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九十九章 麻烦来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把毕瑜送走,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rì出而作,rì落而息的村民们大多都已经起来下了地,田埂地头随处可见人们忙碌的身影。

    严父严母也不例外,早早的就去那块准备建房子的地上做修整去了。

    尽管申请还没批下来,不能够大动,但老两口还是忍不住去把荒草野梗的铲掉。

    严晓芯也已经起来了,忙着升火做早饭并喂鸡喂鸭喂猪喂狗喂牛。

    严小开回到家之后,则开始了每天例牌的练功,抽空他又给自己算了一卦。

    他算卦的方式很独特,别人用的都是甲骨,铜钱,蓍草,他用的却是三玫五角的硬币。

    别人算卦,一般也很有原则,因为通常都是无事不占,不动不占,不为同一事反复占。而他呢,完全没有节cāo而言,动也占不动也占,闲来无事也占一占。

    不过今天这卦象却有点奇特,似凶似吉,隐隐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到了十点左右的时候,卦象仿佛灵验了,去放牛回来的妹妹听别人说,新一任的村长人选出来了,镇里直接任命的。

    不过这新任村长却并不是做了多年副村长毕父毕声远,而是杜姓村民中另一家的杜七。

    儒步村虽然以杜姓村民居多,足占了四姓中的三分之一,但人多势众的也就两家。杜大同一家有权,杜九一家有财。

    杜大同家三个兄弟,身下九个男丁,不管官大官小,大多都做官,只有少数经商,例如杜子腾。不过事实证明,他们家并不适合混这一行,杜子腾锒铛入狱就是例子。

    杜九家却有九个兄弟,身下男丁以十数,不过大的都不大,小的都还小,他们家也没有什么做官的,多以经商为主,唯一一个称得上官的,那就是之前的镇派出所副所长杜八,而前几天也因为杜亚金的事情而被撸了。

    这次成为村长的,就是杜九的第三弟弟。

    听到这个消息,严小开隐隐感觉不是那么妙,不过他也没有太过jǐng惕,因为谁做村长都没关系,只要别吃饱了撑着来惹他就万事ok!

    正听妹妹说着这事儿呢,严小开看见门前的村道上一辆皮卡摇摇晃晃的驶来。

    皮卡里坐着的正是新上任的村长杜七,还有副村长毕声远,皮卡里还挤着几人,面孔却陌生得紧。

    皮卡到了严家的路口后并没有停下,而是径直朝以前的老大队公社,现在的村委会驶去。

    严小开不以为然,继续劈自己的柴伙。

    只是没多一会儿,在建新房那块地里忙碌的严母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开子,开子,出事了。出事了,你赶紧去看看!”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忙问道:“妈,你别急,出了什么事?”

    严母气喘吁吁的道:“你爸那儿,你快去!”

    严小开顾不上再细问,扬起手上的斧头就往那自家那块要建房的地奔去。

    还没到近前,远远的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

    严父满脸通红瞪着杜七的道:“这是我家的地,你们凭什么?”

    站在杜七旁边的毕声远也跟着道:“杜七,事先你干嘛不跟我说清楚?要知道这样的事,我才不来呢!”

    “毕声远,你身为老副村长,有义务有责任协助我办这个事。”杜七冲毕声远喝了一声,然后才转过身来的对严父道:“严老哥,这地我们不是白要你的,我们会补偿你的,我们村委会的同志已经商量过,决地在村头公家那边赔你一块地,比这占去的还多出好几十平米呢!”

    毕声远十分不满的道:“杜七,这事你和谁商量过?和我商量过吗?”

    严父则大声的道:“我不管你们,别的事我可以同意,这个事我是绝对不能同意的,这地我是要盖房子的,报告我的递上去了!”

    杜七冷笑道:“可是上面批复了吗?同意了吗?”

    严父唯之语塞,好一阵才道:“我一家老小全都挤在那个老屋里,chūn天漏雨,夏天漏风,住房如此困难,上面怎么可能不同意?”

    严小开到了近前的时候,见父亲正脸红耳赤的与几人争吵着,而自己那块将要盖新房的地上,已经被白sè的粉末在边缘上画了两条长长的白线,将地基占去了三分之一有多,而这两条白sè的线是从大队公社下面直画上来的。

    一头雾水的严小开提着斧头就冲上去,“爸,怎么回事?”

