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四十八章 阴死人不偿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佩琳眉飞sè舞的应完了那句之后,脸刷地就红了起来,连忙摇着头道为,“不,姓严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喜欢你这种做法,并不是喜欢你这个人……”

    严小开摆了摆手,淡淡的道:“不用解释,解释就必须掩饰,掩饰就必须编故事,而编故事的能力,你明显没有我在行!”

    郑佩琳:“……”

    严小开问道:“吃饱了没有?”

    郑佩琳点头。

    严小开道:“吃饱了那就去帮涛哥他们去出黑板报吧!”

    郑佩琳疑惑的问:“你呢?”

    严小开道:“我当然是去见西门耀铭了!”

    郑佩琳立即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严小开摇头,“不行!”

    郑佩琳懊恼的问:“为什么不行?”

    严小开道:“因为你去了就不好玩了!”

    郑佩琳皱眉问:“这是好玩的事情?”

    严小开笑道:“对我来说是!”

    郑佩琳道:“不行,我必须得跟着去。”

    严小开摇头,不容商量的喝道:“你不能去。”

    郑佩琳:“你……”

    严小开道:“放心好了,我不会贪掉你的车子和房子的。”

    郑佩琳气得不行,“我是担心这个吗?”

    严小开不解的问:“不是担心这个,那你担心什么?担心我?”

    郑佩琳脸上一窘,“鬼才担心你,我只是想凑热闹罢了!”

    严小开笑道:“口是心非了吧!”

    郑佩琳大窘,“呸,我才没有!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严小开道:“那行,你先走。”

    郑佩琳道:“你先走不行吗?为什么要我先走?”

    严小开不耐烦的道:“咯嗦个什么劲儿,让你先走,你就先走!”

    郑佩琳原本是不走的,可今儿个理不直,气也不壮,所以最后只能悻悻的走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后,严小开才喃喃的自语道:“娘们这种东西,你就得好好調教,该硬的时候就要硬,该软的时候就要软。”

    严小开在饭堂里坐了一阵,等到西门耀铭打电话来称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这才慢悠悠的离开。

    在他的身影离开饭堂的时候,几个身影悄悄的从半人高的树丛中现出身来,悄悄的尾随在后面。

    严小开仿佛无知无觉的往外走,只是迎面而过的人却发现,他的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到了校门前,严小开一眼就看见在外面急得团团乱转的西门耀铭。

    这个时候的西门耀铭,已经完全不复昨天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模样,身上虽然还穿着一身名牌,但到处都是污迹,面上鼻青脸肿,那头发乱得像鸟窝一样,看起来哪像是风度翩翩贵少爷,根本就是一个刚进城还挨了打的民工。

    一看见严小开,他无神的双目立即一亮,仿佛见了亲人见了党似的,急巴巴的迎上前,讨好的赔着笑道:“严……”

    严小开眉目一沉:“嗯?”

    西门耀铭一愣,然后赶紧改口道:“哥!”

    严小开摇头,淡淡的道:“大声点!”

    西门耀铭又提高了一点声音:“哥!”

    严小开显然还不满意,“再大声点!”

    西门耀铭咬了咬牙,终于放开喉咙喊道:“哥!”

    严小开这才勉强点了点头,然后问:“东西呢?”

    西门耀铭赶紧的把一个鼓鼓涨涨又很沉的环保袋递了过去。

    严小开接过来打开看看,发现里面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一捆一捆钞票,总共五行,每行是十捆,显然就是五十万。

    钞票上面还放着两个文件档案袋,其中一个档案袋里装着一本房产证,另一个装着机动车登记证书,行驶证,附加税,还有两把车钥匙,一正一副,钥匙上的标志是宝马。

    严小开略微清点了一下,这才微点一下头。

    西门耀铭就急巴巴的问:“严……不,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准备香纸油烛什么给你开坛作法吗?”

    严小开失笑道:“你以为我是江湖神棍吗?还开坛作法?”

    西门耀铭愣了一下,然后又问:“那我该怎么做?”

    严小开淡淡的道:“报一下你的生辰八字。”

    西门耀铭忙道:“公历,一九九零年三月三rì三点!农历,庚午年二月初七rì寅时。”

    严小开闻言失笑起来,“记得挺熟练的嘛,连庚午年这样的生辟字眼都记熟了,已经去找过风水术师了?”

    西门耀铭不敢隐瞒,忙点头道:“找了两个来家里,一个是骗子,另一个开坛作法的时候把他自己给点了!”

    严小开哈哈大笑,笑了好一阵才打住,然后掐指算了起来,“八字属于庚午、己卯、丁卯、壬寅。五行属于金火、土木、火木、水木。方位西南、中东、南东、北东。咦,你的八字很好嘛,五行全都不缺呢!”

    西门耀铭疑惑的问:“怎么个好法?”

