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零七章 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入夜的时候,严小开接到了毕运涛的电话。

    毕运涛称他已经回到镇上,找不到车回村里,让严小开去接他。

    恰好西门耀铭也要去镇上开房,大少爷嘛,自然是住不惯这种穿风漏雨的地方,何况严小开也没打算让他住,所以就和他一起去了镇上。

    在镇上看到毕运涛的时候,严小开多少有些吃惊,因为十来天不见,毕运涛竟然完全变了个模样。

    拉风的碎发不见了,剃了个板寸头,还留了胡子,下巴尖了,人也削条了,不过看起来却好像终于有点男人味了!

    看见他这模样,西门耀铭首先忍不住取笑道:“老毕,你这是演得哪一出啊?刚从号子里放出来吗?”

    毕运涛骂道:“有什么好奇怪的,老子换个造型不行啊?”

    严小开猜想他肯定是遇上什么事了,不过当着西门耀铭,也没多问。

    三人在镇上的馆子吃了一顿后,然后又在镇上唯一一间的二星级酒店给西门耀铭开了房。

    安顿好了西门耀铭,严小开这才和毕运涛一起回家。

    在路上的时候,严小开问道:“涛哥,你怎么了?”

    毕运涛想了一下道:“我脱光了!”

    严小开睁大眼睛,“哦?”

    毕运涛又补充道:“我也破處了!”

    严小开眼睛更大了,“呃?”

    毕运涛掏出一包皱巴巴的软装双喜,正要弹出来一根来抽的时候。

    严小开道:“杂物箱里有雪茄。”

    毕运涛摁开杂物箱,果然看见里面有一盒开了封的古巴雪茄,也不问哪来的,四百几万的路虎都开上了,何况是区区几根雪茄呢,这就把软双喜塞了回去,抽出一根雪茄点燃,吞云吐雾,却显得有点沉闷的没说话。

    严小开道:“继续啊,刚刚说到你被班花破處了!”

    毕运涛无爱的看他一眼,“我是破處了,但不是被班花!”

    严小开微吃一惊,“难道你终于出去piáo了?”

    毕运涛翻起白眼,“喂,我的脸虽然没有你白,但也不至于去piáo那么堕落吧?”

    严小开道:“那你和谁?我不认识的?”

    毕运涛道:“错了,你认识的。”

    严小开:“哦?”

    毕运涛道:“就是咱们学校医务室的那个护士。”

    严小开大吃一惊,差点把油门当成刹车将车开进yīn沟里,好容易才稳住道:““那个陆姗婰?我滴娘,怎么会是她?”

    毕运涛淡淡的道:“怎么不会是她,她很差吗?”

    严小开道:“差倒是不差,名字xìng感,身材骨感,尤其是嘴上功夫,更是了不得。可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和胡舒宝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跟陆姗婰搅到一起了?”

    毕运涛叹气道:“唉,别提了!或许……我压根儿就不喜欢胡舒宝那个小绵被吧!”

    严小开道:“我的好奇心已经被你勾起来了,所以你还是提一下吧!”

    毕运涛又狠抽了一口雪茄,吐出烟雾后才道:“留校的时候,有一晚我终于把胡舒宝约了出来,原本是打算……”

    严小开接口道:“霸王硬上弓?”

    毕运涛白他一眼,“我有那么无耻么?”

    严小开道:“这个……真心不好说!”

    毕运涛道:“你再打断我,我就不告诉你了!”

    严小开道:“好吧,你说!”

    毕运涛道:“原本我是打算再一次和她表白的,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她却主动表白了。”

    严小开道:“哦?那不很好吗?天雷勾动地火,又一对jiān妇yín妇了。”

    毕运涛没好气的道:“好个毛线,她说她早有喜欢的人了,但这个人不是我。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肯说。只是告诉我,我和她是不可能的,只能和我做好朋友,好兄妹!”

    严小开道:“然后呢?”

    毕运涛道:“我很伤心,难过得几天几夜都没吃饭。”

    严小开睁大眼睛,“那你还能活着?”

    毕运涛道:“我吃的泡面。”

    严小开:“……”

    毕运涛道:“我自暴自弃,不但剃了头发,还发疯的在球场上折磨自己。”

    严小开:“这个……”

    毕运涛道:“然后我把自己弄伤了,腿上破了一道口子,流很多血,我原本想着就这样让自己流血而死好了,可是mb的,真是太疼了,想到那些女人流了七天血也屁事儿没有,我有点摸不准自己得流到什么时候才死,所以只能去了医务室。寻思着先把伤口处理了,再找别的死法!我去的时候,刚好只剩陆姗婰一个人,看见我血流如柱的,一边抢上来给我处理伤口,一边还对我冷嘲热讽!”

