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零九章 校花大小姐来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家的院子里。

    西门耀铭喊道:“哥,咱们今天上哪玩啊?”

    严小开道:“上山劈柴!”

    “啊?”西门耀铭愕然一下,弱弱的问:“还有别的什么节目没有?”

    严小开道:“你想要什么节目?”

    西门耀铭道:“好玩一点的,刺激一点的,过瘾一点的,最好还是有妹纸。”

    严小开道:“小铭子,我说你除了吃喝拉撒干之外,真的不会别的了吗?”

    西门耀铭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头,“真不会别的了!”

    严小开叹了口气,语重心肠的道:“你确实该找点什么事干了,不然你真成废人了!”

    西门耀铭:“……”

    严小开摊手道:“这可是你爸说的!”西门耀铭叹气道:“我也想找点什么干,充实充实自己的人生,丰富丰富空虚的jīng神生活,不让我老斗一天到晚的说我是驻米虫,可我不知道该干嘛啊!”

    严小开想了想问:“你一个月有多少零用钱。”

    西门耀铭道:“不是很多,也就三百万。”

    毕运涛咋舌,“三百万?还不是很多?你丫敢再牛b一点吗?”

    西门耀铭闷闷的道:“很多吗?包个双胞胎嫩模,就不见三分之一了。”

    严小开和毕运涛互顾一眼,均是非常无语。

    在严小开等三人正商量着要去搞什么节目的时候,村口驶来了一辆银光闪闪的悍马。

    看见这样的车出现,村民们不用猜都知道,这车肯定是去严小开家的,因为这些天他家进进出出,停停走走的都是这些说不上确切价钱仅限于传说级别的高级豪车。

    果然,车上的人在村口的小卖铺询问一阵,径直就朝严家的方向驶去。

    尽管这已经是见怪不怪,但村民们还是忍不住纳闷,严家在这条村上是最穷的,从严老实当家开始,几乎就无人理无人问了,平时也根本没有谁上他家去,怎么一转眼间,他家就变得门庭若市,访客不断呢!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些客人几乎都是冲着严小开去的,可是他们还是闹不明白,严小开不就是在城里上个大学嘛,又不是做的什么大生意,怎么这么多人上门拜访,而且来的全都是开着各种豪车的有钱人呢?

    看见这辆车驶来的时候,严小开和毕运涛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但西门耀铭却立即兴奋了起来。

    刚说妹纸呢,妹纸不就来了吗?

    毕运涛忍不住就问:“哎,你乐呵啥呀?”

    西门耀铭道:“看不到吗?郑佩琳来了啊!她只开两种车,要么路虎,要么悍马,这辆银sè的悍马就是她的。”

    毕运涛道:“是不是啊?”

    西门耀铭就学严小开道:“怎么样?要不要来赌一赌,我说这开车的肯定是郑佩琳,要不是,我这辆奔驰给你,你要是输了,我也不要你什么,可你以后得喊我哥,而且以后得听我的话。”

    毕运涛看了看旁边大一百万的奔驰车,一阵口水直流,当即就想也不想的道:“赌了!”

    西门耀铭大乐,“那你就等着当我的小弟吧。”

    毕运涛虽然觉得自己有可能输,毕竟西门耀铭和郑佩琳从小一起长大,比较了解她,可是他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万一赢了,那可就是一百多万呢,就算转手折现,家里也能再盖一栋新楼了,于是就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西门耀铭更乐了,对一旁笑而不语的严小开道:“哥,你怎么看?”

    严小开道:“涛哥今儿脑门发亮,而你的明显晦暗无光,有破财的迹象,所以我猜想,你多半会输!”

    西门耀铭挤眉弄眼的道:“哥,那要不咱们也来赌一赌?”

    严小开笑道:“算了,你已经很惨了,我还是不占你的便宜了!”

    西门耀铭取笑道:“哥,你是不敢吧!”

    严小开笑道:“既然你一定要这样刺激我,那我就成全你!要这开车的是郑佩琳,你以后用不着叫我哥了,你也不是我的小弟,而是我的朋友,咱们平起平坐。你要是输了,三分之一的零用钱,归我!”

    西门耀铭也和毕运涛一样,想也不想的道:“赌了!”

    严小开笑笑,“那你睁大眼睛瞧着吧!”

    不多久,银sè悍马终于驶到了门前。

    看清楚车牌号,又依稀看到车里坐的确实是个女的之后,西门耀铭眉飞sè舞的叫道:“看到没看到没,粤px7758,这就是郑佩琳的车!”

    严小开笑道:“你再看清楚那开车的谁?”

    看清楚那开车的女人面容的时候,西门耀铭的表情就垮了下来,因为那开车的明显不是郑佩琳。

    这样就赢了一辆大奔驰,毕运涛乐得当即见牙不见眼,正想蹦起来欢呼的时候,神情却是一滞,因为开车的虽然不是郑佩琳,却是班花大人胡舒宝,喃喃的道:“她怎么也来了?”

