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八十六章 校花的大手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晓芯,又是你的!”严小开道。

    “啊,还有啊?”严晓芯兴奋得小脸都红了,赶紧的接过拆开包装,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顿时就抱在怀里欢喜得跳起来,“哇塞,是笔记本,我有电脑了,我终于有电脑咯!”

    严小开失笑道:“看把你高兴得!”

    严晓芯:“哥,你掐掐我,赶紧掐掐我。”

    严小开不解的问:“我掐你干嘛呢?”

    严晓芯道:“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这些东西我只要有一样就高兴死了,现在竟然一次xìng三样全拥有,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你掐我一下看看嘛!”

    严小开只好笑着成全她,在她的俏脸上狠掐一把。

    “哎哟!”严晓芯惨呼着躲开去,“哥,你掐疼我了!”

    严小开道:“又是你让我掐的。”

    “哥,你就会欺负我!”严晓芯撇了撇嘴,随即又抱着笔记本电脑咯咯的笑起来,“太棒了,以后我也可以上网,发传说中的微博了!”

    看着欢喜得大呼小叫的严晓芯,严小开也忍不住呵呵的直笑,继续拆礼物,拿起一个大盒子,看了看后道:“妈,这是你的!”

    严母疑惑的问:“有我的?”

    严小开道:“是啊,妈你看,上面不是写着送严伯母,祝青chūn永驻吗?”

    严母没好气的瞥他一眼,“看什么看,你妈不识字,你又不是不知道!”

    严小开嘿笑一声,催促道:“妈,赶紧拆开来看看!”

    严母只好拆了开来,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套玉兰油系列的护肤品,看着那jīng美的各种瓶瓶罐罐,不由笑道:“这女娃也真是的,我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用什么化装品啊!抹得红红绿绿的,那不是笑死人吗?”

    严小开道:“妈,这是护肤品,不是化装品。防止衰老的。”

    严母摇头,“要老就是要老的,用什么都白搭。”

    严小开只好在礼物里挑了挑,专找有“送给严伯母”字样的,“妈,你再拆开来看看!”

    严母又拆开一个盒子,神sè终于有所动,因为里面装的是补品,燕窝。再拆一个,里面装的是鹿茸。又拆一个,里面装的竟然是红参……

    拆到后面,严母的手都有些发抖了,因为郑佩琳送给她的,全都是上好的补品。

    看着琳琅满目,又价值不菲的各种补品,严母喃喃的道:“开子。这,这……”

    严小开也有些纳闷,想了想才恍然道:“我知道了,那天我给我爸打电话的时候,她刚好也在旁边,估计是听到我爸说你的身子骨不利索,所以就备了这些补品吧!”

    严母有些感动的道:“这女娃是个有心人啊!可这得花多少钱啊?”

    严小开抽空看看,发现自己的老爹还蹲在一旁闷闷的抽着烟,赶紧又在礼物里找了起来,发现写着“送给严伯父”字样的礼物并不多,只有三件,但都是大箱子。

    尽管如此,他还是叫道:“爸,你过来。”

    严父并没有动弹,“干嘛?”

    严小开道:“爸,来呀,有你的礼物。”

    严父疑惑的问:“我的?”

    严小开道:“对,快来看,好大的箱子呢!”

    严父这敲了敲旱烟的烟嘴,走过来看看,发现几个纸箱上面真的写了送给自己的字数,这就拆开了其中一个。

    打开之后,他就目瞪口呆了,因为里面全是成条成条的香烟,而且全都是他听过没抽过的牌子,有的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熊猫,黄鹤楼,中华,军正,玉溪,盛世国宾,蒙特一号,高希霸,优民美冠……

    严小开伸手在父亲的面前连晃了几下,又唤了几声,才让严父回过神来。

    严父有些颤抖的又拆开一个大箱子,发现里面装着各种大盒小盒的酒,有国产的,有外国的,也几乎都是自己从来没喝过的,五粮液,茅台,沪州老窖,剑南chūn,古井岁贡,绝对伏特加,轩尼丝,芝华士,人头马,马爹利……

    最后一个大箱子里,装着各种的茶叶,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洞庭碧螺chūn,安溪铁观音,冻顶乌龙,云南普洱……

    看完这三个箱子,头从来没啥问题的严父感觉有些犯晕了,被这三箱骇人的礼物给闹的。

    好一阵之后,严父才清醒过来,拉住严小开问:“小开,你告诉爸,这些东西总共得多少钱?”

    严小开粗略的算算,暗里也吃了一大惊,因为这些东西,往少了算,那最起麻也得三十万。往大了算,恐怕不下五十万。

    郑佩琳,这女人好大的手笔啊!

