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二章 热闹的星期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服完了十生散,连忙又灌下两大杯的凉白开,然后就赶紧走到院子里,开始拉筋活骨。是药三分毒,十生散虽然攻效诸多,但如果不及时的运动吸收,把多余的药力挥发出来,最后还会聚集在一处产生毒副作用的。

    严小开现在练的是一套以前拜师入门时初学的武功,叫做“大无相功”,这功夫他以前练到极致的时候,足以碎金裂石!

    然而,功法虽好,可是落到现在这副废柴似的身体上,能起的仅仅只是拉筋的作用。

    不过他这个又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拉筋,因为普通拉筋仅仅只是抻拉韧带,但他练这套功法,除了抻拉韧带之外,还有着袪痛排毒的功效。

    中医认为,“骨正筋柔,气血自流”,气血通畅,疼痛则消,拉筋能打通背部的督脉和膀胱经,而膀胱经是人体最大的排毒系统,也是抵御风寒的重要屏障,膀胱经通畅,则风寒难以入侵;内毒能随时排出,则肥胖、便秘、粉刺、sè斑等症状自然减缓或消失。

    练了约有两个小时,汗水早已湿透了严小开的衣服。

    明媚的阳光也终于越过高楼大厦普照到了院子里,铺满了整个小院,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身上,让严小开倍感舒爽。

    接着又练了一会儿后,他才汗水滴嗒的进了屋。

    回到了房间,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昨天换下的衣服,还有早上的那条内裤消失了。

    左右寻找一阵,真的不见踪影!

    严小开很纳闷,怎么回事?

    难不成有贼不成?

    可这贼干嘛什么都不偷,只偷人家遺jīng的内裤呢?

    找了一阵,无果。严小天只好不再理会,简单的洗了一下,拿了换下的衣服走上三楼。

    三楼只有半层,一厅一室,外面是阳台。

    严小开走出阳台的时候,这才发现郑佩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来,正坐阳台zhōng yāng的一张小矮凳上,面前放着一个大洗脚盆,里面除了她的衣服和床单外,自己的衣服也在里面,而那条带着某些东西的内裤还在盆中若隐若现。

    直到这时候,严小开才恍然大悟,原来偷内裤的是这个女贼啊!

    站在那里瞧了一阵,他的脸上不由浮起了笑意,因为这个时候的郑佩琳看起来才有一点淑女的样子。

    郑佩琳抬头的时候,看见他脸上诡异的笑容,脸上竟然莫名其妙的一红,却没好气的道:“昨晚宵夜吃了冷粥吗?一大早的就笑得那么猬琐。”

    严小开道:“我只是有些奇怪,郑大小姐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勤快了?”

    郑佩琳撇撇嘴道:“你不是老说我懒吗?那我就勤快一天给你看看。”

    严小开乐了,“才一天怎么行,你要是能天天这么勤快,我肯定管好我的嘴,不再挤兑你!”

    郑佩琳眨眼一下眼道:“真的?”

    严小开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郑佩琳哼哼道:“你骗得我还少呢?”

    严小开脸sè微讪,看在她这么勤快的份上,也没和她顶嘴,把手里的衣服也塞进大洗脚盆里才问:“要不要我帮你一起洗?”

    郑佩琳原本想点头的,可是看看自己泡在水里的文胸和内裤,还有内裤上的某些痕迹,忙摇头道:“才不要!”

    严小开嘿嘿一笑,“我只不过是顺嘴一说,你还当真了?”

    郑佩琳抓起一件湿水衣服就要朝他扔去,严小开赶紧的闪开,因为她拿在手里的是她自己的文胸。

    闪到一边后,他道:“好吧,你洗衣,我做饭。咱们分工合作。”

    郑佩琳就道:“赶紧去,用点心做,要做得不好吃,老娘扒了你的皮!”

    严小开点点头,转身要下楼的时候,不由一愣,咦,这娘们不再称老子,改称老娘了?不由奇怪的回过头看她。

    郑佩琳见他傻头傻脑的看着自己,脸上又是一热,喝道:“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

    严小开这才笑着下楼去了。

    也许是今天周末,也许是刚才和严小开并没有吵嘴,又也许是昨晚……嗯,反正郑大小姐今儿个心情真的挺不错的。

    一边笨手笨脚的搓着衣服的时候,还一边轻哼着歌儿。

    只是,当她拿起严小开那条内裤的时候,歌声立即就停住了,看清楚上面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起初感觉有点恶心,下意识的就想往院外扔去,可是再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傻,浪费了也总好过用在别的女人身上啊!

    心里头涌起这个想法的时候,郑佩琳就彻底呆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我真的对他……

    天啊,这怎么可能!

    郑佩琳左右看了看,发现四下无人,这就悄悄的扒开长裙,然后往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她又不禁傻了眼,因为就是刚才和那厮说了几句话,自己竟然又湿了!

    郑佩琳有点yù哭无泪,她的梦想是做jǐng察,不是老师啊!

