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四十三章 情何以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佩琳把那个录音片段听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天也已经大亮,太阳也出来现世了。

    在这三个多小时里,郑佩琳的心路激荡,跌宕起伏,像是坐过山车一样,时起时落,脸上的表情也变幻不定,时而愤怒,时而羞愧,时而失笑,时而紧张,时而恐惧,时而兴奋,时而忧伤,时而……

    各种各样的表情,一一在她脸上呈现,只是到了最后,她的脸上只剩下一种表情,那就是木然!

    尽管录音里发生的事情,她半点也记不起来,但她相信那是真的,严小开没必要合成这种东西来骗她,而且他也不会这种技术。

    尽管她已经知道,自己昨晚喝醉之后并没有和别人发生那种可能搞出人命的关系,但她还是不放心。

    贞cāo,对于很多女人而言,可有可无,可是对她而言,那却是要命的事情。

    所以她在听完了录音之后,立即就裹着床单下了床,走到门后检查了一下门锁,确定已经反锁上,不可能从外面打开,这才检视起那张床来。

    床上虽然很紊乱,仿佛经历了很多场激烈的战斗一样,可是床单上并没有什么痕迹,别说血迹,就连油迹都没有。

    然而就算是这样,郑佩琳还是疑神疑鬼,裹着床单进了浴室,想看看垃圾桶里有没有蛛丝马迹,可是仅打开看了一眼,她就败退了,因为那是她吐出来的东西。

    不能不说的是,郑佩琳真是个疑心病很重的女人,因为就算是如此,她仍不放心。

    在浴室里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面小镜子,然后她就坐到小矮凳上,用镜子仔细认真的检查起来!

    一直到完完全全的确认自己并没有被侵犯,那层膜还在,无伤无损,她才完全安下心来。

    裹着床单鬼鬼祟祟的从严小开房间出去的时候,她还探头探脑的往客厅张望,却发现那张长沙发上只剩下一床被子,并不见严小开的身影,而外面的院子里传来阵阵抡拳的呼呼声,透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他正在院子里比划着。

    是的,严小开已经在练功了,郑佩琳敢堕落,他可是不敢偷懒的,尤其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他就更加知道拳头不硬的无奈,所以从房间出来后,只在沙发上躺一会儿,这就出去练功了。

    尽管这会儿,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郑佩琳正裹着床单在里面偷偷的看他,但他并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挥舞着拳脚。

    郑佩琳却以为严小开没看到他,在那里偷看了一阵后,赶紧的上楼,回了房间。

    洗过了澡,换过了干净衣服,人也变得清爽jīng神起来,这就开始整理了房间,该洗的洗,该晒的晒。

    忙碌完了之后,这才下楼,虽然心里有些犯怯,但她还是决定和严小开谈谈。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而且也不是她的习惯。

    不过当她走下来的时候,却发现严小开已经不在院里了,也不在房间里,停在院门前的那辆大众CC也不见了,显然他是去上学了!

    发现人已经走了,郑佩琳的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站在那儿发了好一会儿呆,这才收拾东西去上学。

    到了学校的时候,上课的钟声已经响过了。

    今天是班主任赵邀靖的课,而且他已经来了。郑佩琳有些尴尬的报告了一声。

    在jǐng官学院上学这四年来,她很少请假,而且从没迟到过,今儿可是头一次。

    赵邀靖虽然以严厉闻名,但他并没有为难郑佩琳,因为这个学生一向认真自律,严格要求自己,而他也知道她家里最近发生了事情。

    郑佩琳坐到位置上之后,翻开课本听了一阵课,却发现自己怎么也集中不了jīng神。

    早上的四节课,她一直都是这个状态,人虽然坐在课室里,可是心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课过半的时候,放在牛仔裤裤兜里的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也拉回了她游离的魂魄,悄悄的掏出来一看,发现来电显示是西门耀铭的电话。

    看到他的号码,她就忍不住想起录音片段中其中一句话。

    “……对,西门等了那么久,好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他已经在国豪订了总统套房,连大力神油都准备好了,你凭什么……”

    一想到这个,她的怒气就腾腾而起,这厮竟然还敢打电话来?狠狠的摁掉之后,将手机塞回裤兜里。

    可只一会儿,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还是西门耀铭的号码。

    想要跟我道歉?

    哼,道歉有用的话,还要jǐng察干嘛?

