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六十七章 诈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的不耐烦,终于使那两个话唠闭了嘴。

    “来吧,让你先出招。”萧辰宇摆出冒牌太极起手势,十分有风度的道。

    “好,我出拳了,你可要小心了,芶布礼都挡不住我这一拳的!”严小开竟然很好心提醒一句,同时目光猛然一沉,狠狠的朝萧辰宇扑了过去。

    看见他来势有些凶猛,萧辰宇原本是想退让的,可是想到这厮只是个不足一哂的废物,完全没有退让的必要,所以就定定的站在那里,准备摆出高手应有的风度,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见招拆招,拆招还招。

    严小开扑到近前,肩头耸了耸,仿佛要出拳,萧辰宇就下意识的往上招架,谁知道双手刚扬起,严小开的一条腿就毫无预兆的扫了过来。

    萧辰宇被吓了一跳,赶紧的抬腿抵挡,但因为反应慢了半拍,腿刚抬起,严小开已经踢到了。

    “嘭!”的一声闷响,萧辰宇生生的挨了一脚,虽然没有断筋裂骨,但也疼得他直跳脚。

    “再来!”好容易缓过一口气后,萧辰宇稳稳的站定,狠狠的盯着严小开道。

    “小心了,这回我真的出拳了!”严小开呼喝着,继续疾扑而上。

    上了一次当,萧辰宇不敢再托大了,也不敢再相信他的话,所以在他扑上来,肩头再次耸动的时候,压根就没理,护紧上身要害之余,紧盯着他的下盘。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严小开这回真的出了拳,速度奇快不说,角度还十分的诡异刁转,拳头挥来的时候,看着仿佛是往左打,可是在半中的时候却毫无半点预兆的突然滑向右边,像是一个反弹的弹簧一样,刷地就弹向了萧辰宇的右脸颊。

    萧辰宇和别人中规中矩的打习惯了,哪曾见过这么古怪的招式,看着他的拳头往左边打来,肯定就往右边闪了,谁知道闪到右边的时候,把仿佛是把脸揍上去迎接人家的拳头一样。

    “嘭!”一拳就在他的脸上砸了个结实,当场一阵眼冒金星,接连退了好几步。

    一旁的李苦瞧得极为好笑,“姓严的,没想到你这个出了名的老实人也会用这么不老实的招数啊!”

    萧辰宇吐掉一口带血唾沫后,也点头道:“对,你摆明了欺负我这个老实人嘛!你连出了两招,现在该到我了!”

    说动手,马上就动手。

    萧辰宇刷地疾冲而至,一拳就朝严小开打了过去。

    严小开急忙侧身,堪堪闪过之际,萧辰宇的一脚横扫已经猛踢到,这一脚又疾又厉又猛!

    严小开完全没办法抵挡,被正中腹部,整个人就像风筝一样都被踢得飘了出去,飞出六七米后,才“别吱”一声摔倒于地,趴卧在那儿。

    萧辰宇摸了摸被打中的那边脸,疼得忍不住倒吸了几口凉气。

    李苦忙问:“怎么样?”

    “还能怎样,疼呗!”萧辰宇一边捂着脸,一边苦笑着道:“现在,我终于相信他能和芶布礼单挑了,这厮真的有两道散手啊!”

    李苦看一眼还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严小开,叹气道:“招式是有了,刚刚那一拳,换了我也未必能躲得开。不过这底子,确实太弱了一些。”

    萧辰宇苦着脸道:“我不想跟他打了,我们走吧?”

    李苦的脸比他更苦,“你忘了林伟科的要求吗?最少得把他的腿打折。现在这样走了,林伟科能饶得了我们吗?”

    萧辰宇道:“可……这摆明了欺负人啊!”

    李苦又叹气,“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也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你当时要接人家的钱呢?”

    “当时我也没办法啊,算了,说这个搞毛!”萧辰宇一摆手,冲严小开喝道:“姓严的,还行不行,不行我就过去踢你一脚,把你的腿踢折了,这事就完了!”

    严小开早就回过劲来了,萧辰宇的那一脚虽猛,但还不至于踢得他人事不醒,他只是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够与对方匹敌,想装死蒙混过关而已,可是现在看来,对方显然没有就这样放过他的意思。

    照这样再打下去,自己最多再扛三招,那就要彻底玩完了。

    怎么办呢?

    脑袋使劲的转了转,突地灵光一闪。

    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不错,智取!

    想到这里,他就单手摸着地面,装出极为坚难与吃力的样子跄跄踉踉的爬起来,脸上的五官也仿佛因痛苦变得扭曲起来,原本就很白的脸,变得更白了。

    萧辰宇见他晃晃悠悠的,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了,不由再度苦笑,对李苦道:“苦哥,要不还是你来吧!我真下不了手了。”

    李苦大退一步,“他选的是你,又不是我,自己的事,还是自己搞掂吧!”

    萧辰宇没好气的骂一句,“你不是说咱们是兄弟吗?”

    “对啊!”李苦很认真的点头,然后更一本正经的道:“可是星爷告诉我,兄弟是用来出卖的!”

    萧辰宇:“……”

    李苦看了看手上的山寨劳力士道:“赶紧上吧,我还没吃饭呢,再磨吱下去,食堂就什么菜都没有了,只能一块钱饭加点汁!”

