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四章 重温旧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杜亚金一班亲戚的家属才纷纷接到通知,让他们前去县局领人,直到下午,才将人领回来。

    只是人都回来后,他们才发现杜亚金家并没有接到通知,而杜亚金父子也没有回来。

    直到好几天之后,消息才终于传了出来。

    杜亚金因贪污扶贫款及农村水利设施款项被撤职调查,人已经被关押在县城看守所里。

    杜子腾在广城做生意的钱则是他父亲的贪污所得,而且在明知这些钱是赃款的情况下,仍用来投资盈利,构成窝藏包庇罪名,同样锒铛入狱。

    一条狗引发的血案,好像就这样结束了。事实上,事情并没有结束,这仅仅只是个开端,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不过,自从出了这件事后,儒步村的人再也不敢小看严小开了。因为严小开一人力敌数十村民,还当众抽打杜亚金父子的事情,已经通过众人之口,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不多久,全村人都知道了,那个外号叫严老实的儿子严小开,不再是废柴了,变成了一个会采尼丝功夫的能人。

    他殴打杜亚金父子及杜姓族亲的事情,也被传得越来越神,幻化成好几个版本,最后甚至传说严小开在省城攀上了高官亲戚,那高官不但给他买车,还给了他钱建房子,最后还说谁要惹到严小开,不管多牛x的人物,必定都会像杜亚金父子一样被送到监狱里去牢改。

    对于这些夸张的传闻,严小开嗤之以鼻,不予理会,他只走自己的路,才懒得管别人是不是无路可走呢,所以谁爱说就让他说去吧。

    他现在可没功夫去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因为朱处长临走的时候说了,在两个月后还会有一场考试等着他,考过了那场试才能参加实习,而如果考不过的话,会另外安排他到别的单位实习,这个别的单位,自然就不再与国安有关了。

    所以,他每天除了练功,还得复习,除了这两样外,其余时间用来干嘛呢?

    那还能干嘛,朱处长当天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严小开想再去把那几根没劈完的柴劈掉已经太晚了,算不得下午了,也就是说他和毕瑜的打赌输了!

    输了,那就得兑现赌注,给毕瑜家砍一吨的柴。

    唯一有些庆幸的是,严小开那块准备建房的地上,除了有荒草外,还有不少的野树,所以他并不用跑太远,就可以砍到柴。

    更值得庆幸的是,毕瑜的家虽然在村头,严小开家在村尾,相隔着近一里多的地,但他有运输工具,所以用不着拿肩头来挑。

    这个运输工具,就是郑佩琳的路虎。

    那车的后备厢不但平整,而且空间极大,可以堆放三四百斤的柴伙,所以在严小开把那块用来建房的自留地的野树全部砍掉的时候,他已经往毕家运了上千斤的柴伙。

    不过,如果郑佩琳知道严小开竟然拿她几百万的豪车给他的青梅竹马运柴伙的话,不知道会气得吐血几多升呢?

    这天傍晚,严小开又一次运柴伙到毕家,这是最后一车了,明儿个他就得上山去砍了,因为那块建房的地上已经没有野树了。

    车子驶到院门前的时候,毕父就已屁颠颠的前来开院门了。

    从前的时候,毕父多少是有些看不上这废柴的,每次看到自己家的丫头和他黏在一起都要呵斥一顿。可也是真见鬼了,他那看起来老实忠厚温柔贤淑听教听劝的闺女平常什么话都听,偏偏在这个事情上就不听他的,反倒是越骂她就越和这废柴黏到一起,到了最后,他的嘴皮子都快磕破了,闺女也长大了,他也懒得再说了。

    不过现在,尤其是出了那事之后,毕父却不得称赞女儿,因为她的眼光是独到的,是明确的,严小开确确实实一只很有前途的潜力股。

    杜亚金父子够神气,够威风了吧,在这村里谁敢去触他两父子的眉头?可是严小开就敢把他们拉下马,送进监狱去。

    几百万的路虎够威武,够霸气了吧?这村里谁能够开得起?可是严小开就开得起,而且还用它来给他家拉柴伙呢!

    几千块的烟,上万块的酒,够奢侈吧,这村里谁抽得起,谁喝得起?可是严小开就敢将这些东西当成零食一样,隔三差五的就给他塞一瓶酒或一盒香浓得要死的雪茄。

    除此之外,毕父还知道,严小开正准备在他家那块自留地里建风水别墅呢,建一座别墅得多少钱,就算地是自个的不花钱,那也得几十万上百万啊!

    所以,毕父对严小开从此就刮目相看了,而且越看越顺眼。

    从前的时候,毕父觉得严小开太瘦了,瘦得像根柴似的,现如今看来,瘦瘦的不显得更洋气吗?

    从前的时候,他觉得严小开脸太白了,那五官也长得太好看了,整个娘们一样。现如今看来,却觉得说不出的顺眼,俊,太俊了,简直就大明星似的。

    从前的时候,他觉得严小开根本就配不上他家的闺女,觉得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可是现在想想,却觉得就是必须这样的牛粪,才能给他家的鲜花提供充足的营养,而且恨不能赶紧的把鲜花给插到这坨牛粪上,因为他听说这几天已经有媒婆去严家说亲了。

    严小开把车开进院里的时候,伸手就给毕父一瓶xo,“叔,这是我给你带的酒!”

