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章 西门老官人来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泊恩父子两人从那块地回来的时候。

    一老一少都蹲在院里不吭声,老的一个劲儿的抽着几百块一根的雪茄,小的则在不停的摆弄着那三个五角的硬币。

    屋里的气氛十分的压抑与沉闷。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两父子都没有用,因为晓芯和严母都在屋里头。

    不一会儿,严晓芯出来喊道:“哥,你的电话!”

    严小开捡起地上的三枚硬币,懒洋洋的问道:“谁打来的?”

    严晓芯摇头道:“不知道,一个男的,就说找你。”

    严小开只好进了屋,拿起那话筒问:“喂,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小开,是大伯我啊!”

    严小开眉头一紧,“杜大同?”

    杜大同语气温和的道:“对,是我!”

    严小开就冷笑道:“杜大镇长好高明的手段啊!”

    杜大同用一头雾水的语气问:“小开,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

    严小开道:“你个老狐狸就别在那里装了。敢做还不敢认吗?”

    杜大同道:“小开,你说的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我打电话来,只是想问问严老哥的身体怎样,还好吧?”

    严小开冷哼一声,“你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杜大同道:“小开,你这话我虽然不爱听,但并不否认你这比喻很恰当,猫就是猫,耗子就是耗子,你什么时候看过耗子能弄死猫的?”

    严小开怒极,出言不逊的骂道:“你个老杂碎!”

    杜大同不怒反笑,“严小开,听大伯一句劝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只要给上面那位打个电话,让他适当的松一点点口风,子腾能平安出来,那大家不都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你也应该知道,村委会嘛,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严小开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那位?”

    杜大同淡淡的道:“你不会的,杜七或者办不了什么大事,但今天他应该把意思和你说得很明白了,这是公家要征地,而且还给你家足够的补偿,就算是那位,他也说不上什么的。听我的吧,到此为止好吗?这件事再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严小开道:“杜大镇长,现在是我不愿熄事宁人吗?明明是你非要揪着我不放,我已经说过了,我和你说的那位并没有什么关系。”

    杜大同沉默一阵,长叹一口气道:“既然你这么固执,咱们真没有什么必要再谈下去了。好吧,就这样,记得替我问候严大哥,要他多保重身体啊!”

    “草!”严小开狠狠的骂了句粗口,挂上了电话。

    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严小开抬眼看了看天,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间滚滚乌云,仿佛马上就要下气的,空气变得更加沉闷,这也让他的心情更加的不爽。

    正在这个时候,他看见村口处正有两辆m级奔驰越野车正缓缓的驶进来。

    一路往这边驶来的时候,还时不时停下来询问村民。

    隔得这么远,村民说了什么严小开自然是听不到,但却看到他们纷纷指向自己家的方向,心头不由一跳,这又是谁来了?

    郑佩琳?还是杜大同又找了什么人来欺压自己。

    心里有些忐忑之际,奔驰车渐渐驶近了,果然真的是朝自己家驶来的。

    只是当带头那辆车先停下来,驾车那人急不可耐的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严小开却有点傻眼,因为这下车的人不是郑佩琳,也不是杜大同有关的什么人。而是一年轻装酷男,小西装,窄脚裤,卷碎发,还带了个小礼帽。

    这造型,不用都能猜到是谁了吧?

    不错,他就是严小开前任司机兼跟班西门耀铭。

    西门耀铭走至近前之前,看到站在门口的严小开,一张脸立即笑得像朵菊花似的,亲热的扑上前来喊道:“哥!”

    严小开很想赏他一爆粟并冲他喝道,老子正烦着呢,你还跑来凑热闹。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伸笑面人,难得人家这么大老远的来,又这么的热情,他只能勉强撑起出一点笑容道:“小铭子,你怎么来了?”

    西门耀铭道:“哥,我陪我爸来的!”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爸?”

    西门耀铭朝后面一辆奔驰车指了指,然后快步的走上前去,打开后排座的车门。

    一身便装的西门天成就从车上走了下来。

    严小开只好迎上前来,礼貌的道:“西门叔叔,你好!”

    西门天成上下打量一下他,然后笑问:“你就是我儿子的老板兼老大严小开?”

    严小开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西门叔叔,我和他闹着玩的!”

    西门天成摇头道:“不,我觉得这样挺好,这小兔宰子天不怕地不怕,从来就没服过什么人,现在终于有人能制住他了,挺好呢!对了,咱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严小开想了想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见你是在急救手术室里。”

    西门天成道:“说起这个事,我就得先说明我这次来的意图,我就是专诚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虽然有点冒昧与唐突,但还是希望你能欢迎我!”