    “不管是谁,只要来的就是客人!”

    严小开说着,这就上去接客!

    坐在车后排的郑佩琳首先从车上走下来,她穿着一身白sè纱质的宽衫裙,里面是黑sè的紧身背心,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雙峰随着她落地的动作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臀部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裙摆下露出白皙的半截小腿。一双小脚被白sè旅游鞋包裹着,看不见袜子。一股青chūn的气息弥漫全身,又让人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姓严的,老……”郑佩琳一下车,就冲严小开笑了起来,只是老娘那个娘字还没出来,就看到正往大门这边走来的严父严母,赶紧改口道:“老,老妹来了!”

    严小开“卟”一声笑喷了,惹来郑佩琳一顿嗔怪的白眼。

    胡舒宝也跟着下车来,她的穿着轻便随意,一粉sè的运动休闲装,穿着秀气的白sè的运动鞋,含蓄,整洁,又充满青chūn活力。

    严小开就道:“班长大人也来了?”

    “是啊!”胡舒宝笑笑,然后问道:“小开,涛……涛哥,欢迎我们来不?”

    这声涛哥一出来,毕运涛就知道自己和她是彻底没戏了,以后只能做朋友或兄妹,而不会有其它,尽管心里仍觉得很受伤,但还是撑强的笑着点头。

    严小开则道:“班花和校花一起光临寒舍,那可真是蓬荜生辉,我岂有不欢迎的道理!”

    胡舒宝看到走上来的严父严母,道:“小开,这就是你爸妈吗?”

    严小开点头,“对,我爸和我妈!”

    胡舒宝就乖巧的唤道:“伯父,伯母,你们好!”

    严父和严母忙点头,憨厚的笑着点头,嘴里说着:“你们也好,你们也好!”

    跟在后面的严晓芯插嘴道:“这位姐姐,你就是上次给我们带礼物,给我爸妈打电话的那位姐姐吗?”

    胡舒宝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那位一向泼辣和大胆的校花大小姐这才讪讪的走上来,羞答答的忸怩道:“是我,那个……伯父,伯母,小妹,你们好!我是郑佩琳!”

    看见她羞羞怯怯的模样,严小开忍不住“卟”的笑喷了了。

    如果是以前,严小开敢这样取笑她,郑佩琳肯定一个白眼外加一个侧踢过去了,可是这会儿当着严父严母及严小妹的面,她怕给人家留下粗鲁的印像,只能生生的按捺下来。

    严母发现这后面走上来的郑佩琳声音有些熟悉,而且容貌明显要比前面这女孩更加的美艳多姿,一时惊为天人,赶忙的走上来,亲切的拉着她的手道:“闺女,上次和我说电话的就是你啊?”

    郑佩琳有些局促和忐忑的应道:“是我!”

    严母呵呵的慈祥的笑起来,“上回说电话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见了面就认生了呢?”

    郑佩琳吱唔的道:“伯母,那个,我,我……”

    严小开应一句,“她装的!”

    郑佩琳恼得不行,回头狠瞪他一眼,那柔中带凶的眼神藏着股股杀气。

    严小开视而不见,仍是嘿嘿的笑着。

    郑佩琳瞪完严小开回过头去的时候,已经是一副含羞的矜持笑容,“伯母,对不起,以前我没见过你们,所以……”

    严小开又接口,“什么都敢说!”

    郑佩琳怒火腾腾冒起,真恨不得冲上去一脚将他踢进田里,看他那张破嘴还敢冷嘲热讽不?可这个时候偏偏就是发作不得。

    严母替她赏了自己儿子一个白眼,喝斥道:“开子,你滚一边去。来,闺女,快屋里坐,我们家很寒酸,你千万不要嫌弃啊!”

    郑佩琳忙道:“不会的。”

    严小开竟然又道:“妈,你紧张什么呀,反正她又不会嫁过来!”

    郑佩琳气得差点当场咬碎银牙,直想冲他大吼一句,你不说话真的会死吗?

    严母则骂道:“浑小子,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今天收你不?”

    严小开看见老妈真的要发飙,这才收敛了一些,忙笑着领着一班人进屋。

    只是进了门之后,他却明显看到郑佩琳与胡舒宝看到那栋破败老屋的时候,脸上露出复杂与古怪的眼神,同时还不由的悄悄看了严小开一眼。

    这种眼神虽然属于正常与必然的反应,因为任何一个住习惯了高楼大厦的城里人来到这里,看到这栋穿风漏雨残败不堪的老屋都会忍不住有这种反应。

    只是这样的反应,却让严小开感觉有些受伤,同时心里也在暗暗发誓,他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家里窘迫的环境。

    事实上,他也正在这样做,就算不为自己,仅仅是为了家人,为了报恩,他也必须得这样做。

    然而,眼前的这一切几乎都是通过投机取巧又或者运气换来的,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自己的爸妈通过努力自己站起来,屹立在别人面前呢?

    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有些走神,连郑佩琳等人进了屋都恍然未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