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零二章 一箭双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决定了。

    既然不想要西门天成的东西,那就不要委屈自己,哪怕这确实是一笔横财,又确实能使他的人生发生一些改变。

    不过,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西门天成这头大肥羊。当然,如果能通过这件事来解决眼前的困境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不多久,西门天成从外面走进来了,看见严小开仍坐在那里,不由就问道:“小开,考虑得怎么样了?”

    “西门叔叔,我想过了,这些钱和东西,我不能要。”

    “你不要?”

    西门天成不可思议的看着严小开,因为他想不通这白送的钱财,严小开有什么不要的道理!

    这可不是一万两万,而是几百万,加上那份聘用合同,其价值甚至超过了一千万。

    以严小开这样的身世家底,只要收下,瞬间就可以开始一个崭新的人生!

    这么大的便宜不贪,莫非……他想要更大的?

    西门天成疑惑的问:“小开,你是嫌叔叔出手不够大方吗?”

    严小开摇头,“不是的,这些钱和物对我来说已经够多了,而且是太多了,以我现在这样的身世环竟,或许这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钱呢!”

    西门天成更不解了,“那你是为什么?”

    严小开道:“没有为什么,我只是不想白要别人的东西。”

    西门天成苦笑道:“这……这怎么能说白要呢?你救了我的命,这就是你应得的啊!而且我也只是真心想要感激,并没有别的意思。”

    严小开道:“西门叔叔,你的心意我明白,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财富这种东西,任谁都想要,我也不例外,可如果是靠别人的赐予,我更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

    西门天成终于有所动容,连连颌首道:“小开,你真的很不错,我那免宰子从小到大从没做过一件对的事情,不过现在,他终于做对了一件,那就是跟了一个好老大!”

    “小铭子也不错的!”严小开违心的说了一句,随后又道:“西门叔叔,这些东西我虽然不能收,但我想另外拜托你一件事情。”

    西门天成道:“你尽管说,只要我办得到的!”

    严小开就把他领到门前,指着那条通向镇上的村道:“西门叔叔,你来的时候恐怕也看到了,从镇上到我家这一段路,坑坑洼洼的十分难走,十个公里的路程,开车最多是几分钟的事儿,可是现在却必须用上将近个把小时的时间,给我们出行带来了大大的不便,要等镇上拨款来修,不知道何年何rì才能够实现,所以我希望西门叔叔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修一修这条路。”

    想要富,那就得先修路,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西门天成想了想后,点头道,“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还有别的要求吗?”

    严小开摇头,“没有了,谢谢你,不但只我感谢你,我们这条村,甚至附近几条村的村民都会对你感激不尽的。”

    西门天成摇头道:“感激不感激的,我倒不在乎,我做事向来不求公道,只求对得起自己。不过我还想说的是,镇上到你家门口也就十公里左右,别说是修补,就算是重新再修一条,最多也就两百来万的事情,你大可以收下我的钱后,以自己的名义来修的!”

    严小开笑道:“只要能让大家伙出行方便,谁的名字不是一样吗?”

    西门天成点点头,随后又叹息道:“如果这是一笔生意的话,看起来我是赚了,因为我是备足一千多万而来,现在却省下了这么多成本。然而实际上,我却是亏了。”

    严小开道:“这话怎么说呢?”

    西门天成点了一根雪茄,抽了一口悠悠的道:“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那就是人才!而站在我面前的,明显就是一个能担当大任的将相良才。如果你能为我工作,必定会是我的一大臂力。未来又岂止帮我挣一千万呢!”

    严小开笑了,谦虚的道:“西门叔叔,你太看得起我了!”

    西门天成却老实不客气的道:“我当然看得起你,否则我就让耀铭把这些东西带给你,而不是亲自前来!你要知道,叔叔虽然做的是小生意,可分分钟也是几百成千万上下的!”

    严小开还能说什么,只能装憨厚的傻笑。

    西门天成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除了出钱给你们这儿修路外,另外再给你们镇中学建一栋教学楼,刚刚我来的时候,经过你们镇中学,发现那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而你也应该知道,我在经商之前,是一个中学老师,实在不愿意看到那些孩子们在恶劣的环境下受苦。”

    严小开大赞道:“西门叔叔厚德仁心,着实让人敬佩!”

    西门天成笑道:“那你答应西门叔叔,以后毕业了如果有机会,要来我们集团工作好吗?”

    严小开大方的答应道:“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的。”

    空头支票嘛,开了也不要钱,严小开自然不会吝啬的。

    西门天成道:“那成,我这就让人去找你们村长。”

    严小开摇头道:“我们之前的村长因为贪污的问题,刚被抓了,新的村长还没选出来呢!”

    西门天成道:“那我找你们镇zhèng fǔ!”

    严小开又摇头,“镇zhèng fǔ也不太靠谱啊,因为如果他们办事能力够强的话,或许我们这条村道早就修好了!”

    西门天成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难为情的道:“小开,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找我的前妻吧?我和她,真没两句好说的!”

    严小开笑道:“只是修条村道而已,不用惊动到市里的,县里就足够了!”

    西门天成道:“成,我这就按排。算了,还是我亲自打电话吧,我记得你们这个县的县长叫什么来着,对,董方,之前我和他打过交道的,我还有他的电话。你等着,我这就打给他,完了咱们就开饭,我可是好久没有吃过正宗的农家三黄鸡了。”

    严小开笑了,发自内心的笑意,这叫什么来着,对,一箭双雕!

