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隐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郑佩琳”

    正当郑佩琳彷徨无助,差点失声大哭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上面传来。

    郑佩琳抬眼看看,发现严小开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眼前,气得不行的她冷冷的哼了一声。

    严小开懒洋洋的问:“回不回去?”

    一听见他这种语气,郑佩琳就恨得咬牙,赌气的道:“不回!”

    严小开道:“那行,你就坐那儿吧,不过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草丛里不但有咬人的蛇,水里还有吸血的蚂蟥,这周围的山上听说还有会吃人的野猪公呢!”

    郑佩琳吓得不行,忙叫道:“我回,我回啊!”

    严小开道:“那你还不上来!”

    郑佩琳下意识的就想站起,可是挣扎一阵,发软的双腿又使她颓丧的跌坐于地,忍不住嘶声骂道:“严小开,你个王八蛋,我要是能自己起来,还用得着叫你吗?”

    “叫我妈?”严小开挠着头,饶有兴趣的问:“隔这么老远,我妈怎么听得到!”

    “严小开!”郑佩琳yīn沉沉的喝一句,“你再調戲老娘一句,看老娘怎么收你!”

    严小开嘿嘿一笑,“郑佩琳,你要再跟老子这么呼呼喝喝的,老子可真不管你了!”

    郑佩琳:“你……”

    严小开戏谑的道:“叫我一声哥,我下去背你!”

    郑佩琳想也不想的回他一句:“去死!”

    严小开道:“不叫是吧,不叫我可走了!”

    说着,严小开竟然又扛起锄头走了。

    郑佩琳急了,“严小开,你给我回来!”

    严小开停下脚步,回头道:“那你叫我一声哥!”

    郑佩琳倔强的道:“我不叫!”

    严小开道:“那你自求多福吧!”

    郑佩琳忙道:“我不叫你哥,我,我叫不出来。”

    严小开:“嗯?”

    郑佩琳低声道:“我,我最多说一声……谢谢!”

    说这声谢谢,郑佩琳已经感觉很憋屈了,因为哪有一个女孩子被夺走了初吻,又被摸了胸部之后,还对这个男人说谢谢的。

    只是转而再想,又觉得如果不是他把自己从池塘里救起来的话,或许自己真的就死掉了。所以最后,她还是说了。

    严小开虽然有心好狠狠的調教她,可是也不敢再过得寸进尺,因为以她这样的xìng格,能让她跟自己说谢谢已经很不容易了,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調教这种事情,得一步一步来的,所以他就扔了锄头,抓着草走了下去。

    到了她跟前,他弯下腰道:“看你以后还逞能不,赶紧上来吧!”

    郑佩琳冷哼了一声,真想一个侧踢把他踢到塘里去,但最后还是把手递给了他,费力的攀到她的肩膀上。

    严小开背起她,又颠了颠,这才背着她吃力的往上爬。

    池塘的斜坡很陡,两人几次都差点从上面滚下去,严小开必须抓着旁边的野草,扶不了背上的郑佩琳,所以郑佩琳只能使轻的紧紧与抱住严小开。

    感觉到他湿漉漉的身体上那瘦削却不失结实的肌肉,还有身体上传来的阵阵体温,郑佩琳又很不争气的耳热心跳起来。

    两人好容易上到了上面,顺着小路终于走稳了,严小开这才呼一口气道:“没想到你还挺重的呢!”

    郑佩琳脸上热了下,“一米六九,九十五斤,很重吗?”

    严小开道:“还不重吗?比我家那头小猪重多了!”

    郑佩琳打他一下,“去死!”

    严小开又道:“一会儿回去,你可得给我背上擦打药酒啊!”

    郑佩琳道:“为什么?”

    严小开认真的道:“被你压出两个坑来了。不上点打药酒能好吗?”

    郑佩琳羞愤的使劲拧他,“严小开,你敢再坏一点吗?”

    尽管被拧得有些疼,严小开却还是嘿嘿的直乐。

    走了一阵,郑佩琳才问道:“你刚刚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严小开道:“我有走吗?我只不过是上前边那几口塘,把水全都放了!”

    郑佩琳气呼呼的道:“那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害我以为……”

    严小开道:“以为我不要你,跑了?”

    郑佩琳道:“……”

    严小开道:“放心,我怎么舍得呢!”

    听了这话,郑佩琳感觉心里甜滋滋的,因为这厮总算有点良心,只是还没等她高兴完,严小开又来一句,“你答应的两百万还没给,钱没到手之前,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郑佩琳气得更是发狠的拧他。

    严小开疼得龇牙咧嘴,威胁她道:“你再拧我,我可就把你再扔到塘里去!”

    郑佩琳道:“你敢?”

    严小开道:“要不就试试!”

    郑佩琳虽然坚信他不会这样做,但还是不敢造次,生生的住了手,闭上嘴,不过一阵之后,却还是忍不住喃喃的道:“严小开,你真的很坏呢!”

    严小开道:“是吗?我什么时候坏了?”

    郑佩琳道:“你刚才竟然……”

    严小开道:“刚才我是为了救你,不得已才给做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的。”

    郑佩琳气得不行的质问:“你见过谁做人工呼吸是把舌头伸进人家嘴里的吗?还有谁做心脏按压是扒……扒人家胸罩的?”

