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七十三章 开始好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一次的复查结果,情况有了转变。

    严小开脑袋里的那个血肿,竟然开始有了缩小的迹像,尽管在CT影像上,仅仅只是缩小了一点点,但这在临床意义上而言,却绝不是一点半点那么简单。

    因为这意味着,严小开的情况开始有了好转的迹像。

    当夏双菊告诉郑佩琳这个情况的时候,她欢喜激动得差点当场就哭了,尽管她分不清是因为有了摆脱严小开的希望而高兴,还是因为严小开有了康复的希望而高兴,再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夏双菊开了处方,递给严小开让他先去拿药,自己则扯着郑佩琳拉起了家常。

    她抬眼看了看严小开离去的背影,然后朝郑佩琳眨了眨眼道:“琳琳,几天没见你,感觉你又漂亮很多了呢!”

    郑佩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哪有,没有啦!”

    夏双菊轻拍着她的手道:“怎么没有,你看,这头发也有光泽了,皮肤也更白了。这谈了恋爱的女孩果然就不一样呢!”

    郑佩琳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姨,我没谈恋爱,只是用了护发素和玉兰油。”

    夏双菊笑道:“姨可是过来人,你个妮子明显眉目含chūn,还想瞒着姨呢?”

    郑佩琳有些急的道:“姨,我真没有,刚刚你看到的只是误会,我和他……我们是闹着玩的。”

    夏双菊笑意更浓了,“闹着玩都能闹得搂搂抱抱,还说没谈恋爱?”

    郑佩琳哭笑不得,“姨,我们真没有。”

    夏双菊道:“好吧,就算你们没有,可是我能看得出来,你对他可明显不一般哦。”

    郑佩琳忙道:“我承认,我对他的确不一般,可那是因为我砸了他的脑袋,要对他负责任,所以才会对他比较特别的。”

    夏双菊目光紧紧的看着她,“真的仅仅只是这个吗?”

    郑佩琳有些心虚的道:“除了这个,还能是哪个!”

    夏双菊笑笑道:“妮子你嘴上说得硬,可心里怎么想的,你自己心里才清楚!不过你也老大不小了,谈个恋爱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而且这小伙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白白净净,既斯文,又有礼貌,而且现在这病也有了康复的希望……”

    郑佩琳听得心慌慌的,一张脸也越来越烫,手和脚都不知往哪放了。

    看见她羞成这个样子,夏双菊失笑道:“姨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好害臊的。”

    郑佩琳声若蚊鸣的道:“姨,求你别说这个了好不?”

    夏双菊道:“那你真的对他有意思?”

    郑佩琳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夏双菊笑了起来,“你还不知道,你差点就在自己脸上写出来自己喜欢他了!”

    郑佩琳吓了一跳,吱唔的道,“我,我……”

    恰在这个时候,去拿药的严小开回来了。

    夏双菊就不再说这个,只是眼神有些暧昧的看了看两人,然后把病历写完,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让他们走了。

    ----------

    回家的路上。

    驾车的郑佩琳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几次都差点冲了红灯,不由就问:“郑佩琳,你怎么了?”

    沉甸于心事的郑佩琳回过神来,“我没怎么啊!”

    严小开道:“那你怎么看起来魂不守舍的,开车要专心一点啊,你的方向盘上可cāo纵着两个人的xìng命呢!”

    郑佩琳狠白他一眼,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差点追了前面的车尾,被吓一跳的她再也不敢分心了,把车驶稳后缓缓的靠边停下,然后就道:“你来开吧!”

    严小开搞不清楚这女人是哪根筋犯了,还是来大姨妈了,不过她现在这个状态的确不适合开车,于是就和她交换了座位。

    重新上路的时候,严小开见她好像还是心事重重的,就故意找话题道:“哎,我这可是无证驾驶,你放心把xìng合系在我的身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简简单单的一句玩笑,却让郑佩琳听出了旁的意味,暗中寻思道:是啊,他一没钱财二没人才三没身材,我真的可以把下半生赌在他的身上吗?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郑佩琳又有些懊恼,我为什么要这样想?为什么一定要是他呢?

    难道真的像小姨说的那样……我喜欢上他了?

    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他的身上没有一条符合我的择偶标准,除了一大筐的毛病,挑不出丁点优势。

    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

    严小开见她仍闷声不吭,不由就腾出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哎,哎,我和你说话呢。”

    郑佩琳再次回过神来,悻悻的瞪他一眼,然后在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扔到他的双腿间。

    严小开捡起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本驾驶证,翻开来之后发现上面赫然是自己的名字与照片。

    “这个……”严小开微吃一惊,赶紧的把车停到一边,仔细看过后发现上面确实是自己的名字,愣愣的看着郑佩琳道:“这是……假的吧!”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中午我刚从驾驶学校拿回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严小开道:“可是我好像没报名学车啊?”

