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脱贫大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听说有螃蟹,西门耀铭立即就从那出水口的跑了上来,“螃蟹,什么螃蟹,哪有螃蟹。我最喜欢吃螃蟹了!”

    郑佩琳就把手里的一个矿泉水瓶递给他,没好气的道:“嚅,你吃啊!”

    西门耀铭愣了一下,仔细的的瞧瞧,这才发现矿泉水瓶里装满了很细小的螃蟹,大的有小指头那么大,小的还没有绿豆大。

    严小开和毕运涛笑着齐齐喷他,“你个吃货!!”

    西门耀铭:“……”

    不过鱼一直没上钩,严小开的心思也懒了,这就和他们一起去抓螃蟹。

    到了郑佩琳所说的地方后,发现那是一片沙滩,靠近水的泥湿地上,有一小块地方爬满了小小的螃蟹,密密麻麻的一地。

    胡舒宝正在那里忙得不亦乐乎。

    凑到近前后,西门耀铭忍不住夸张的惊呼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小螃蟹?”

    郑佩琳看他一眼,嘴巴动了一下,但最终又懒得搭理他,俯身抓自己的螃蟹去了。

    胡舒宝厚道的解释道:“这都不知道吗?今年气候有点反常,现在开始有点凉了,东江也开始反cháo,这种老毛蟹就开始集体开始产卵繁殖!”

    西门耀铭受教的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这么喜欢螃蟹,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产卵呢,看来我真是白吃这么多年螃蟹了!”

    严小开突然冒出一句:“那可真巧了!”

    西门耀铭立即就兴奋的道:“哥,你也喜欢吃螃蟹?咱们抓一些回去,晚上吃酱炒小螃蟹吧!”

    严小开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他虽然不是特别爱吃螃蟹,可是他前一世的师父却喜欢得不得了,为了随时能吃到螃蟹,还逼着他和几个师姐养螃蟹呢!

    两女闻言却是一阵巨寒,郑佩琳终于忍不住的问:“西门耀铭,这么小的螃蟹,你吃得下去?”

    西门耀铭仔细的瞧瞧那小得不能再小的螃蟹,讪讪的道:“再小的螃蟹,它也是螃蟹啊,了不起,我就把它们弄回去,养大了再吃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严小开心中突然一动,问道:“现在的螃蟹多少钱一斤?”

    西门耀铭摇头,“我不知道啊,只知道上一次吃的大闸蟹是一百五十块钱一个。”

    胡舒宝道:“螃蟹有很多种的,大类分为海蟹和淡水蟹两种,有河蟹,石蟹,青蟹,花蟹,红蟹,面包蟹,三点蟹,晶莹蟹,旭蟹等等等等!种类不同,价格也不同。”

    严小开眼睛一亮,显然是问对人了,指着地上的这些小螃蟹问:“那这种呢?”

    胡舒宝道:“这种叫河蟹,学名中华绒螯蟹,海水中繁殖,淡水里生长,喜掘穴而居,常匿居于江河、湖池的岸边,或隐藏在石砾、水草丛中。吃的东西很杂,不喜欢喜xìng食物。感觉灵敏,行动迅速,能在地面迅速爬行,也能攀登高处,能在水中作短暂游泳。这也是别人常说的大闸蟹的幼苗,但在我们广省的这种幼苗,普遍都养不大,一二两就算很大的了。”

    严小开连连点头,“这个我知道,我是问这种螃蟹什么价钱?”

    胡舒宝道:“螃蟹一般都要有牌子比较贵,要是没牌子,价格会大打折扣,而且螃蟹还分公母来卖,公的有膏,母的有黄,如果是这种母蟹二两重一个的是每斤66元。三两半重一个的是每斤88元。以此类推,个头越大,价钱越贵,而超过五两重的就卖出天价了,一只都要好几百甚至上千。不过那么大的螃蟹,我们广省是很少产的,几乎都是从外省过来,运费一算下来,价格更高。”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毕运涛忍不住就问:“胡舒宝,你对螃蟹的行情这么了解,你家是卖螃蟹的。”

    胡舒宝温婉的笑笑,“我叔叔是养螃蟹的,我经常在他的养殖场里帮忙,所以知道一些。不过他养的不是淡水蟹,而是咸水蟹,在海边养的。如果这次不来这里的话,我就要过去东海那边给他帮忙呢!”

    问了这些问题后,严小开就不再发问了,而是若有所思的站在那里出神。

    大家抓了两矿泉水瓶小螃蟹后,天sè渐渐暗了,cháo水也开始涨了起来,螃蟹全都被冲到水里,于是大家只能打道回府了,而思虑了一整个下午的严小开的心里也终于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的这个决定,对于他自己来说意义并不是特别大,但却改变了严父严母的下半辈子的人生!

    当天傍晚吃晚饭的时候,严小开向众人宣布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要养螃蟹……不,确切的说是让他的父母养螃蟹。

    听到他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严父严母愕然不已,坐在旁边的郑佩琳,胡舒宝,毕运涛,西门耀铭等人也一阵阵发懵。

    半响,严母才问:“开子,你没发烧吧?”

    严小开道:“没有啊!”

    严母道:“那怎么好好的说起糊话来了?”

