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比上次更香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多久,严小开与郑佩琳进了山。

    一路往深山密林里走,严小开手中的小锄头也挥舞不停,将一些奇奇怪怪的草根树头挖进自己背着的箩筐上。

    郑佩琳疑惑的问:“你挖这些东西干嘛?”

    严小开道:“不告诉你!”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稀罕!”

    严小开则嘿嘿的笑,大步向深山老林里迈进。

    一路的采挖进山,当箩筐装致半满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上次严小开和毕瑜亲热的地方。

    看着那些被压倒还没长起的野草,严小开有些走神的发呆,因为仿佛昨天,他才和毕瑜在这里亲嘴呢!

    郑佩琳看见严小开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由问道:“哎,你干嘛呢?”

    严小开回过神来,“不干嘛,走吧,继续前进!”

    郑佩琳忙摆手道:“等一下,等一下!”

    严小开道:“等啥?咱们可得赶紧把这事办完,然后赶紧回去,今天好多的事儿呢!”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低声道:“我有点急,要……方便一下!”

    严小开道:“大急还是小急?”

    郑佩琳抿了抿唇,很不好意思的道:“小!”

    严小开就指了指侧边高高的草丛,“你去那吧!”

    郑佩琳有些犹豫的道:“我,我……”

    严小开道:“怕我偷看?放心,我不会的,再说……我又不是没看过。”

    郑佩琳羞臊得不行,伸手狠拧他一把,声音却低低的道:“我,我有点害怕,你不是说草丛里有蛇吗?”

    严小开晕个半死,“要随随便便就能遇到蛇的话,我们这里的人不早发财了,现在蛇肉多贵啊!”

    郑佩琳又蛮横起来了,“我不管,你必须得陪着我!”

    严小开哭笑不得,“郑大小姐,这个事我怎么陪你啊?”

    郑佩琳却一把拽过他的手,将他拖进了草丛里。

    将他拽进去后,郑佩琳就把他扔到一边,自己走到两米开外的地方。

    郑佩琳将严小开拽进草丛后,这就将他扔那儿,自己走到两米开外的地方。

    看见严小开仍愣愣的看着自己,郑佩琳脸红红的道:“转过身去啊!难不成你真的想参观吗?”

    严小开咽了一口唾沫,弱弱的问:“想就可以吗?”

    郑佩琳瞪他一眼,喝道:“想也别想!”

    严小开胡搅蛮缠的道:“可我控制不住要想呢!”

    郑佩琳没好气的道:“严小开,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我真的很急呢!”

    严小开仍是看着她,显然是要和他蛮缠到底的样子。

    郑佩琳声音又低了下来,腻腻的道:“拜托,转过身去好不好?”

    严小开无耐的叹口气,心说你既然不给我参观,又把我叫进来干嘛呢?

    你这不是故意折磨人吗?

    不过最后,严小开还是转过了身去。

    听到后面悉悉索索的脱裤子的声音,小心肝就忍不住卟嗵卟嗵的跳起来。

    郑佩琳解开了裤纽,拉开拉链要蹲下去的时候,仍有些不太放心的羞涩道:“你别转过来呀!”

    严小开哭笑不得,“大小姐,你真那么不放心,就别叫我进来呀!”

    后面的郑佩琳就没吱声了,不一会儿严小开就听到一阵哧哧的急促水声。

    光听这个声音,就知道郑佩琳不是一般的急。

    虽然背着身子,完全看不到后面的情景,但严小开却能想像得到那是何等香艳的一幕,而且心里也无法自抑的涌起一股要回头的冲动。

    只是最终,他还是用残存的一丝理智死死的按捺住自己,尽管这一点也不容易。

    强劲的水流声一直响了有二十几秒,这才渐歇渐止。

    又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过后,郑佩琳走回严小开的身边,脸红红的道:“好了!”

    严小开呼了一口气,“郑大小姐,我可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下回这样的事情,你可别再找我了。因为忍得了一次,不可能再忍第二次的!”

    郑佩琳脸热得不行,嘴里却道:“切,你以为还会有第二次吗?”

    严小开气得不行,“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刚刚我就回头了!”

