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八十七章 哪个才是真儿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了一圈后,两父子回来了。

    对于那块地,严小开还是挺满意的,阳光充足,空气清新,占据山腰,地势宽平开阔,背后有靠还左环右抱,站在那儿整个儒步村都几乎落入眼底。

    地基也相当的结实,泥石混合,只要再适当的搬平整一些,那就是一块相当不错的风水宝地。

    不夸张的说,整个儒步村真的很难再找出这么一个好风水的宅基。

    要知道,宅基的风水好赖关系着全家人的吉凶,符合风水要求的宅基能产生吉详的气场,从而营造一个详和,舒适的生活环境,家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自然心情愉悦,jīng神百倍,举家和睦,事业进步,财富丰盈。

    反之,在凶的气场里造房盖楼,那则会身体不适,百病缠身,家庭不睦,财运不济。

    严小开在看到这块地方之后,心里就立下决定,一定要在这里建造新房,因为他在平rì的卦象中,隐隐看到未来灾劫将至,只是那是怎样的灾劫,又是什么时候,却又看不出来,所以希望借着吉宅的风水,能替自己阻挡一二。

    严父见儿子坐在那里出神,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就问:“地方怎么样?”

    严小开恍然回过神来,点头道:“还成。稍为整整就是块好地方。”

    严父笑道:“还成?你小子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爷爷过身之前,可是对我千叮嘱万交待,说以后不管怎么穷,怎么难,就算卖儿卖女,也不能卖掉那块地方,因为那是风水龙脉,只要盖上房子必定益子旺孙,长命富贵。所以后来生产生要收回那块自留地的时候,咱死活也不肯,情愿用肥沃的耕田去换,也不将那块荒地交出去就是这个道理!”

    严小开笑笑,风水龙脉说不上,但在这一片来说,确实算是块不错的地方了,想了想就道:“爸,妈,我决定了,咱们就在那儿建新房,明儿就动工。”

    严母吓了一跳,“明儿就动工?”

    严父冷笑道:“钱呢?”

    严母也道:“开子,你别以为上回中彩票寄了二十万回来很多,你想过咱家以前欠了多少人的债吗?你以前生病借的,你上大学借的,还有你爸承包鱼塘时问人借的,杂七杂八的一还上,已经所剩无几了。咱们拿什么来动工啊?”

    严小开这就进了屋里,把自己那个破旧的大书包提了出来,放到矮茶几上,拉开拉链道:“爸,妈,你们看,这不是钱吗?”

    两老疑惑的抬目看去,不由大吃了一惊,刚开始以为看花眼,揉揉眼睛,发现书包里当真装了满满实实一捆一捆的粉红大钞。

    严父严母当场被吓到了,因为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眼前的一片粉红使得他们半响都回不过神来。

    好一阵,严父才急声道:“这,这钱是哪来的?”

    严母也慌慌张张的赶紧去关院门,钱财不可露眼啊!

    严小开这下却有点犯难了,因为光顾着拿钱出来盖房子,却忘了替这钱编个堂而皇之的来由,难不成真的告诉两老,这是自己讹诈别人……不,替别人挡劫祛灾挣来的?

    这钱,就是绝烟灭rì那天,严小开从西门耀铭身上刮来的五十万大元。

    然而,如果不实言相告的话,难道又称自己中了彩票?

    这样的借口,老人能信一回,还能信第二回?

    彩票真要那么好中,那还种什么地啊,干脆专职买彩票得了!

    严小开暗里一声苦叹,这谎啊,还真是撒不得。因为谎言要是开了头,那就得继续编造更多的谎言来掩盖这个谎言。

    严父见严小开不吱声,当即就抽了一根长长的柴伙,指着严小开喝道:“你再不说,我可就揍你了!”

    严母见状忙上来道:“他爸,他爸,你别急,别急啊!开子,你说话呀,这钱是哪儿来的?是那个姓郑的女娃给你的吗?”

    严小开见两老都急了,这就赶紧的道:“爸妈,你们别激动,这钱不是谁给的,是我自己挣的。”

    严父道:“你自己挣的?你怎么挣?你从拿啥挣的?”

    严母也跟着道:“是啊,开子,这可不是几百,几千,几万,这得有好几十万吧!”

    “五十万!”

    严小开一句话,又让两老情不自禁的抽了口凉气。

    不过严小开想了想后,终于有了借口,他先让两老坐下,这才缓缓的道:“爸妈,你们听我解释,事情呢,是这样的。在学校的时候,我除了功课之外,比较喜欢看课外书,对于贵重红木一类的树木也挺有研究。有一天吧,就那个送你们礼物的郑佩琳,她说要搬出外面去住,叫我一起去跟她看房子,我就跟着去了……”

    后面,严小开自然是用另外一种版本,把自己发现金星紫檀,然后又挣了多少钱的事情一五一拾的说了出来。

    两老听得目瞪口呆,直到严小开说完了,也没回过神来。

    好一阵,严父才沉声问:“这事是真的?”

    “是真的,没骗你们!”严小开拍着胸脯,随后可耻的卖萌道:“爸妈,你们知道,我可是从来不骗人的!”

