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六章 杜亚金的亲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毕家吃了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早睡早起的严父严母已经睡了,只有严晓芯还在摆弄着电脑。

    听到严小开回来的声音,严父从房间里走出来,告诉他入夜的时候,镇长打过电话来,让他明儿去镇里一趟。

    严小开疑惑的问:“镇长?杜大同?”

    严父点头,“是他!”

    严小开纳闷的问:“他找我做什么?”

    严父摇头道:“不清楚,他只问你在不在家,我说你没在,他就让你明天去镇zhèng fǔ找他。”

    严小开眉头微紧,这杜大同可是杜亚金的亲哥呢!

    这厮要找自己,目的可能没那么单纯吧?

    不过也没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杜家那么多人都收拾了,还怕区区一个杜大同吗?

    严小开问道:“爸,建房的手续批下来了吗?”

    严父摇头,“还没!”

    严小开不解的问:“村里的证明,毕瑜她爸开了吗?你没交到镇里?”

    毕父是副村长,杜亚金被抓走后,所有村务暂时由他代管。

    严父道:“交了啊,可是镇上没派人下来看地方啊!”

    严小开道:“我明儿顺便问问。”

    严父叮嘱道:“好好跟别人说话,别动不动就发火。”

    严小开点头道:“爸,我会的,你先去睡吧!”

    …………

    第二天一早,严小开就带着严父去打狂犬疫苗。

    接种狂犬疫苗是有时间规定的,总共五针,当天一针,第三天后一针,第七天一针,最后两针分别是第十四天与第二十八天。

    现在打的第三针,第七天的!

    到了镇上,陪着严父打完了疫苗后,严父要去理发,趁着这个空档,严小开就去了镇zhèng fǔ。

    进了大院后,问到了杜大同的办公室所在,他就径直寻了去。

    到了门前,礼貌的敲了敲门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进来!”

    严小开这就推门进去,不管太豪华的镇长办公室里,杜大同坐在办公桌后面,面前堆放着一些文件,正在批复着。

    看见严小开进来,杜大同起初愣了一下,端详了一阵才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笑意,“这是严家的小开吗?”

    严小开不卑不亢的道:“镇长,你好,我就是严小开,听说你找我!”

    杜大同忙站起,迎上来极为客气的道:“是啊,是啊,来来来,严小开,请坐,请坐!”

    严小开平静的坐下来,开门见山的问:“镇长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杜大同道:“不急不急,先坐,我给你沏茶去。”

    严小开道:“镇长,不用客气的,有话直说无妨!”

    杜大同还是沏了壶茶,这才坐过来,不过并没有说正事,而是先拉起了家常,“小开啊,上一次见你的时候,还是在村里呢,那会儿你只有这么高,还穿着开裆裤呢,呵呵,没想到一转眼,你就变成帅小伙了,听说还考上了大学是吗?”

    严小开道:“是的,还在读呢!”

    杜大同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你们长大了,我们却已经老了!”

    严小开没那闲功夫跟他扯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东西,直接了当的问:“镇长,你找我是?”

    杜大同这才道:“哦,是这样的,你们村呢,因为前任村长出了事,现任村长又没有选举出来,这村里现在开的证明呢,暂时还作不得准。”

    严小开立即就反应过来了,皱眉问道:“镇长的意思是我家建房的事情不能批?”

    杜大同双手压在空中,很是和气的道:“别着急,别着急嘛,不是不能批,是暂时不能。”

    严小开心里冷笑,问道:“那什么时候能批呢?”

    杜大同道:“那只能等前任村长的案子了结,现任村长选举出来之后,村里开出的证明才能作数,可是现在前任村长的案子不是还在办吗?”

    前任村长,那不就是你弟弟嘛!

    严小开心里冷哼一句,这就直接的道:“镇长,我做事直来直往,不喜欢绕圈子,你是什么个意思,直接说吧!”

    杜大同笑道:“对,年轻人就得有这个劲儿那才像年轻人,我最欣赏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了。其实嘛,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小开你能高抬贵手,放他们两父子一马,怎么说,大家都是同一条村的,做人留一线,rì后好相见!”

    严小开心里再度冷笑,我压根儿就没打算和他们再相见。淡淡的语气也变冷了起来,“镇长这是jǐng告我,还是威胁我呢?”