    郑佩琳心里恨恨的想着,再次摁掉电话,为了避免被sāo扰,她索xìng直接关了机。

    放学之后,郑佩琳来到停车场,发现严小开那辆大众CC还停在那儿,于是她就上了自己的车,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上面静静的等着。

    然而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学生停车场的车都走得七七八八了,严小开依然没有出现。

    他生气了?

    不是这么小气吧?

    我都不计较了,他还计较什么?

    郑佩琳心里很是忐忑,最后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开了机后就照着严小开的号码打过去,然而电话接通后,却发现自己随身的小包震动起来,脸上不由浮起苦笑,因为早上他把手机给自己后,一直就没机会还给他。

    郑佩琳只能无奈的挂断电话,只是电话才一断,竟然又一次震动起来。

    西门耀铭,又一次打来了!

    郑佩琳原本是不想接的,但想了想还是摁下了接听键,冲那头呼喝道:“西门耀铭,你还有脸面打电话给我?”

    西门耀铭急急的道:“佩琳,佩琳,你先听我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昨晚做的事以及想做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真看不出来你平时人模狗样,心里竟然如此的卑鄙龌龊,我告诉你,我们完了,以后不可能再是朋友。”

    “不,佩琳,你听我说!”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郑佩琳绝情的说完这句,这就摁掉了电话,俏脸因为气愤变得通红。

    只是电话才一断,西门耀铭又打了回来,没完没了的。

    郑佩琳没有接,摁掉之后,直接把他拉入通话黑名单。

    消停了一会儿后,电话却又一次响了起来,这次不再是西门耀铭的电话,而是本地的一个座机。

    郑佩琳虽然猜想这很可能是西门耀铭打的,但也有点担心会是严小开打给自己,所以就接听了。

    “佩琳,你别挂电话,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发现竟然还是西门耀铭,郑佩琳就怒火冲天的喝道:“西门耀铭,你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你可别把我逼急了,要不然我真的杀到你家里去,弄得你家犬不宁的。”

    西门耀铭被吓了一跳,因为他知道这女人真的说得出做得到的,赶忙的道:“佩琳,你别这样,我现在已经够惨的了。哎,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昨晚的事情,我迟些再向你道歉,我现在有另外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郑佩琳冷笑道:“西门耀铭,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你认为我郑佩琳还会给一个准备趁人之危趁虚而入的衣冠禽兽帮忙吗?”

    西门耀铭急急的道:“不,佩琳,这次你必须得帮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郑佩琳见他的口气急成那样,感觉他好像真有什么事,回想起十几年来的情份,没有爱情,也有友情,所以她最终还是粗声粗气的道:“快说,老子没功夫跟你瞎磨吱。”

    西门耀铭忙道:“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你那个冤家!”

    郑佩琳愣了一下,“我的冤家?”

    西门耀铭道:“就是昨晚把你带走的那个,姓严的,脸长得很白的。”

    郑佩琳不解的问:“你找他做什么?还想找他的麻烦?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先找起他来了?西门耀铭,你是不是诚心要和我过不去?你要真想这样,咱们就走着瞧。”

    “不,佩琳,你误会了,我不是要找他麻烦,我是有事情要找他,麻烦你让他一定打给我。”

    “他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唉,这个事情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这件事恐怕只有他能帮我,拜托你找到他,让他打给我,不然我真的完蛋了。”

    “你完是你的事,和别人有什么相干……”

    “郑佩琳,看在我们从小到大的份上,我,我求你了还不行吗?”

    西门耀铭心高气傲,从不对别人低声下气,更何况是开口求人,能让他用到求这个字眼,这件事恐怕真的非同小可。

    郑佩琳想了想之后道:“你等着吧!”

    西门耀铭大喜过望,忙不迭的道:“谢了,谢了……”

    郑佩琳懒得听他咯嗦,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推开车门,往严小开之前住的宿舍走去。

    几乎找遍了整个学院,最后终于在第三食堂的一个偏角找到了严小开。

    此时,他与毕运涛还有胡舒宝正坐在一桌上,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看到严小开,郑佩琳第一时间不是想到西门耀铭拜托她的事情,而是想到那段录音。

    想到这厮竟然用凉水泼自己,又扒自己的衣服,还抓自己的咪咪,她就怒得不可收拾,恨不能上去把他给活剥了。

    只是,当她想到自己竟然喊他爸爸,不但要他给自己讲故事,还要他抱着自己睡的那些言语时,她又羞得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去面对严小开,因为昨晚的自己,不但是身体无摭无掩的暴露在他面前,就连内心也几乎一股脑儿的掏给了他。

    只是,她没办法逃避,也不习惯逃避,所以尽管她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