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零八章 动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

    毕运涛在西门耀铭没从镇里回来之前就到了严小开家。

    正在院子里练功夫的严小开见了,有些意外的道:“这么早?想着你那个露三点,又失眠了?”

    毕运涛光棍的承认道:“多少有点吧,怎么说我和她才刚热乎上不是,好几个姿势我都没来得及试验呢!”

    严小开:“……”

    毕运涛叹口气又道:“不过最主要的还是老爷子心情不好,逮谁骂谁,我在家里呆不住,躲你这儿来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爸怎么了?”

    毕运涛道:“还不是因为你家那块地的事给闹的,那天他不是和杜七一块儿来了吗?后来你们不是和杜七吵起来了吗?然后昨晚你送我回的时候,也没到家里去,他以为你家真的他的气。”

    严小开道:“嗨,我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事他又不知情,我们怎么会怪他呢!而且昨晚那么晚了,我也不好去吵他啊。”

    毕运涛道:“这事只是一桩,另外还有一桩。”

    严小开道:“嗯?”

    毕运涛道:“你也知道的,从咱们上中学开始,他就做副村长了,金屙屎总是把苦活累活得罪人的活全交给他,他也任劳任怨的没吱过声,这次金屙屎下去了,他以为终于能修成正果了,谁知道镇上一句话,养猪的杜七竟然冒上来了,他被严重的恶心到了。这两件事加到一起,你说老爷子心情能爽吗?我才刚回来呢,从昨晚到今早,已经挨好几顿骂了!”

    严小开闻言也不由叹口气,虽然说谁做村长他无所谓,但如果由毕父来做的话,那无疑是最好的,想了想道:“一会儿我上你家,和你爸好好唠唠。”

    毕运涛道:“那敢情好。我妈可是说了,老爷子现在看谁都不顺眼,就独独看着你顺眼呢!”

    严小开嘿嘿一笑,孝敬了那么多烟酒,不顺眼才怪呢,“你吃早饭没?”

    毕运涛道:“吃什么吃啊,我刚刚才被我爸逼得从床上滚起来的。”

    严小开道:“那去吃一口,我挑了个吉时,一会儿我家的新房就动工。”

    毕运涛若微有些吃惊的道:“说动马上就动啊?”

    严小开道:“那可不,打铁就得趁热。”

    毕运涛点点头,这就自个进厨房找吃的去了。

    将近九点的时候,吉时到了,严小开就和毕运涛扛着鞭炮过去了。

    宅基地上,建筑施工队已经进场,就等时辰开动了。

    不过当严小开看见站在一班村民面前的杜九之时,眉头不由微皱了起来,对严父道:“爸,你怎么找杜九来施工呢?村里不是有好几个包工头吗?”

    严父摇头道:“村里的包工头虽多,但不管是造桥还是施路又或是盖房,杜九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不管是框架结构还是质量都要比别人的好,我以前早就想好了,要盖新房,那就得找杜九。”

    见父亲说得那么坚决,严小开只好不再说什么。

    吉时到了,他就放鞭炮,烧香,拜神,然后烧yīn阳地契。

    yīn阳地契,又称冥契、幽契,即通过现实生活中的土地契约文书一样,让生人或死者同各类神祇进行象征xìng的交易,来表示居所的合法产权,并藉以压胜镇鬼、护卫yīn界亡灵乃至阳界生人。

    鬼律云:“葬不斩草、买地,不立契者,名曰盗葬,大凶。”

    这话的意思是说,凡不持yīn阳地契的,皆属盗建,必会造成灾祸,发生疾病,破财、损丁等等。

    尽管这样的说法,完全没有科学依据,但以前师父这样教,现在严小开就这样做了,不求别的,只求个心安。

    做完这一切,动土仪式便宣告结束,施工队进场,剩下的也就没严小开什么事了,所以他就和毕运涛往回走。

    正是这个时候,杜九在后面屁颠屁颠的跟上来,嘴里喊道:“开子,开子!”

    严小开皱着眉头停下来,想起他两个弟弟杜八与杜七的所为,真想噎他一句,开子也是你喊的?

    不过最终,他只是厚道的问,“九叔,有事儿吗?”

    杜九看一眼旁边脸sè有点黑的毕运涛,然后转过头来对严小开道:“有点事儿,咱们能不能边上说话!”

    严小开这就往边上走了两步,淡淡的问:“九叔,有什么事,请直说吧!”

    杜九道:“开子,你这房子,我一定会全程监工,把它弄成咱村里最好的别墅。”

    严小开道:“弄成最好的我就不敢奢望了,只要质量能过关,别乱改我的图纸就行了!”

    杜九忙道:“你放心,质量绝对有保证的,图纸我也不会改动,真有必须要改动的地方,我也会事先找你商量。”

    严小开点点头,“还有事吗?”

