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五十三章 还有什么是你不懂的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把一个很大的环保袋提到了桌上。

    郑佩琳看着有些眼熟,想了想这才记起是中午西门耀铭给他的那个。

    严小开把环保袋中的两个档案袋递给了她。

    郑佩琳问道:“里面装的什么?”

    严小开道:“房产证,还有宝马车钥匙!”

    郑佩琳摇头道:“我不要!”

    严小开马上就道:“那行,你不要我就自己收下了!我还真担心你要呢!”

    郑佩琳气得不行,一把就抢了过来,反口道:“我凭什么不要,这可是赔给我的,是我昨晚的jīng神损失费呢!”

    严小开道:“那我昨晚的jīng神损失费呢?”

    郑佩琳又被气着了,“你还损失,你都占多大便宜了?我都被你……哼,你自己知道!”

    严小开却振振有词的问:“你都被我怎么了?哎,郑佩琳,说话可得讲良心,我可真没怎么着你!”

    郑佩琳又羞又气,“你还说没怎么我,你把我的衣服都脱了!”

    严小开冤枉得不行,“我那是被逼无奈好不好,你那个时候满嘴胡说八道,还说要犯贱,要我弄你,我提了桶凉水想帮你清醒清醒,结果没把你弄醒,倒把你弄湿了,我看你那么湿,又喝那么多酒,怕你着凉受酒风,这才脱了你的衣服……”

    郑佩琳气得真想拿筷子戳他,“你淋湿了我,脱我的衣服,你还有理了!”

    严小开也有点激动了,“我那是好意。”

    “屁!”郑佩琳道:“你好意前面少加了不怀两字!”

    严小开无奈的道:“好吧,你爱怎么说怎么说!”

    郑佩琳气愤难忿,又道:“好,这个你可以说你是好意,那你摸我的胸呢?又怎么解释?”

    严小开坦荡荡的道:“这个可是你自己要求我的,你说你感觉胸闷,很不舒服,自己在那里不停的揉,我看你难受,就好心好意问你要不要我帮你,你说好嘛,你来帮我嘛,然后我才揉的。这事我不是都录了音吗?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郑佩琳气得差点没翻桌子,眼睛红红的盯着他骂道:“严小开,你就是个混蛋!”

    严小开想了想,很认真的回答道:“现在能不能混出个蛋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还没讨媳妇!”

    这下,郑佩琳彻底被气伤了,打也打不倒他,追也追也追不上他,骂也骂不过他,眼睛一湿,终于哭了起来。

    严小开傻眼了,这不是吵得好好的嘛,怎么就哭上了呢?

    “好了好了,别哭了,要哭也吃饱饭再哭,那样才有力气,哭得才响亮不是?”

    他这样不劝还好,一劝郑佩琳就哭开了,不管不顾的大哭起来。

    “哎哟喂!”严小开急得不行,“你怎么还哭上瘾了。好嘛好嘛,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你喝醉了,我再也不管你了不行吗?随便你爱被谁那个就那个,认谁做爹就做爹。我都不管了还不成吗?”

    这样的劝法,没让郑佩琳停下来,反倒更是哭声震天。

    严小开被弄得抓耳挠腮,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不怕女人耍横使蛮,唯独怕女人的眼泪,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心里感觉可怜,只能走上前来,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好嘛,我真的错了还不行吗?”

    郑佩琳下意识的想要拍开他的手,可是手却偏偏伸不出去,反倒有种想扑进他的怀里痛哭一场的冲动,但最后她还是死死的忍住了,只是伏在那里一个劲的哭。

    严小开无奈,只能婉言相劝。

    “好了,别哭了好吗?再哭脸就肿得像猪头一样,变成猪头就不漂亮了啊!”

    “要不这样,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去买糖吃还不行吗?”

    “买糖也不要?那我陪你去逛街。这样总行了吧?”

    “哎,你现在的样子好丑哦!”

    “……”

    劝到最后,严小开终于忍不住了,耐xìng全失,大喝道:“哭哭哭,就知道哭,该你像个娘们的时候你不像,不该你像个娘们的时候,你装得比真娘们还像。饭也不会做,家务也不干,一天到晚就知道耍大小姐脾气,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真的不管你了!”

    郑佩琳被骂得一愣一愣的,哭都忘了,好一阵才挤出一句,“我要你管!我什么时候要你管了。”

    “行,那大爷还真不伺候了。”严小开气得不行,说着就进了厨房,只是进去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碗道:“真奇怪,我干嘛不吃饭呢,拿你的小xìng子来惩罚我的肚子?切,我得吃更多才对!”