    严小开咽了口唾沫,急巴巴的问:“然后呢?”

    毕运涛道:“刚开始的时候,我是一声不吭的,因为我没心情搭理他,可是后来听着听着,我就恼火起来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蹲在我面前给我处理伤口的她穿着一条短裙,没有穿丝袜……”

    重点来了,来了,来了!严小开急切的接道:“也没穿内裤?”

    毕运涛道:“穿了,白sè缕空的。”

    有毛不?

    严小开差点就将这么猬琐的问题问出来,死死忍住后又急切的问:“然后呢?”

    毕运涛声音低低的道:“然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整个人仿佛着了魔发了疯似的,一把将她拽起来,反身将她摁倒在那张检查床上,接着就从后面……”

    严小开听得傻眼了,“你,你,你这是……”

    毕运涛羞愧的承认道:“是的,我把她強姦了!”

    严小开倒抽一口凉气,“我靠,你不是吧!这也太凶残了!”

    毕运涛有气无力的道:“我也想不是,可事实就是那样!”

    好一阵,严小开才定下心神弱弱的问:“还有然后吗?”

    毕运涛点头,“有,然后我搞完了,还替她擦了下,又把她的内裤拉上,我就走了!”

    严小开失声道:“这就完了?”

    毕运涛摇头,“没完,我回到宿舍后,一直呆坐在那里,等着jǐng察来抓我。结果等到半夜,也没有人来。我等不下去了,这又跑回医务室去了。”

    严小开想像力很丰富的道:“结果你又上了她一回?”

    毕运涛又摇头,“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她还躺在那张检查床上,哭得眼睛都肿了。我就爬了上去,抱着她。”

    严小开感觉不可思议的道:“她就那样让你抱?”

    毕运涛再摇头,“没有,她使劲的用大耳光扇我,还有脚踹我,不停的臭骂我,但我就是抱着她不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她打没力气了,也骂累了,就伏在我怀里哭上了,哭完之后就睡着了,我就那样抱着她,天亮的时候,她醒了,我就对她说了一些原意承担后果的话。她没有理我,只是让我滚。”

    严小开道:“然后你就回来了?”

    毕运涛还是摇头,“没有,我又跑球场上,又发疯的折磨自己,结果我又弄伤了。”

    严小开道:“你又去了医务室?”

    毕运涛连连摇头,“我没有,我回宿舍了。然后她竟然来了,闷声不响的给我上药,再然后……你应该猜想得到的,我又上了她一回,就在你以前睡的床上!”

    严小开睁大眼睛,“我靠,你们俩敢再yín蕩些不?”

    毕运涛摊了摊手,“之后……我们就这样好了!”

    严小开听完之后哭笑不得,很是感慨的道:“涛哥,你这个強姦出来的爱情故事实在是个奇特的版本,我猜不中开头,也猜不中结尾啊。”

    毕运涛道:“不但你想不到,我也想不到!你呢,回家有什么事发生没?”

    “我?唉,不但发生了事,而且发生了很多,说起来真有一匹布那么长呢!”

    严小开这就把自己回家来发生的事情一件一桩的向他倒了出来。不过他并没有说和毕瑜上山,还差点将她霸王硬上弓的事情说出来,他的脑子又没进水,怎么可能说那事呢!

    当严小开说到杜亚金父子两人的事后,毕运涛向他竖起大拇指,“还是你牛,竟然把金屙屎和肚子疼两父子都弄到牢里去了,看来以后我得改口叫你哥才行了!”

    严小开道:“牛什么呀,杜大同还没倒台呢!这件事他肯定不会这样罢休,以后一定会找我报复的。”

    毕运涛不屑的道:“怕他有毛,咱能收拾他一次,就能收拾他第二次,只要他敢来,咱就收拾不死他!”

    严小开嘿嘿一笑,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略过了和毕瑜打赌并上山的事后,又将西门天成父子两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严小开竟然拒绝了一千多万的报答,毕运涛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我咧个靠的,你不是吧,那是一千多万啊,你以为一千多块啊,这么狠心的事情你都能做得出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严小开淡淡的道:“没有怎么想,就是不想要别人的东西,图个心里安稳,因为我要是收下了,晚上肯定要睡不着觉的。”

    毕运涛叫道:“我靠,你不要可以转送给我啊,我一点也不怕晚上睡不着觉。”

    严小开骂道:“你当然不怕睡不着觉,你原本就有失眠的毛病。”

    毕运涛窘一下,又连拍着大腿道:“你呀你,我有时候真的不知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笨好。一千多万,一千多万啊!”

    严小开淡淡的道:“没关系的,以后我会挣更多的一千万。”

    毕运涛点头,“嗯,等你的娃给你上坟的时候!”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