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八章 初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眼看着严小开的嘴巴就要覆盖上毕瑜的红唇了。

    严小开甚至能闻到她呵气如兰的柔美气息,可就在要得逞的时候,她的手却伸了上来,轻轻的掩到他的嘴上。

    严小开露出疑惑的眼光,同时心里也有股说不出的失望。

    毕瑜轻声的问道:“这是你早有预谋的是吗?”

    严小开摇头。

    毕瑜又问:“那你喜欢我吗?”

    严小开点头。

    毕瑜放开了手,虽然心跳得厉害,但她还是道:“我要你说给我听!”

    严小开道:“说什么?”

    毕瑜羞涩的低声道:“说你喜不喜欢我?”

    严小开道:“我喜不喜欢你。好了,我说了,让我亲吧!”

    毕瑜轻打他一下,含怨似嗔的道:“坏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抓弄我!不行,你不说,我就不让!”

    严小开道,“那你呢?喜欢我吗?”

    毕瑜幽怨的横他一眼,“从小和你一起长大,我的心里是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严小开佯装不懂的摇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子,怎么能知道!”

    毕瑜嗔骂,“笨蛋!”

    严小开道:“你说嘛!”

    毕瑜羞红了脸,捂着脸道:“我不说!”

    严小开拉开他的手道:“你说嘛,我想听呢!”

    毕瑜被逼得没法,只能坦露心迹,“我要是不喜欢你,我能那么听你的话,你让我爬树就爬树。让我去给你家干活就干活,还有……我能让你偷看我……洗澡吗?”

    严小开道:“可是我这么废,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毕瑜伸手拧他一下,“喜欢就是喜欢,哪能有什么原因。别说你废,就算你四肢不全我都喜欢。何况现在的你,已经长大了,而且变得很有男人魅力了呢!”

    严小开道:“那以前你怎么从没告诉过我!”

    毕瑜轻轻的点一下他的头,“笨蛋,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呗。等你的心里终于开始认识情爱这两个字的时候,也等你的肩膀能够承担起两个人的爱情及连带而来的一切东西。”

    严小开轻问:“那你现在觉得我可以了?所以才告诉我?”

    毕瑜羞涩的抿了抿唇,声音低得不行的道:“其实那天,你在阁楼上下来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呢!”

    严小开心里一震,叹息道:“我错了!”

    毕瑜疑惑的问:“你怎么错了?”

    严小开道:“那天傍晚我不该上阁楼的,我该直扑冲凉房。”

    毕瑜愣一下,突地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美得眩目。

    看着她娇笑的模样,严小开又忍不住了,yù把嘴巴凑上去亲他。

    毕瑜又一次伸手挡住,“不许亲,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我呢!”

    严小开道:“不喜欢,我亲你干嘛!”

    毕瑜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要抓弄我?或者仅仅只是想占我的便宜。”

    严小开哭笑不得,正yù说什么的时候,毕瑜又缓缓的放开了手,幽幽的道:“算了,这辈子,注定了你是我的冤家,就算是被你抓弄被你占便宜,我也认了!”

    严小开再次凑上嘴巴,准备吻她。

    谁知道在他快要亲到的时候,毕瑜竟然又把手伸了上来。

    严小开只能无奈的停下手,“毕瑜,你到底想不想让我亲吗?”

    毕瑜放开了手,脸红红的,声音低低的道:“你叫我姐,我让你亲!”

    严小开脸皮可真厚,张嘴就来,“姐!”

    毕瑜身体轻颤,仿佛这声喊叫会上瘾似的,低吟着央求道:“再叫一声!”

    严小开又唤道:“姐!”

    毕瑜的双手带着轻颤的揽上了他的腰,满含情意的目光如水般的温柔,声音低婉的道:“我喜欢你这样喊我,听着心里好舒坦。”

    严小开好笑的问:“你有恋弟情结?”

    毕瑜摇头,“才没有!”

    严小开看着她,温和的问道:“那为什么非要我喊姐不可?”

    毕瑜看着严小开那双明亮的眼睛,心里有些懵,神情也有些痴迷,喃喃的道:“我不知道,我就是喜欢听你这样喊我!好喜欢好喜欢。从前让你多少次喊我,你都不肯!”

    看着她娇俏迷人的模样,严小开再也忍不住,把嘴巴凑了上去,终于噙穩她樱红的双唇。

    毕瑜的唇一被吻住,仿佛立即被一道强烈的电流袭中了似的,脑袋顿时变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

    她的双唇微凉带温,湿润嫩滑,使得严小开不知疲惫的吮吸与亲吻,随后粗长的舌头就探了进去,翘开了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找到了她的丁香小舌后,忘情的纠缠起来。

    毕瑜的双手缠绕着严小开的虎腰熊背,没有意思的胡乱轻抚着,好看的双眼半眯半合,迷离之中含着脉脉深情。

    这,是她纯洁的初吻。

    只是在严小开吻上来的时候,她却无法自控的柔柔回应他。

    对于同样是初哥的严小开而言,第一次接吻想要什么高超的技术那是不可能的,他只是笨掘,又带着些粗暴的狂吻着她。

    恰恰就是这种狂热,使得毕瑜感觉更是刺激,发软发酥的身体也渐渐的温热了起来,细腰连着下腹不停的迎向严小开的身体。

    如此的热情与激烈的反应,严小开哪能忍得住,一双手慢慢的从她的腰部抚摸了上去,穿过粗布衣服,缓缓伸到了她挺俏的雙峰之上,紧紧的握住,搓揉……

    阵阵强烈的刺激使得毕瑜很快就陷入了意乱情迷之中,一直到感觉有双手在急切的解着自己的裤钮,然后拉开拉链的时候,神智才突地一醒。

    看见严小开正在脱自己的裤子,心中惊惶的她赶紧的伸手摁住了他,“不,不要!”

