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五十七章 走后门(求收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夜。

    严小开与毕运涛提着十元三斤的处理小苹果前往jǐng官学院的家属楼。

    到达左A303号门前的时候,严小开指着门牌问:“涛哥,你确定这就是范院长家吗?”

    毕运涛点头,“我之前来过一次,不会认错的。”

    在他伸手要去摁门铃的时候,严小开又忙拉下他的手,“涛哥,你确定咱们真的要走范院长的后门吗?”

    毕运涛摇头道:“说真心话,我不想!”

    严小开:“呃?”

    毕运涛凑过来低声道:“我想走他女儿的。”

    严小开愣了下,“可是我没听说他有女儿的啊!”

    毕运涛摊手,“所以我只能走他的咯!”

    严小开:“……”

    毕运涛再一次去摁门铃的时候,严小开没有再去阻拦,不过这一次毕运涛却还是把手伸到一半就停下了,因为里面传来了很大的争吵声。

    “……你个兔宰子,你爸只是个学院的院长,不是教育局局长,你想进教育局,我怎么有办法……”

    “爸,你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多少应该有些关系吧!”

    “有什么关系,出了jǐng官学院那一亩三分地,我连根葱都算不上。”

    “你连教育局里个把人都不认识吗?我不相信!”

    “我认识人家,可人家认识我吗?你让我为了你工作的事情,舔着老脸去求人?这种事,我范建干不来。”

    “爸……”

    “你个兔宰子,我说你干嘛非得去教育局呢?就在学校里做个老师有什么不好的?”

    “我就是想去教育局。”

    “你以为教育局是你家开的,你想去就能去的?”

    “我不管……”

    门外的两人面面相觑,毕运涛的手还滞在门铃上面,也不知道该按好还是不按好。

    直到里面没有声音了,毕运涛才问道:“小开,咱们现在怎么办?”

    严小开想了想后,把心一横,“不来都已经来了,摁门铃吧。”

    门铃响过后,门开了。

    一个年纪与严小开及毕运涛相仿的年轻人出现在眼前,五官和范建极为相似。

    两人猜想。这多半应该是范院长的儿子范觉了。

    “你们找谁?”范觉上下看一眼两人,问道。

    “你好,我们是来找范院长的!”毕运涛忙道。

    范觉面无表情的看他们一眼,然后转身走了,虽然没关门,却把两人撩在了门口。

    严小开与毕运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均是十分尴尬,也不知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恰好这个时候,客厅里的范建走了出来,看到两人,颇外意外的道:“小开,毕运涛,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赶紧识趣的道:“范院长,您好!”

    范建连连点头,“好,好,来,进来坐吧!”

    范建随和的态度,使得两人紧绷的神经稍为松了一些,走到客厅之中,小心翼翼的正襟危坐。

    至于那个范觉,已经消失不见了。

    范建见两人的目光看着里面,神情多少有些不自在,一边沏茶,一边道:“我那个兔宰子不懂礼貌,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话,两人都很赞同,几乎是同时在心里说,范大院长,你这孩子,真该好好管教管教,太没礼貌了。可表面上却极虚伪的道,“不会不会!”“哪里哪里!”

    上茶的时候,范建看到桌上的小苹果,不由就皱眉道:“来坐就好,干嘛还买东西,你们现在还是消费者呢!”

    毕运涛赔着笑道:“一点心意,一点心意!”

    范建也不再说什么,开门见山的问:“我这儿一般很少学生来,来也是有什么事,你们呢?”

    毕运涛的优点是平时尖牙利嘴口齿伶俐,缺点是关键时刻总会掉链子,这下竟然又开始结巴了,吞吞吐吐的道:“院长,我,我们来,是,是因为那个……”

    严小开苦笑,直接干脆补充道:“院长,我们是为实习的事情来的。”

    范建想了想,恍然道:“哦,是啊,你们这一届放完暑假就要开始实习了,怎么样?有什么打算没?”

    毕运涛与严小开互看一眼,均是摇了摇头。

    范建道:“你们没去联系实习单位?”

