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七章 赌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夜。

    郑佩琳早早就准备睡了。

    早到一吃完晚饭,就进了房间,还不到八点,这就准备熄灯。

    这一天,她除了复习功课外,就是打扫卫生,从一楼到三楼,从院里到院外,全都是她一个人搞的,所以真的有点累了。

    只是当她的手刚到碰到床头柜的台灯之时,房门被敲响了。

    “郑佩琳,你睡了吗?”严小开那不算xìng感却让人感觉顺耳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我睡了!”想起这厮一整天就只顾着忙活那点破事,别说帮自己一起打扫卫生,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心中有气的她就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

    “睡了你还能说话?”严小开笑着问。

    “我……说梦话!”郑佩琳道。

    “开一下门。”严小开又道。

    “我睡了!”郑佩琳坚持的道。

    “郑佩琳,你是不是准备耍赖呢?”严小开好整似暇的问。

    “我耍什么赖?”郑佩琳从床上坐起来。

    “你忘了今天我们的赌注吗?”严小开声音平淡的提醒她。

    郑佩琳愣了愣,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和他打赌敢不敢回来的事情,想起约定的赌注,她的脸立即就热了,心也跳了,整个人都有点发慌。

    偏偏这个时候,严小开好死不死的道:“郑佩琳,如果你真想抵赖的话,我也没办法,反正你自己说的,抵赖的人是王八龟孙鳖二犊子。”

    郑佩琳立即就被刺激到了,刷地跳下床,奔过去拉开门,叉着腰道:“谁抵赖了,我才没抵赖。”

    严小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确切的说是她的胸部。

    高耸,挺俏,圆润,像是两个大瓷碗倒扣在上面一样。睡裙开领处露出的一片rǔ峯,白如凝脂,美不胜收,是中间那道深深的rǔ溝,让人无法自控的想往里钻的冲动,尤其胸部上面突起来的两点,虽然被摭掩在睡裙上,看不清楚颜sè,但形状大小却清晰可辩,更有一种半摭半掩,酥胸半露的朦胧美感。

    严小开看得有些失神,下意识的喃喃道:“还说你的胸不大。”

    郑佩琳一愣,随即就醒起自己睡觉的习惯,这会儿身上除了一件黑纱薄丝睡裙外,里面是什么也没穿的,所以她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赶紧的双手护胸,脸红耳赤的骂道:“流氓!”

    严小开淡笑道:“男人不流氓,身体不正常。”

    郑佩琳:“呸!”

    严小开又接着道:“女人不风騷,个子长不高。你的个子……”

    郑佩琳气得不行,掩着胸欺上前来质问道:“我的个子不高吗?不高吗?你看过几个女人有我个子高的。”

    严小开又笑了,看着差不多齐到他鼻梁的郑佩琳道:“我没说你个子不高啊,我只是说你个子这么高,肯定很风sāo!”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骂道:“去死!”

    被接连不停的調戲,郑佩琳有些受不了了,因为……她好像又cháo了。

    为了避免被看出来,她心虚的快步走回床边,重重的坐到床上。

    严小开只是站在门口,好整似暇的看着她。

    菊sè的灯光下,郑佩琳长长的秀发随意披散着,无袖长裙裸露着不少的肌肤,在光线的照耀下,有种莹莹的光泽,吹弹yù破的俏脸上几抹发丝紊乱,使她看起来比平时少了几丝泼辣,多了几抹温柔!

    严小开不能不承认,抛弃她的xìng格不谈,这世上确实很难找出美得像她这么祸国殃民的女人。

    郑佩琳见他一直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口的慌乱,手足无措的,一颗狂跳的心几yù要蹦出来似的,腿间的cháo意也越来越浓。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她只能粗声粗气的道:“要摸快摸,摸完我睡觉。老娘今天很累了,没功夫侍候你。”

    原来,严小开与郑佩琳的赌注还是像上次一样,严小开要是输了,什么都听郑佩琳的。郑佩琳要是输了,那就得让严小开摸屁股。

    严小开笑眯眯的走上前来,指着床中间道:“那不不上去,摆好姿势!”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剜他一眼,悻悻的脱掉拖鞋上了床,如果是像上次一样的姿势,那她应该是跪着趴在床上的,把屁股对着严小开的,可是如此羞人的姿势,她哪好意思摆出来,所以只能背朝天的趴着。

    严小开也跟着上了床,到了她身后道:“把屁股翘起来。”

    郑佩琳心儿一颤,慌声道:“才不要!”

    严小开催促道:“赶紧!”

    郑佩琳恼羞成怒的道:“我就这样,爱摸不摸,不摸就滚,老娘真的要睡觉了!”