    听到这搞笑的对白,桌上的两女都忍不住“卟哧”一声笑出来,其余的几人也跟着哄笑失声。

    严小开有点急的道:“我是说真的,爸妈,这个东西一定能让咱们脱贫置富的。”严父冷声道:“养螃蟹?你倒是会异想天开,你知道养螃蟹得多少投资吗?咱家哪来的钱啊!你别以为你有五十万,现在建筑材料那么贵,而且你设计的那房子材料还特别的多,五十万还未必够呢!”

    严小开道:“爸,钱不是问题!”

    严晓芯嘴快的接口:“问题是没钱!”

    严小开敲她一记,“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

    严晓芯撇了撇嘴,不过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严小开这就道:“爸,钱真的不是问题,在座的可不少有钱人呢,别人先不说,涛哥就能拿出四十万来!”

    “我?”毕运涛指了指自己,看到严小开不停的向他使眼sè,最后只能道:“好吧,反正那三十八万也是你的,我贴两万出来随你折腾就是!”

    严小开点点头,然后又一指西门耀铭,“另外,小铭子也能拿出一百万来!”

    “我?”西门耀铭没想到自己坐着也会中枪,早知道这样就不蹭这顿饭,出去镇里吃了。他只能弱弱的问道:“哥,你确定你没有指错人吗?”

    严小开认真的道:“没有错,我指的就是你!”

    西门耀铭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和他打赌的时候输了一百万,于是无可奈何的道:“好吧,我出一百万!”

    严小开又补充一句,“每个月一百万!”

    西门耀铭“卟”的一声,嘴里的饭菜通通都喷了出来,桌上的菜全都被污染了。

    得,这回大家都不用吃了,好好的听严小开说吧!

    西门耀铭弱得不能再弱的问:“哥,你确定你真的没说错吗?”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你怎么老是我确定我确定的,我要是不确定,能说吗?你不是一直说想找点什么事干的吗?你既然喜欢吃螃蟹,那肯定也对养螃蟹有兴趣的。”西门耀铭摇头道:“哥,我还喜欢吃猪肉呢,可我会喜欢养猪吗?”

    严小开有点恼的道:“你再跟我捣乱,就立即给我滚!”

    严父看不过眼了,“小开,你这是干什么?”

    他的喝斥没完,西门耀铭赶紧的举起双手道:“好嘛,哥,你说多少就多少,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严小开的脸sè这才缓和下来。

    胡舒宝见严小开是说真格的,再没敢当成是笑话一样了,想了想道:“那个,小开,你如果真的要凑份子的话,我也可以出五万的。我从小攒起来的压岁钱也就这么多了,再多的话,我就得问家里要了!”

    严小开摇头道:“胡舒宝,你就不用凑了!如果你真的要凑的话,那就出一万吧,免得以后挣了钱,说我不预你的份儿!”

    说这话的时候,严小开的目光却直直的盯着郑佩琳。

    郑佩琳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好道:“你不用看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想让我投钱嘛!如果你说的这玩意儿真的能挣钱,别说是一百万,一千万我都没问题,可是现在别说兔子,连兔毛都没见着,你就想让我撒鹰,门儿都没有!”

    严小开淡淡的问:“真没有?”

    严母心疼郑佩琳,当即就喝斥道:“开子,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严小开道:“妈,我不是闹,我是认真的。”

    郑佩琳见两母子快要吵起来了,忙道:“好吧,我出二百万,不过不是每月,是一次xìng。亏了永远别再找我要钱,挣了我也不要分红,这样够意思了吧!”

    严小开平静的道:“放心,亏不了你的!挣了也照样分给你!”

    郑佩琳不yīn不阳的道:“等你挣了再说吧!”

    严小开没理她,而是对严父道:“爸,你看,我们这一凑不就三百多万了吗?”

    严父哭笑不得的道:“就算你凑够了钱,可是技术呢?技术从哪来?你懂得选蟹苗吗?你懂得防病吗?你懂得喂养吗?你懂得管理吗?”

    众人原以为这次严小开要哑口无言了,谁知道他竟然大言不惭的冒出一句:“我都懂!”

    严父气得不行,“你懂个毛线。”

    严小开委屈的道:“爸,我真的懂!”

    严父气得真想抽他,可是看着他这么多朋友同学在场,又硬是发作不得,只能坐在那里抽闷烟。

    严小开道:“爸,我真的很有信心干这个事。”

    严父瓮声瓮气的道:“可是我没信心!”

    严小开道:“爸,你信我一回好不好!”

    严父又不作声了。

    郑佩琳终于看不过眼了,也出声道:“伯父,要不你就让他试试,放心,亏了我们不找他算账的。”

    严父叹着气道:“闺女,不是叔不让他试,而他根本就是个外行,从小到大,螃蟹他都没吃过几回,还养螃蟹?这摆明了就是亏本的事儿嘛!想当初我养鱼的时候,原以为自己在生产队给大伙养了好几年的鱼,很在行的,结果一场鱼瘟下来,现在我那十几亩鱼塘里还有几条鱼?”

    严小开道:“爸,螃蟹抗病能力很强的,就算病了,我也有办法治。你让我试一回吧。”

    “你会治个……”严父差点又一个毛线从嘴里蹦出来,但看着这么多年轻男女,最后只能站起来瓮声瓮气的道:“你爱折腾折腾去,我没眼看你了!”

    严小开只好转向严母,“妈”

    严母也站起来道:“嗯,我去看看水热了没有,闺女,差不多就要洗澡了啊!”

    郑佩琳原以为她叫的是严晓芯,谁知道她却是看向自己,受宠若惊的点头道:“好,我一会儿就去拿衣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