    杜大同仍不急不躁的道:“哎,小开,你这是说哪里去了呢?我只是劝你,是好心,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叔伯不是吗?”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严小开多少是有点紧张的,因为这头老狐狸明显要比之前遇过的对手都要难对付。

    这厮看起来和和气气,笑脸相迎,话也说得极为婉转,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你要是不放过我弟弟,那你家的新房就别想盖了。

    杜大同见严小开的脸sèyīn晴不定,嘴角再次浮起淡笑,语气缓和的道:“小开啊,其实这个事情嘛,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一条狗的小事,现在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实在是不值当啊。你也知道,你们以前的村长,是我的亲弟弟,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镇长的我,真的感到很不安,你爸被狗咬了,我也感到很难过,因为谁都知道,被狗咬了之后,事情可大可小,这几天嘛,我也一直想抽空去看看你爸,可是镇里公务繁忙,我一直都抽不出空来。你看,这里呢,是三万块钱,是赔偿你爸的医药费……”

    看见杜大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过来,严小开并没有去接,而是打断他的话道:“镇长,你什么意思?”

    杜大同道:“小开,咱们是一条村的,虽然不同姓,但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就别那么见外,别叫我什么镇长了,我比你爸虚长一两岁,你就叫我一声大伯吧,这一次我找你来,也不是以镇长的身份见你的,而是站在家属的角度,所以这赔偿的钱呢,希望你能收下……”

    严小开道:“镇长,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把钱收下,然后放杜亚金父子一马是吗?”

    杜大同故意沉吟了一下,然后才道:“如果你这样理解的话,也无不可的。”

    严小开道:“不好意思,镇长。我听说杜亚金父子直到现在还没回去,与我和他们发生的事情无关,而是犯了什么贪污罪。而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根本就没有权力说放不放过他们,所以很抱歉,我想你是找错人了!”

    杜大同有些着急,心道,你虽然没有权力,可你背后的那位有啊。不过这种的话,他这么有水平的人,自然不会直接说的,而是道:“杜亚金的问题呢,确实是他引起的,这个事情基本是证据确凿的了。但是杜子腾嘛,他却完全不知道他爸给他的那一百万是赃款,家人现在已经给他请了律师,而且有打赢的希望。只是上面对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视,所以这个……希望你真的能抬一抬手,饶他一马。”

    这下,严小开完全明白了。

    这个杜大同肯定是认为,那个省里的朱处长就是自己的靠山,而事发的时候,朱处长对镇里及县里的那些大员曾严肃的交待过,对于这样的人必须得严惩。

    现在杜大同经过了努力,知道老的肯定是保不了了,只能是想办法保小的,疏通了关系,花钱请来了最好的律师,可就算是这样,胜诉的机会依然不大,因为省里有大员发了话,谁敢在这件事情上徇私呢?

    杜大同显然是希望通过这种低姿态,让自己跟那位朱处长打一声招呼,让那位爷松一松口风,下面的人也好办事。

    至于杜大同刚刚说的杜子腾完全不知道他爸给他的钱是赃款这话,那就纯属扯淡了。一个小小的村长,竟然能拿出一百万。杜子腾是猪脑子才会不知道这钱的来历呢!

    严小开想了想后,摇头道:“镇长,这个事,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你真的找错人了!我和那位省里的大员,一点也不熟悉!”

    严小开说的是实话,但落在杜大同的耳里,却认为他是铁了心要置杜亚金父子于死地。

    不过他这样理解,那也不为过。斩草就要除根,严小开有什么理由再纵虎归山呢,尽管这不是虎,只是条狗崽子。可看着也依然闹心啊!

    杜大同连连叹气道:“小开,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严小开道:“不是我不想饶,而是我想饶也没那个能力。”

    杜大同见自己好说歹说,严小开就是不松牙,心里那个怒啊,差点儿就失控的拍桌子。不过他明显要比不入流的杜亚金高明许多,镇长嘛,坐得高看得远,他很清楚这样一来,事情就更没转弯的余地了,所以就强压下怒火道:“小开啊,离开庭的时间还有些rì子,你再回去好好想想吧,这赔偿给你爸的钱,你先代为收下。”

    严小开想了想后,拿起了信封,从里面掏出了二千块钱,然后道:“我爸打疫苗是三百七十五,加上营养费误工费什么的,收你两千块钱,很公道,这事就这样了了!”

    说完,严小开还去他的办公桌上拿了纸笔,写了一张关于赔偿的收据。

    杜大同起初愣了愣,随即又欣喜的点头,因为他以为严小开答应下来了。

    谁知道严小开递上收据,把钱收好后却道:“我和他们之间的事情虽然了了,可是对于他们的案子,真的很抱歉,我帮不上忙。我爸还在镇上等着我,所以就不打扰镇长了!”

    说着,严小开就推门而去。

    杜大同呆住了,直到严小开的身影消失后,这才回过神来,怒火中烧的他拿起桌上的茶杯就狠狠的朝地上摔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