    她不合作,严小开只能自己动手。

    像上次一样,把双手探到她的胯部两位,扶着骨盆的位置往后一勾。

    “呃!?”在郑佩琳低声的惊呼之中,她又从全趴变成了跪趴,屁股正对着后面的严小开。

    不过这一次,严小开明显用力过猛了一些,郑佩琳的香臋就撞到了他的某个部位之上,但撞击的力度却不轻不重,刚刚好。

    那浑圆,结实,又带着弹xìng的触感,使得严小开心里也是一阵狂颤,废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心跳。

    郑佩琳也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严小开的什么时候,顿时也是一阵心慌意乱,赶紧的把身体往前倾了倾,然后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严小开,当她发现严小开竟然也是跪在自己的身后,正眼光直直的看着她时,她就慌乱无比的赶紧回过头去,只是那张俏脸却已经热得像是被火烧着了似的。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那个了,简直就像是……拍a片一样嘛!

    郑佩琳把头紧紧的埋在枕头里,再也不敢回头去看严小开了。

    严小开深呼吸了好几下,甚至暗里还念着sè即是空,空即是sè,红粉均是骷髅。想借此将被刺激得抬头挺胸的小弟压下去,可是他的小弟却很倔强,万般劝慰,仍不肯低头。

    严小开无能无奈的不去理会它,探出手缓缓的向郑佩琳的臀部伸了下去。

    当他的手接触到那嫩滑的臀部之时,那柔中带软,软中带着弹xìng的美好触感,使他的小心肝无法自控的轻颤了一下。

    敏感的郑佩琳反应则更大,仿佛被电着了似的,撑在床上的双手顿时无力的软了下去,整个上半身也紧贴到床上。

    也正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自己快要湿透的下身,而且那里连内裤都没穿,这就忙叫道:“哎,等一下,等一下!”

    严小开疑惑的问:“干嘛?”

    郑佩琳声若蚊鸣的道:“我,我,我要上厕所。”

    严小开一手就摁到了她的腰背上,“哪来那么多咯嗦,很快就好,我摸完了,你爱干嘛干嘛。”

    郑佩琳yù哭无泪,想要挣扎,可是他那只手却像是一座大山似的压在自己的身上,虽然用力挣扎的话,肯定能挣得开,可问题是,她这会儿竟然像是着了魔中了邪被点了穴一样,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所以最终只能无奈的跪着趴在那里。

    严小开的手再次摁到她的臀部上面,缓缓的按压起来,力道轻重适度,慢慢的摸索着,又仿佛在寻找什么。

    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一阵阵似酥似麻似痒似痛的感觉从臀上传来,袭遍郑佩琳的全身,尽管她早有准备,在严小开的手一压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就紧咬了牙关,可是随着这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感觉袭来,她还是无法自控的闷哼出声。

    声音一出,郑佩琳就赶紧的一手捂住了嘴,紧紧的,死死的,可是严小开的手仿佛带有魔力似的,弄得她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尽管一再努力隐忍,但声音还是从嘴角,从指缝中泄出来。

    终于,她实在忍受不了了,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道:“姓,姓严的,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是想给我复查一下,看看我的伤是不是好彻底了没有是吗?”

    严小开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下,随即又动了起来,语气带着猬琐的道:“谁说的,我只是想摸你的屁股。”

    郑佩琳被揉得嬌喘吁吁,说话也不能连贯,“装,装什么呀,你骗得了别人,你骗得了我吗?我,我知道你不是那么下流的人,你要是真,真那样的话,那天晚上你就……”

    严小开笑道:“不,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郑佩琳哭笑不得,臀下阵阵异样的感觉袭来,又让她感觉极为吃力,“哼,姓严的,拜托你别老是把那么简单的事情弄得那么复杂行不行,你就直接跟我说,你要给我复查一下,我会真的那么不识好歹的拒绝你吗?”

    严小开手上动作不停,语气却不冷不热的道:“那可难说。”

    郑佩琳还想说什么,臀后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唉哟,魂淡……轻点,轻点!”

    严小开的手指停了一下,不再左右游移,而是往那一点上摁下,“是这里吗?”

    “吸!”郑佩琳抽了一口凉气,“好痛,好痛!”

    严小开冷笑道:“你不是已经好了吗?”

    郑佩琳吃痛之余,仍不忘反唇相击,“你不是说只想摸我吗?”

    严小开停下手来问:“那你是想我摸你呢?还是想我给你复查?”

    郑佩琳大窘,吱唔着道:“我什么都不想。”

    严小开真想问,你这话是不是多说了“不”字呢!

    接下来,两人都不再说话了。

    一个默默的摸人,心跳如狂,血液沸腾。

    一个死咬着牙关的挨摸,全身瘫软,双手抓着床边,紧了又放,放了又紧。。

    最后的最后,可想而知,敏感得不像话的校花大人又一次被弄得泛滥成灾,在大呼小叫中丢盔弃甲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