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八章 被堵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下来的rì子,进入了应届统考前的紧张复习阶段。

    严小开的生活,也又一次回到了之前那样的正轨,平静又充实着。

    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宿舍,课室,食堂这样的三点一线,而是学校与小洋楼来回转。而他代步的工具也不再是十一路公交,而是那辆白sè的大众CC。

    渐渐的,大家也都知道了,那个废柴严小开好像真的傍上了校花大小姐,而且好像真的财了,不但拥有一辆三十好几万的大众CC,还在外面有一套房子,虽然租的还是买的仍有待考证,但相比于过去,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还有让人不能不服的是,就这么一辆中低档的车子,那废柴竟然还煞有介事的请了个司机!

    那司机看起来还很像模像样,不但开得一手好车,还穿着高档的西服,带着帽子,上学的时候准时送到,放学的时候准时来接,尤其夸张的是,这司机还替严小开开车门。

    事实上,他们哪里知道严小开并没有傍上校花,两人之间虽然有点小暧昧,但至今仍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房子和车子,也不是严小开卖身换来的,而是用那颗脑子挣来的。

    他那个司机,也是不用钱请来的,而是用威胁利诱各种手段蒙回来的,是免费的。而他之所以用司机,只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拿到驾驶执照,作为一个未来国家栋梁的他不想被以无证驾驶的罪名给逮进去罢了。

    至于那个司机为什么要带帽子,原因就更简单了,丢不起这个人呗!

    -------

    时间,就像厕所里的圈筒纸,看起来很长,可是抽着抽着就没了。

    转眼前,离考试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对于这次考试,应届实习生谁也没敢掉以轻心,因为这次的考试成绩,不但决定着能不能参加实习,还决定着实习以后能不能拿到毕业证。

    混了这么多年,谁的目的不是想混个毕业证呢?

    所以在这些天里,应届实习生们大多都是棒着书本硬啃的,就连严小开也不例外。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这样的,就连之前去考文武状元,他都是抱着玩的心态去考的。只是这一次,真的没办法,以前的这个自己实在是太废了,虽然从不旷课,不迟到,不早退,也不惹事生非,每节课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听着,可是真正印在脑海中的知识,却少之又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严小开不但拥有了唐朝文武双科状元的聪明头脑,还有几个成绩不错的好朋友。

    毕运涛,虽然脑子有时候转不过弯来,但该聪明的时候绝不会装傻,例如考试的时候,平常念书虽然不太用心,但每次考试都在班上前十之内。

    胡舒宝,论武力值,她没办法跟毕运涛郑佩琳等比,可是要说考试,每回都是前三甲。

    郑佩琳,那就更不用提了,她这个校花可不是摆着来看的那种花瓶,人家可是真正的人才,不但是十大高手中唯一的一个女xìng,各科综合成绩更是全校第一。

    他们三人都知道严小开是个考试白痴,所以商量过后,就决定分工辅导他。

    白天,毕运涛和胡舒宝轮流辅导他!

    夜里,郑佩琳单独辅导他。

    在三人的车轮战术之下,严小开想偷懒都没办法,只能没rì没夜的被逼迫着恶习补!

    -------

    这一天,中午放学。

    死记硬背了一早上的严小开有些头晕脑账,这就没有和毕运涛及胡舒宝去食堂吃饭,而是想回去趁着中午的两个半小时,好好练练气,让自己的脑子清静一下。

    只是当他走到学生停车场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自己那辆大众CC,郑佩琳的路虎倒是在那儿,可是郑大小姐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和他说了,人家今天中午和宿舍的姐妹聚餐,不回去了。

    严小开等了一阵,仍不见西门耀铭开车到来,不由微皱了一下眉头,半个月来这厮一直都很安份的扮演司机与跟班的角sè啊,难不成三天不打,又想上房揭瓦了。

    想了想,他就掏出电话拨打了西门耀铭的电话。

    电话拨出后,那边却提示正在通话中。

    严小开挂断电话,准备又一次回拨的时候,西门耀铭却打回来了。

    电话一接通,严小开就劈头盖脸的质问:“小铭子,你搞什么飞机?”

    西门耀铭在电话那头着急的道:“哥,对不起,我这儿有点急事,今儿个恐怕得请假了。”

    严小开冷哼道:“请假?一个星期休息两天还不够?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西门耀铭道:“不是的,哥,我这儿真的有事。今天你自己打车回家好吗?要不我让别的人去接你!我真的有事。”

    严小开道:“什么事?”

    西门耀铭道:“我老斗突然间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急救,我得马上过去。”

    严小开半信半疑的问:“你没蒙我吧?”

    西门耀铭道:“哥,我蒙你干嘛啊?我拿什么事蒙你,也不会拿这样的事情蒙你啊!”

    严小开道:“哼,这可难说!”

    西门耀铭急道:“哥,你相信我一回好吗?我真的要去看我老斗。”

    严小开语气yīn沉沉的问:“小铭子,难道你就不怕我生气?”