    郑佩琳:“……”

    严小开自顾自的吃饱喝足后,这就进了厨房,也不知道鼓捣什么东西,没多久厨房里就传出阵阵药香味。

    郑佩琳很纳闷,这好好的煎什么药呢?尽管她很好奇,但她却堵气的不进去,原本她还想堵气不吃饭的,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值当,有什么必要用他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呢。

    当她也吃饱的时候,严小开还在厨房里鼓捣着,而这个时候,整个房子已经充斥了浓浓的药香味。

    不过很奇怪,这么浓的药味,闻起来竟然不觉得刺鼻与呛人,还让人感觉舒服,仿佛肺内的浊气被清新的药气所替代了。

    郑佩琳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走进厨房,看了一眼,发现天然气上的四个炉头都亮着火,上面分别置着四个砂锅,锅里浓浓的黑药汁正在翻腾着,味道就是从锅里散发出来的,这就粗声粗气的问:“你在搞什么?搞得这么大的味儿,想要熏死人吗?”

    严小开见她眼睛红红的,略微还有点肿,却还有心思来管自己做什么,暗里觉得好笑,这就道:“想知道吗?想知道就把碗筷收进来。”

    “稀罕!”郑佩琳翻他一个白眼,“我干嘛要听你的?”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不是听我的,这是你应该做的。我做饭,你收碗,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郑佩琳虽然脾气大,但并不是蛮不讲理,听他这样说,觉得这也确实是自己应该做的,所以就没应嘴,垂头出去收拾碗筷了。

    严小开看见她乖乖的出去了,心里也感觉很古怪,你说这女人不听话吧,有时候她偏偏就听话得不行。可你要说她百依百顺吧,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针啊!

    不一会儿,郑佩琳把碗筷都收拾进来了,然后问:“现在呢?又干嘛?”

    严小开无爱的道:“收起来自然是洗了呗,这还用得着问的吗?”

    郑佩琳又没吱声,默默的开始洗碗,然而只是几秒钟,便听到地上传“嘭冷”一声。

    严小开回头一看,发现她竟然把碗给打了,不由哭笑不得的骂道:“你看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吃饭不做饭,洗个碗还能把它给打了!”

    郑佩琳横他一眼,蹲下地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

    严小开见她竟然用嫩嫩的手指去捡那些尖利的碎片,忙道:“喂,你别这样弄……”

    话音未落,便听到“哎哟”一声,郑佩琳捂着手指惨叫了一声。

    严小开急忙蹲下来,看见她其中一个手指已经见了红,鲜红的血正不停的流出来,也顾不上骂她了,抓过她的手指就含进嘴里吮吸起来。

    郑佩琳起初是一愣,然后有些恼,但最后脸却热了起来,因为随着他的吮吸,一股异样的感觉,从他的唇舌传进自己的身体,直达内心,让她又一次感觉心慌意乱,眼睛都不敢去看他。

    严小开则是坦荡荡的表情,把她青葱玉嫩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吸了一阵,见不再出血了,这才找来创口贴,将她的手指包扎起来,然后自己拿来了扫帚与垃圾铲清理起地上的碎片。

    郑佩琳见状还想凑上前来帮忙,严小开就道:“行了,你出去吧,在这儿你只会越帮越忙的。”

    郑佩琳只能讪讪的走到门边,不过并没有离开,只是倚在门边看着他。

    见他熟练的清理垃圾,刷碗,然后又起搅动那些砂锅里的汤汁,一时间,竟然觉得他忙碌的样子很养眼,很有种贤夫良父的感觉。

    严小开忙碌之余,回头看一眼,发现郑佩琳竟然还在门外,不由就问:“还有事?”

    对上他明亮的眼神,郑佩琳心里没来由的一慌,忙吱唔着道:“你煮的到底是什么?”

    严小开用筷子搅动着砂锅道:“你自己不会看吗?”

    郑佩琳仔细的看看,发现砂锅里除了黑糊糊的药汁外,竟然还有一些锋利的银针随着他的搅动时不时的浮现出来,微吃一惊的她又问:“这到底是什么?”

    严小开道:“有用的东西!”

    郑佩琳又问:“有用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严小开原本想说有用的东西就是有用的东西,但怕她纠缠不清,只好道:“有治病的,有防身的,有害人的,有解毒的。”

    郑佩琳疑惑的问:“你还会制药?”

    严小开淡淡的道:“略懂,略懂!”

    郑佩琳:“……”

    正当她还想再细问的时候,门铃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就只好打住走出去开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