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七十七章 搞死罢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伟科一等人一直农家乐外面两三百米处的弯道里等着。

    不夸张的说,林伟科就是个yīn险卑鄙眦睚必报的小人,一次接一次的打击报复都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可是他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有的却是不断膨胀的仇恶之心。这,也注定了他要成为一个悲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在他们抵达农家乐外面的时候,是下午一点五十分。现在,却已经了四点五十分。时间,足足的过去了三个小时,严小开一等却还没出来,不过那辆大众CC和路虎揽胜却仍然停在那儿。

    只要车没走,林伟科就肯定人还在里面,所以尽管他已经等得烦燥不安,但他还是耐着xìng子在那里等着。

    报复寻仇,那不就是要考验耐xìng的么!

    然而,他虽然还按奈得住,后面那些被请来的打手却越等越不耐烦了。

    在五点多的时候,后面的面包车里终于走出了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光头大汉,他大步走上前来,拉开本田车的车门就坐了上去,十分不耐烦的道:“喂,林老弟,到底怎么搞的?咱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林伟科道:“刀哥,再等一会儿,应该马上就出来了。这里离市区有一大段路,而且这路也不好走,天黑之前,他们肯定要回市区的。”

    刀疤脸道:“那万一他们在这里住下呢?”

    林伟科摇头道:“不可能的,我打听过了,这农家乐没有客房。”

    刀疤脸抬腕看了看手表,yīn沉沉的道:“林老弟,虽然你花了钱顾我们,可是我们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大家伙在这里已经耗了三个多小时,再耗下去,今儿一天的活都别想干了。”

    林伟科忙道:“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吧。天黑之前,他们要不出来,咱们就冲进去。”

    刀疤脸愣了一下,“哎?这可和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你不是说半道上堵住人,然后收拾一顿的吗?”

    林伟科道:“可如果他们不出来,咱们也能硬闯了。”

    刀疤脸道:“林老弟,你这就不够地道了,你给我们的钱只够半道收拾人,可不够我们兄弟豁出命去闯这个地方啊!”

    林伟科不屑的道:“不就是钱嘛,你想加多少!”

    刀疤脸一扬手,“再加多三十皮!”

    三十皮,那就是三十万。

    对于西门耀铭而言,三十万只是他一个月零用钱的十分之一,但对于林伟科而言,却不是一笔小数目,必须得东凑西拼才行。

    不过,仇恨就是魔鬼,它会让人丧失理智,林伟科沉吟一下,最终把心一横道:“好,三十皮就三十皮!”

    刀疤脸又看一眼手表,“六点钟前,你等的那个小子还不出来,要么加三十皮,我们闯进去。要么就把尾数清了,我们走人!”

    林伟科点头,“成交!”

    刀疤脸这就推开车门,回到后面的面包车上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天渐渐的黑了,时间也渐渐带逼近了六点。

    在这个把小时里,林伟科犹豫过,挣扎过,但最终还是仇恨战胜了理智,让他彻彻底底的变成了魔鬼。

    时间一指正六点,那个刀疤脸刚推开面包车的车门,脚步还没跨下来,林伟科已经下了车,并且打开了尾箱。

    刀疤脸走上来问,“林老弟,什么个意思。”

    林伟科yīn沉沉的道:“再加三十皮,你们给我冲进去,找到那小子,把他弄成残废。”

    “好咧!”刀疤脸见有钱进账,贱肉横生的脸上立即露出了笑意,把手伸到嘴上使劲的吹了个口哨,向后面猛地一招手。

    “哗哗!”面包车的车门纷纷被打开,那些身上纹着纹身,留着光头,要不就长发,要不就把头发染得红黄紫绿,还串着耳环的古惑仔们便纷纷凑上前来。

    刀疤脸把家伙车尾厢的家伙纷纷发放到他们的手中,然后自己端起一把土铳,大吼一声道:“冲!”

    几十上百号人立即就气势汹汹的冲农家乐冲去。

    一进院门,立时就是一阵鸡飞狗跳,仿佛鬼子进了村似的人……

    在西门耀铭私下里找到农庄老板黄世达,要他把他们几人悄悄带出农庄的时候,他已经大概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原本是不想趟这样的浑水的,可问题是这找他帮忙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上市集团大老总的儿子,副市长的大公子,他能推托吗?他敢推托吗?

    他不敢,也不能,而且还不想,西门耀铭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能攀上副市长儿子这条线,他的生意不会越做越亏,反而会越来越火。相反的,要是在这节骨眼上得罪了西门耀铭,那么他也别指望在这地方继续做什么生意了。

    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后,黄世达心里就有了主张,把西门耀铭等人送到他的香园别墅回到农庄后,他就开始有意识的把客人送走,而且也不再接待新到的客人。

    所以在刀疤脸领着大班人马杀进来的时候,农庄上已经基本没有客人了,有的只是黄世达和他养的一班打手,那些迎宾小妹,厨子,服务员什么的,已经通通进了后宅。

    刀疤脸看见农庄里的人竟然敢拦阻他们进入,当即就红了眼,用土铳对着天就放了一炮。

    “轰”的一声巨响后,全场都被震住了,刀疤脸大吼一声道:“我们只是来找人,不相干的人全都靠边闪!”