    这会儿,毕运涛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因为这厮的舌头打结了,所以严小开只能道:“院长,我们不是没去联系,而是根本没办法联系,我们都是农村出来的,父母都是农民,压根就没有什么关系。”

    范建不动声sè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能靠学校给你们推荐安排了,也就是说你们只能回到家里那边的派出所了。”

    严小开忙道:“院长,我们那边的派出所条件很差,而且周围村子的人几乎都进城打工了,跟本就没什么人。”

    毕运涛终于接上了一句话,“对,院长,我们不想回去那个地方,所以希望您能帮帮我们!”

    范建有些不悦的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个个都好高骛远,贪图安逸,基层有什么不好,条件坚苦有什么不好,那样的环境才能锻炼人。”

    这话一出来,说得热火朝天的两人顿时哑巴了,脸浮讪sè,半响都作声不得。不过心里却想,要真是这样的话,您老干嘛不把范觉塞山区支教去呢?

    看见两人不吱声了,范建就站了起来,“小开,毕运涛,先这样吧,你们真的联系不到单位的话,学校会根据你们的个人情况,具体安排的。”

    根据个人情况,具体安排?

    那不就是还要回到他们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毕运涛还想说什么,但范建已经摆出了送客的姿势,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出门的时候,严小开却突然道:“范院长,我能要您的手机号吗?”

    范建:“嗯?”

    严小开道:“我想以后遇到什么事的时候,能及时向您汇报。”

    范建道:“你向你们班主任汇报不是一样的吗?小开,这个事情,我必须得说说你了,以后你到了单位上,切忌这样越级汇报,这是很忌讳的事情,你的上司会很不高兴的。”

    严小开忙道:“这个我知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院长您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又严气正xìng,深明大义,我把您当成我的老师,当成我的长辈,以后学习也好,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时候,想和您说说,让您给我指导指导下方向。我的班主任胡老师虽然对我也很好,可她毕竟是个女人,有些事情,我也不是那么方便和她说的!”

    毕运涛默言的站在一旁听着,心里却道:萌,继续卖萌,你以为这老儿会吃你这套不?

    果然,范建听完严小开的一席话后,双眼直直的盯着他。

    让毕运涛感觉作呕与发急的是,严小开竟然低垂着头,捏着衣角,仿佛个忸怩的小媳妇一样。

    不过,让毕运涛意想不到的是,范建盯着严小开瞧了一阵后,竟然哈哈大笑的道:“好,小开果然是个极为聪明的同学,难怪那么多人看好你。行,我准了,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毕运涛当场就傻了眼,这样也行?

    严小开则是赶紧的报上了自己的手机号,在范建打过来之后赶紧的存起号码,然后告辞离开。

    出了家属楼之后,毕运涛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开,你刚刚死皮赖脸,卖弄风sāo,出卖节cāo的问那范大贱人要号码要干嘛?”

    严小开道:“当然是为了咱们的前途啊。不然还能为什么?”

    毕运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的号码与我们的前途有毛的关系啊?”

    严小开指了指前面的石椅,“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两人走过去坐下来后,严小开就掏出了电话,然后找到范建的号码。

    毕运涛以为他是要给范建打电话,谁知道他竟然摁了发送信息那项菜单,然后两指齐动,迅速的在上面打起了信息。

    “院长,刚刚范觉说的话,我在外面不小心听到了。如果我有办法让他去教育局工作,你能不能替我和毕运涛安排一个好点的单位实习呢?”

    范建正收拾着东西,准备洗洗就睡了,听到手机信息声响,拿起来看了看,展开信息后,他就嗤之以鼻的笑了,这个严小开,吹牛皮真是不打草稿,连自己的实习单位都联系不到,还说有办法让范觉去教育局,真是有够好笑!

    匆匆的看一眼后,他也懒得再去理会,直接关机洗澡去了。

    这一头,毕运涛看到严小开发出的这条信息,也是感觉莫名其妙,“小开,你有什么办法让范觉进教育局啊?”

    严小开神秘兮兮的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狗屁!”毕运涛站了起来,指着他道:“你要真有那本事,直接去找个好的派出所或分局,让我们实习不更好?”

    严小开摇头:“涛哥,你不懂的,有些事情,咱还真不能直来直去的去办!”

    毕运涛茫然的道:“不能直着办,那该怎么办?弯着办?绕着办?”

    ---------

    还有几天就下新书榜了,现在是五千二百多收藏,兄弟姐妹们能给力一点,让了了六千收藏再下榜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