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五十八章 西门大官人的报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笑了,站起来轻拍一下他的肩膀道:“涛哥,你以前对我那么照顾,一直将我当成弟弟那样看待,现在我有本事了,以后换我来照顾你!”

    毕运涛原本想喷他一句,你有毛的本事!可是仔细回想一下,以前的严小开虽然窝囊透顶,屁本事没有,可是最近,却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十八般才能尽显,能耐得不能再能耐,这还没毕业呢,已经在海源市有车有房还有婆娘了,所以最后他就什么也没说了!

    严小开扯了扯他,“走吧,咱们到路口吃宵夜去,吃饱我也该回那边了!”

    毕运涛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只是脸上仍然愁容不展,显然还在为实习的事发愁。

    严小开拍拍他的肩膀道:“涛哥,你不用担心,对别人而言,钱能解决的问题,不算问题。可对我而言,脑袋能解决的问题,也算不上什么问题。实习的问题,不是问题。”

    毕运涛被震了一下,愣愣的看着严小开,“我草咧,哥们儿,你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牛b了!”

    严小开想了想道:“应该是被郑佩琳砸了之后。”

    毕运涛喃喃的问:“有了个娘们,真的会变得这么牛吗?”

    严小开挤眉弄眼的道:“要不你也试试?”

    毕运涛眉眼大动,“你愿意和我一起分享校花?”

    严小开翻了白眼,“我说的是让你去找班花。”

    想到那若即若离,不冷不热的胡舒宝,毕运涛又不免连连叹气,“唉,别提她了,我都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暗里明里,我都向她表白那么多回了,可她就硬是不表态。你说她喜欢我嘛,我又觉得不像。可要说不喜欢我嘛,她又喜欢跟我黏在一起。我真是搞不懂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了。”

    严小开道:“女人心,海底针,涛哥你可能要准备点潜水装备,入海才能捞到这根针了。”

    毕运涛道:“我有啊,我准备了三十多万呢!”

    “我说的不是钱……”严小开说了一半不由疑问,“你哪来那么多钱?”

    毕运涛笑道:“那还不是托你的福。”

    严小开莫名其妙,“托我的福?”

    毕运涛道:“你忘了吗?上回我不是在你家院子里锯走了一个十来二十公分的木桩吗?”

    严小开恍然,“金星紫檀?”

    毕运涛点头,脸上浮着笑意。

    严小开纳闷的道:“你找了那个庞统吗?我好像没给你电话啊。而且那整一颗树我才卖了那么点钱,你一小截就挣几十万?怎么可能?”

    毕运涛道:“兄弟,你不懂了吧?那一截要是直接当原材料卖,顶多就是十万八万,可要是化整为零的卖呢?却是价格倍增。”

    严小开不解的问:“怎么化解为零?”

    毕运涛道:“我把那截金星紫檀带到了工艺品加工厂,让他们制成大大小小的手串,然后在淘宝上红火的店铺里寄售,给店主一点抽头,小颗粒的卖五千五一串,大颗粒的一万二。现在已经卖出了几十串,还剩十来串呢!”

    严小开听得傻了眼,“我靠,这样都行?”

    毕运涛道:“你小子当时卖树的时候没通知我,要不然那棵金星紫檀,咱们最少搞它个七八百万,这辈子打断腿都不用愁了!”

    严小开也是懊悔得不行,“当时我怎么知道还能这么个卖法啊!”

    “那你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可记得通知我了。我的桃花运虽然没你好,脑子好像也没你好使,可是说到做生意,你真的不如我!”毕运涛说着又道:“哎,明天我还上你家去!”

    “干嘛?”

    “我已经买了一把洋铲,两把锄头,还有一个电锯,明天准备把你家那个木桩连根给挖了”

    “……”

    “我寄售的那个店主说了,那树头更值钱呢!”

    “……”

    严小开与毕运涛吃完宵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别了毕运涛,严小开独自驾车回家。

    车行一路,很快就驶到了靠近卫星路的一段偏僻巷道上。

    眼看路口就要到了,转进去就是卫星路。

    正是这个时候,后面突然传来“轰”的一声长鸣,严小开往倒后镜上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因为一辆亮着刺目疝气灯的跑车呼的一下从前面超了上来,越过了大众CC后,“嘎!”的一声响,急促的刹车声的尖锐刺耳的响了起来!

    一辆银sè的英菲尼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稳稳的刹停到了严小开的车前。

    还是个新手的严小开当场被吓得脸sè发青,急忙的脚刹手刹双制动,险之又险的把车刹停下来!

