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工呼吸要用舌头的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郑佩琳落塘,严小开不由一阵哈哈大笑。

    只是笑了一下,又笑不出来了,因为那塘深达两米,而郑佩琳正在塘中使劲的挣扎着,身体一浮一沉,嘴里胡乱的喊着救命。

    严小开有点傻眼,这女人凶悍泼辣,没想到竟然不会游泳。

    看着情况紧急,严小开来不及多想,连衣服都不脱就一个猛子朝鱼塘扎去。

    落入水中之后,严小开立即就往郑佩琳游去,然而刚游到她面前,还没来得去伸手去抓她就被她乱蹬的腿踢了一下,而且还是某个要命的部位。

    严小开痛得倒抽一口凉气,结果却忘了自己还在水里,当即被狠灌了两口塘水。

    郑佩琳却还在胡乱的挣扎着,身体一浮一沉的,嘴里狂喊不停。

    严小开只好忍着疼痛从侧面抓住她的手,喝叫道:“你给我冷静点!”

    然而慌乱失措的郑佩琳哪冷静得下来,一被他抓住,立即就缠了过去,什么男女有别,什么授受不亲,在生死关头通通都被她置之脑后,紧紧的抱住他,两只脚挟着他的腰,两只手紧揽着他的颈脖,胸前的雙峰紧紧的挤压着她的胸膛,仿佛一只抓到了猎物的八爪鱼一样。

    如果是平时,美女投怀送抱,自然是求之不得,享受无比的。

    只是这个时候,严小开却半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被她沉重的身体一带,他也跟着沉了下去,又被灌了一大口的塘水。

    好容易浮起来后,他就冲她喝叫道:“你放松一点,别抱我那么紧!不然大家得一起死!”

    郑佩琳早被吓得三魂不见七sè,月光下一张俏脸惨无人sè,被灌了一肚子塘水的她脑袋已陷入不太清醒的状态,抓住了这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哪能轻易放开,所以不但没放松,反倒生怕严小开扔下她不管似的,将他抱得更紧。

    被缠住了手脚的严小开施展不开,被她带着几次往下沉,塘水一口接一口的灌进来。

    到这一刻,严小开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落水救人的英雄会死掉了,恐怕都是被这样的人给拖累的。

    不过庆幸的是,没过多久,郑佩琳的身体软下来了,也不再大喊大叫了。

    严小开以为她终于明白过来了,正要欢喜,谁知抬眼一看,却发现情况大大的不妙,她已经昏迷过去了。

    被吓了大跳出的他赶紧施尽全力的往岸边游去,虽然极为吃力,但庆幸的是离岸边并不远,只有五六米那样子,如果是五六十米的话,他肯定是不够气力,结果恐怕是两人一起死翘了。

    好容易,终于到了岸边,严小开使出全力把郑佩琳往岸上一带,自己也重重的扑到在岸上,咳嗽中呼呼的喘气。

    当他喘顺了一口气之后,赶紧的去查看郑佩琳,却发现她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儿。

    “我靠,你别吓我啊!”

    严小开骂着扑过去查看,发现她只剩微弱至极的心跳与脉博,冷汗跟着就冒了出来。再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的抬起她的颈脖,然后捏开她显得苍白发紫的嘴唇,把自己的嘴凑了上去。

    往她的嘴里吹了一大口气之后,又来到她的胸部,一把扯开她胸前的衣服,露出大半雪白的酥胸后,双手立即反扣着压到了那丰挺俏耸的雙峰上。

    郑佩琳的胸部,那是绝对超赞的,柔软,嫩滑,丰满,圆润,高耸,挺俏,还带着很好的弹xìng。

    如此极品美rǔ,那可是**丝男梦寐以求的宝贝儿呀!

    不过严小开现在已经顾不上欣赏,又或是把玩了,而是心无旁骛的一下接一下按压着。

    十五次的心脏按压,配合着一次人工呼吸。

    这是对溺水之人最简单最有效的心肺复苏办法,jǐng官学院的课程里有教的。

    忙碌了约摸几分钟后,终于听到“卟”的一声,郑佩琳嘴里吐出了一口水,然后连连咳嗽起来。

    严小开见状,心头终于一松,赶紧的将她的身体侧过来,让她把水吐出来。

    郑佩琳接连呕吐了好一阵,这才终于躺平了,呼呼的大口大口喘气。

    严小开伸手在她的胸部上不停的顺着,着急的问道:“怎样,好点了没有?”

    郑佩琳无力的道:“好些了,刚刚真的感觉要死一样!”

    严小开气道:“看你以后还逞能不,不会游泳还敢往塘里跳。”

    郑佩琳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无神的看着她。

    看见她这么柔柔弱弱的样子,严小开又不免心头一软,蹲到她身旁问:“怎么样?还是很难受吗?”

