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三章 你以后就做我的跟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两人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郑佩琳终于回来了,气喘吁吁的,手中的扫把头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半截柄。

    她拿起一杯豆浆,吸溜溜的喝了一半之后,才顺了口气道:“我追着那个王八蛋打出了三条街,终于将他赶跑了。这回他肯定是不敢再来了!”

    严小开笑笑,“放心,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郑佩琳愕然的道:“他还敢回来?”

    严小开冲她挤了挤眼道:“要不要来赌赌?”

    郑佩琳虽然吃过一次亏,上过一次当,但这回她有十足的信心,所以她立即道:“赌就赌,赌什么?”

    严小开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凑上耳朵来。

    郑佩琳虽然不情愿,但严小开的那根手指仿佛有根线扯着她似的,使她不由自主的凑了过去。

    严小开这就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郑佩琳听完之后,当即就脸红耳赤的啐骂一句:“去死!”

    严小开故意的道:“敢不敢?不敢就直说!”

    郑佩琳想了想了,终于一咬牙道:“赌就赌,谁怕谁啊!”

    严小开笑了起来,“好!”

    一旁的毕运涛终于忍不住了,忙把嘴里的油条包子坚难的咽下去,插话道:“哎,我说你们两个别把我当透明的行不行?你们赌的是什么,悄悄的告诉我一下!”

    想起严小开的赌注,郑佩琳的脸上不禁又红一下,拿起一根油条一把塞进他嘴里,“瞎打听什么,有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毕运涛傻了好一阵,才拿下油条道:“你们俩个要不是两口子,打死我都不信。”

    郑佩琳的脸更红,狠剜他一眼。

    严小开则问:“为什么?”

    毕运涛指了指手上的油条,“因为你们不但说的话一模一样,连动作都一模一样。”

    严小开与郑佩琳:“……”

    少顷,郑佩琳又问:“哎,姓严的,你这打赌应该有期限的吧,总不能西门耀铭明年后年再来都算吧?”

    严小开不答反问:“你刚刚追他三条街用了多长时间?”

    郑佩琳算了算道:“十来二十分钟吧!”

    严小开看了看墙上的壁钟,然后老神在在的道:“那他现在应该在门口了!”

    郑佩琳被吓了一跳,“不会吧,你蒙谁呢?”

    严小开道:“是不是蒙你,咱们出去看看不就晓得了!”

    郑佩琳还真不信这个邪,这就抬步往门外出去。

    打开了院门后,走出去左右看了看,别说人,连鬼影都没有一个,当下就眉飞sè舞的笑了起来,“姓严的,你输了。刚刚可是你说的,你要是输了,我想怎样,你就怎样的。你可不能抵赖啊!”

    严小开笑道:“我才不会抵赖呢,我是怕你抵赖。”

    郑佩琳立即道:“抵赖的是王八龟孙鳖二犊子。”

    “好!”严小开赞了一声,然后就冲周围喝道:“西门耀铭,赶紧出来吧。”

    郑佩琳抬眼看看,周围还是鬼影都没有,不由就冷笑道:“姓严的,愿赌就服输吧,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严小开没理会她的冷嘲热讽,而是继续道:“西门耀铭,你要是再不出来,你可别后悔啊!”

    严小开说这话的时候,郑佩琳仍然冷笑不绝,只是才笑了一下,笑容就滞住了,因为他听到前侧的背角怯怯懦懦的传来了一声,“哥!”

    看见西门耀铭愄愄缩缩的走出来的时候,郑佩琳顿时就傻眼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响都反应不过来,当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立即就左顾右盼的在地上寻找起什么来,不一会儿竟然找到了一截板砖握到手里。

    西门耀铭见状,吓得怪叫起来,慌手慌脚的躲到严小开身后,“哥,哥,救我,救我啊!”

    严小开没好气的回头看他一眼,“西门耀铭,你就是郑佩琳说的那种王八龟孙鳖二犊子,有求于我的时候就比真孙子还孙子,一旦没事了,马上反转猪肚就是屎!”

    西门耀铭迭声道:“哥,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看,你看,那车都带来,行驶证,登记证书,钥匙什么的,我通通都带来了……”

    严小开没理会他,只是对着气势汹汹的扬着板砖的郑佩琳,“哎,你等下!你等下!”

    郑佩琳怒气冲冲的道:“姓严的,你给我让开,今天我非弄死他不可!”

    严小开心平气和的道:“郑佩琳,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你拿他撒什么气啊?你要是输不起,咱们就当没赌过好了。”

    郑佩琳气得不行,“我这是拿他撒气吗?”

    严小开眼定定的看着她道:“难道不是吗?”

    郑佩琳对上他的双目,狠狠的与他对视,可是看到他眼中的清澈与平静之后,心里不由轻颤了下,然后握在手里的板砖就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最后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西门耀铭,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你给老娘等着。”

    最后的最后,郑佩琳扔下这句狠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进屋去了。

    西门耀铭见这只凶狠的母老虎终于走了,这才大松一口气,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从严小开的身后走了出来。

    严小开目光淡淡的看着西门耀铭,“怎么样?西门大少,这么一大早过来找我,有何贵干呢?”

