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五章 范院长亲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严小开与毕运涛忙着挖树头的时候。

    jǐng官学院的院长范建也没闲着,他陪同教育局前来视察的领导参观着校园。

    临近中午的时候,教育局局长张铭辉的电话响了起来,看看来电显示,脸sè微微一变,赶紧的走到一边接听起来,不过在通话的时候,他说的最多是“嗯”“啊”“知道了”“我明白”“我会办好”。

    挂了电话之后,张铭辉的表情又充满了疑惑与不解,目光一直在范建的身上转悠。

    一行人参观完之后,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

    走向学院食堂用工作餐的时候,张铭辉故意落后了几步,然后轻喊一声,“老范。”

    范建答应一声,来到他的身旁,“张局。”

    张铭辉笑道:“老范啊,你可瞒得够深啊!”

    范建一头雾水,“张局,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啊!”

    张铭辉道:“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我一直都不知道你是叶市长的亲戚呢!”

    叶市长?叶晓容?

    范建莫名其妙,我和她亲戚?我连话都没和她说过呢!

    张铭辉亲切的拍了拍范建的肩膀,“老范,你就别装了。”

    范建哭笑不得,心说,我倒是想装啊,可是我哪装得起来呢?

    张铭辉道:“老范,你有个儿子叫范觉是不是?”

    范建点头,“对!”

    张铭辉又问:“你的儿子刚刚师范学院本科毕业是吗?”

    范建又点头。

    张铭辉再道:“正等着安排工作是吗?”

    范建再点头。

    张铭辉道:“这不就是了,刚刚叶市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说你是他的亲戚,而你又是老校长,老党员,对你的子女工作安排这个问题上,要尽可能的给予照顾。”

    范建这才恍然明白了张铭辉问这问那的意思,可他还是一头雾水,“这,这……”

    张铭辉道:“老范啊,其实这个事情,你大可不必去找叶市长的,咱们都这么熟了,你的儿子想来教育局工作,你直接和我打个招呼,我不就给你安排了吗?”

    范建吱唔着道:“我,我……”

    张铭辉笑着再次拍拍他的肩膀,“下个星期一,你让范觉准备好他的个人档案,来教育局找我,我看看他是什么专业,给他安排一个对口的部门。”

    范建有些激动的道:“张局,那我真的谢谢你了!”

    张铭辉摇摇头道:“老范,你不该谢我,应该谢叶市长。我跟着她工作那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她亲自给别人安排工作呢!”

    范建连连点头,强压下心头重重疑惑道:“好,好,我一定好好感谢,好好感谢。”

    张铭辉笑笑,“走,咱们去吃饭吧!”

    吃过了饭后,将一班领导送走,范建立即就驱车回家,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那已经闹了半个月的宝贝儿子。

    只是车行到半路上的时候,他的脑袋却突地一醒,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严小开给他发的那条短信。

    为了找到答案,他立即就找出严小开的号码,给他打了过去。

    “喂,小开吗?我,范院长!”

    “范院长,你好。”

    “你现在在学校吗?”

    “没有,我在外面。”

    “我有事情想和你谈一下,要不,你告诉我地址,我过去找你?”

    “这个……好吧。我在卫星路38号。隔学校不远。”

    “行。我马上就到!”

    范建看看前面指向卫星路的路标,踩了踩油门,捌个弯就进了卫星路,没费多大的劲儿就找到了三十八号。

    看到这栋小洋楼外面停着四辆车子,心里又微愣一下,因为根据档案记载,严小开是农村考到海源的学校,父母都是农民,家境贫寒,在学校这几年,几乎是半工半读这样支撑着过来的,所以他心里几乎立即就认定,这车子和这房子都和严小开没有什么关系。

    确认了门牌号没错后,范建就摁了门铃。

    不多一会儿,门就开了。

    严小开亲自来开的门,看到范建后,忙道:“范院长,您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范建一边往里走,一边疑惑的问:“小开,这里是?”

    严小开敷衍一句道:“哦,这里是我和几个同学合租的。”

    范建释然的点点头,因为他心里也是这样猜想的。

    进了屋之后,范建发现不但严小开在,郑佩琳和毕运涛也在,而且桌上还摆满了大鱼大肉,显然是准备开饭呢!

    已经拿起筷子准备开动的郑佩琳与毕运涛忙站起来向范建打招呼。

    “院长,您来了!”

    “院长,您吃饭了吗?”

    “来一起吃吧?”

    范建忙摆手道:“不了,我刚刚才吃过,你们吃吧!”

    严小开问:“范院长,你真的吃过了?”

