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一章 发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杜子腾的喝骂声中,站在严小开左侧的一个村民已经一拳头朝他身上砸去,而右侧稍远一点的一个村民侧捡起地上的一块板砖,跳了起来兜头罩脸的朝严小开脑袋拍去。

    不过,此时的严小开还是吴下阿蒙吗?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坐以待毙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他的身体一晃,侧身避开左侧村民的拳头,借着转身之力猛出一脚,还在空中未曾将板砖拍下的村民就被他一脚踢得飞了出去。

    不过没等他喘一口气,后面又有三个村民扑到,拳脚劈头盖脸的朝他身上罩来,严小开临危不乱,猛地一个矮身,一个扫堂腿便将其中两人扫倒在地,另外一个虽然闪得及时侥幸没有中招,还趁机擂了严小开一拳,但他也不好过,因为他一拳刚得手,严小开已经忍着身上的剧疼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整个人向后一滚,将他带得摔了出去。

    爬起来的时候,又有两个村民杀到,两个都抄着家伙,一人手里的是火烧棍,另一人手中的是锄头柄,呼呼的朝严小开身上扫来。

    严小开连连后退,可后面又有一人拿着洋铲朝他扑来。

    被前后夹击的严小开没有回头,但脑后却仿佛长了眼睛似的,身体一矮,弯着腰闪开了那朝脑后拍下的洋铲,退避之后对着这挥着洋铲的人的屁股就狠出一脚,那人被踢得跄跄踉踉的往前冲,刹不住车的他“嘭”的一下与迎面而来的两人撞到了一起。

    严小开左右一看,眼睛顿时一亮,因为旁边的地上刚好有一条头部有脚趾那么粗大,尾部尖如利刺,长约一米半,浑身还长满了倒刺的麻竹枝!

    他立即就一手抄了起来,对着撞到一起的三人就是一顿没头没脑的狂鞭。

    足足打了五六鞭之后,后面的人才赶到。

    严小开突地一转身,猛地迎向扑来的几人,手中那带刺的竹枝也挥舞了起来,呼呼生风,犹如一根鞭子似的。

    “啪!”的一声,首当其冲的一个村民脸上就中了招,一条血糟出现脸上,剧痛使得他捂着脸惨叫着蹲下去。

    一击得手,严小开心中一定,麻竹枝再不停滞,继续罩向另一人的手臂。

    “啪!”的又一声,另一人也跟着中招,手臂上的衣服也被倒刺钩得嘶啦一声响,裂开的口子里可以看见皮翻肉绽的一道长长口子……

    紧接着,一场好戏开锣了!

    那条麻竹枝到了严小开的手中,仿佛成了神兵利器一般,势不可挡,无坚不摧,只见他犹如入海的蛟龙一般,挥舞着手中的麻竹枝在人群中狂冲乱撞,不管是谁,只要出现在他面前,必定就是一顿狂鞭。

    “啪啪啪!”的声音在场中不停响起,一班杜姓村族亲被抽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原本密实的包围圈渐渐就被打开了,越扩越大,最后就完全被打散了,溃不成兵。

    严小开状如疯魔,虽然身上已经挨了不少的拳脚,但他依然无比的凶悍,不停的追打着众人。

    当他扑到一人面前的时候,脚步终于不再游走了,因为这人就是制造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杜子腾。

    只见他yīn沉的目光杀气一现,得没有枝叶,连倒刺都掉了很多的麻竹枝就朝杜子腾身上打去。

    新仇旧恨加到一起,严小开胸中的怒火可不只一点半点,所以抽打起来完不留情,对着杜子腾那张猪头似的脸就是一顿抽打。

    杜子腾原本就是酒囊饭袋,全无半点功夫,面对着密如雨点般麻竹枝,连闪避都那么笨掘与滑稽。

    严小开左边一鞭,吃痛的他就向右边一缩。严小开右边一鞭,吃痛的他就往左边一躲,同时不停的跳脚……仿佛是在跳舞一样。

    “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伴随着杜子腾凄凉的嚎叫!

    旁边的一班村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杜子腾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鲜红的网格,而且这张网格的格子还在不停的缩小,密集起来,很快就像带了一张红sè的小格面罩一样。

    杜亚金见状,嘶吼一声,立即捡起一把掉落的洋铲朝严小开挥来。

    严小开眼角的余光瞥到这一幕,暗道一声:来得好!手中的麻竹枝呼地一下抽了出去,正中杜亚金的手腕。

    剧痛使得杜亚金的洋铲脱手掉落,还没等他弯腰去捡,脸上又被严小开抽了一记。

    接着,杜亚金就再也无暇他顾了,因为那麻竹枝已经转移了目标,从他的儿子那里转到他的身上,来无影去无踪的麻竹枝像鞭子一样不停的落得他的身上,抽得他连连怪叫不停……

    一旁的村民眼看着严小开将杜亚金父子赶到一处,发狂似的抽打两人,他们都想上来救助,可是看到已经变成疯子一样的严小开,还有自己身上被抽出来的条条伤痕,谁都不敢造次。

    于是乎,儒步村史无前例的一幕大戏上演了。

    平常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杜亚金杜村长,还有他那个鼻子仿佛长到额门上的大儿子杜子腾,两人被老实得出了名的严泊恩的儿子,不但老实而且窝囊的严小开用一条竹鞭抽打得满地打滚,哭爹喊娘的求饶不绝。