    不过严小开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些礼物送得真的贴心。但为了避免父母受惊吓,他只能若无其事含糊其词的道:“没多少钱,就算有多少,人家也不在乎这个!”

    严父真想说,你把这些东西通通都给别人送回去,可是看看拿着手机欣喜的把玩个不停的女儿,还有旁边正一样一样的仔细看着那些补品的严母,最后目光又回到眼前这些自己这辈子恐怕都没办法品偿到的烟酒茶,这话又说不出来。

    最后的最后,严父唉声叹气的道:“娃,你说到时候你要是不娶这闺女,咱们拿什么赔给人家啊!”

    严小开哭笑不得,“爸,你扯哪儿去了,我和她八字都没一撇呢!”

    严父又不说话了,蹲在一旁继续抽烟……

    郑佩琳送的东西当真不少。

    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都有。

    在把东西搬进屋的时候,严小开还是很纳闷,因为早上郑佩琳出去的时间好像并不长,怎么就能准备这么多东西呢?

    和她一起那么久,严小开还真没看出来她是一个心灵手巧脑子还不笨的女人。

    不过他却必须得承认,这一次郑佩琳的作为,给他的全家老小都讨了个好,当然,要除开他以外,因为郑佩琳准备的礼物虽多,几乎是人人有份,可独独就没有他的。

    如果说这是郑佩琳没把他当外人的表现,严小开真的想说,拜托,你还是把我当外人吧!

    在兄妹俩忙碌着把东西一件件往屋里搬的时候,严将严父悄悄的扯到外头,“哎,孩子他爸,你觉得那给咱们送礼的闺女怎么样?”

    严父闷闷的道:“这人都还没见着呢,我能说咋样?”

    严母道:“事是这么回事,可这闺女出手真大方啊。咱们村里那发万富杜九嫁女儿的嫁妆恐怕都比不上这个里!”

    严父忧心的道:“孩子他妈,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这东西啊,我看咱们还是要不得。”

    严母道:“怎么要不得了?我都答应收下了。而且你看晓芯,抱着那电脑都不肯放了。”

    严父急道:“可你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要了人家的东西,万一这门亲事不能成呢?”

    严母道:“哎,孩子他爸,刚刚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听着真真的吗?人家没说什么亲事,就说是感激咱家开子,给咱送的见面礼。”

    严父摇头道:“我看这事可没这么简单,人家肯定是看上咱家小开了。”

    严母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啊,凭白无故的,谁会给咱送这么大的礼呢!不过话又得说回来,咱开子真要被那闺女看上,那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啊,你看这车,看这些东西,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而且又这么董事,要真是看上了开子,半夜我都会笑醒呢!”

    严父道:“你懂什么呀,那女娃恐怕不简单呢!你瞧啊,这人还没到,礼先到,到时她进门了,咱们不中意,你敢给她脸sè看,敢说不?”

    严母想了想,又点头,可点了一下头又摇头,“哎,老头子,你怎么还这么不开窍啊,咱们中不中意的关什么事啊,咱儿子中意不就得了!”

    严父叹气道:“唉,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以后儿子真讨了这媳妇会受委屈啊!人家这家世太强了。”

    严母张嘴,最后却也什么都没说,跟着沉默下来……

    东西全都搬进去之后,严小开看见天没那么热了,这就端了个小矮桌到院子里,搬了几张小矮凳,又沏了一壶热茶放上,这才叫道:“爸,妈,你们在那说什么?进来呀,我还有事情和你们说呢!”

    严父被吓了一跳,喝道:“还有事?你娃是不是想一次xìng把你爸妈整出心脏病来啊?”

    严母白他一眼,“瞧你,胡说八道什么呀,进去啊,看看儿子要说啥!”

    两人进来后,严小开搬了矮凳让他们坐,然后又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这才道:“爸妈,咱家还有地不?”

    严父道:“有啊,怎么没有,要没有地,咱家的收入从哪来,你吃的粮食从哪来……”

    严母道:“孩子他爸,你先等儿子先说完不行吗?”

    严小开道:“爸妈,我不是说耕地,我是说咱家可以建房子的地。”

    严父想了想道:“建房子的地咱家也有啊,早早就预备好的。嚅,苦楝树旁边那块地不就咱家的自留地吗?”

    严小开站起来道:“走,爸,你带我去瞧瞧呗!”

    严父道:“有什么好瞧的,瞧了现在也没钱盖房子啊!”

    严母就道:“儿子想去瞧,你就带他去呗!”

    严父就只好带着严小开去往老屋侧边的小道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