    西门耀铭心中一禀,他当然害怕严小开生气,因为严小开要是一生气,不给他药丸了,下个月十五他就得准备身后事了,所以忙道:“我怕,我怕,哥,可是怕我也没办法,老斗我只有这么一个,就算是死,我也得见他最后一面。”

    严小开愣了一下,“这么严重?”

    西门耀铭声音有点哽咽的道:“他的助理刚刚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他还是人事不醒。这会儿正在送市人民医的路上。”

    严小开问道:“以前有什么病史吗?”

    西门耀铭道:“没有,他平时身体很好的。”

    严小开道:“那你去吧。看着路来,别慌慌张张的。”

    西门耀铭忙道:“我知道了!”

    挂上了电话后,严小开不由在心里感叹。

    人之初,xìng本善。

    西门耀铭纵然有着这种或那种的低劣品格,但对他老斗的这份孝心是值得称赞的。

    尽管刚刚通话的时间并不长,但严小开基本可以肯定,西门耀铭不是在演戏,话语中的真情流露,是西门耀铭这种人装不出来,也装不像的。

    物有贵贱,人有善恶之分。

    爱情,亲情,友情,只要这个人占着其中一样,那就不算是太过无药可救。

    严小开往校门走的时候,忍不住思索起人xìng这个深奥的问题。

    等到恍然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校门外,原本想打辆车的,可是想着从这儿走回去也就十来二十分钟的事情,所以就懒得花那十块钱了。

    走着走着,严小开隐约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人跟着自己,只是几次回头,却又没发现对方的身影。

    严小开心里jǐng觉起来,要是以往,他肯定往人少的地方走,把对方引出来,然后痛殴对方一顿。只是现在,他的功力恢复不到之前一成的一小半,虽然说已不是随便谁都可以凌辱,但在他自己看来,也是弱得不可收拾,所以他就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到了进入卫星路的时候,严小开有些犯难了,因为要进入卫星路,必须得经过一段极为偏僻的巷道,如果绕大路过去,最少又得费近半小时的时间,想了想后,他就一咬牙,快步的走进巷道,开始发足狂奔起来。

    果然,他才没跑几步远,后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当他奔到巷道半中的时候,脚步终于滞下来了,因为前面正有一个人缓缓的和他走来。

    这个人,严小开并不陌生,就是上次被他连同林伟杰一起yīn了一把的李苦。

    斜斜的转过身来一看,发现后面追着他的果然是李苦的拍档萧辰宇。

    两人一前一后逼上前来,脸上带着不善之sè。

    严小开见无路可退了,只能看着他们逼上来,围着他。

    “你们想怎么样?”

    萧辰宇与李苦交换了个眼sè,李苦就首先开口道:“我们找你,有两件事情。”

    严小开有些紧张的问:“什么事。”

    萧辰宇道:“第一,我们向你道歉。”

    李苦道:“第二,我们还要揍你!”

    严小开哭笑不得,“既然你们要向我道歉,为什么还要揍我呢?”

    萧辰宇道:“我们向你道歉,那是因为我们和你无怨无仇,不应该为了钱来揍你。”

    李苦道:“我们要揍你,那是因为我们收了林伟科的钱,而且前几天,他也把另一半的钱给了我们。”

    萧辰宇道:“而且他还说,要是我们不揍你,挨揍的就是我们。”

    严小开皱眉道:“又是林伟科这个杂碎。”

    李苦道:“你和林伟科的恩怨,我们真的不想插手,可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既然把钱收了,那就只能把这件事办到底。”

    萧辰宇道:“何况我们不办的话,还要挨揍。”

    严小开暗里无奈的摇头,因为今天一场苦战显然是免不了了,所以他就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来吧。”

    李苦摇了摇头,“你的实力,我们很清楚,所以我们不准备一起上,我们两个,你任选一个。”

    严小开看了看两人,竟然觉得有些好笑的问:“这还可以选的?那你们两个谁强一点?”

    李苦很老实的道:“我!”

    严小开伸手一指萧辰宇,“那我选他!”

    萧辰宇撇了撇嘴,“李苦,你这个魂淡,明明是我比你强。”

    李苦摇头,“是我强一点。”

    萧辰宇道:“屁,我比你强!”

    李苦:“我强一点!”

    “……”

    严小开被弄得哭笑不得,“要不你们两先打一场,谁输了我,我跟谁打!”

    这话一出,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萧辰宇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走了前来,直直的面对着严小开。

    李苦在一边有些幸灾乐祸的道:“严小开,虽然你很弱,可他不会手下留情的。”

    萧辰宇点头,一脸同情的看着严小开,“他说的没错,我要对你手下留情,林伟科就不会对我们留情。”

    李苦又接口道:“是的,谁让当初我们手头紧!”

    萧辰宇也道:“谁又让我们收了他的钱呢!”

    李苦又道:“不过你放心,你和萧辰宇打,不管结果谁输谁赢,我都不会插手。”

    萧辰宇竟然替严小开问:“你要是插手呢?”

    李苦想也不想的道:“那我就是孙子。”

    严小开再一次哭笑不得,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两个十大高手竟然都是话唠,而且很有说相声的潜质,“好了,你们不用再说那么多了,开打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