    两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知该信好还是不信好。

    要说不信吧,儿子从小就老实,担屎都不偷吃,根本就不会说谎。要说信吧,这事又离奇得完全没谱!<的登记证书拿了出来,“嚅,爸妈,这不就是我在市里的房产证,还有那辆轿车的证书。”

    严母激动的捧起来看,可看了一阵也看不出名堂,因为她并不识字,所以又递给严父。

    严父接过证书后,对一旁的严晓芯道:“闺女,去把我的眼镜拿来!”

    严晓芯赶紧的去拿了来。

    严父带上老花镜后,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上面都是儿子的名字后,这才冲满脸疑惑的严母点了点头。

    严母疑问道:“他爸,什么意思?这是真的?”

    严父点头道:“是真的!”

    严母眼眶当下就红了,激动的道:“我的儿子终于有出息了,在海源有车有房了呢!”

    严小开忙道:“爸,妈,这才仅仅只是开始呢,以后两老就等着享清福吧,再不用这么cāo劳了。”

    严父敦厚老实,始终却还有点不放心的道:“小开,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没骗我和你妈?”

    严小开道:“绝对没有,等过几天郑佩琳来了,你们可以问她的。”

    严父摇头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爸很清楚。没必要去问谁。”

    严母欢喜的道:“他爸,既然咱家真的有钱了,那你下午就去找村长,让他开证明给咱申请建房吧,早点批下来,也早点动工盖新房。你看啊,这村里家家户户都盖新房住洋楼了,就咱家还一直住着老屋,让人看不起呢!”

    严父想了想,终于点头。

    严小开道:“爸妈,你们去合计合计吧,这柴伙交给我了。晓芯,淘米做饭啊,哥还没吃早饭呢!车里还有肉,是毕瑜买的。”

    正摆弄着笔记本的严晓芯闻言欣喜的道:“瑜姐也回来了?”

    严小开点头,“我载她一道回的。”

    严晓芯兴奋的道:“那一会儿干完活,咱们找她玩吧!”

    严小开笑笑,“先把饭做了再说吧!”

    严晓芯点头,这就放下笔记本,去淘米做饭了。

    听见两兄妹在说毕瑜,严父严母不由又互顾一言,表情均变得有些复杂与怪味,因为在他们眼中,严小开和毕瑜,才是般配的一对儿。

    事有凑巧,正说曹cāo呢,曹cāo来了!

    外面先是传来一阵敲门声,然后毕瑜脆生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叔,婶,小开,你们在家吗?”

    听到是毕瑜的声音,严小开脸上就浮起了笑意,高声应道:“在家,都在家呢!”

    走上前去把门打开,看见毕瑜俏生生的站在门外,此时的她已经换过了一身简单装束,牛仔裤,t恤,头发也扎成了马尾,看起来即朝气,又清爽,却仍抑不住动人的青chūn气息。

    严小开调侃道:“毕大小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毕瑜笑骂道:“去,你什么时候迎过我的驾了。”

    严小开道:“当你带吃的来的时候。”

    毕瑜苦着脸道:“还给你带吃的呢?我自己都没饭吃呢!”

    严小开疑惑的问:“怎么没饭吃?”

    毕瑜没回答他,而是冲着站在屋檐下神情有些不自然的严父严母唤道:“叔,婶。”

    严父严母忙答应。“哎,毕瑜来了!”

    毕瑜道,“叔,婶,我爸妈去走亲戚了,今儿个我在你家蹭饭啊!”

    严父有些尴尬的笑道:“那敢情好,又不是外人!”

    毕瑜道:“成,那我来做饭!”

    严父忙道:“这怎么使得,让你婶做吧!”

    毕瑜道:“叔,你刚刚还说咱不是外人哩,怎么突然又客气上了?”

    严父:“……”

    毕瑜这就笑了笑,提着手里的肉径直进了厨房,系上围裙,自顾自的忙活开来,真真没把自个当成外人!

    严父和严母见状,不由面面相觑,均是作声不得。

    严小开倒觉得这样挺好,毕瑜还是他记忆中那个毕瑜,不矫揉,也不做作,有活就干,有饭就吃,有啥说啥,该咋地就咋地,不来半点儿虚的。

    暗里,严小开情不自禁的将她与郑佩琳作比较,毕瑜有着小家碧玉的贤淑勤检,又有着大家闺秀的优雅端庄,更不缺现代都市女xìng的成熟知xìng。而郑佩琳呢?看起来则是真xìng情,敢爱敢恨,说笑就笑,说哭就哭,甚至还有些刁蛮,任xìng,可是又不乏心思细腻,体贴入微的一面,内向的时候含蓄矜持,多愁善感,外向的时候呼呼喝喝,甚至暴打出手,xìng情复杂而多变,让人感觉矛盾,却又从来不觉得她讨厌。

    不过,要让严小开说谁好谁不好,他真的没办法说,因为她们是两种xìng格,两个类型,甚至可说是两个世界的女人,互有长短,各有千秋,完全没有可比xìng。

    想了想,严小开又觉得自己有点犯傻,干嘛要拿她们来比较呢?能把她们全推倒一张床上才是真本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