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四十四章 冤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郑佩琳,胡舒宝主动的和她挥手打招呼,“佩琳,这儿!”

    毕运涛冲她点了点头,和善的笑笑,“来了。”

    严小开只是爱理不理的看她一眼,然后继续吃自己的饭。

    他这样的态度,差点又刺激到了郑佩琳,可是想到昨晚他那么辛苦的把自己救回去,又费心费力的照顾自己一彻夜,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像个委屈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的坐到他的旁边。

    四人对坐,却又相对无语,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默与尴尬。

    胡舒宝知情识趣,主动的问:“佩琳,你吃饭了吗?”

    郑佩琳摇摇头道:“还没!”

    胡舒宝道:“那我去给你打饭吧!”

    郑佩琳忙摆手道,“不,不用的。我不饿。”

    严小开yīn阳怪气的接口道:“班长大人,你就别替她cāo心了,她喝酒就喝饱了,哪还用着吃饭啊!”

    郑佩琳狠瞪他一眼,立即就要发作。

    胡舒宝忙道:“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呢,我去给你打饭,很快就好的。”

    “我也去!”毕运涛见气氛不对,也赶紧的站起来,尽管他很想知道昨儿晚上两人的战况怎么样,不过现在明显不合适,所以他说完这句后就赶紧跟胡舒宝去了。

    两人走了之后,严小开继续自顾自的吃饭,理也不理郑佩琳。

    郑佩琳立即就拍了一下桌子,怒声质问:“姓严的,你什么意思?”

    严小开赶紧端起托盘,见她不再拍了,才放下来,然后继续吃自己的饭,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大爷我懒得搭理你!

    郑佩琳原本以为严小开会像以前一样,牙尖嘴利的和她吵一架,谁知道他竟然不理不睬,自己的火气仿佛一拳打到绵花上,完全不受力,心里极不好受,喉咙被哽了似的,眼眶也有点发红。

    不过她还是死死的忍着,声音有些嘶涩的道:“昨天晚上,我……”

    严小开扭头看向她,发现她这副模样,心里微吃一惊,忙笑着打断她问:“要谢谢我?”

    郑佩琳脸上一红,柳眉轻挑,“想揍你!”

    严小开叹气道:“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就不管你了,让那个西门庆把你给那什么了。”

    郑佩琳怒道:“他敢!”

    严小开嗤之以鼻的道:“人家连什么大力神油都准备了,你说敢不敢!”

    郑佩琳气得不行,却又无话可说,因为严小开说的是事实,昨晚他要不是及时出现把自己带走,最后的结果只是能生米被煮成熟饭,自己真的就被西门耀铭给糟蹋了,所以最后她只能恨恨的道:“那个王八蛋,我绝饶不了他的!”

    严小开摇头,“饶不饶是你的事,我不管,而且以后你要是再这样自甘堕落,麻烦你不要打电话给我,我真的不想再做你爸了。”

    郑佩琳羞怒交集,“你……”

    “还有!”严小开并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口气道:“你不跟我说谢谢没关系,但你必须向涛哥说,昨晚要不是他,我也带不走你,为了你,他还挨了西门庆两脚。我和你的事情说不清楚就算了,可是他并没有欠你的。所以……你应该懂的?”

    “我……”郑佩琳原本还是想反驳的,但想了想之后,只能垂头低声道:“我知道了。”

    严小开点头,赞赏的道:“对嘛,这才像个女人嘛!”

    郑佩琳又被刺激到了,“以前我不像吗?”

    严小开很认真的打量她几眼,“脱了衣服的时候,像。穿上衣服,真瞧不出你哪点像女人。”

    郑佩琳气得不行,“你才不像女人,你全家都不像女人。”

    严小开嘿嘿的笑道:“我当然不像女人。”

    郑佩琳道:“姓严的,你是不是一天不气我,你就感觉不爽。”

    严小开指了指远处正走来的胡舒宝,叹口气道:“同样都是女人,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郑佩琳气愤的道:“要你管!”

    严小开道:“我要是不管你,你现在还是你吗?昨晚你就……”

    郑佩琳沉着脸反问:“你一下不说昨晚你就会死是不是?”

    严小开摊摊手,“心里有话不说,我会憋死的。而且我觉得昨晚我的作为实在是太爷们了,群敌围绕中,竟然把你给救了出来,面对你的sè诱,我竟然毫不心动,想想我都觉得自己了不起,我有什么不好说的,我现在不但要说,以后还要经常说,提醒自己要做一个正直,勇敢的人。”

    “……”郑佩琳额上浮起黑线条,好一阵才问:“那你是不是想我也向你说谢谢?”

    严小开摆手,“谢就免了,以后别再管我叫爸就好了!”