    这个时候,两辆车的车头正对着,中间的距离竟然还不足一个巴掌宽。

    英菲尼迪的车门首先被推开了,然后一人从上面下来。

    严小开看清楚走来的那人面容后,受了惊吓的小心肝渐渐平静下来,随后愠意与不屑浮上心头。

    迎面正上来的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被严小开敲诈,勒索,横刀夺爱,还百般戏弄的西门大官人西门耀铭。

    对于半路杀出来的这位,严小开显然不感觉太过意外,因为对他来说,这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尽管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推开车门后,严小开也从车上下来,看到西门耀铭yīn沉沉的神sè,他还是淡笑着问:“西门耀铭,这么巧?”

    西门耀铭也笑了,刚镶上去的烤瓷牙在路灯下闪闪发亮,但给人的却是yīn森森的感觉。

    “姓严的,不是巧,老子是专程来找你的。”

    严小开佯装不解的问:“哦?专程来找我?绝烟灭rì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你应该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倒霉才对啊!”

    西门耀铭大笑,“不错,那天过去后,我已经百运享通,万事大吉了!现在嘛,怎么也该轮到你倒霉了!”

    “我?”严小开指着自己装傻的问:“不可能吧,早上我给自己算了一卦,今天的运气不错呢!”

    “你那点狗屁本事,今天失灵了!”西门耀铭大手一挥,yīn沉沉的笑道:“因为你现在遇到了我,马上就要开始倒大霉了!”

    “哦?”严小开淡然的看他一眼,仿佛这会儿才明白过来似的,“西门耀铭,我终于知道了,你是准备过河拆桥了是吗?”

    西门耀铭再次大笑,十分不屑的道:“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聪明,真能料事如神呢,看来我是太高估你了。你丫除了会点算命的玩意儿外,也就一个普通货sè罢了。”

    严小开道:“我好像从来没说自己是超人啊!”

    西门耀铭冷冷的道:“既然这样,咱们就老账新账今晚一起算吧!”

    “这么说来,你是要和我单挑?”严小开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脸上却不见丝毫惧sè,反倒是有些轻蔑的道:“西门耀铭,你连我的一个小弟都打不过,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吗?”

    看着严小开仿似蠢蠢yù动的样子,西门耀铭心里竟然有些害怕,连退了两步,因为他很清楚,那晚毕运涛之所以能放倒自己,完全是受了这厮的指点,如果这厮不是个高手中的高手,怎么可能瞧出自己的破绽呢?

    不过最后,他的脸上还是浮起了yīn险的笑意,用手指作了个圆圈放到嘴里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口哨声响过,七八辆商务车,面包车,呼地一下从巷道的两头驶了进来,急停在外围,把宽敞的巷道堵了个结实之后,车门纷纷打开,从上面下来几十号人,他个个气势汹汹,手里还全都抄着家伙,水果刀,大砍刀,开山刀,铁棒。

    这些人将严小开团团围住之后,并没有立即动手,只是凶神恶煞的盯着他。

    西门耀铭环顾一眼自己叫来的这些人,然后得意又嚣张的指向严小开,“姓严的,现在你还认为我打不过你吗?”

    一个西门耀铭,严小开就没办法应付,更何况是这么多的职业打手呢?

    今晚这样的情形,严小开恐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不死也得落得一身残了!

    不过让人不能不佩服的是,尽管被重敌围绕,但严小开的脸上始终没露过恐惧之sè,尽管他那张好看的脸变得比原来白了一些,但他还是相当鄙视的冷声道:“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啊,真要有种,你就和我单挑!”

    西门耀铭哈哈大笑,“现在我不就是和你单挑吗?我们这些人单挑你一个嘛!”

    一旁的打手也跟着哄笑起来。

    严小开气愤的道:“西门耀铭,你真TM卑鄙,有求于我的时候,你就哥前哥后,比孙子还孙子,大难一过,立即就反咬我一口,你丫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疯狗。”

    西门耀铭不以为意,反倒极为无耻的道:“骂,继续骂,使劲的骂,你现在骂得有多过瘾,一会儿的下场就有多凄惨。”

    严小开闭上了嘴,无耻的人见得多了,但像眼前这个这么无耻的,却还是头一个,所以他就决定不再浪费口水了。

    然而,西门耀铭气势汹汹的夹着怨气带着大批人马来打击报复,就算严小开不骂了,西门耀铭就会饶过他吗?

    答案是明摆着的,不会,绝对不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