    西门耀铭小心的赔上笑脸道:“哥,昨晚你不是说我这车好吗?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儿,这不,天一亮我就想着给你送过来了!”

    严小开看着他道:“西门耀铭,你转变得很快嘛,我原来以为你真的很有骨气呢,没想到你装起孙子来还真的像模像样呢!”

    西门耀铭脸上一窘,喃喃的低声道:“我也不想这样,可谁让我的小命被你捏在手里呢!”

    严小开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已经很少年轻人能像你这样了。”

    西门耀铭:“……”

    严小开突地又敛起笑意,沉声问:“西门耀铭,昨儿一夜没少折腾吧!”

    西门耀铭微愣一下,连连摇头道,“没,没,没怎么折腾。”

    他说这话,瞎眼的都能看出来他是言不由衷,因为他昨晚确实没少折腾,一从那条巷子里离开,他立即就去了市人民医,找了值班的副院长,让他给自己作全身检查,血液分晰,然而得出的结果是,他除了肾有点虚外,一切都没有问题。

    西门耀铭不死心,离开了市人民医后,立即又通过关系,联系到省人民医的院长,然后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省人民医院。

    可是检查之后的结果还是一样,虽然他的身体属于亚健康状态,但并没有任何实质怀病变。

    既然没有发现问题,那就谈不上什么治疗不治疗了。

    西门耀铭终于忍不住亮出了自己的手臂,并强忍住巨痛摁出了两条黑线。

    一班名医在看到这两条黑线的时候,也十分的吃惊,可是再深入检查后,又没发现任何异常,所以最后只能下了个似是而非的诊断,疑似血管炎!

    血管炎?

    西门耀铭听到这个诊断的时候,终于对这班名医彻底的失望了,同时也终于知道,严小开为什么那么淡定的让自己去医院去找医生了,因为没有人能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后,西门耀铭曾几次拿起电话,想打给自己的市长老木和董事长老斗,想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让他们来对付严小开,可是当他想到自己用上了膛的枪指着严小开的时候,严小开神sè语气中所流露的淡漠与平静,他又不由软瘫瘫的放下了电话,这厮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能威胁得了他呢?

    一夜失眠,到了天亮的时候,他再次强忍着剧痛摁下手腕,发现那条黑线相比于昨夜,仿佛又增长了一些,他就再也呆不住了,赶紧的驱车赶了过来。

    这会儿,西门耀铭有多可怜就装得多怜的道:“哥,你想要我怎么样,你直接说吧,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好吗?”

    严小开很不负责任的道:“我什么时候折磨你了?”

    西门耀铭:“……”

    严小开不说话,西门耀铭也不敢再吱声,气氛有些尴尬。

    西门耀铭往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那辆英菲尼迪还停在几十米外,这就赶紧跑了过去,把车开了过来,然后将车辆登记证书,行驶证,车钥匙……一股脑儿的递给严小开,“哥,这是这辆车的手续。我原本是想把车过到你名字去的,可是我想了想后,还是觉得不要了,因为海源这么多交通摄像,动不动就拍照,是也拍,不是也拍,,你去交罚单的话肯定很麻烦,不过户的话,罚单就由我来交。”

    严小开闷哼一声:“嗯?”

    西门耀铭脖子一缩,忙道:“哥,你要想过户的话,我马上让人去办,中午前就能办好!”

    “算了,没必要这么麻烦!”严小开摆了摆手,接过他递来的东西后,抬眼往门前的停车位看了看,大众CC,宝马轿跑,英菲尼迪跑车,路虎揽胜,一水的排开,不由轻叹道:“车子倒是挺多的,可是没有司机啊!”

    西门耀铭真想问他,你要司机干毛,车你都未必养得起,你还养司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这话,打死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他仅仅只能识相的道:“哥,你要司机的话,我给你找一个,工资我来付。”

    严小开不置可否的又道:“身边也没有个跟班,做什么事不方便啊!”

    西门耀铭心里嗤之以鼻,还想要跟班?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大集团总裁?还黑社会大佬?真够异想天开。不过想过之后,他还是道:“哥,你想要跟班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找一个来的。”

    严小开摇摇头,终于道:“别的人开车,我不放心。别的人办事,也不贴心,嗯,我看这样吧,从今儿开始,你就是我的司机兼跟班吧!”

    西门耀铭当即就怒了,可是对上严小开yīn沉的目光,最终还是耸拉下头,连连的摆手道:“哥,我不行的,我开车很烂的,而且我做事也总是拖拖拉拉忘东忘西,我做不了的。”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行的,昨晚你的飘移急刹多漂亮啊。职业赛车手都没这么厉害。还有你连交罚单这样的事情都替我想好了,显然是个细心周到的人,所以这差事非你莫属了!”

    西门耀铭的表情苦得像是死了老斗一样,“哥,不行,我真不行的,我给你另找一人好吗?”

    严小开目光一沉,“西门耀铭,我这是在和你商量吗?我是向你宣布我的决定。”

    西门耀铭还想说什么,可是和严小开的犀利目光一碰,终于还是闭上了嘴,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