    开饭的时候,西门天成道:“小开,你托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董县长听了这个事后十分高兴,这会儿已经让人下来了。我原本呢,是打算等他们过来的,可是我在市里头事情确实挺多,一刻也离不开,所以吃完这顿饭,我就得先走。除了箱子里那三百万我留下外,另外我再给你开两百万的现金支票,有五万百,打一条十公里长的村道及建一栋教学楼,应该够了吧?如果不够的话,给我打电话!”

    严小开得知他要走,感觉正中下怀,因为某些事情,有四平八稳的西门天成在,办起来就不是那么顺手了。

    不过他还是赶忙装出着急与为难的样子,“西门叔叔,你走了怎么成呢?这种事,我应付不来的啊!”

    西门天成笑道:“小开,你别太过谦了,叔叔相信你的能力,这事就全权交由你负责了。况且下午我还有个十分重要的合约要签,人是从美利坚那边专诚过来的,我要是不在场,会让人感觉很没礼貌的。”

    严小开道:“那要不,你给我留个人,协助我一下?”

    西门天成点头,指着站在门口的一男一女道:“这一个是我的助理,一个是我的秘书,都能够撑住小场面。你随便挑一个。”

    严小开抬眼看看,那男的看起来十分jīng明强干,而那女的也是成熟稳重,虽然能堪当重任,但却不是他现在所需要的,再往另一边看去,发现西门耀铭更饶有兴趣的摇着那辆筛谷的风车,脸上还露出相当二百五的笑意。

    成了,就是这厮!再没有谁能比他更合适的了!

    这样想着,严小开就摇摇头道:“西门叔叔,你的助理和秘书都是忙人,我怎么敢耽误他们的工作,就让小铭子留下吧,给我撑下场面壮壮胆。”

    西门天成有些意外的问:“你觉得他能行?”

    严小开点头,“小铭子很有能力的,他绝对能行!”

    西门天成就道:“那成,反正他跟我回去也是东游西荡不务正业,就让他在这里给你跑跑腿,做点实际的事儿!”

    严小开点头,一个看似阳光实则邪恶的笑意在脸上灿烂的绽放开来,看得那妩媚迷人的xìng感秘书心中不由的一荡。

    不多久,开席了。

    这顿饭,可以说是宾主尽欢的。

    严父心里虽然有事,可是难得贵客临门,只能暂且压下心事,以最大的热情来招待客人,所以他不但杀了一只家鸡,宰了一只鹅,还去他那承包得亏了本已经不乘几条鱼的鱼塘里费力弄上了两条草鱼,别的瓜果鲜疏,那就更不用说了,只要家里有的,通通上砧板。

    开席的时候,他还把从前自己舍不得喝现在却不想喝的客家糯米酒也拿了出来。

    为什么这样说呢?其实也没啥,嘴叼了呗!

    以前的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难得酿了点糯米酒,自然是一点一点的省着喝。后来嘛,郑佩琳送来了一大箱的上等好酒,喝着喝着就喝出了滋味喝上了瘾,再倒回去喝糯米酒,如同嚼蜡,自然是不想碰了。

    西门天成这种有钱佬,山珍海味吃得多了,可是这种纯天然纯绿sè的农家菜却是在以前还是破教书匠的时候吃过了,尤其是这糯米酒,熟悉又久违的滋味使他感触良深,喝着喝着就喝得有点大了!

    最后要告辞离开的时候,醉眼惺忪的他拍着西门耀铭的肩膀道:“老哥,这顿饭,我吃得很高兴,二十年都没吃过这么好的饭了。以后你到海源,一定要找我,我得好好款待你,带你去吃鲍参鱼翅,还要带你去一条龙,给你找两个嫩模……”

    西门耀铭尴尬得不行,哭笑不得的连声道:“老斗,老斗,我是你儿子!”

    西门天成守眼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搞错了对象,老脸微窘,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你个小兔宰子,留在这儿,好好听你哥的话,给他跑腿,给他开车,让他教你做人的道理,别给我惹事,惹事我就打断你的腿,绝了你的粮!”

    西门耀铭狂cháo的道:“老斗,我会的,我会的。”

    西门天成这就不再鸟他,而是转过身来,继续老哥老哥的叫着。

    严父只好走上前来,“哎,我在这,我在这!”

    西门天成大着舌头道:“老哥,我得感谢小开,因为他救了我一条命,但我更得感谢你,因为你生了个好儿子。可以这样说,没有他就没有我,没有你就没有他,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没有你就没有我!”

    严父听得晕头转向,完全不明白他要表达什么,只能厚道的赔笑。

    西门天成被助理和秘书扶上车的时候,还摁下车窗,冲站在外面送他的严父道:“老哥,从今往后,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儿子就是你儿子,我那小兔宰子在这要是不听话,你甭客气,大巴掌抽他。还有,你要有事儿,就找我,我西门天成在这里可能没人知道,可是你要去到市里,报我的名字,是人是鬼都得给我几分薄面。”

    严父真想说,我现在就有事要你帮忙,可是看到他已经醉成这样了,也只能叹气的作罢。

    将者将兵,王者将神!2013年最新三国游戏《将神》登陆纵横!

    今rì首服震撼开启,人气爆棚。三大独家活动,20万纵横币等你来赢!

    全3d打造三国视觉盛宴,感受别样三国,祝君成就一番雄图伟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