    郑佩琳无力道:“身上软软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严小开道:“刚刚在水里那么狠的挣扎,换谁也脱力啊,不着急,先回回气,我给你顺顺!”

    郑佩琳点了点头,不停的张嘴呼吸着。

    直过了好一阵,她才终于感觉好受了一些,只是当平静下来,却又发现不对劲,胸部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垂眼一看,竟然发现自己胸前的衣服被扯开了,文胸也别扯下去了,雪白的双胸近乎**的暴露在夜sè中,而严小开那双手该死的手正在上面不停的顺揉着。

    一股股异样的感觉正从胸部袭来,弄得她原本就发软的身子更是一阵阵的发软。

    郑佩琳的脸腾地就红了,又羞又恼的狠瞪他一眼,这就要推开他的手,可是手却软绵绵,勉强抬起来后根本就推不开他,搭在他的手上,仿佛是纵容他继续作恶似的。

    郑佩琳有气无力的质问:“严小开,你在干嘛?”

    严小开想当然的道:“你不是呼吸困难吗?给你顺气啊!我以前咽着的时候,我妈都是这样给我顺的。”

    郑佩琳道:“你……”

    严小开拉开她的手,仍是一下一下的她的胸部上顺着,动作极为缓和,也极为温柔,脸上的表情也极为认真与专注。

    那一瞬间,郑佩琳竟然有点迷糊了,因为他那宽厚的手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似的,让她感觉很温暖,也很舒服,胸前的两点也无法自抑的突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可以,郑佩琳真的希望他一直这样抚摸自己,可是身为女孩,最起麻的矜持与理智应该有的,所以尽管她的身体希望那样,可是她却口是心非的喝骂道:“严小开,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你真当老娘死了吗?”

    严小开终停下手,佯装惊奇道:“咦?知道骂人了,那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郑佩琳气得不行,“那还不把手拿开!”

    严小开点头,不过并没有立即收回手,而是很好心的替她拉回被扒拉下一大半的文胸,重新摭盖好她裸露的雙峰,然后又将她斜到了肩下的文胸带子拉回到肩上,接着又替她系回已经撕扯得当当吊吊的衣服钮扣。

    细心的程度,简直让人发指。

    郑佩琳真的很想给他一耳光,可是手上却很无力,同时心里也有一种力量在阻止着她这样做。

    替她整理好了衣服,严小开这才道:“能走不?不能走我就背你!

    xìng格倔强的郑佩琳仍撑强的想要坐起来,呼喝道:“我不要你假好心。”

    只是还没撑起,人又倒了下去。

    严小开道:“都这个时候了,还逞什么能啊。”

    郑佩琳终于忍不住道:“那还不是你害我的,你要不放水弄湿我,我能滑倒吗?”

    严小开哭笑不得,“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我刚刚就不救你!”

    郑佩琳怒道:“你还好说,亲我的嘴还摸我的……哼,你这个混蛋,就会落井下石,趁虚而入!”

    严小开委屈得真想跳塘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哎哎,郑佩琳,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不好?刚刚我可是看你没气了,这才帮你做人工呼吸的!”

    郑佩琳道:“我又不是死了,我只是回不过气而已,你扇我两巴掌,我不就醒来了!”

    严小开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吧,我错了,我应该扇你两巴掌的!”

    郑佩琳:“……”

    严小开见她撇着嘴不理自己,这就好脾气的道:“好了好了,别矫情了,屁股我都摸了,这算得上什么呀!?”

    郑佩琳羞愤yù绝,“你再说,再说我撕了你的嘴!”

    严小开道:“那你要不要我背?”

    郑佩琳倔强的道:“才不要!”

    严小开点头,自顾自的从边上爬到了上面,然后扛起锄头就走了。

    看见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sè中,原本还很硬气的郑佩琳有点慌了,想要爬起来,可是身体又使不上劲,一双腿软得像是没了骨头似的,好容易坐了起来,费劲的就要站起的时候,脚下一滑,差点又没一头栽进塘里去。

    颓丧的她看着周围荒凄凄的环境,心里有些害怕,嘴里忍不住叫了起来,“严小开,你给我回来!”

    “你个王八蛋,你就这样扔下老娘走了?”

    “你个没良心的?老娘恨死你了!”

    “我数三下,你再不回来,老娘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一,二,三!”

    “严小开,你个王八龟孙鳖二犊子!”

    “那两百万,你一个子儿都甭想了!”

    “……”

    郑佩琳滔滔的骂不绝口,然而就算她骂破了喉咙,严小开依然踪影不见。

    周围静悄悄,黑漆漆的,偶尔还传来一两声怪鸟的臊叫声,让人感觉特别的yīn森。

    郑佩琳一个人瘫坐在草丛中,孤独与害怕如cháo水般涌来,xìng格倔强如她,也差点被弄出眼泪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