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章 短期愿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走在最后面的毕运涛与西门耀铭却是争论不休。

    毕运涛道:“小铭子……”

    西门耀铭不悦的道:“打住,我这个外号,只能我哥喊,除了他,谁敢喊我跟谁急。”

    毕运涛见他不像开玩笑,只好改口道:“那成,西门耀铭,把车钥匙拿来吧!”

    西门耀铭脸上一窘,却撑强的道:“我输了吗?我什么时候输了,我不是说了吗?那车是郑佩琳的。”

    毕运涛道:“那车是郑佩琳的不错,可你刚刚和我赌的是开车的是郑佩琳,现在呢?开车的是她吗?明明是胡舒宝!原赌服输,才是真好汉!”

    西门耀铭无言以对,喃喃的道:“我,我……”

    毕运涛冷哼道:“是不是输不起啊?要是输不起,那就算了。不过以后可别怪我瞧不起你。”

    西门耀铭脸红耳赤,心高气傲的他自然是不愿丢这个脸的,所以最后只能狠狠心,把车钥匙掏出来扔给了他,“给你!”

    毕运涛哈哈大笑,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钥匙道:“今天可是挣大发了,比挖树头更过瘾一百倍啊!”

    西门耀铭看着他乐不可吱的样子,心里恨得一阵咬牙,可是输了就是输了,他除了认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呆站一阵,他又硬着头皮凑上前去,“哎,老毕,和你商量个事呗!”

    毕运涛生怕他会硬抢似的,急忙把车钥匙藏到身后,十分jǐng惕的盯着他道:“什么事?”

    西门耀铭吱唔道:“你看哈,我现在住在镇上,没有车的话,出入会很不方便的……”

    毕运涛拉下脸道:“所以你想把车要回去?”

    西门耀铭摇头道:“不,我是说借,借给我。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可是有任务在身,耽误不得的。”

    毕运涛道:“你有任务?”

    西门耀铭点头,“对,监视那个不会功夫的熊猫啊。我出入不方便没关系,可要是误了我哥的事,我可担罪不起,所以你还是把车借给我吧,我用几天,等我任务结束或是回海源的时候,再把车还你!”

    毕运涛半信半疑的问:“你真的只是为了有个交通工具,能够来回方便?”

    西门耀铭重重的点头,“真的,珍珠都没这么真。”

    毕运涛想了想后,这就扬起了钥匙。

    西门耀铭大喜过望,立即就要伸手接过,可是他的手还没接触到钥匙,毕运涛又刷地一下抽了回去,径直摁了一下摇控,然后开门上了车。

    西门耀铭急声叫道:“干嘛?干嘛啊?”

    毕运涛道:“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西门耀铭心想这厮肯定是没开过这么好的车,开去向别人炫耀了,所以就没再说什么。

    只是没过多久,一阵“嗵嗵嗵”的巨大响声从外面传来。

    抬眼一看,不由傻了眼,因为毕运涛回来了,但那辆奔驰越野车却消失了,换成了一辆黑sè的小嘉陵摩托。

    “嗵嗵嗵”的响起到了门前,毕运涛从摩托上下来,打了几下脚架,坚难的把车停稳,这才拔下钥匙拔下来扔给他,“嚅,这个你拿去开吧,爱开多久开多久,完了还给我就行了!”

    西门耀铭哭笑不得,“这个……怎么开啊?”

    毕运涛道:“就这样开啊,和骑单车没有什么分别,你不会吗?”

    别说摩托车,就是飞机,西门耀铭都会开,但这会儿他只能装蒜的摇头。

    谁知道毕运涛却极为热情的道:“你真的不会啊?行,不会我教你,教到你学会为止!”

    西门耀铭软瘫瘫的道:“算了,我还是自己一会儿摸索吧!”

    毕运涛道:“那也行,开这玩意儿一点也不难的,比开车容易多了。而你别看这摩托有点烂烂残残的,可好用了,上山下河,所向披靡,就是动静大了点,脚架也不太稳,不过这也不是大问题,你晚上出去的时候,花二十块钱就能全部弄好的!”

    西门耀铭yù哭无泪:“……”

    中午的时候,严家设宴招待远道而来的两个女孩。

    其实,最主要的是招待郑佩琳,胡舒宝,西门耀铭,毕运涛都沾了她的光了。

    对于严父严母而言,郑佩琳是不是未来儿媳妇另说,光是看在之前那堆礼物的份上,那就得隆重一些。

    所以,严父宰了一只老母鸡炖野灵芝,一只鹅来做三杯,还去毕家借了一只鸭来焖子姜,最后又去塘里弄了条草鱼,其它现成的疏菜瓜果就更不用说了。

    纯天然绿sè无污染的农家菜,又加严母无与伦比的烹饪手艺。

    结果可想而知,郑佩琳一等全都吃撑了。

    吃过饭,众人回了一口气,这就嚷嚷着要出去玩什么节目,不然没办法帮助消化。

    严小开和毕运涛商量一阵,真没什么地方好玩的,只能带他们去渡口上钓鱼。

    众人一致赞成,于是不多久,东江边的一个渡口上,男女五人一字排开,人手一根钓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一边钓鱼。

    不过,这江上的鱼可不像农家乐的鱼塘那么好钓,五人枯坐了一个小时,浮标硬是动也不动一下。

    两个女孩首先坐不住了,扔了钓杆跑去散步拍照了。

    西门耀铭原本也想跟着去的,可是看见另两位像佛相似的坐在那里没动弹,他自然也不好厚着脸皮做跟屁虫,只能耐着xìng子跟着陪钓。

    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西门耀铭终于忍不住的问:“哥,这里到底有没有鱼钓啊?”