    范建点头。

    严小开道:“那成,来,您这边坐,我给你沏茶。”

    范建走到客厅坐下,对要张罗的严小开道:“小开,你不用忙活了,我坐一下就走。”

    他虽然这样说,但严小开手脚麻利的给他沏了一壶茶,并给他斟上,这才坐到他的身边。

    范建喝了一口热茶后,这才道:“小开,我这次找你,是因为……”

    严小开点点头,“我知道,您是因为范觉工作的事情来找我的。”

    范建道:“这么说来,他进教育局的事情,真的是你托关系办的?”

    严小开笑笑,“小事,举手之牢而已!”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范建不由吃了一惊,因为他实在想不通,严小开哪来的能耐,能跟专管教育与卫生的市长扯上关系,目光就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起严小开来,仔细看过之后,发现他跟之前留在自己脑海里的印像完全不同,不是衣着打扮这方面,而是气质,那种淡定,自若,恭谦,却又不卑不亢的神态,与过去那个畏畏缩缩懦懦弱弱的严小开,完完全全的不相同。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呢?

    正在范建盯着严小开瞧个不停的时候,门铃又响了起来。

    坐在餐桌那边的毕运涛见严小开要起身去应门,忙道:“小开,你和院长说话,我去开门。”

    不多一会儿,毕运涛神sè不佳的领着人进来了。

    范建疑惑的朝他身后那人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因为这不就是那天在那条暗巷里表演什么行为艺术,然后和自己学校的学生打架的西门耀铭吗?

    看到这人,范建多少有些明白了,因为这个西门耀铭,就是叶市长的亲生儿子!

    西门耀铭进来之后,谁也不看,立即就对严小开道:“哥,你让我办的事,我办好了,我让我老木亲自打的电话,绝不会有问题……”

    话说了一半,他就看到了坐在严小开旁边的范建,当即就指着他道:“咦,你这个贱人也在这里,正好,你说说你那狗屁儿子是不是……”

    范建脸sè大窘,红一阵,白一阵。

    严小开眉目一沉,冷喝道:“怎么说话的?这么大个人,连最起麻的礼貌与尊重都不懂吗?”

    看见严小开脸上的怒sè,西门耀铭的神sè一禀,然后才改口道:“这个……范院长也在这里,那正好,哥,你问问他,他儿子工作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办妥了。”

    严小开冷声道:“我知道了,你到外面的院子里站着去。”

    西门耀铭:“哥,我……”

    严小开道:“我的话你听不清楚?”

    西门耀铭只好垂下头,无奈的走到院子里罚站去了。

    范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傻愣在那里半响都回不过神来,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严小开哪里来的牛b,竟然敢对着市儿大人的公子呼呼喝喝的,而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公子还半点儿也不敢吱歪。

    其实,不但他傻了眼,就连餐桌那头的郑佩琳与毕运涛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

    好一阵,严小开才对被雷得外焦里嫩的范建道:“院长,不好意思,那小子不懂礼貌,我以后会好好管教的。”

    范建心里颇为怪味,你会好好管教?你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新鲜罗卜皮?人家是市长的儿子,你管教得起吗?可是想到西门耀铭刚刚对严小开唯唯诺诺的神sè,却又不得不承认,人家恐怕真的管教得起呢。所以他只能含糊的道:“不碍事,不碍事的。”

    严小开道:“院长,其实范觉这个事您在电话里问我就可以的,不必亲自过来。而且我和毕运涛也打算晚上过去家里拜访您呢!”

    经他这么一提醒,范建才突然想起了严小开的信息上说的那个要求,想了想之后,终于道:“小开,我老范做这个院长十几年,一般情况下,真的很少给学生开后门的。可是范觉这事,你给我帮了这么大忙,我要不给你们帮帮忙,那真的说不过去了,何况你们两在校的表现也着实不错,尤其是那次解救人质的案子,你们不但立了功,救了人,也给咱们学校长了脸,于情于理,我都要给你们照顾的。嗯,我看这样吧,毕运涛呢,我会推荐到市局刑jǐng支队实习,这样你满意吗?”

    严小开道:“那我呢?”

    范建道:“到于你的实习单位……真的很抱歉!”

    严小开吃了一惊,“我的不能安排?”

    范建忙摇头道:“不是的,而是早就安排好了。在你和毕运涛来找我之前,已经有一个部门来学校要人,而他们正好就相中了你。”

    严小开疑惑的问:“是什么单位?”

    范建摇头,“这个请你原谅,我暂时不能透露,因为他们来选人的时候,是和我签了保密协议的。但我可以保证的是,这是一个极好的单位,绝不比毕运涛的差。广省这么多个城市,每个城市都只挑选一人呢!”

    严小开道:“是这样啊!”

    范建点头,“嗯。去市刑jǐng队实习的事情,你和毕运涛说说,我就先走了。范觉那个事情,真的谢谢你了。”

    ------------

    新书榜最后一天,感激大家三十天来力挺了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