    黄世达愣了半响,突地回过神来,把手中的锄头朝地上一顿,更大声的喝道:“这里是我的地盘,谁也别指望在我在地方上乱来!”

    黄老板的骨气彻底的激怒了刀疤脸,手中的土铳朝他一指,怒喝道:“兄弟们,给我上!”

    紧接着,一场刀来棍往,拳来脚去,混乱得不能再混乱的群殴就打响了。

    不过,这场战斗才刚刚打响,外面就响起了jǐng笛呼啸声,仅仅片刻,十几二十辆jǐng车呼啸着驶进了农庄,荷枪实弹的jǐng察们纷纷从车上跳下,直扑那些持着家伙还在厮斗的人们……

    原来,严小开在荔枝树上的时候,就已经对西门耀铭说了,让他通知相熟的jǐng察作准备了。

    严小开的要求,让西门耀铭有点小犯难的,因为一般的小jǐng察,他还真的不认识,不过分局的局长,市局的副局一等,他却是通通认得的。

    最后,从树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打给了分局的一个专门管这一块的局长,告诉他在农庄这边可能会有一场大刑殴斗案件发生。

    所以,刀疤脸等还没决定要冲击农庄的时候,分局的jǐng察已经埋伏在村口,占据着高处,和严小开等人一样,观察着农庄的情况,随时准备扑上来,实施逮捕了。这不,枪一响,他们就冲进来了。

    那么,林伟科呢?

    他好像没有和刀疤脸一起冲进农庄啊!

    是的,有了上一次在暗巷那里吃亏上当的经验,林伟科这一次学jīng了,在刀疤脸等人冲进去的时候,他自己并没有跟进去,而是让芶布礼带着他们进去认人,他自己则躲在本田车里静观其变。

    当他发现后面突然杀进来大批jǐng察的时候,顿时被吓坏了,赶紧的宿到了踏板下面,待得jǐng车过去后,他才赶紧的钻出来,然后发动车子掉头,快速的往村口逃去。

    只是当他的车驶到村口,眼看就要通过村道进入省道,然后逃之夭夭的时候,村道中间却突出现了一块大石头。

    村道是一车道,那么大块石头横在中间,本田车自然没办法绕过去。林伟科就急忙下车,想把那块石头搬开。

    然而那石头的重量明显超乎他的想像,加上手腕二次手术还没拆线,完全驶不上劲,没办法,他只好弃车,徒步奔逃。

    刚逃到村口的叉路上,一名用絲襪蒙着头的男人就出现在面前,直直的向他走来。

    林伟科见状不秒,立即就想向后方逃窜,可是才一转身,却发现后面又是一个絲襪蒙头的男人。

    前有来敌,后有追兵,林伟科没了办法,只能往侧边逃去,想往草丛树林里钻,可是刚进树林,一条腿就横空而出,拦腰扫来。面前竟然又是一个絲襪蒙头的男人。

    猝不及防之下,林伟科被一脚扫了正着,整个人也接连退了好几步,正好就落入了前后两路截击的两个男人的包围圈。

    两人把他围结实后,什么话也不说,立即就是拳脚相向。

    林伟科的双手先后两次手术,身体还没康复,完全就使不上劲,只能靠一双腿抵挡,不过就算他的双手健全也是没用的,因为围殴他的两人,身手明显超过他很多。

    仅仅抵抗了一会儿,他就被狠狠的一脚踢倒在地上,两人瞬即压上,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

    直到把他打得当场昏死过去,三人这才再次围上前来,其中两人见其中一人微微点头,这就一人拖手,一人拖脚,把他拖回了本田车上,反剪了双手,用一条塑胶锁扣,把他的手扣在坐椅的后面。

    在两人去搬开那块巨石的时候,其中一人就拔掉了本田车的钥匙,用力的掷到了旁边的草丛中。

    一切都搞掂,三人这才离开了现场。

    过了约有十来分钟,从农庄里逮捕了大批嫌犯,压着他们回分局的jǐng车路过这里,看到路中间竟然有一辆车,亮着车灯,敞着车门停在那里,jǐng察们很是疑惑。

    走上来一看,发现一名年轻人被反绑在座椅上,不由吃了一惊,赶紧的将他解开,而当他被人从车里解救出来的时候,鼻青脸肿被反铐在后面jǐng车上的刀疤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孔,立即就大声的喊叫起来,“就是他,就是他,是他主驶我们这么干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