    已经浑身炽热如火的严小开一愣,停下了手,迟疑的看着她。

    毕瑜摇摇头,羞涩的道:“我……还没做好准备!”

    严小开被弄得不上不下的,别提多难受,真想不管不顾的扒拉下她的裤子,然后狠狠的进入她。

    只是这种完全不顾对方感受的作法,与禽兽又何异,但就这样放弃,他又真的不太甘心,于是就故意的道:“可是……我想要,怎么办?”

    毕瑜摇头道:“想要也不行,咱们这才刚那什么,马上就这样,你让我怎么适应,让我怎么见人,难道你真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严小开正儿八经的道:“我也不是随便的人!”

    毕瑜吃吃的笑骂道:“可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严小开趁她的手微松之际,一下就朝她的蕾丝內裤边沿探了进去。

    “啊!”毕瑜一声低呼,赶紧死死的摁住他的手,咬着唇瞪着他道:“不许这样!”

    严小开见她好像真有点生气了,没敢再往下深入,只是停留在那柔软又密集的芳草地之下,轻轻的来回揉动着。

    毕瑜无法空制的低喘道:“不,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我……受不了的!”

    严小开趁势道:“那就给我呀!”

    毕瑜摇头,板着脸道:“不行,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呢!赶紧把手拿开。”

    严小开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现在这瓜还太青了,要摘也得等时机成熟了才行,于是道:“那行,你叫我一声哥,我就放手!”

    毕瑜卟的一声就笑了,“不要脸,你比我小两岁呢,还让我叫你哥?”

    严小开蛮横的道:“我不管,反正你不叫的话,今儿个就把你強姦了!”

    毕瑜有些恼的道:“你敢!我告诉我爸和你爸去,让他们把你腿打断!”

    严小开乐了,“那不正好,他们肯定喜闻乐见,然后给咱们cāo办婚事!”

    毕瑜又被弄得笑了,“严小开,你敢再不要脸一些吗?”

    严小开道:“那你快叫我一声哥,然后我就放了你!”

    毕瑜红着脸摇头道,“才不要,明明你比我小,让我叫你……多难为情啊!”

    严小开道:“那没办法了,看来我只能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毕瑜气得不行,伸他一下,“你怎么这么无赖啊!”

    严小开道:“那你叫呗!”

    毕瑜还是摇头,只是感觉到严小开蠢蠢yù动的手要往下探的样子,又吓一跳,忙道:“好嘛,好嘛,我叫,我叫还不行吗?”

    严小开道:“那叫吧!”

    被逼得没办法的毕瑜抿了抿唇,然后声若蚊鸣的低喊一声,“哥!”

    严小开摇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毕瑜嗔怪的横他一眼,又大声了一点点喊,“哥!”

    严小开又摇头,“我还是听不清楚!”

    毕瑜有些恼了,伸手一把纠过他的耳朵,大声喊道:“哥!”

    被震了一下严小开赶紧放开了手,夸张的揉了揉耳朵之后,这才呵呵的乐了起来。

    毕瑜白他一眼,嗔骂道:“你坏死了!”

    严小开笑着坐起身来,然后又把手伸到她的裤链上。

    毕瑜被吓一跳,羞急的问:“还来?”

    严小开没再笑了,将她的拉链拉好,然后又细心的系上了裤纽,这才伸手将她拉起来,然后给她把秀发上沾上的杂草拣掉。

    看见他如此的细心与体贴,毕瑜的心头火气立即消散无影,化成一片绕指柔,在被他牵起来的时候,这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结果,严小开自然是忍不住又搂着她狂啃了一顿。

    直到毕瑜喘不过气来,轻打他的胸膛,他才不舍的放开了她。

    下山的时候,毕瑜道:“早知道你这么坏,我就不跟你上山了!”

    严小开笑着问,“坏,你又爱?”

    毕瑜啐道:“呸,才不要爱你!”

    两人打情骂俏,缠绵了好一阵,这才挑起柴伙下山。

    第二天,天才刚蒙蒙有些发亮。

    严小开就驱车来到毕瑜家,送她去镇上坐最早的一班车。

    在镇上的小车站边上,两人坐在车里等班车到来的时候,刚陷入热恋的两人忍不住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想到马上就要来临的分别,毕瑜难过的眼眶都红了。

    看见她的情绪如此低落,严小开心里虽然也不好受,但还是打起jīng神来安慰她,“不要不开心啊,署假完了,我就回海源的!”

    毕瑜低声道:“可是署假还得好长一段时间呢!”

    严小开道:“不就一两个月吗?晃眼就过去了!”

    毕瑜伸他一下,随即又像小猫一般乖巧的依偎在他里,“小坏蛋,一两个月的时间还不够长吗?”

    严小开道:“这么舍不得我,昨天让你给我又不肯!”

    毕瑜脸上一红,想了想低声问:“你真的那么想要我?”

    严小开很认真的点头。

    毕瑜抿了抿唇,犹豫一阵,终于凑上他的耳朵低声道:“到时你回海源,我就给你!”

    严小开听得眼睛一亮,立即道:“那我现在就回海源!”

    毕瑜轻拧他一把,“瞧你这急sè样,上辈子肯定是猪公变的。”

    严小开纠正道:“这是男人本sè好不好!”

    毕瑜轻嗔他一眼,却又再次奉上红唇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这才依偎进他的肩头,“你是我这辈子遇到最坏的男人,当然,也是我最爱的!”

    严小开享受着美女温情之余,心中不由感叹,果然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加更加更加更!

    没钱买烟了啊!同学们记得棒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