    严小开也咬起了词道:“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呼,欢迎,当然欢迎!”

    西门天成笑问:“那你还不让我进屋?”

    严小开忙道:“西门叔叔请,不过我家真的很寒酸,你可别见笑!”

    西门天成摇头,拉着他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是大英雄大豪杰的,你西门叔叔我在二十年前不也是个穷得叮当响的教书匠吗?”

    “那成,西门叔叔咱们进屋聊!”严小开一边把人让进屋,一边喊道:“爸妈,来客人了!”

    严父首先走出来,看见外面的两辆豪车,还有进门来的一班人,不由愣了下。

    西门天成就迎上前去,伸手握住严父的手道:“这位想必是严大哥吧,我叫西门天成,也是海源人,我家小子跟着你家小开干活,小开还救过我的命,这一次我登门是专诚来感谢他的。”

    严父听得一头雾水,只能讪讪的道:“你好,你好,屋里坐吧!”

    西门天成却回头对西门耀铭道:“耀铭,我给小开准备的礼物呢?”

    西门耀铭忙答应道:“在车上,我这就去搬进来!”

    说着,西门耀铭就连同父亲的司机,助理,秘书一起去车上搬礼物了,不一会儿就搬进来一大堆,搁在厅堂的一角,仿佛一堆小山似的,均是名贵茶烟酒,还有一些补品什么的。

    忙着给客人上茶的严父严母又不由面面相觑,脸sè极为古怪,心里更是纳闷,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有人送礼上六?

    严父看着那些礼物,神sè有些窘迫的道:“西门老板,你这是……”

    西门天成摇头道:“严大哥,你别叫我什么老板老板,你要真的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老弟好吗?”

    严父只好道:“那行,我托大一些叫你西门老弟,可你怎么这么破费,你能来咱们家,咱们就很高兴了,还带这么多东西?”

    西门天成道:“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不成敬意的。”

    严父道:“可这……那中午在家吃饭,我这就让孩子他妈杀鸡去。”

    西门天成道:“如果太麻烦的话,我请你们去镇上吃好吗?”

    严父道:“不麻烦,不麻烦的。”

    西门天成道:“那好,中午我就在大哥家蹭饭了!”

    严父道:“好,好,那你们聊,我去准备一下!”

    在严父严母下去之后,西门耀铭及西门天成的司机,助理,秘书等四人也很识趣的退到院子里去了。

    严小开问道:“西门叔叔,身体好些了吗?”

    西门天成道:“托你的福,已经好很多了。”

    严小开点头,然后又笑道:“西门叔叔这次来,巩怕不只是感谢我这么简单吧?”

    西门天成道:“小开果然是聪明人,我那小免宰子没有跟错人,除了上门感谢你之外,还有些事情想请你解惑,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海源,电话也说不清楚,所以就冒昧的前来了。”

    严小开道:“西门叔叔客气了,有什么疑问请说无妨,我知道的,定当知无不言!”

    西门天成道:“是这样的,你给我的药丸我已经吃了,身体也彻底的好了起来,但我家小子称你说,那是解毒丸,我想问你,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道:“这个西门叔叔应该猜出一点来了吧!”

    西门天成神sè沉重的点头,“虽然隐约猜到一些,但不能完全肯定!”

    严小开道:“西门叔叔,你猜的不错,你确实是中毒了。”

    西门天成脸sè白了一下,“可是……我是怎么中的毒?”

    严小开道:“中毒的途径无非就那几种,笼统的来说就是通过接触中毒,例如通过食道,通过呼吸道,通过皮肤黏膜接触等等,那天在急救手术室里,我曾给你检查过,基本判定那是属于接触中毒,但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接触,我并不了解。”

    西门天成疑惑的问:“握手会吗?”

    严小开点头,“握手肯定也会的,不过你这毒显然不是通过握手感染的,因为如果是通过握手感染,这个起始部位的症状必定比较严重,可当时我看过你的手,它虽然也有症状,但只是全身的并发症状,不属于特例。原本当时我想要给你做全身检查的,但因为时间和地点都不合适,所以就没有做。”

    西门天成问道:“那现在还可以做吗?”

    严小开摇头,“你身上的毒都已经被化解,症状不在,自然是检查不出来的。”

    西门天沉思一阵,心中突地一动,问道:“小开,你是说中毒的位置必定会比较明显?”

    “是的!”严小开点头,然后疑问:“西门叔叔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西门天成yù言又止,神情复杂又尴尬的看着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