    萧辰宇翻了白眼,看看仿似摇摇yù坠的站在那里的严小开,把心一横道:“姓严的,小心了,我来了!”

    说着,萧辰宇就大踏步的朝严小开冲了过来,越奔越快,到了近前,整个人弹起,刷地就是一个反身侧踢。

    萧辰宇很有信心,这一脚就结束这场战斗,然后回去开饭。

    因为这一脚要是踢实了,严小开肯定会飞出去,就算肋骨不断掉几根,也会当场吐血。

    尽管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是人在江湖,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如果这场战斗,真的必须你死我活的话,那还是你死,我活吧!

    只是……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弹身而起的瞬间,原本还晃晃悠悠仿佛连站都站不稳的严小开突地滑倒在了地上,堪堪避过了他这记犀利又霸道的反身侧踢。

    在萧辰宇踢了个空,落到地上的时候,倒在地上的严小开却突地一腿蹬地,一腿狠狠的朝他腹部踢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脚,完全出乎萧辰宇的意料。

    猝不及防之下,萧辰宇当场中招,被踢得连退了好几步,捂着肚子痛呼起来。

    一击得手,严小开一个鲤鱼打挺,猛地翻过身来,停也不停的朝萧辰宇扑了过去,又疾又猛,哪有一点半生不死的模样,简直就是出笼猛虎嘛?

    这下,就连一旁等着开饭的李苦也傻了眼,这,神马情况啊?

    萧辰宇看见严小开突然间变得这么生猛,才终于意识到这厮刚才的表现都是在装的,都是在演戏,目的就是要麻痹自己,让自己轻敌,心中巨惊的他却还没从腹痛之中解脱出来,只能连连后退。

    不过这个时候,严小开的双拳已经左右开弓,不停的袭了上来,又是那种弹簧似的古怪招式,看着仿似袭向右边,却突然间就反弹到左边,看着像是左边,却瞬间又到了右边。

    萧辰宇退得虽快,但脸上连中三元,而且都是同一个部位,鼻子。

    当场就是是血水直流,花了整张脸。

    鼻梁上一阵阵传来的疼痛,使得他眼前的视线有些许的模糊,虽然强忍着疼痛反踢了严小开一脚,但这一脚不但没将严小开迫退,反倒更刺激了他的凶xìng,嘶吼着再度扑到,拳脚齐出,顿时让人眼花缭乱的拳脚就如雨点一般罩向萧辰宇。

    萧辰宇这下是彻底的被弄晕了,因为这密集的拳脚完全就分不出哪记是虚招哪记又是实招!

    挡了这边,抵不住那边,防得了上面,守不下住下面,结果身上纷纷中招。

    尽管严小开的拳脚不够萧辰宇的那么狠厉霸道,可落到皮肉身上,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失了先机,落了下锋的萧辰宇强忍着疼痛一退再退,因不他还想在退让之中瞅准机会反击,可是严小开完全就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一拳快过一拳,一脚快过一脚,中间没有丝毫停滞,也自然无隙可钻。

    “嘭!”的一声闷响,严小开最后一击夹着全身力气的重拳狠狠的砸到了萧辰宇的面门上。

    萧辰宇那原本已经止住了血的鼻子又一次开了花,当场就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当严小开扑上去,一脚就要朝着他的脖子踩下的时候,躺在下面的萧辰宇被吓坏了。而一旁的李苦又隔得太远,想救人都来不及……

    看着那只就要猛踏而下的脚,萧辰宇绝望的闭上眼睛。

    然而,他躺在那里等了好一阵,却仍不见最后的疼痛袭来,张开眼睛看看,却发现严小开已经把脚收了回去,退到了一边!

    一旁的李苦赶紧的奔过去,想把萧辰宇扶起来。

    萧辰宇吃力的站起来后,推开了李苦,抹掉脸上的血,紧紧盯着严小开。

    严小开jǐng惕的问:“怎么?还要来?”

    萧辰宇无力的摇了摇头,“不,我输了。虽然你使了诈,但我输了就是输了。我只是想不明白,你刚刚那一脚为什么不踩下来?”

    严小开道:“我和你无怨无仇,而且我也没有收别人的钱,为什么要置你死地。”

    萧辰宇想了想,点点头,“有道理!”

    严小开看向一旁的李苦,心里虽然极为紧张,但还是假装平静的问:“你呢?要和我打一场吗?”

    李苦想了一下道:“我确实很想和你打一场,可是我刚刚已经说了,你和萧辰宇谁输谁赢都好,我不会再插手。大丈夫,一言九鼎,所以就算我想,也只能留到下一次了。”

    严小开道:“那我可以走了?”

    李苦退到一边,甚至还作了个请的姿势。

    萧辰宇忙道:“等一下!”

    严小开皱眉道:“还要来?”

    “还来?”萧辰宇苦笑不得,闷闷的道:“你小子要是不使诈的话,你以为真的打得过我吗?我只是想告诉你,林伟科那厮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他能找我们俩,就能找别的人,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严小开看两人一眼,最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再说的往巷子另一头走去。

    -----------

    新的一年到来,祝福所有支持了了的朋友们百运享通,万事顺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