    郑佩琳又被气得两眼翻白,立即就想用脚踹他,可是这个时候胡舒宝与毕运涛已经打了饭回来了,所以她只能作罢,保持着淑女形象坐在那儿。。

    待两人坐下来的时候,郑佩琳就对毕运涛道:“涛哥,谢谢了。”

    毕运涛有些受宠若惊,“不用客气的,只是给你打个饭而已,我和胡舒宝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样样都打了一点。”

    郑佩琳摇头,“不,我是说的是昨晚的事情。”

    毕运涛释然,笑道:“这个就更不用客气了,小开是我的兄弟,你是他的女人,我和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女人就是我的……”

    “嗯?”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shè向他。

    “咳!”毕运涛尴尬的笑笑道:“我是说你是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的,谢谢你了!”郑佩琳问道:“涛哥。你的伤要紧吗?看医生了没?”

    毕运涛摇头,“不碍事,一点皮外伤而已。不过昨晚的情况,真的很危险,那个西门什么的真不是什么好人,这种表里不一的朋友,你以后还是少近的好!”

    郑佩琳点头道:“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发生了。涛哥,舒宝,以后你们要有空要经常来我们那玩,如果你们也想外宿,就搬来和我们一起住,我可以替你们向学校申请的。”

    毕运涛立即就想点头,胡舒宝却道:“不了,佩琳,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实习了,没必要再搬来般去的。谢谢你了。”

    毕运涛见她拒绝,自己也不好意思硬插一脚去做电灯泡,只好道:“对,马上实习了,而且还要申请,太麻烦了。”

    郑佩琳见两人都不愿搬出来,只好作罢,“那你们有空要经常来玩,趁现在还没开始实习咱们多聚聚,以后实习了,咱们也不知道会被分到什么地方,到时候就可能东奔西散了。”

    两人连连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郑佩琳才突然想起西门耀铭刚刚说的事情,对严小开道:“哎,那个西门耀铭找你呢,让你给他回电话。”

    毕运涛闻言立即就jǐng惕起来,“那家伙找小开干嘛?难道昨晚还没打过瘾,还想挨揍?”

    胡舒宝也有些忧心的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的脸上则是淡淡的表情,仿佛对西门耀铭找他一点也不意外,然后把手伸到了郑佩琳面前。

    郑佩琳不解的问:“要什么?”

    严小开翻着白眼道:“当然是要手机啊,难道还问你要小绵被不成?”

    郑佩琳闹了个脸红耳赤,狠剜她一眼后,又怕他的鸟嘴里又早冒出什么让她更难堪的话,所以赶紧垂头去袋子里找出他的手机,然后摁了西门耀铭的电话递给他。

    严小开这就走到一边,去给西门耀铭打电话了。

    看着他往外走的身影,胡舒宝悄声的问郑佩琳,“佩琳,严小开刚刚说的小绵被是什么啊?”

    毕运涛闻言,赶紧的别转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郑佩琳脸又红了一下,十分尴尬的低声道:“舒宝,就是你这个名字呗!”

    胡舒宝仍然不解的问:“我这个名字?”

    “卟!”毕运涛终于忍不住当场笑喷了,赶忙离开了桌子,留郑佩琳给胡舒宝做科普。

    郑佩琳很无爱的道:“笨死了,就是你每个月那几天都要用的东西呗!”

    “哦!”胡舒宝恍然大悟,却仍然不解的问:“可为什么要叫小绵被呢?”

    郑佩琳的额上冒起了黑线条,“因为它不但形状像绵被,而且里面真的有绵呗!”

    “是这样啊!”胡舒宝终于大彻大悟,脸也红了起来,“该死的严小开,怎么想得到这样的名字呢。”

    郑佩琳道:“他什么龌龊的事情想不出来啊,他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货,就你们才觉得他善良而已。”

    胡舒宝撇撇嘴,虽然不赞同郑佩琳的说话,但也没有说什么。

    严小开走到食堂外面的楼梯转角处时,才准备摁下拔打键,只是这个时候他却看到林伟科与另外几个男生正坐在楼梯对面的花圃边上抽烟。

    林伟科手腕上的石膏虽然还没拆,但已经没有吊着了,而且也缩小了很多,显然是拆了线之后,换上了小石膏,看起来就像是带了两个护腕一样。

    坐在他旁边的,除了原来的几名跟班外,还有两张少见的面孔,不过严小开却知道这两人,他们就是和郑佩琳毕运涛同例十大高手的萧辰宇和李苦。

    看见严小开,林伟科双目立即露出了凶光,就指着他对两人道:“嚅,我刚刚说的就是那厮。”

    萧辰宇与李苦立即朝严小开看来,不过都没说什么。

    严小开目光淡淡的迎视他们,因为在学校里,而且又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人来人往的地方,他们是不敢乱来的。

    果然,林伟科等人虽然对他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不过并没有向他走来。

    严小开看了他们一阵,心里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不过也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情,而是走到另一边给西门耀铭打电话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