    郑佩琳竟然没心没肺的道:“这叫机会稍纵即逝,你自己错过了,能怪谁!”

    严小开气得一阵咬牙,悔得更是肝肠寸断,对这个女人就不能那么仁慈与正直,于是咬牙切齿的道:“下回就让你知道利害!”

    郑佩琳呵呵直乐,“放心,不会再有下回的!”

    严小开冷笑道:“话别说那么早,世事是没有绝对的!”郑佩琳正要反唇相击的时候,却感觉裤子里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正在腿上爬来爬去似的,顿时一边跳着腿一边惊叫起来,“啊,什么东西?”

    接着她就感觉大腿尽头之处一痛,使劲的拍打一下,一个东西从裤管里掉了出来。

    那玩意儿,竟然是一条约有指头大小的蜈蚣,通体暗红发黑,无数的足爪,十分凶猛碜人。

    落地之后,它就钻进了草丛里,仅一瞬间就消失得无踪无影。

    严小开并没有看到蜈蚣,只看到郑佩琳跳着脚的大呼小叫,不由疑问:“你怎么了?”

    郑佩琳哭丧着脸的道:“我被咬了!”

    严小开吓了一跳,“是蛇吗?”

    郑佩琳摇头,“不是蛇,是一条很大的蜈蚣虫!”

    严小开脸sè一变,忙道:“咬哪儿了,快给我看看!””

    郑佩琳脸红耳赤的摇头,“不,你不能看!”

    严小开道:“晕死,这个事可不是开玩笑的,蜈蚣虫咬伤,轻则红肿热痛,重则出现淋巴结炎,甚至是皮肤肌肉坏死,重的话可能会出人命的!那蜈蚣是大还是小的!”

    郑佩琳道:“大的,有手指头那么大!”

    严小开一听就急了,“赶紧让我看看!”

    郑佩琳yù哭无泪的道:“那个地方……你不能看!”

    严小开一愣,随后失声问:“咬你那儿了?”

    郑佩琳脸刷地红得像猴儿屁股一样,“不是……但很靠近!”

    严小开虽然忧心,但还不忘噎她一句,“看,做人不能太嚣张吧,这会儿就现世报了!”

    郑佩琳紧蹙着秀眉,苦叫道:“你还在那说风凉话,赶紧说该怎么办啊?伤口好痛啊!”

    严小开没好气的道:“伤口都不给我看,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啊?”

    郑佩琳羞臊得不行的道:“可是,可是那个地方……”

    严小开白她一眼道:“可是什么呀?难道你想死啊。再说了,我又不是没看过!”

    郑佩琳yù哭有泪,疼痛与羞耻使得她的眼眶都红了,但事已至此,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咬着牙把长裤脱了下来。

    严小开抬眼看看,发现她的下身只剩一条窄小的内裤,下面裸露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但双腿却紧紧拼拢着站在那里。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看,坐下来呀!”

    严小开说着往旁边一指,然后又有点傻眼,因为巧得不能再巧的是,那个地方正好是毕瑜之前躺过的。

    郑佩琳这会儿已经感觉伤口越来越痛了,也顾不上许多,保能坐了下来。

    严小开见她两条腿还紧紧的并拢着,不由道:“把腿张开呀!”

    郑佩琳吱唔着道:“我,我……”

    严小开道:“都这个时候了,还你什么你呀!”

    郑佩琳真的很想说,不管什么时候,女人的腿都不能随便给男人张开的。

    只是这种话,她又怎么说得出来。

    严小开见她许久也没把腿张开,这就将两手搭到她的双腿上,极为粗鲁的将她的双腿扳了开来。

    那粗暴的程度,不亚于一个jīng蟲上脑的強jiān犯。

    直到扳开她的双腿,他才看到,在雪白的大腿尽头,几乎就靠着那神秘部位上有一个红肿起来的伤口。

    郑佩琳见他趴在自己的腿间瞧个不停,羞臊难当的她真想挖个洞将自己给埋了,免得丢人现眼,可是那伤口太痛了,而且越来越痛。

    严小开看看伤口,又看看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郑佩琳额上冒着冷汗,脸面也有些苍白,“很痛,像是火烧了似的!而且头还有点晕!”

