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七十八章 离愁别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伟科最后的结果怎样?

    没有人去询问,因为他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教唆违法等数罪并罚,怎么也得判个三四五六七年吧。

    香园别墅里,胡舒宝和郑佩琳两人正在客厅中无聊的看着电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胡舒宝道:“哎,佩琳,你说小开他拿我的絲襪去干嘛呢?”

    郑佩琳哭笑不得,“笨舒宝,男人要女人的絲襪,你说还能干嘛?”

    胡舒宝垂着头没出声。

    郑佩琳好奇的问:“难道你从没看过床上战争片?就算没看过,也应该看过情sè小说吧?”

    胡舒宝脸红红的低声道:“我是看过,可是他们不是说要女人穿过的吗?刚刚小开是问我拿新的啊!”

    郑佩琳问道:“那你觉得他有可能拿去干嘛呢?”

    胡舒宝摇头,“我不知道。”

    郑佩琳顿了顿道:“或者我这样问,你希望他拿你的絲襪去干嘛呢?”

    胡舒宝脸更红,窘迫的摇头道:“我什么都不希望啊,我也不想给他的,可是他问我要,我包里刚好有一丝新的,我,我,我就……”

    郑佩琳没好气的骂道:“他问你要你就给他,他要问你要内裤呢?你也给她吗?”

    胡舒宝脸红耳赤,无言以对,好半响才瓮声瓮气的冒出一句,“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的不是也给他了吗?而且还是穿过的。”

    郑佩琳:“……”

    正在两女都闹得脸红耳热的时候,严小开等三人回来了。

    郑佩琳就劈头盖脸的质问道:“说,你们三个去干嘛了?”

    严小开脸不红,气不喘的道:“没干嘛,就是出去溜达了一下!”

    毕运涛也气定神闲的道:“对,出去逛了一圈。”

    西门耀铭则连连点头。

    郑佩琳则yīn阳怪气的道:“瞧你们这古古怪怪的样子,肯定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

    严小开微吃一惊的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郑佩琳道:“哼,和你住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么,一翘起尾巴,我就知道你是要拉那啥还是放那啥了!”

    严小开冲她竖起大拇指。

    郑佩琳白他一眼道:“少拍马屁,老娘不吃你这一套,说,我们的丝袜呢?”

    严小开道:“扔了!”

    郑佩琳又问:“为什么扔了?”

    严小开道:“用过了,自然就扔了!”

    郑佩琳仍追问不休,“用什么地方了?”

    严小开表情有点猬琐的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郑佩琳固执的道:“我想知道!”

    严小开装作无奈的叹口气道:“好吧,你想要知道,我就告诉你……”

    胡舒宝闻言大惊,生怕他当场说出什么让人有脸没地儿搁的话,忙道:“我们不想知道,不想知道。小开,我肚子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严小开抛了抛手上的车钥匙,“成,咱们吃饭去!”

    上了那辆别克商务车出了香园别墅之后,郑佩琳才问道:“姓严的,你带咱们去哪吃饭?”

    严小开道:“还能去哪儿,老黄的农家乐啊!”

    众人吃了一惊,“还回去啊?!!”

    严小开道:“干嘛不回去,咱们的车不是还停在那儿吗?”

    众人:“……”

    回到农家乐的时候,作最后调查取证的jǐng察正好与严小开一等擦肩离去。

    农家乐的老板黄世达见严小开一等竟然又倒了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和古怪,但还是勉强堆起笑脸,把他们迎进了原来的天字号包房。

    严小开问道:“黄老板,损失的情况怎样?”

    黄世达看了眼西门耀铭,见他只是默默的坐在严小开侧边,并不出声,再没眼力劲也知道了,冲自己发话的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呢,于是赶紧回答道:“没什么损失,没什么损失,就砸坏了几张桌椅,看门的两个兄弟有点轻伤。”

    西门耀铭适时的插了一句嘴,“老黄,损失都算到我的账上吧!”

    黄世达忙摇头道:“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刚刚那些jǐng察走的时候已经说了,我的损失,会叫那些人赔偿的。”

    西门耀铭没说话,只是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则道:“黄老板,他们是他们的,我们是我们的,今儿个多亏了你相助,我们才能平安劫,所以就不要那么客气了。”

    西门耀铭又适时的点头。

    黄世达见状,只好道:“那我就记上一千,五百算是桌椅的,五百给两个小弟买跌打药酒……”

    严小开大手一挥,“一千算什么回事,记五千,一千算桌椅,四千给那两个小弟!”

    是的,严大官人一向都很小气,可那是花他自己的钱的时候,现在花的是别人的钱,他还有必要心疼与小气吗?

    西门耀铭苦笑,但也只能向黄世达点头。

    黄世达见有银子进账,自然是眉开眼花,忙让人再上一壶上好的龙井,这才问道:“严少爷,西门少爷,还有几位,晚上想吃点什么呢?”

    郑佩琳道:“随便!”

    胡舒宝道:“随便!”

    毕运涛道:“随便!”

    西门耀铭对吃的是从不随便的,可是现在大家都这么说,他也只好道:“随便!”

    黄世达:“……”

    严小开笑了起来,对黄世达道:“中午大家都吃得很油腻,晚上就给我们弄点清淡些的,来三四个菜,再上个汤就可以了!”

    黄世达忙点头下去了。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姜葱炒牛肉,三鲜杂锦粉丝煲,清蒸鱼头,上汤芥菜,还有一个蛇鸡龟药材汤。

    这一顿,相对于中午那一顿,倒真是清淡了。不过郑佩琳等人照样还是吃得有点撑。

    吃过饭后,大家以为就要回去了。

    谁知道严小开却转过头来问郑佩琳,“哎,你中午不是说要钓鱼的吗?还想不想去?”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黑灯瞎火的钓什么鱼啊?”