    毕父假装不好意思的道:“看你,来就来了,怎么回回不是烟就是酒呢?”

    严小开道:“叔,孝敬你不是应该的吗?”

    毕父呵呵的笑了起来,“开子现在真的董事了,也真的本事了!”

    严小开谦虚的道:“叔,你别笑话我了!对了,毕瑜呢?”

    “刚刚还在屋里呢!毕瑜,毕瑜,开子来了!”毕父喊了一阵,里面还是没应声,于是道:“可能去洗澡了吧!”

    严小开看看天sè,果然将近傍晚了,毕瑜习惯这个时候洗澡的。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是不知道阁楼上那个洞还在不在了呢?

    想到那个直对着澡堂的小洞,严小开的心头就忍不住“卟嗵,卟嗵”的跳起来。

    恰恰这个时候,毕父还很合时宜的来了一句,“开子,砍了这么多柴,应该累了吧,进屋去歇会儿吧!”

    这个提议,无疑是正中下怀,但严小开还是假装不好意思的道:“叔,我不累,这柴伙还没卸下来呢!”

    毕父忙道:“这点小活儿,我包了,赶紧进屋喝口水,歇会儿吧!”

    严小开就装作勉为其难的道:“好吧,我进去喝口水,完了我就出来帮忙!”

    毕父乐呵呵的道:“不用帮,不用帮,我自己能搞掂!”

    推来让去之中,严小开顺坡下驴的进了屋。

    一进屋里,两只耳朵立即就像猫一样竖了起来,仔细一听,一阵阵水声正从澡堂那边发出来。

    我去,来得太是时候了!

    严小开激动又兴奋,这就慑手慑脚的上楼梯,往阁楼那间杂物房走去。

    上了阁楼,进了那个杂物间,果然看到一束光帝正在地上的木板透出来。

    严小开强压住急促又紊乱的呼吸,轻轻的搬开杂物,然后俯下身子,带着好奇,带着欢喜,带着激动,带着兴奋,带着道德的折磨与良心的谴责,毫不犹豫的把眼凑上前去。

    只是那么一眼,他的心头就再次狂跳起来。

    他的眼睛里,正有一个女人站在下面洗澡,她就是那千娇百媚的毕瑜。

    此刻的毕瑜,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身材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匀称,那么的韵致,浑身散发着眩目的玉白,透露着诱人无比的气息。

    那一个瞬间,严小开心里如做贼一般惊惶,浑身也如触电一般的激动,神经连着骨髓一阵阵酥麻的震颤。

    紧张,兴奋,激动,愉悦,舒坦,害怕……各种各样的心绪乱七八糟的缠绕在心头,使他的脸忍不住热了起来。

    尽管心情如此的复杂,但他的眼睛还是舍不得眨一下,目不转睛的看着眼下无限美好的chūn光。

    毕瑜的身体,就在严小开眼睛下方约一米半的距离,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她美不胜收的身体,细嫩如玉白似梨花的肌肤上滚落的小水珠晶莹圆润,吸引着他的目光不知疲惫的凝视,毕瑜的身材如是如此的完美,丰满的雙峰娇巧圆浑,富有弹xìng地挺拔高耸中。

    她的双手不经意的划过,两座山峰俏皮的四下颤悠,灵动可爱,顶端的粉红如那诱人的蓓蕾,牵神撩意,醉心荡魂。

    双峰下是只堪盈盈一握的娇细纤腰,在美白平坦的小腹下,一簇油光瓦亮形状像倒置三角型的毛發摭掩着她最美最神秘最诱惑的部位,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并扰着,连个手指都无法插进去。

    完美无暇的身材,如想像中的天仙,如梦中的倩影,如诗如画般的美好!

    美,实在是太美了!

    这,虽然已经不是严小开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了,也不是第一次看到毕瑜的**了,可他却是第一次这么的震憾,因为以前清涩,稚嫩的毕瑜已经成长了,变得成熟,完美,明艳不可方物,倩美如三chūn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整个就神仙玉骨楚楚动人。

    严小开无法自拔的沉迷其中,痴痴的,呆呆的,愣愣的欣赏着,欣赏着他认为是最完美的娇躯。

    毕瑜的身体,如此的美好,让人心动,更让人沉醉。只是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小孔太小,毕瑜又一直站着,只能窥视个大概的全景,不能好好的仔细的欣赏每一个美丽的地方。

    恰在这个时候,毕瑜把热水器的莲蓬拿了下来,然后就缓缓的坐到了一张矮凳上,仿佛是故意向严小形展示她傲人的身材一般。

    浑圆挺俏的臀部沉坐到矮凳上,柔滑白润的腹部就完全显露出来,尤其是下面娇娆迷人的神秘芳草地,勾引得他如痴如醉,心神荡漾……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