    严小开想了想,这就一咬牙,把头凑了上去,伏到那个伤口上使劲的吮吸起来。

    郑佩琳被吓坏了,又羞又急又有点生气,“你,你干嘛?那是蜈蚣,又不是蛇!”

    严小开没理她,使劲的吮吸一口后,吐掉嘴里含血的唾沫,又凑上去。

    一次,又一次。

    郑佩琳撑着双手,看着不停的把嘴凑到自己腿间的严小开,那感觉别提多怪异了,很痛,很麻,很酸,很难受,很羞耻,可同时又感觉很兴奋,很刺激,甚至仿佛很舒服……

    在这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感觉之下,她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又有了反应,最后在他使吸劲吸自己的伤口之时,竟然有种要用双手紧摁住他的头的冲动,尽管死死的控制住了,可是嘴里却无法自控的呻吟起来。

    是的,根本无法控制,声音就那样自然而然的从嘴里泄出了。

    如泣如诉的莺啼声在山间响了起来,回荡着一种诱人的味道。

    严小开心内大震,抓着她的双腿的手也忍不住轻颤,但他仍强压着躁动的心情,一次又一次吮吸着,直到那红肿的伤口再也吸不出血了,这才赶紧的站起来,往旁边走去。

    看到他要离开,郑佩琳吓了一跳,“你,你去哪啊?别,别扔下我啊!”

    严小开道,“我马上就回来!”

    不多久,严小开果然回来了,手里多了好些草根树叶,他将那些东西塞进嘴里,使劲的咀嚼起来,嚼碎之后这就吐到手上,然后摁到了她的伤口处。

    一股清凉透着舒服从伤口处传来,原本疼痛难忍的郑佩琳竟然感觉好受了许多,可是看到严小开的手捂在自己的伤口处,其中有两个手指还顶在自己那个地方上。

    瞬时间,郑佩琳的脸就红得要滴出血来,因为被他手指所抵着的地方,明显已经湿了。

    只是这个时候,她又不能提醒他,只能闭上眼睛,死死的咬着牙,装出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

    然而,不管她如何自欺欺人,身体却是诚实的,随着那些草药敷到伤口上,疼痛虽然渐歇渐止了,可是他那两根手指传来的感觉却越来越清晰,使她情不自禁的想要用腿去夹,可又不敢。

    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但也很刺激,身体的反应更大。

    严小开看见她闭上眼睛,不由就问:“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郑佩琳吱唔着道:“舒服很多了,没刚才那么痛了!”

    严小开点点头,继续摁着她的伤口。

    郑佩琳感觉很尴尬,只能无话找话的道:“这是什么?”

    严小开道:“专门治疗蜈蚣咬伤的草药。”

    郑佩琳道:“你那个师父教你的?”

    严小开点头,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感觉有些粘粘的湿意,低头看看,发现她的内裤竟然湿了一块,心头一震,自己的下面竟然仿佛突然嗅到了味道似的有了反应。

    郑佩琳悄悄的张开眼睛,正好发现他的目光正痴痴的盯着自己下面,也不知道在看伤口,还是看自己那儿,双腿却几乎是下意识的夹在了一起。

    严小开抬起头来,目光正好和她碰到一起,两人的脸几乎都同时红了起来。

    这个样子,郑佩琳真的很想装死算了。

    只是看着严小开那张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顺眼最后到近距离看着都会想念的脸,她没办法再假装下去了。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好的坏的不可告人的种种,他都已经知道了,可是自己的心意,他知道吗?

    想了又想,忍了又忍,她终于还是把心一横道:“严,严小开,我,我和你说个事。”

    严小开有些疑惑,一向说话利索的郑大小姐怎么突然结巴起来了?“说呗!”

    郑佩琳张嘴,喃喃的道:“老娘……不,我,我可能,好像,是的,我……那个什么,你懂了吗?”

    严小开听了一阵,仍不知所云,只好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郑佩琳脸红如血,嘴巴动了动,终于决定把“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