    严小开道:“怎么会黑灯瞎火,我刚刚看了,池塘边上有盏很亮的路灯呢!”

    “是吗?”郑佩琳疑惑的站起来观望,看了一阵后又道:“还真是呢!”

    严小开又道:“而且你可能不知道,晚上的时候,那些塘虱鱼,鲶鱼,甲鱼什么的才出来觅食呢!所以晚上钓到的,那才是好东西呢!”

    郑佩琳被说得兴奋起来,“好啊好啊,那咱就去钓鱼吧!”

    在两人商量的时候,毕运涛也对胡舒宝道:“班长大人,你中午不是说要摘杨桃的吗?一会儿我带你去摘吧!”

    胡舒宝道:“可是我有点想跟他们去钓鱼啊!”

    毕运涛悄声道:“晕死,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啊,人家要去过二人世界,你凑什么热闹啊!?”

    胡舒宝这才恍然醒悟过来,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好冲毕运涛点点头,闷闷的道:“好吧,我和你去摘杨桃。”

    当四人分成两队,而且都有了节目安排,纷纷走出门之后,西门耀铭傻眼了,“那我呢?我干嘛?”

    黄世达赶紧的凑上前来,讨好的道:“西门少爷,我农庄里那几个迎宾小妹都还没下班,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山后的温泉也刚好不冷不热,要不要找个小妹陪你一起去泡泡温泉,舒服一下?”

    西门耀铭心头大动,“那敢情好,就刚个,刚刚我们进门那个嘴角长着美人痣,瓜子脸的那个。”

    黄世达想了想,有些为难的道:“小萍呀?好像刚结婚没多久,不知道愿不愿意啊?”

    西门耀铭掏出一扎钱往面手里一递,“这样还不愿意?”

    黄世达再次眉开眼笑,“那我马上找她说说去。”

    西门耀铭道:“快去,快去。”

    另一边厢。

    严小开领着郑佩琳背着鱼具走到池塘边的时候,往身后看看,并没有发现毕运涛胡舒宝跟来,不由道:“哎,他们跑哪去了?怎么不来钓鱼呢?”

    郑佩琳道:“人家自然有人家的节目呗,你cāo啥闲心啊!”

    严小开道:“我只是觉得人多热闹一点,好玩一点!”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钓鱼要的是安静,不是热闹,你要真那么不想和我单独呆一块儿,那我就去把他们叫来。”

    严小开忙摆手道:“得得得,算我什么都没说,这总行了吧!”

    郑佩琳这才饶了他,和他一起摆弄起鱼具,上了诱饵,抛了杆之后,两人各执一杆,静静的坐在一起。

    风轻,云淡,花好,月圆,倒也有那么点浪漫的气氛。

    安静了一阵,郑佩琳道:“哎,你还没说刚刚拿我的丝袜去干嘛了?”

    严小开道:“你真的想知道?”

    郑佩琳点头:“想!”

    严小开笑问:“你不怕被恶心?”

    郑佩琳道嗔骂道:“你敢恶心我,我就用钓杆抽你!”

    严小开只好把三个套着丝袜去痛揍林伟科,然后又把他交给jǐng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去干好事。”郑佩琳听得呵呵直乐,随后又突地一停,忙问:“那我的那只丝袜呢?谁用了?”

    严小开笑道:“你猜?”

    郑佩琳道:“你该不会是给毕运涛了吧?”

    严小开摇头道:“怎么可能!”

    郑佩琳吃了一惊,“难道是西门?”

    严小开道:“更不可能了!”

    “那是……”郑佩琳的脸突地红了,好一阵才声音极低的冒出一句,“你也不怕脸上长脚气。”

    严小开:“……”

    尴尬了好一阵,郑佩琳才叉开话题道:“明天……你要回去了吗?”

    严小开道:“学校都放假了,不回去干嘛?”

    郑佩琳道:“回你家有多远?”

    严小开道:“一百多公里吧!”

    郑佩琳道:“那你开车回去,还是坐车回去。”

    严小开抬眼看看自己那辆大众CC,“原本是想开车回去的,可是我那车的底盘很低,回家那边的路又不是那么好走,泥路和石路很多,怕刮底,所以还是搭车好了!”

    郑佩琳道:“搭车会很麻烦吗?”

    严小开点头,“要转三次车。”

    郑佩琳想了想道:“那我的路虎借你开回去吧!底盘可以升降的,明天你回去的时候,我给你调节一下就好了。”

    严小开愣了一下,“你不是说老公和车子都不外借的吗?”

    郑佩琳脸上一红,又粗声粗气的道:“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严小开只好道:“那就要嘛!我也怕转车。”

    郑佩琳这才高兴了一下,不过转而想到明天严小开就要走了,心里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弄得她十分的失落与惆怅。

    严小开发现郑佩琳突然半响不出声,奇怪的问:“又怎么了?”

    郑佩琳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冷了。”

    严小开道:“那咱们就回去呗。”

    郑佩琳道:“不要!”

    严小开道:“那我去车里给你找件衣服!”

    郑佩琳道:“也不要!”

    严小开道:“那怎么办啊?我也只穿着一件啊,脱了给你我就光了!”

    郑佩琳yù哭无泪,心里一个劲的骂道,你个笨蛋,傻瓜,鳖二犊子,难道你就不会抱我一下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