    正闹得不可收拾的时候,村口却传来了jǐng笛的呼啸声,两辆jǐng用摩托,一辆jǐng用三菱吉普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jǐng察来了,或者说……终于来了!

    jǐng车到了严家门前停了下来,从jǐng车上下来一个年约四十,挺着个将军肚的胖子。

    这人严小开认得,他是镇派出所的副所长,姓杜,叫杜八,也是这村子里出去的,而且还是村上最有钱的那个杜九的亲弟弟。

    看到这人的时候,严小开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这个杜八和杜亚亲可是堂亲!

    杜八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不由大吃了一惊,因为眼前的一幕,和他来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住手!”杜八一声大喝,喝停了严小开之后,这才急急的扑上来,扶起地上的杜亚金后,一声哥就差点喊了出来,不过做了那么久的副所长,全无心眼,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就喊道:“杜村长,你怎么样了?”

    杜亚金这会儿全身上下都是带血的鞭痕,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旁边的杜子腾就更惨,躺在那里只剩下哼哼的份儿了。

    杜亚金发颤的手指着严小开,“他,他……”

    严小开没有看他,只是扔了手中已经沾满鲜血的麻竹枝,走到路虎车上,找到了一盒郑佩琳没有装不进大纸箱的古巴雪茄,点了一根站在车头前抽了起来。

    情绪太激动了,他必须平伏一下。

    杜八看见那辆路虎车的时候,不由吃了一惊,因为这样的车别说是在这个村里,就是在镇上,甚至整个海源都很少见!

    看见站在车前的严小开,心里很是疑惑,这是穷鬼严泊恩的儿子严小开的车?不可能吧!

    心中有疑的他没敢立即就冲严小开呼喝,而是低头问自己的堂哥,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口官腔道:“杜村长,这是怎么回事?”

    杜亚金被严小开差点抽掉了一层皮,这会见副所长的堂弟来了,咬牙切齿的指着严小开道:“那个八王蛋打死了我家的狗,还把我儿子,还有我,以及这些村民都打伤了!”

    杜八听得一头雾水,这,神马情况啊?

    原来的时候,杜亚金给他打电话,称严小开打死了他家的狗,必须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以振杜氏宗亲的威风,他先纠集一班亲戚,先去将严小开毒打一顿,然后再由杜八出面,将他弄回派出所关上几天!

    可是现在,情况完全相反,杜亚金一等不但没揍到严小开,反倒好像是被严小开痛扁了一顿。

    杜八真的就很想问,你们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废柴都打不过?

    尽管心里疑惑重重,但杜八还是顺着杜亚金的意思冲严小开喝道:“杜村长说的是不是事实,他们是不是你打伤的。”

    严小开冷哼了一声,既然是狼,何必装羊,这厮和杜亚金一等摆明是一伙的,既然如此,和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杜八见他不理自己,心头怒火就冒了起来,但他还是强忍着,抓jiān讲究在床,抓贼讲究拿赃,抓人那自然得有名头,于是他就转向那些被严小开抽打得极为狼狈的村民,问道:“是他先动的手吗?”

    那班杜姓亲戚立即就颠倒是非的应道:“对,就是他先动的手!”

    杜八这就掏出了手铐,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严小开,虽然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可是你既然犯了事,我身为jǐng察,只能禀公执法。现在,请你跟我回所里协助调查,伤者送往医院。闲杂人等全都散开!”

    严小开冷笑不绝,这杜八明显是杜亚金叫来的,所以看也不看面前的手铐,而是冷冷的盯着杜亚金。

    杜亚金此时脸上鞭痕道道,可是那神情却说不出的得意,眼中浮着淡笑与轻蔑,那意思显然是在说,小子,和我斗,你还真的太嫩了!

    杜八见严小开竟然对自己不理不睬,当即就喝道:“严小开,把手伸出来!”

    严小开冷声问:“你凭什么铐我?”

    杜八道:“凭你先动人,把人殴打至重伤这一条还不够吗?”

    严小开又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人!”

    杜八道:“在场这么多人都说了,是你先动的人!”

    严小开冷笑道:“他们说屎是香的,你也去吃上一口吗?”

    杜八恼羞成怒的道:“他们说假话,那我呢?你当我是瞎的?刚刚下车的时候,我明明还看到你在毒打杜村长和他的儿子。”

    严小开没有去争辩,只是淡淡的道:“杜所长,当官不为民作主,干脆还是回家种红薯吧!”

    杜八看见自己的堂哥和堂侄还有一班亲戚都被这厮打得遍体鳞伤,心中早已是一把火,这会儿见严小开竟然还敢对他冷嘲热讽,终于再管不了那么多了,对自己的手下怒喝一声,“上来,把他给我铐走,带回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