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五章 春光无限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曾经,有一个女孩在我面前洗澡。

    我很珍惜,没让自己后悔。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对那个女孩子说:麻烦你再洗一次。

    如果上天问我,这样的机会希望是多少,我会诚实的回答:一万次!

    ……

    严小开一直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洗澡的毕瑜。

    尽管,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可是如果时间能够倒流,让他再做一次选择,他还会毫不犹豫选择把眼睛凑上去。其实,不管是一次,还是一万次,他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这个时候,毕瑜已经洗好了,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珠,缓缓的,轻轻的,柔柔的,姿势优雅,举手投足间美不胜收。

    严小开一直趴在黑暗的杂物房里,一动不动,很长的一段时间,痴痴的,傻傻的,愣愣的。

    一直到小孔里的光线消失,房间又恢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刚刚的画面仍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重播,让他的心神无法安宁,欣喜,快慰,冲动,激荡,羞愧,不舍……各种各样的情绪或一起或单独轮番轰炸着他的神经,让他心神荡漾,无法自己。

    当他魂不守舍的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发现楼梯下正站着一人,静静的,紧紧的看着他,而这个人就是刚才在冲凉房的毕瑜。

    好一阵,严小开才回过神来,看清楚眼前的毕瑜,老脸突地一热,强作淡定的道:“毕瑜,你上哪了?我正到处找你呢!”

    毕瑜的脸sèyīn晴不定,不置可否的问:“是吗?”

    严小开很不自然的道:“是啊,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来,故意和我抓迷藏呢,所以我就跑阁楼上去了。”

    这蹩脚的谎言真的很没技术含量,说出来的时候,严小开都不由的深深鄙视自己。

    毕瑜轻喝道:“你下来!”

    严小开看着她微蹙的秀目,心里一惊,她生气了?

    硬着头皮从上面走下来后,毕瑜就扬起了手。

    要挨打了?

    吃得咸鱼就得抵住渴,要做坏事就要做好被抓的准备,严小开确实是偷窥了,所以挨打他也认了,面对毕瑜挥来的手掌,他没有躲闪,反而闭上了眼睛,勇敢又坦诚的接受惩罚。

    不过等了一阵,却并没有等到响声与疼痛,反倒是感觉有一只微凉带温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抚过。

    张开眼睛,发现毕瑜正在用手擦拭着他的脸,轻轻的,柔柔的,一如刚才她在揉洗自己的肌肤一般。

    好一阵,她温柔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阁楼很久没住人了,灰尘很大的,以后不要上去抓迷藏了好吗?”

    严小开傻眼了,这,什么情况啊?

    毕瑜擦了几下,有些无奈的指了指冲凉房,“擦不干净,你去洗把脸吧!”

    严小开点点头,逃似的进了冲凉房。

    当他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的脸时,羞愧得差点就想找块豆腐来撞死,因为自己的一张脸上全是灰土,只有那只偷窥的眼睛是干净的。

    如此模样,傻子才看不出来他刚才干了什么?

    只是严小开却很纳闷,毕瑜肯定知道自己上去偷窥了,可她看起来怎么不生气的样子呢?

    严小开无法得知原因,心里却忍不住难过与后悔,不过并不是后悔偷窥毕瑜,而是后悔没有在毕瑜穿衣服的时候赶紧离开,把脸洗干净,以致被抓jiān在场。

    洗干净了脸出来的时候,严小开发现毕瑜已经不在屋里了。

    走到院中,发现毕父已经把柴伙全都卸了下来,而且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品偿那瓶xo了,还是故意给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毕瑜则站在车尾,正把后备箱上遗留的柴屑捡下来。

    严小开走上前去,厚着脸皮的轻喊了一声,“姐!”

    毕瑜嗯了一声,然后身体一震,惊奇的转过身来,“你喊我什么?”

    严小开答非所问,语气相当诚恳的道:“我错了!”

    毕瑜的脸上突地一红,艳若三月桃李,有点语无伦次的道:“那个……今天的柴伙比昨天的好呢!”

    严小开又道:“我不该那样做的。”

    毕瑜脸更红,吱唔着道:“现在应该有一千多斤了,再,再砍几天就够一吨了!”

    严小开急了,“姐,你是不是生气了?”

    毕瑜终于装不下去了,没好气的回过头来反问他,“你说呢?”

    严小开坐蜡了,“我,我,我……”

    毕瑜看见他那窘迫的样子,很想骂他几句或是揍他一顿,可是偏偏又狠不起心肠,纠结了半天反倒是来了一句,“晚上在家吃饭吧!”

    严小开如释负重的轻呼一口气,忙点头道:“好,好啊!晚上吃什么?”

    毕瑜道:“我爸去田里赶鸭了,晚上做三杯鸭。”

    严小开笑了起来,“太好了,毕瑜,你做的三杯鸭最好吃了……”

    毕瑜摆住,既然改口叫了姐,以后都不许再喊名字!”

    严小开愣了一下,然后眨巴眨巴眼睛问:“这算是惩罚吗?”