    杜九左右看看,讪讪的道:“那个……开子,你现在出息了,能提携一下叔不?”

    严小开笑道:“九叔你这是寒碜我啊?你可是咱们村公认的首富啊!我哪有能力来提携你。”

    杜九忙道:“开子,你太谦虚了,叔的全副身家加起来,恐怕还买不起你开的那辆车呢!”

    严小开并没有解释那辆车不是他的,而是问道:“九叔。你到底有什么事?”

    杜九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想成为重修村道及教学楼的承建方,你看可以不?”

    严小开早知道这厮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想也不想的道:“我想我叔当村长,你看可以不?”

    杜九疑惑的问:“你叔?”

    严小开指了指一边的毕运涛,“他爸!”

    杜九恍然,随即又苦着脸道:“开子,这谁做村长,我说了不算的啊,得镇里说了才算。”

    严小开摊了摊手,“九叔,你说的事情也是一样,谁做承建方,得镇里说了才算!”

    杜九道:“可是我找过李书记,他说决定权在……”

    严小开打断他的话道:“九叔,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说着,他就头也不回的走向毕运涛,和他一起往老屋那边走。

    毕运涛忙问道:“小开,那百万富找你干嘛?”

    严小开道:“他说他想要修路和建楼的承包权。”

    毕运涛道:“你给他了?”

    严小开道:“我说我想要你爸做村长。”

    毕运涛大乐,拍着手道:“哈哈,这种家伙就得这样恶心他!”

    两人回到老屋的时候,睡醒的西门耀铭才从镇上过来了。

    一下车,西门耀铭就凑到严小开跟前道:“哥,你猜我昨天晚上发现什么了?”

    严小开心想这厮该不会是发现这样的地方也有小姐吧?所以他就道:“我还是不猜了,你直接告诉我吧!”

    西门耀铭道:“我发现那个不会功夫的熊猫了!”

    严小开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西门耀铭掏出了手机,翻开一张相片给他看。

    严小开看看相片,发现赫然是两个眼眶黝黑的杜大同,正从一辆丰田轿车里下来,照片的背景是一个小院,而拍摄的角度明显是从高往下拍的。

    看过之后,严小开就忙问道:“你这是在哪拍的?”

    西门耀铭道:“就在我住的那个酒店房间背后的阳台上往下拍的。”

    严小开道:“这可巧了,他就住在那个酒店后面?”

    西门耀铭点头。

    严小开道:“那昨他家有没有什么动静?或者有没有人到?”

    西门耀铭摇头,“我发现了他就住在后面之后,一直监视着的,到十二点我睡觉之前都没有发现,没有人来,他也没出去。”

    严小开叮嘱道:“那你晚上出去住的时候给我盯着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告诉我!”

    西门耀铭应道:“哥,你放心,那老东西长了一对三角眼,为人肯定yīn险,我揍了他一顿,他肯定会想着报复我的,所以你不说,我也会盯着他的!”

    严小开哈哈一笑,“你也知道三角眼啊!”

    西门耀铭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上次那个绝烟灭rì真的是太邪乎了,所以后来我很买了很多风水,命相,卜卦一类的书来看。”

    严小开又乐了,“有进步,知道买书来看了。”

    西门耀铭也赔着傻乐,心里却道,那还不是被哥你给逼的。

    少顷,严小开又问:“小铭子,你今年多大来着?”

    西门耀铭道:“虚岁二十三,实岁二十二。”

    毕运涛道:“巧了,我们仨都同年呢!不过最小应该是小开,他年二十九出世的,一过夜就两岁!”

    西门耀铭道:“哥,你问我几岁干嘛,你该不会是想咱仨人结义金兰吧!”

    毕运涛抢先道:“这也忒老土了吧!结什么义啊,玩得来就一起玩,玩不来爱跟谁玩跟谁玩!”

    “有xìng格!”西门耀铭冲他竖起大拇指,随后却噎他一句,“可惜我不喜欢!”

    毕运涛道:“我也不喜欢你,所以咱们俩注定不会成为好基友。”

    西门耀铭扬起拳头道:“老毕,你是不是又想和我过招啊!?”

    毕运涛立即摆开架势,“来就来。谁怕谁啊,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

    西门耀铭愤愤的道:“上次是哥提点你,你才能侥幸赢了我,这次你别让我哥出声,看我不揍你个烟红柳绿。”

    毕运涛手指朝他勾了勾,“来来来,我也让你见识一下菊花为什么那样红!”

    严小开见两人闹着闹着要动真格的,当即就喝道:“行了,别闹了!”

    西门耀铭见严小开出了声,这才有所收敛,不再和毕运涛叫劲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