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六章 实习单位是个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范建走了之后。

    严小开来到餐桌前,见两人还坐在那里等他,这就道:“涛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毕运涛道:“什么?”

    严小开道:“范院长刚才说,他将推荐你到市局刑jǐng支队实习。”

    毕运涛吓了一跳,“啊,去市局?”

    “怎么?不喜欢?”严小开故意的道:“你要不喜欢,那我马上打电话给范院长,让他推荐你去个什么派出所实习。”

    毕运涛忙道:“不,不,别,我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呢!我做梦都想去刑jǐng队呢!”

    郑佩琳道:“恭喜涛哥了!”

    毕运涛嘿嘿的乐道:“同喜同喜。”

    严小开拿起筷子道:“喜欢就成了,那咱们开饭吧!”

    郑佩琳张了张嘴,想问问严小开又去哪儿,可是想到自己刚才还对他黑口黑脸,这会儿又怎么好意思问七问八呢,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能悻悻的端起碗扒饭。

    至于站在院外的西门耀铭,三人都注意到了,可谁也没打算招呼他进来吃饭。

    一直吃到上半场休息的时候,毕运涛这个缺心眼的家伙才蓦然想起自己竟然忘了打听严小开去哪实习,于是就忙道:“小开,你呢?是不是和我一起去刑jǐng队?”

    严小开摇头,“这个……我不知道。”

    毕运涛和郑佩琳都傻了眼。

    毕运涛忙问:“怎么会不知道?你没向范院长要求吗?”

    严小开道:“他说在我们找他之前,已经有单位相中了我。”

    毕运涛急忙追问,“哪个单位?”

    严小开摊了摊手,“不知道,范院长说暂时不能告诉我!”

    毕运涛听了这话,喜sè就垮了下来,下半场开始的时候,端起自己的饭碗无jīng打采的戳来戳去。

    郑佩琳见状就道:“涛哥,你怎么了?来学校挑人的单位,通常都是好单位,你替他担什么心啊?”

    毕运涛道:“我知道,可是范院长连小开的单位是什么名字都不肯说,显然不是和我同一个单位,那我不是就要和他分开了。”

    郑佩琳哭笑不得,“涛哥,你们是兄弟,不是情侣好不好?”

    严小开也道:“对啊,人生的境遇千百种,每个人的路都会不一样的,我们迟迟早早也是要分开的。”

    毕运涛指着严小开道:“从小到大,学前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咱们都在一起,现在马上要分开了,你就没有一点儿不舍得?”

    严小开笑道:“你要是个娘们,我是真心不舍得,可你明显又比娘们多了一点东西,那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毕运涛幽怨的骂道:“你个小没良心的。”

    严小开没心没肺的噎他一句,“良心这玩意儿多少钱一斤?”

    毕运涛:“……”

    郑佩琳实在没眼看这基情四shè的两人了,自顾自的端起碗来继续吃饭。

    吃过饭后,毕运涛继续去挖树头,郑佩琳要复习,严小开……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抬眼往院外看看,发现西门耀铭还垂着头站在那儿,于是就走了出去。

    西门耀铭见严小开终于有空搭理自己了,忙恬着脸叫道:“哥!”

    严小开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西门耀铭小心翼翼的道:“哥,你交待我的事情我已经办了,那我身上这个……”

    严小开淡淡的道:“急什么,你的身上的毒最快也得明天才会发作呢!”

    西门耀铭差点没当场哭出来,可怜得不行的道:“哥,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好吗?我以人格担保,以后我一定老老实实的给你开车,认认真真的听你使唤,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你不让我干嘛,我就绝不干嘛。反正我拿你当我亲爹一样伺候,这还不行吗?”

    严小开笑道:“西门耀铭,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怕死呢?”

    西门耀铭小心的赔着笑道:“哥,虽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可年纪轻轻的就去死,我真的不甘心啊!”

    严小开眉毛挑挑,“不甘心?不甘心咱们就再玩玩!”

    西门耀铭忙摇头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还想活,我还没活够呢!”

    严小开冷笑一声。

    西门耀铭:“哥~~”

    严小开这才从身上掏出一个黑不溜秋的药丸,大概小孩玩的玻璃珠那么大小,递到他面前道:“吃吧!”

    西门耀铭接过来后,有些疑惑的问:“哥,这是?”

    严小开道:“控制毒素蔓延的药。”

    西门耀铭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把药丸塞进了嘴里,因为最坏的情况就是现在这样了,再坏又还能坏到哪儿去?

    狠嚼一阵坚难咽下后,这才问道:“哥,这药丸的药力能持续多长时间。”

    严小开道:“半个月。”

    西门耀铭道:“那半个月以后呢?”

    严小开不耐烦的挥手道:“以后的事情,当然是以后再说了。”

    西门耀铭张了张嘴,yù言又止,最后还是识相的什么都不再说。

    当他转身想要离开,准备半个月后再来的时候,严小开却又轻喝一声,“回来。”

    西门耀铭只能无奈的转过身来问:“哥,你还有什么吩咐。”

    严小开朝正在挖树头的毕运涛道:“嚅,看见没!”

    西门耀铭铭点头,“看见了!”