    杜七为首的几人见严小开气势汹汹的扑上来,手中还提着把厚实锋利的斧头,联想到前些rì子这厮爆打杜亚金及杜姓村民的一幕,心中均是一寒,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杜七壮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冲严小开喝道:“你个废……严小开,你想干嘛?”

    严小开鸟也不鸟他,只是看向自己的父亲。

    严父气愤的道:“小开,他们说要翻新扩建老公社,要占用咱家的地方!”

    杜七闻言又大声的叫道:“喂,严老实,这地虽说是你家的自留地,但你只有使用权,没有拥有地,这地归根结底还是公家的。”

    严小开心冲怒火上涌,突地欺上前去喝问:“杜七,这事是真的吗?”

    迎向那冰冷又yīn森的眼神,杜七没来由的心中一颤,又后退一步道:“严小开,你想干嘛?这是村委会的决定!”

    “哎,杜七,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一个人的决定,代表不了村委会,你只说要翻新村委会,可没和我说过会占用开子家的地方。”毕声远赶紧的表明立场,然后就向前两步,对严小开道:“开子,这事儿叔事先并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反对的!”

    杜七闻言就恼了,指着毕声远道:“毕声远,你要干嘛?你这副村长是不是不想干了?”

    毕声远想也不想的喝骂道:“草,不干就不干,一个月才拿鸡碎那么一点钱,够买盐不够买米,还要cāo心一大堆的破事儿,老子早就不想干了。”

    杜七火冒三丈的道:“好,好你个毕声远,我一定会将你的话向镇里汇报的。”

    “随你大小便。”毕声远冷哼一声,转过头来对严家两父子道:“老严,开子,这事和我无关,你们别记恨我。我这个副的破村长也有名无实,啥事都管不宁,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参和。就这样,我走了。”

    说罢,毕声远就真的走了,任杜七喊破了喉咙也没回头。

    毕声远一走,杜七明显就底气不足了,而那几个镇上来做规划测量的就更不敢声张,儒步村民风彪悍,这在镇里及整个县里都是有名的,搞不好就得竖着进来,被横着抬出去。

    面对严小开冷冷的眼神,还有手中随时都可能劈下来的斧头,杜七没敢有半点脾气的道:“严小开,这事儿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是镇里给我们的福利,你看啊,咱们这个村委会穿风漏雨多少年了,难得镇上同意了我们的申请,给拨款翻修,你们家就不能为了村里,作出一点贡献?何况咱们又不是要你全部的地,你看,这才三分之一不到,而且还不是白要,不但补你钱,还补你地呢,这在城里就叫征收,征收你懂吗?”

    严小开冷笑道:“你觉得这村委会破?你敢叫上所有的村民来看吗?是我家破,还是这村委会破?你们这再破也是钢筋水泥的,我家的呢?黑瓦土墙,你知道什么叫黑瓦土墙吗?你这住惯了小洋楼的新村长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就领你去见识见识!”

    杜七被噎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道:“反正我不管你,你盖房子只是你一家人的事,翻新村委会是全村人的事,集体的利益远大于个人,这地的征收,你们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你们要有意见,别找我,找镇里去。”

    严小开闻言斧头猛地扬头,罩着杜七的头顶就劈了下去。

    杜七吓得双腿一软,一屁股摔到了地上,而他身前的一块木头则“pia”的一声被严小开劈成了两截。

    “你不管我,我还不管你呢!谁要敢动我家房子的地,我就让他劈成两块。”

    杜七被吓得脸sè苍白,冒了一头的冷汗,差点儿尿都吓出来了,被人扶起后仍心神不定的道:“严小开,怎么说你也是个大学生,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啊?”

    严小开冷哼道:“对讲理的人我讲理,对不讲理的人我会更不讲理,而对那些不要脸的人,我会比他们更不要脸!”

    杜七如果真够横,肯定当场就呼喝那些做测量的,你们给我划线,下午就动工,我看他敢咋地。

    只是,杜七明显没有这个胆子,那天严小开发疯似的抽打杜亚金父子的时候,他虽然没在人群中间,可他却是隔了老远眼睁睁的看着的。他可一点儿也不想走杜亚金父子的老路。

    所以最后,杜七只能悻悻的道:“好,严小开,你等着,我治不了你,总有人治得了你!”

    一班人慑于严小开的yín威,被迫退走之后。

    两父子互顾一眼,均是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口气。

    严父道:“小开,咱现在怎么办啊?”

    严小开想了想道:“爸,没啥好忧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家的新房只能盖在这,也必须盖在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