    好容易终于洗完了衣服,下得楼来,发现严小开竟然做好了早餐。

    近十根油条,好几杯豆浆,一小盘酸菜,一碟包子,一碟荷包蛋,还有一碟炒米丝。

    看到这么多的东西,郑佩琳不由疑问,“你打算早餐和午餐一起吃吗?”

    严小开笑道:“放心,不会浪费的。”

    两人正说着,门铃响了起来。

    郑佩琳走出去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竟然是双眼布满血丝,神情憔悴的西门耀铭。

    “你还敢来?”郑佩琳一见这厮,当即就怒火上涌,一个侧踢就飞了过去。

    “别,别这样!!”西门耀铭慌忙的闪躲,嘴里还叫道:“佩琳,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我哥的。”

    “你哥?”郑佩琳还要追击连踢的动作就滞了一下。

    “严,严小开!”西门耀铭很是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他什么时候成你哥了?”郑佩琳不解的问。

    “没,没多久!”西门耀铭脸浮讪sè,随即又着急的道:“佩琳,你让我进去,我有急事找他。”

    “滚!”郑佩琳一把关上了门,喝道:“他现在没功夫搭理你。”

    郑佩琳走回屋里的时候,严小开问道:“谁啊?”

    郑佩琳粗声粗气的道:“西门耀铭。”

    严小开道:“那你怎么不让他进来呢?”

    郑佩琳道:“让他进来干嘛?看见他我就倒胃口。”

    严小开道:“你以前不是和他玩得很开心的吗?”

    “我……”郑佩琳白他一眼,拿起油条狠咬一口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看到他前面就憎恨到他后面……”

    话还没说完,门铃又响了起来。

    郑佩琳就嚯地一下站起来,柳眉几乎竖起,“王八蛋,竟然还敢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严小开见她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忙道:“一大早的,你吃枪药了?这么大火气?吃早饭吧,我出去看看!”

    说着,严小开就走了出去,不过郑佩琳并没有听他的,而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后面,经过门前的时候,还一把抄起了放在门口的扫帚握在手里。

    严小开走到院门前,刚把门打开,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人,郑佩琳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从一旁将扫把头挥了出去……

    “哇靠!”一声惊呼,站在门前的人疾退几步,“搞什么飞机?”

    严小开与郑佩琳定睛一看,不由都吓了一跳,失声道:“涛哥!”

    背着锄头洋铲电锯的毕运涛道:“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我可真受不起啊!”

    郑佩琳尴尬得不行,语无伦次的道:“涛哥,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那个打不死煮不烂的狗东西,没,没伤到你吧?”

    毕运涛摆手道:“没事,哥们练过!”

    躲在门前另一侧的西门耀铭现出身来,苦着脸道:“佩琳,你说的狗东西是我吗?”

    郑佩琳一看见这厮,扫把头就劈头盖脸的朝他罩去,“不是你还能有谁?你竟然还敢来,还敢来,我看你还敢来。”

    “别,佩琳,别这样!”西门耀铭一边狼狈的躲闪,一边抽空叫道:“哥,哥!”

    严小开充耳不闻,理也不理。

    毕运涛看着追打不停的两人,又看看严小开,显然还没弄清楚什么状况,“这是……”

    严小开笑笑,“走,涛哥,进屋去,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毕运涛指着两人不太确定的问:“那他们?”

    严小开道:“不用管他们。”

    毕运涛只好进门,在院里放下了工具后,跟着严小开进屋。

    坐在餐桌前的时候,严小开才道:“胡舒宝呢?没跟你一起过来?”

    毕运涛道:“我叫了她的,不过她说要去逛街,我就只好自己过来了。”

    严小开无爱的道:“涛哥,她不跟你来,你就跟她去呗,难道你不知道陪女孩子逛街虽然是苦差,却最容易在人家心里留下回忆吗?”

    毕运涛翻起白眼,“人家买文胸买内裤,我也跟着去吗?”

    严小开道:“你怎么知道?”

    毕运涛道:“我昨天听到她跟她同桌说要去内衣店的。”

    严小开道:“那不更好,你不但可以知道她穿的颜sè,还能了解她的尺寸。”

    毕运涛一边塞着包子,一边挤出一句,“知道有什么用,能看不能摸,有个屁的意思。”

    严小开想想,也觉得有点道理,看着一碟包子马上就被他解决干净了,赶紧的伸手去抢。

    毕运涛眼疾手快,一下就将碟子里最后一个抢着一口塞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嘴巴才终于有点空隙,眼神十分猬琐的朝严小开眨了眨,“哎,校花穿的是什么颜sè?她喜欢xìng感的还是保守的款式?”

    严小开拿起一根油条,一下塞进他的嘴里,“瞎打听什么,有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

    ----------

    今天看到好多朋友给了了棒场,药尺,成哥,老蒋,快结婚郭芳芳,白云下的微风等等,谢谢你们。

    新书VIP群:48589706普通群:250501515粉友们快请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