    严小开老脸一热,“呃,这个可能是失误,你也知道的,我这可是第一次。下次肯定不会了。”

    郑佩琳恼得不行,“你还想要下次?”

    严小开道:“你要学不会游泳的话,那可是很难说的!”

    郑佩琳羞恼又幽怨的道:“反正你就不是好人,不但是个大话jīng,还是个大sè狼,我恨死你了!”

    严小开不以为耻,反倒哈哈大笑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爱死我了呢?”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骂道:“去死!”

    严小开又笑了,然后竟然心致很好的唱起歌来,“……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爱也真,我的情也真……”

    郑佩琳趴在他的背上,静静的听着。

    斜眼看看,一弯月牙在天边静静地挂着,银sè的月光洒满大地,明亮又带着朦胧之意。

    银河的繁星点点闪闪,周围茂密无边的山梁,青绿的稻田,此唱彼应地响着夏虫的唧令声,蛐蛐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

    一时间,郑佩琳竟然感觉这样趴在他的背上,行走于山间小路间也是一种独特的浪漫。

    听了一阵后,郑佩琳竟然忍不住被歌声感染,也跟着轻轻哼了起来,“……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移,月亮代表我的心,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教我思念到如今……”

    严小开背着郑佩琳回到家的时候,严家的人看见两人这幅模样,均是被吓了一跳,得知郑佩琳不小心滑到塘里去后,严母就赶紧的给她倒热水冲凉。

    严晓芯则忙去给她煮姜汤。

    严父则对严小开训斥不停,骂他深更半夜还领郑佩琳去鱼塘,领就领去了吧,又不好好的看护人家。这湿了一身,万一着凉感冒了怎么办?

    严小开委屈得不行,嘴上虽然没应声,心里却忿忿不愤,这是我让她跟去的吗?是她自己偷偷摸摸的跟在我后边的好不好?

    看见他挨训,喝着姜汤的郑佩琳则乐得眉开眼笑。

    严小开被训完之后,郁闷的跑到后面的小溪里去洗凉水澡了。

    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那个在这条村上有着首富之称的包工头杜九,他正坐在正屋里,和严父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烟,说着话。

    看见严小开回来,杜九赶紧的迎了上来,“开子,你回来了!”

    严小开淡淡的道:“九叔来了。”杜九点头道:“来你家坐坐,和你爸商量一下建房的事情。”

    严小开问道:“是要预支人工和材料钱吗?”

    杜九摇头道:“不是,不是的,你爸已经给了十万了。现在不差钱的!”

    严小开道:“哦,那行,你们商量吧,我去后面。”

    杜九忙道:“开子,开子,别忙走,除了房子的事,叔还有事情和你商量的!”

    严小开只好走过来坐下,“九叔,有什么事你说吧!”

    杜九抬眼,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严父,嘴巴动了一下又没出声。

    严父就识趣的道:“你们聊吧,我去看看房间给你的同学收拾好没有!”

    严父离开后,杜九才道:“开子,今儿个你不是说想让老毕做村长吗?”

    严小开点头,“我是这么说过!”

    杜九道:“回家之后呢,我就找你七叔商量了一下,他也和我说,他做这个村长压力很大,很多事不但没经验,也摆不平,而且你也知道,他那个养猪场也很忙的,哪有那么多的jīng力去管村里的事儿,所以他也不太想做这个村长,我们两商量过之后呢就去镇里找了镇长,主动辞掉了村长这个职务,同时也推荐了老毕做这个村长!”

    严小开有所动容的道:“结果呢?”

    杜九道:“结果镇里虽然同意了你七叔辞职的事儿,但并没有立即就同意老毕来做这个村长,说是要再考察考察!”

    严小开立即就道:“考察个屁,我叔的办事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的,这条村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更适合做这个村长?”

    杜九忙道:“谁说不是呢,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镇上……”

    严小开冷笑道:“我知道,杜大同不同意是吧?”

    杜九脸sè有些尴尬,没有吱声。

    好一阵,杜九才叹气道:“开子,这个事吧,叔会尽力的,镇长那里我还会继续帮老毕说好话的。”

    严小开淡淡的看着杜九,说实话,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没打算把修路与建楼的事交给他做的,但人家现在摆出了这么大的诚意,加上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杜九的活儿并不差,想了想才道:“九叔,修路和建楼的事情,我也不是不可以交给你做!”

    杜九听见这话,立即就乐开了,“开子,那叔真的是谢谢你了……”

    严小开摆手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活儿我虽然可以给你干,但质量你必须得有保证。到时候天成集团那边可是要派人来验收的,要是验收不合格,这工程款你可是别想拿到的!”

    杜九想了想,道:“开子,这个你放心。这公路关系到咱们村的利益,教学楼关系到孩子们的学习环境,我再黑心也不敢拿这种事来开玩笑是不?工程质量,绝对有保证的!”

    严小开道:“那好,这活就给你做了。不过请你记住今晚自己说过的话。”

    杜九连连点头。

    严小开又道:“另外呢,我还有事情要交给你办!”

    杜九忙道:“开子,你有事尽管说,叔能办得到的,全都给你办!”

    严小开这就把要他办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