    郑佩琳道:“那天带你去驾校学车的时候,我就给你报了名。”

    严小开道:“可是……”

    郑佩琳道:“之后的考试,我就找人替了。”

    严小开道:“可是……”

    郑佩琳喝道:“可是什么,有钱能把鬼请来推磨,何况是一个驾驶证呢?”

    严小开咽了口唾沫道:“我是说,你要真给我弄,也给我开个B牌啊,弄个C牌算什么啊,万一我以后真没出息了,那也可以做个货车司机什么的。”

    郑佩琳一脸鄙视的道:“瞧你那点儿出息劲。”

    严小开皮厚的笑笑,然后道:“不过C牌也好过没有,以后我终于不是无证驾驶了,大恩不敢言谢,这小恩我就更不谢了啊。”

    郑佩琳嗤之以鼻的道:“我给你做了那么多事,你谢得过来吗?”

    严小开道:“那要不然你要我咋地?真想让我以身相许?你要真的想,那……好吧。反正我给自己算过命,不怕白虎的!”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嗔骂道:“去死!”

    严小开则是嘿嘿的真乐,那无耻劲儿让郑佩琳真想揍他一顿狠的。

    好一阵,郑佩琳才道:“哎,刚刚在急救手术室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西门的老爸真的救回来了?”

    严小开点头,“是救回来了,我救的!”

    郑佩琳半信半疑的问:“你?”

    严小开得意的点头。

    郑佩琳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道:“这个事情,我真不太方便和你说太多。”

    郑佩琳没好气的应一句,“稀罕。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严小开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开车。

    只是一阵之后,被弄得不上不下的郑佩琳又恨恨的冒出一句,“姓严的,你要是不说,那以后什么事也别跟我说。”

    严小开哭笑不得,“好嘛,我告诉你就是了。西门耀铭的老斗不是突发急病,而是中毒,而且种的是一种现代很少见,古代却很常用的毒药。而我的身上,正好带着那天我熬制的解毒药,可以解除这种毒的毒xìng!”

    郑佩琳皱起眉头,“你确定?”

    严小开失笑道:“不确定的话,西门耀铭的老斗能活过来吗?那些医生都准备让他们准备身后事了。”

    郑佩琳道:“那到底是谁要毒害西门伯父呢?”

    严小开很不负责任的反问:“你问我,我又问谁呢?”

    郑佩琳无奈,只好道:“那他吃了你的药,真的没问题了?”

    严小开道:“我的药,再配合上西医的对症治疗,最多三五天那样,应该就可痊愈出院了。”

    郑佩琳想了想问,“这件事情,你告诉西门了吗?”

    严小开道:“你觉得告诉他有用吗?”

    郑佩琳想了想,不由摇头,以西门耀铭的草蛋个xìng,告诉他不但没有什么用,还说不定又会闹出什么乱子呢!

    严小开道:“你都这样认为,那我就更懒得跟他说了。”

    郑佩琳点了点头,随即又笑了起来,“经过了这件事,西门应该更听你的话了。”

    严小开:“哦?”

    郑佩琳道:“西门虽然千不好,万不好,身上几乎没有让人可以恭维的地方,但他却是十足的孝子,因为他的父母离婚后,是他的父亲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的。只是后来,他的父亲忙着生计,创业,对他疏于管教,才导致他这样的。如果他有一个健全的家庭,他绝不会像这么草蛋的。”

    严小开叹口气道:“一段不美好的婚姻,伤害的不仅是彼此,还有下一代啊!”

    郑佩琳听他有感而发,不由问:“然后呢?”

    严小开振地有所声的道:“所以以后,我绝不轻易结婚,一旦结婚,绝不离婚。”

    郑佩琳赞同的点头,“我也一样!”

    严小开冲口而出道:“那咱们结婚吧!”

    郑佩琳睁大眼睛,“啊?”

    严小开佯装很认真很专注的看着她,瞧见她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终于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郑佩琳这才发觉自己被戏弄了,恼羞成怒的伸手不停捶打他的肩膀,只是这一次,却是唯一一次没像以前那样下狠劲,反倒是轻轻的,仿佛是生怕打疼他似的。

    严小开乐在其中,享受着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情升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