    严小开的目光一冷,“既然看见了,还不赶紧过去帮忙?”

    西门耀铭叫苦的道:“哥,我想去帮忙来着,可是这一整天都顾着去办你交待的事情,我不但没吃午饭,连早饭都没吃,这会儿腿都饿软了。”

    严小开想了想就朝屋里头指了指,“那你进去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十分钟后,我必须看到你在这里帮忙挖树头。”

    西门耀铭苦着脸道:“我……”

    严小开脸sè一冷,“西门耀铭,你可以说不的。”

    他的潜台词很明显,你要说不,自己考虑后果。

    西门耀铭敢说不吗?除非他不想活了,所以他忙道:“哥,你别生气,别生气,我去吃点儿,马上就来帮忙。”

    说着,他就要进屋,可是看到拿着拖把横眉竖目的横在门前的郑佩琳,这又忙改口道:“我去路口大排档弄点吃的,很快就回来,很快。”

    西门耀铭急急出门之后,严小开这就想上前去帮毕运涛,可是这个时候却听到郑佩琳冲他呼喝道:“姓严的,你给我进来。”

    母老虎发威,严小开哪敢不从,只能向毕运涛投了个抱歉的眼神,然后进了屋。

    郑佩琳一见他进来,立即就关上门,劈头盖脸的质问道:“姓严的,你和西门耀铭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道:“你还不知道吗?他从今儿开始,就是我的司机兼跟班了。”

    郑佩琳睁大眼睛,“他……肯做你的司机与跟班?这怎么可能?”

    严小开淡笑道:“世事无绝对,唯有真情趣。想当初的时候,你想过会和我这样的人同居吗?你做梦也想不到吧……”

    郑佩琳喝道:“打住,我们只是住在同一栋屋里,不是同居。”

    严小开道:“好吧,同居不同床还不行吗?”

    郑佩琳赏他一个白眼,“我和你住一起,是因为我把你的脑袋敲了,要对你负责,和你住一起方便照顾你……”

    严小开撇了撇嘴,“住进这里之后,好像一直是我在照顾你吧!”

    郑佩琳脸上一窘,随即又呼喝着道:“你别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在和你说西门耀铭的事情呢!”

    严小开只好道:“那就说呗!”

    郑佩琳道:“我从小和西门耀铭一起长大,他是个怎样的人我很了解,以他那心高气傲目高于顶的xìng格,如果不是实在没了办法,绝不会对人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的。可是他对你呢?不但哥前哥后,现在竟然还成了你的跟班,这是为什么?”

    严小开淡笑着反问:“你认为是什么呢?”

    郑佩琳认真的想了想后道:“你肯定是对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弄得他真的没了折,才不得不屈服于你的。”

    严小开听得微愣一下,不由上上下下的打量起郑佩琳起来。

    郑佩琳被瞧得心里直发毛,双手抓起敞开的外套摭到胸前,“你看什么?”

    严小开道:“别人都说,女人通常都是胸大无脑,脑大生草的,可是你的胸虽然大,脑子明显没生草嘛,而且还蛮聪明的”

    郑佩琳气得不行,把胸掩得更紧,“你才胸大,你全家都胸大。”

    严小开将身上汗湿的T恤脱了下来,光着膀子道:“事实胜于雄辩,谁大谁小,把衣服脱了比比!”

    郑佩琳被刺激得立即就想去扯衣服,可是才一动又收了起来,男女有别,怎么可以跟男人比胸部呢,顿时脸红耳赤的骂道:“姓严的,你敢更无耻一些吗?”

    严小开哈哈大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严大官人悄悄的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以调戏校花为乐。

    最后的最后,郑佩琳只能道:“姓严的,我不管你到底用了什么yīn险的手段征服了西门耀铭,我也不管西门耀铭是做你的跟班还是你的走狗,反正这个人我已经厌恶透顶了,所以只要我在这个家一天,你就不能让他进屋门一步,否则别怪我翻脸。”

    严小开想了想道:“那我最多让他进到院里,这总可以了吧!”

    郑佩琳狠白他一眼,不过并没有再说什么。

    严小开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发现西门耀铭已经回来,正帮着毕运涛挖树根,于是他也凑上去帮忙。

    三人协力,又费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树头挖了出来。

    挖树头出来,严小开愿意出力,因为这对房子的风水有利,至于树头怎么处理,他就不去cāo心了。

    让西门耀铭帮毕运涛抬走树头后,他并没有把土填回去,而是找来了几个泥水匠,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思,在挖出的坑里做了个活水池。

    在小洋楼的院落里挖个小鱼池,是严小开住进来就有的想法,一来是为了观赏,二来为了旺财,但是挖个鱼池也不是易事,如果在吉位,则起到旺财的作用,如在凶位,则有破财,身体不健康等事发生。

    金星紫檀所在的位置,无疑就是最佳吉位。严小开一早就想把树头挖起来扔了,可一个人挖,真的太费劲了。

    结果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的时候,毕运涛竟然主动提出来要挖树头,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爱怎么挖就怎么挖呗!

    他不但不阻止,还不要求分脏,甚至还乐呵呵屁颠颠的给打下手呢!

    -------

    下新书榜了,未来的rì子,靠各位相守与了了一起奋斗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