    严小开道:“怎么没有,人家在这里钓过上百斤的鲩鱼呢!”

    西门耀铭道:“那我怎么什么都钓不到呢?”

    毕运涛道:“这多半是你的人品问题了。”

    西门耀铭反问:“那你们呢?你们不也什么都没钓到吗?”

    毕运涛道:“我们是运气问题!”

    西门耀铭愤愤的道:“你们是运气问题,我就是人品问题,伤自尊了,不和你玩了!”

    西门耀铭原本是借故站起来去找郑佩琳与胡舒宝的,可是找了一圈没见着两女,只能自己闷闷的跑出水口去玩了!

    严小开与毕运涛坐在那里,又钓一阵后,毕运涛就没话找话的问:“小开,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没?”

    严小开想了想道:“不但有,而且还很多。”

    毕运涛饶有兴趣的道:“说来听听!”

    严小开道:“这第一嘛,肯定是要把房子给盖起来的,你看我家那老屋,真的住不起人了。”

    毕运涛道:“那你还有钱吗?上次在你那里锯的木头再加上那个木桩,我总总共共捞了七十多万,对半分成的话,该给你三十八万的。明儿个我就打到你的账上!”

    严小开道:“不用的,我有,上次帮西门耀铭解运的时候,我不是拿了他五十万吗?”

    毕运涛道:“你如果是要做别墅的话,那也不够啊,行了,这事你听我的,那钱虽说是我挣的,但归根结底是你的,拿一半我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明天我到镇上就给你转过去。”

    严小开摇头,“真不用,那是你好不容易挣来的!”

    毕运涛道:“哎,你再说我可恼了啊!”

    严小开只好不再说什么了。

    略过这事不谈后,毕运涛又问:“除了盖房子,还有吗?”

    严小开道:“还有就是我想着该怎么解决我爸妈的生计问题,房子虽然是没问题了,可房子也不能当饭吃不是,光是靠两老种那点田,没有点别的什么收入的话,他们仍要挨穷受累,还被别人瞧不起,我心里也不踏实。”

    毕运涛道:“那你有什么好主意没?”

    严小开摇头,“暂时还没有,正头痛呢!”

    毕运涛想了想道:“你在城里不是有车有房了吗?干脆就把他们接城里去住算了!”

    “我和我爸妈说过了,可是他们不肯,说在这儿已经大半辈子了,习惯了,去了城里人生地不熟,想要吃根青菜都得花钱,而且又不会认路,就连我妹都不太愿意呢!”严小开摇摇头,叹口气道:“算了,不说我了,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想把房子加高一层,然后再装修一下,搬进去。不说你,我也住怕那老屋了,一觉醒来,身上会突然多一条指头大的蜈蚣,吓都能吓个半死!”毕运涛抽起了已经没了鱼饵的钓杆,一边换鱼饵一边道:“你也知道,我家那个只有一层的新房,是靠我姐打工挣的钱盖起来的,一直也没钱加层和装修。这次因为你,我挣了一些,所以就想把这个事办了!照我估计,加个层再装修一下,三十万应该足够了,剩下的八万就给两旁防身。另外的三十八万,该你的还是你的。”

    严小开摇头道:“算了啊,我有来钱的门路,那点钱你还是留个自己用吧!”

    毕运涛道:“那可不行,白占你这么大的便宜,我的良心会很受伤的。”

    严小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要真那么过意不去,就让你姐嫁给我得了。”

    毕运涛怪眼一翻,“这几个钱就想让姐嫁你,那我不是把我姐给贱卖了?”

    严小开顺着他的意思问:“那你想卖多少钱啊?”

    毕运涛道:“我想……我靠,小开你给我上套呢?我姐能卖的吗?”

    严小开哈哈大笑。

    停了停,毕运涛又很认真的道:“不过我姐要真的想嫁你,你又真的想娶她的话,就算一个子儿不要,我也是愿意的。只是如果这样的话,校花怎么办呢?”

    严小开道:“我和郑佩琳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呸!”毕运涛不屑的道:“一男一女共处一室,还纯洁的友谊关系?别说是我,就算你妹也不信啊!”

    严小开摊摊手道:“事实就是这样,爱信不信,不信只能拉倒。”

    两人正说得高兴的时候,郑佩琳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跑回来,“严小开,涛哥,你们快点来,我们发现了好多螃蟹,好多好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