    毕瑜故意扳着脸问:“你说呢?”

    严小开只好道:“好嘛,我以后都叫你姐了还不好吗?”

    原本他还想问,叫了姐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免费参观了啊?不过为了避免毕瑜将他踢到旁边的水沟里,他还是没敢造次。

    毕瑜脸sè有所缓和,嗔怪的横他一眼,然后就不再说这茬了。

    不多会儿,毕父赶着一群鸭子回来了,毕母也跟在后头。

    毕父挑了一只很肥的鸭子交给毕瑜伺弄,原本毕母也想跟进厨房帮忙的,却被毕父给拽住了,然后指了指厨房里的毕瑜与严小开。

    毕母心领神会,笑着和毕父进了屋。

    厨房里,大土灶里的柴伙正噼啪作响的燃烧着,坐在灶前横矮凳上的严小开与毕瑜都没有说话。

    若大的厨房显得有些安静。

    严小开就张口道:“毕瑜……”

    毕瑜微蹙起秀眉,“嗯?”

    严小开改口道:“姐。”

    毕瑜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什么事?”

    严小开道:“明天开始,我就要到山上去砍柴了。”

    毕瑜往院外看了一下,“如果实在是忙,就不要去砍了,反正已经砍了这么多,能烧一阵了。过几天我弟回来了,让他去砍。”

    严小开道:“那怎么行,大丈夫言出必行,输了就是输了。我一定会给你家砍足一吨柴的。”

    毕瑜想了想道:“好吧,明儿我陪你一起上山去。”

    一起上山,一起上山,一起上山……

    这几个字仿佛带着回音似的在严小开的心里回荡,在深山野林中,孤男寡女共处,天可作幕,地可作席,然后……

    严小开乐了,“那敢情好,太好了!”

    毕瑜撇了撇嘴,“瞧把你乐得,砍了柴要是挑不回来,我可不帮你的哦!”

    严小开笑笑,“放心,有你陪着,就算是死,我也会把柴弄回来的!”

    毕瑜心头一颤,嗔骂道:“胡说八道什么,不许说死啊什么的,不吉利!”

    严小开转过话题道:“你的假期还有几天?”

    毕瑜道:“只剩明儿一天了,后天上午我就得回公司。然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假期了。”

    严小开有些不舍的道:“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

    毕瑜道:“这还快吗?都一个星期了。”

    严小开仔细算算,确实,从海源回来真有一个星期了呢,不由感叹的道:“时间过得好快呢。”

    毕瑜深有同感的道:“是啊!我感觉好像自己今天才和你从海源回来一样!”

    严小开笑道:“巧了,我也是这样感觉的!”

    毕瑜失笑,然后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这个问题,倒把严小开问住了,好一阵才道:“现在还没有什么打算,只能是先实习,实习之后看情况怎么样。或者找个单位,或者闯荡一下,反正就不能像以前那么窝囊了。你呢?有什么打算?”

    毕瑜道:“我准备做完下半年,然后换一份工作。”

    严小开又问:“然后呢?”

    毕瑜道:“然后再工作几年,就找个人嫁了呗!”

    严小开闻言心中一跳,问道:“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毕瑜不答反问:“你说呢?”

    严小开道:“我,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真要嫁人,最好不要嫁太远!”

    毕瑜问:“为什么?”

    严小开道:“找得太远,回家探亲不方便啊!”

    毕瑜又问:“那你觉得找哪的合适呢?”

    严小开道:“最好就是海源啊!”

    毕瑜:“哦?”

    严小开又道:“更好的话就是在东源,甚至是叶潭。”

    毕瑜笑着问:“你是不是还想说,好得不能再好的话就在咱这条村里!”

    严小开一个劲儿的点头,“对,对极了。你想啊,就在这村里的话,不但探亲方便,受了委屈投外家也方便,过了门家婆家公什么的也不敢欺负你是不?一欺负你,你就投爸妈去,多安全啊!”

    毕瑜吃吃的笑道:“那你觉得咱村哪个男的值得我嫁呢?”

    严小开弱弱的问:“真要我说吗?”

    毕瑜道:“你说呀!”

    严小开想了想道:“我觉得你家隔壁的李二麻子就不错,脸上虽然长了几颗麻子,可人家有门好手艺,而且离你家又近……”

    毕瑜一巴掌就拍到他的肩上,恼道:“去死!”

    严小开佯装怕怕的作投降状,“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毕瑜气道:“再开这样的玩笑,你今晚就别在这吃,滚回家吃去!”

    严小开正sè道:“姐,其实要嫁谁,你心里应该清楚的。”

    毕瑜脸上一红,“我,我怎么清楚!”

    严小开道:“你清楚的!”

    毕瑜脸热心跳,吱唔着道:“我不清楚……水开了,赶紧去把鸭子抓过来。”

    看到不少朋友要求爆发。副版也提议出什么数据就爆发的活动。其实一般的情况下,了了真没有jīng力爆发,最多只能保持平稳。

    一定要加更的话,只能是棒场区出进士的情况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