他正被纸巾紧堵着的鼻子,又指了指包厢的墙上挂着的时钟,然后扶着郑佩琳缓缓离开了包厢。

    西门耀明刚开始还有点莫名其妙,看看那钟,发现正值十二点一刻,又摸了摸发肿发痛还在流血的鼻子,想起严小开之前说的话,脸上的神sè不由骤变……

    严小开扶着郑佩琳出了兰桂坊来到自己的车前,把她扔进后排座位后就不管了,和毕运涛一起坐到了前排。

    往卫星路驶去的时候,严小开看看旁边的毕运涛,“涛哥,你怎么样?”

    毕运涛道:“我没怎么样啊!”

    严小开道:“可是刚才你不是挨了那厮两脚吗?”

    毕运涛摇头道:“没事,一点皮外伤,回去擦点打药酒就好了。”

    严小开道:“涛哥,今晚可真的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在,我恐怕很难过得了关,也不能把郑佩琳带回去。”

    “说这个搞毛!”毕运涛伸手轻擂他一拳,然后幽幽的来了一句,“好基友,一辈子!”

    严小开忍不住笑了,“对,一辈子。”

    约摸二十多分钟,车子终于回到了卫星路。

    到了门前的时候,车子还没停下,胡舒宝已经急急的跑出来,看见郑佩琳只是喝醉了,并没有别的事,放下心后又急急的道:“毕运涛,快,咱们赶紧回学校!”

    毕运涛道:“都这个时间了,还回去干嘛?回去也没门进啊!”

    “哎呀!”胡舒宝跺了一下脚,急道:“今晚系主任查房,发现你和我都不在,不但记了名,还通知了我们班主任,班主任刚刚已经给我打了好多次电话了!要是今晚我们不回去,麻烦就大了!”

    “是这样啊?那得赶紧回去了!”毕运涛说着又有些疑惑的问:“那小开呢?没点他的名吗?”

    “他都已经申请了外宿了。”

    “申请了?”毕运涛挠着头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扶着郑佩琳的严小开也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

    醉熏熏的郑佩琳则吃吃的笑起来,手指着他们道:“呵呵,你们这些笨蛋,笨蛋……”

    严小开汗了下,冲她喝道:“你给我闭嘴!”

    郑佩琳被喝得一愣,然后嘴吧一撇,竟然哭了起来,“你骂我,你骂我,呜呜,你骂我……”

    严小开哭笑不得,直想把她塞进垃圾桶里,让她哭个够。

    毕运涛听说自己被点了名,心里已经急得不行,这就道:“小开,我得先回去了,不然就麻烦了!”

    “你们走了,我怎么办啊?”严小开也有点急,看一眼旁边站都站不稳的郑佩琳,“你看她,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

    胡舒宝想了想道:“毕运涛,要不你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郑佩琳。”

    “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你还照顾她!”毕运涛喷她一句,然后才悄悄的朝严小开挤眉弄眼的道:“放心了,我兄弟的能力我信得过,他肯定能把我们的校花照顾得服服贴贴的。”

    胡舒宝yù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不再说了。

    毕运涛扯了扯她,两人这就往外走到路口,伸手招计程车去了。

    计程车来的时候,毕运涛想起了什么,立即又跑了回来,掏出两个硬币塞到了墙上的一个铁箱子里,箱子里立即掉出了两个玩意儿,他就拿着跑过去塞到严小开的手上,急声道:“如果生米没做成熟饭的话,今晚就是你最好的机会,错过了恐怕真没有了,但是安全第一,别搞出人命!我原本想给你买多两个的,可是看你这身板,我估计两个已经足够了!好了,不说了,**苦短,你自己把握吧!”

    直到毕运涛上了车,计程车消失了,借着路灯,严小开才看清楚毕运涛塞给自己的竟然是两个避孕套。

    -----------

    收藏很快就能达到四千,同学们再给力一些,没有收藏的,请顺手点一下。

    此文的正版阅读页面:http://book.zongheng.com/book/224697.html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