    严小开道:“天下万物分为五类:金、木、水、火、土,彼此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的关系。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一般的人,命理之中多少都是缺点什么的,如果是五行都不缺的,那是百中无一的,这种人不但命好,而且命硬!所以你放心,今天你肯定死不了的。”

    西门耀铭道:“那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

    严小开道:“因为今天是绝烟灭rì,五行败绝。也就是说不管主命是属金属木属水属火属土,还是五行中缺金缺木缺水缺火缺土的人,今天都多多少少的会感觉不顺。”

    西门耀铭道:“可是你不是说我五行不缺吗?我既然不缺,又哪来的败呢?”

    严小开无爱的道:“照常理而言,人要有,才能败。什么都没有,何之来败。可是命理不是这样说的,正因为你什么都没有,所以你败得比别人都惨。”

    西门耀铭似懂非懂的点头,“那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破解。”

    严小开摊摊手道:“这是命,没办法破解。你要能熬,熬过今天,以后基本就没什么大问题。你要熬不过,那就只能现在提前通知家里给你办身后事。”

    西门耀铭气得不行,“既然这样,那你又收我的钱?又让我给车给房。”

    严小开振振有词的道:“西门耀铭,你知道这个世上有多少人能知道自己的命吗?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吗?没有吧,一个都没有。五十万,知道自己的命,你认为不值吗?到于房子车子,那是你赔给别人的,你能和这事混作一谈吗?”

    西门耀铭又被弄得软瘫瘫了,原本是想爆揍严小开一顿的,可是自己连人家一个小弟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呢?所以最后,他在无计可施之下,只能不要脸不要皮的道:“哥,哥,我都叫你哥了,看在这个份上,你就帮帮我吧,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我求你了好不?”

    严小开道:“你求我?”

    西门耀铭点头道:“对,我求你!”

    严小开指了指地上,“那你给我跪下!”

    西门耀铭怒气腾腾而起,“你……”

    严小开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仿佛完全没把他当成一回事。

    西门耀铭紧紧的捏住了拳头,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没试过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人,也未为受过这样的屈辱。

    只是,到了最后,他的拳头又松了下来,因为自尊诚可贵,下跪价更高,若为小命故,还有什么不能抛?

    他的双腿颤抖着,然后就缓缓的朝严小开跪了下去。

    严小开适时的抬腿往他的膝盖一踢,硬是止住了他,哈哈一笑道:“我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西门耀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因为他真的被这厮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严小开缓一缓语气道:“实话和你说,化解你今天灾劫的办法,我真没有。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让你遭劫的程度尽可能的降低。”

    西门耀铭大喜过望,因为虽然只是降低,并不能化解,但也好过没有,忙道:“好,好!”

    严小开朝前面指了指,“来,跟我走!”

    --------

    jǐng官学院大门里面不远的花丛中。

    林伟科与他的几个跟班,还有李苦,萧辰宇一等鬼鬼祟祟的猫在那里,一直紧盯着大门外面正在交谈的严小开与西门耀铭。

    林伟科的一个小弟看了一阵之后,忍不住问:“林少,咱们现在干嘛不动手啊?”

    林伟科扬起手想敲他,但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石膏,只能忍了,没好气的道:“笨蛋,在学校里面怎么动手?”

    那跟班道:“他们现在不是在校门外面吗?”

    林伟科狠剜他一眼,“你当那旁边的保安是睁眼瞎吗?我们要是动手,学校不会知道吗?”

    那跟班又道:“那现在怎么办?”

    林伟科yīn沉的道:“等!”

    等了又一阵后,见两人还没完没了,林伟科又喃喃自语的道:“那民工是谁啊?和这废柴说这么久说什么呢?”

    那跟班道:“我刚刚听到那人冲严小开喊哥。”

    林伟科道:“那人是这废柴的弟弟?哈哈,那就好玩了。咱们等着,只要他们离开学校的范围,咱们就追上去揍他们,两兄弟一起揍。”

    萧辰宇与李苦互顾了一眼,两人都不禁微微皱眉。

    萧辰宇道:“林伟科,你刚刚不是说只教训一下那姓严的吗?”

    林伟科道:“是啊,哪里说错了,他的弟弟也姓严啊。”

    李苦眉头一动,立即就想向林伟科逼过去。

    萧辰宇忙拦住他,只是他的眼神也相当不悦的看向林伟科。

    林伟科却漫不经心的道:“两位,别动气,你们是求财,我是想出口恶气。两个一起揍,答应你们的钱我付双倍。”

    说着,他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捆钞票,从中间一分为二,分别递给两人,“这是加付的订金。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如果你们够狠,废一只手或一只脚,我再多加五万。听好了,是每人多加五万。”

    两人犹豫了一下,终于各自接过了钱。

    林伟科的几个跟班立即小声的起哄道:“林少,威武!”

    恰在这个时候,站在校门前的严小开与西门耀铭往外走去了。

    一个眼尖的跟班看到了,立即提醒几人道:“看,他们往外面去了!”

    林伟科的三角眼上立即浮起了yīn险的笑意,“走,咱们跟上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